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全力以赴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全力以赴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繁體小說網 www.ftxs.org )))

    伍仇尋說著,忽然毫無征兆的一掌拍出,看起來只是輕飄飄的一掌拍落,似乎是沒有什麼力道,可是四周的空氣卻隨著這一掌傳出一道道驚人的音爆聲,空氣在這一刻仿佛完全爆開。

    地境中期的威能!

    鄭十翼腳步一轉,身子向著一側躲閃而去,只是身子才剛剛有所動作,眼前伍仇尋的一掌竟是靈巧的轉了個方向拍打而來。

    他判斷到了自己的躲閃方向!

    鄭十翼心中倏然明白過來,對方可是曾經擊殺過天劍宗副宗主之人,對方的境界比自己高出太多,感知的境界自然在自己之上。

    對方和自己交手,就像是當初自己和北宮連赫交手時一般,雖然壓制了修為,可是感知境界仍在。

    能夠感知是嗎?可是如果足夠快,就算你能夠感知到也沒用。

    八荒步!

    鄭十翼一腳邁出,身子瞬間出現在側面的方向。

    嗯?

    伍仇尋臉上露出一道詫異之色,隨之手腕再次一轉,向著鄭十翼的方向襲來,速度竟是比之前又快了許多。

    地境後期!

    不是將修為壓制到和自己一般的程度和自己交手嗎?怎的又突然動用地境後期的修為了,自己這個新的師父也太無恥了。

    鄭十翼眼看無法躲開這一掌的攻擊,體內靈氣瘋狂運轉而起,舉起雙手護在身前,生生承受了這一掌的攻擊。

    看起來,似乎是如同一片輕雲落下一般的輕飄一掌砸落,卻仿佛萬鈞力道墜落一般。

    先天地脈!

    鄭十翼雙手之上,一道道精純的先天之氣涌出,四周空氣中先天之氣急速涌動,一股宛若驚濤一般的澎湃氣息涌出,將眼前落下的一掌震退開來。

    “先天地脈?有意思……不過,你還沒有盡全力,繼續。”

    伍仇尋再次欺身而上,雙手更是連環拍打而來的,掌風比之方才又凌冽了一分,手掌未曾落下,凜冽的掌風已將地上的樹葉、碎石盡數卷起,凶猛的拍打而來。【△WwW.】

    六合神功!

    鄭十翼感受著空氣中的凜冽氣息,雙手之上,一道道金色、黑色的光芒閃耀,六合神功施展下,雷霆擊、地煞蠻靈掌、魔刀無極……種種武學,不斷施展而出。

    一時間,他整個人似乎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隱隱約似乎更是與四周的天地融為了一體,與他施展的拳法融為一體。

    “嗯?數種武學融為一體,有意思,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還不夠!”

    伍仇尋向前踏出一步,一步之下,卻好像是將四周所有的空間都完全封鎖了一般,一掌拍出。

    看起來,只是平平常常的一掌,竟然給人一種遮天蔽日的錯覺。

    地境巔峰的實力……不,這一掌已經幾乎達到天境的程度!

    鄭十翼看著落下的一掌,發現自己似乎根本無從躲閃,似乎所有的角度偶讀被封住了一般。

    這一掌,若是不動用殺戮戰境絕對無法阻擋,除非,躲閃開!

    感悟天地!

    鄭十翼靈覺完全釋放,看著空氣中,落下那一掌的軌跡,身子向著一側退去。

    “嗯?這心意境界……竟能躲開!”

    伍仇尋臉上再次露出一道詫異之色,求心宗最為擅長的便是心意境界的修煉。可就是在求心宗中,也沒有弟子,擁有如此心意境界。

    這小子,小小年紀,他究竟是怎麼修煉的!

    伍仇尋身子再次上前,雙手同時拍打而下。

    鄭十翼本後退的腳步瞬間止住,雙目愣愣的看著身前的方向,四周的方位竟然被完全封住,最少以自己如今的感知,根本無法感知到對方攻擊中的空隙。【△WwW.】

    下一刻,一雙蒼老的手掌轟然拍打而下。

    手掌與身體接觸的剎那,一股無窮無盡的氣息轟然襲來,似乎是無數道驚雷通知砸落在自己身上一般,被擊中的胸部瞬間斷裂,整個人的身子更是倒飛而出,沖入體內的氣息瘋狂沖擊著,震的體內的氣血瘋狂的震蕩起來。

    這老家伙,他這是要打死自己嗎!

    鄭十翼體內,龍衍草武魂飛出,一片片綠色的樹葉中似乎有無數靈液流出,順著一根根連接身體的藤枝涌入體內,急速修復起受傷的身體。

    “這武魂……小子,你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武魂倒是少見,比之前的那些都更有意思,不夠這還不夠。

    小子用出你的全力,我是不會留手的,不施展全力,下場就是死。”

    伍仇尋看著對面那道身形並未怎麼晃動便穩住了身體的少年,眼底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過。

    小小年紀,這小子卻是異常是穩重,不是那種性格的穩重,而是那種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廝殺之後,擁有的戰斗中的冷靜。

    如此天才,怎的會被人騙來自己宗門?

    只是,他還沒有盡到全力!

    伍仇尋身上第一次散發出一道凜冽的殺氣,殺氣並非漫天墜落,只是集中于一點,如同一道細線一般沖擊而來,卻是讓人心神都隨之顫栗起來。

    鄭十翼感受著伍仇尋身上散發的殺意,雙目內一雙瞳孔驟然一縮。

    眼前,伍仇尋再次一掌拍出,還是看起來輕飄飄的一掌落下,可霎時間,四周的空氣都瘋狂的震蕩起來,空間似乎瞬間崩塌。

    地面之上,無數塵土更是在狂風的呼嘯中,席卷而起。

    天境的一擊,而且是比尋常天境都要強的一擊,這一擊,最少比當初自己擊殺的蒼月老祖施展的攻擊更強!

    他真的沒有留手,若是自己再有所保留,真的會被他打死!

    殺戮戰境!

    鄭十翼雙目中一道不同于以往的精芒射出,體內充滿了無盡殺意的戾氣沖天而起,似是無邊無際一般,向著四周瘋狂的蔓延而去。

    殺意四溢間,四周的空氣似乎都瞬間下降了許多。

    不解魔神!

    他的身體四周,六道黑色的魔龍氣息涌出,環繞著他的身體不斷游動著。

    六合神功!

    迎著伍仇尋落下的一掌,他雙手似掌非掌似拳非拳同時擊出,天空中,陣陣雷霆之聲瞬間向起,無數聲音連接成一片,似是無數驚雷墜樓。

    金色的雷霆之光中,更有無邊的黑色氣息涌動,似是無數只從無邊地獄中伸出的惡魔之上爪落而下。

    一擊之下,天地晃動、山岳搖晃、空間欲裂開。

    下一刻,兩人雙手踫撞一處,鄭十翼所在地面的大地轟然炸裂開來,巨大的沖擊力更是將他整個人擊出二十余丈的距離後,這才穩住了身形。

    “魔氣……原來你是魔教之人。”伍仇尋終于停下手來,看著對面急速修復著身體的鄭十翼,忽然輕輕嘆了口氣道︰“罷了,宗門已經到了如今這個程度,我也還有十個月的壽元。

    我也不管是誰派你來的,也不管你來我宗門的目的,如今你入了我宗門,便是我宗門的弟子。”

    “等等……”鄭十翼還是沒有習慣叫伍仇尋師父,只是開口解釋道︰“我雖然會魔教的功法,恩……我來自小千世界,雖然說,在我的小千世界內,我是魔門的掌門,可我並不是魔教之人。

    我只是機緣巧合之下學到了魔教的功法,可是之後,清文院的人,他們發現我之後,就說我是魔門余孽,不斷的追殺我。

    我若是不修煉魔教的功法我就會被他們殺死,為了活下去,我只能修煉魔功,可是我和你們所說的魔教根本沒關系。我根本就不認識魔教的人。”

    “清文院?清文教的確有許多弟子分散四處傳播教義,你遇到清文教的人也不奇怪。”伍仇尋輕輕點了下頭也不在多說。

    這徒弟不是魔教之人,就算是魔教之人又怎麼樣?

    他如今已經是求心宗的弟子了,說起來自己還真要多謝那個騙他來自己宗門的人,如果不是他,自己怎能能夠收到如此天才的弟子!

    武學純熟、對敵之時超乎尋常的冷靜,擁有先天地脈,還擁有那奇特的武魂,還修煉成了魔教功法。

    這小子,雖然是地境中期,卻足以斬殺天境之人。

    尤其是,他現在還是地境,這便更好了。

    或許,他有機會去試那件事,若是能成,地境中期卻是比天境要好。

    伍仇尋對面,鄭十翼卻是心中忽然一動,想起三天前看到的一切,開口道︰“對了,我在三天前,曾經在亂城的恩怨台上,接連看到兩個魔教的高手。

    他們隱藏身份,並沒有動用魔教的武學,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收到了亂城另外三大教派的邀請。也不知道,他們這次是有什麼目的。”

    “什麼目的?恐怕是為了那大墓而來的。一定是那墓又在騙人說,到了最虛弱的時候,這才引得魔教之人前來。”伍仇尋聞聲雙目內忽然射出一道並冷之色,四周的溫度似乎受到影響,都瞬間下降了許多。

    “墓地?是什麼墓地?”鄭十翼有些好奇的詢問起來。

    “聖主墓地。”伍仇尋雙眸中,仇恨之色涌動,四個字,每一個字幾乎都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般。

    “嗯?聖主墓地?當初我在小千世界中,也曾經進入過一個聖主墓地。”鄭十翼響起當日在小千世界進入過的墓地,緩緩開口。

    “你?進入聖主墓地?你知道什麼是聖主墓地嗎?就你這點修為,別說進入聖主墓地後活著出來,就是聖主目的的外圍的外圍恐怕你一進去都會死。”(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