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七章 指點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七章 指點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北宮連赫一臉羨慕的左看看右看看,臉上更是一直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十翼哥就是因為他的原因,才得罪了黃溫,沒有進入那三大宗門,如今卻進入了看起來一點不比三大宗門差的求心宗,他終于安心下來。(((--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嗯?好像不太對。”

    慢慢的,北宮連赫卻是又有些疑惑起來︰“十翼哥,怎麼這一路上,一直沒有看到你的同門?”

    “呃……”鄭十翼左右看看,臉上露出了一道傲然之,無比高傲道︰“連赫,知道為什麼求心宗的名氣不如另外三大宗門大嗎?

    因為求心宗的弟子太少了,求心宗招收弟子的要求是在太高了,求心宗只招收天才弟子,尋常人根本無法進入求心宗。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在求心宗中能的到的資源更是無比的恐怖,因為弟子少,在求心宗,根本就不需要和別人搶奪修煉資源。

    因為這里的資實在太多了!”

    “原來這樣,這樣說來,十翼哥加入求心宗,是最好的選擇了。到時候,十翼哥你一飛沖天,讓那兩外三大宗門後悔去。”北宮連赫臉上笑容又深了一分。

    鄭十翼輕輕笑著,沒有再說話,只能騙北宮連赫了,否則若是讓北宮連赫知道,自己是被他大哥給騙了,他們兄弟之間會怎樣?

    還有這小子,他心里一定會愧疚非常。

    北宮城絕听著鄭十翼的話,臉上的神卻是越發的尷尬起來的,連赫不知道求心宗的情況,他還能不清楚嗎?

    三人又走了幾步,伍仇尋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

    “伍宗主。”北宮城絕的語氣頗為客氣,伍仇尋雖然從未做過求心宗的宗主,在求心宗中也只是一個守門人,可他畢竟是當初爭奪宗主之位失敗的人,在別的宗門很有可能會成為副宗主,最不濟也可以成為一個長老。

    而如今,求心宗除了鄭十翼之外,就只有伍仇尋一人,稱呼一聲宗主也不算錯。

    “北宮家主客氣了,老頭子問只是一個看門人罷了。”伍仇尋輕輕擺了擺手。

    “可城絕也並非北宮家家主。”北宮城絕伸手一指一旁,問道︰“不知能否借一步說話。”

    “自然。”伍仇尋伸手虛引,帶著北宮城絕向遠處的別院走去。

    鄭十翼看著伍仇尋離去的背影,心中腹誹不已,這老頭子現在倒正常了,之前和自己說話的時候,怎麼就那麼奇葩,原來你也有正常的時候!

    偌大的求心宗只有兩個人,隨處一處別院都安靜的很。

    伍仇尋帶著北宮城絕隨便走到一處庭院內,坐在一涼亭內,悠閑的擺出茶具,開始泡茶。

    “伍宗主……說來慚愧,城絕這次前來,是為了那鄭十翼。”北宮城絕說著臉上露出一道尷尬之,他這一年的時間內尷尬的次數還不如今天一天多。

    沒辦法,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兒子。

    “想來宗主你還不知道,鄭十翼之所以能夠來到貴宗,是因為犬子的緣故。”北宮城絕停頓了一下之後,說出實情,他也不需要說是哪個兒子,伍仇尋自然能夠知道是誰。

    “原來那個騙了我那傻徒弟的人是你兒子。”伍仇尋一句話,讓北宮城絕尷尬的幾乎要鑽到地縫中。

    “是我家老大。他……哎……”伍仇尋長嘆一聲沉默了一下之後,才開口說道︰“我這一次前來就是想要彌補犬子的過錯,將鄭十翼帶回。我想,憑著我這張老臉厚著臉皮給那三大宗門遞條子,應該還是能讓鄭十翼進入他們門派的。”

    “他現在是求心宗的弟子。”伍仇尋淡淡的飄出一句話之後,便低頭靜靜的品這杯中香茗。

    “可是……伍宗主,不是城絕不相信您教育弟子的本事,只是您的情況。若是兩年之後,他怎麼辦?”北宮城絕臉低聲道︰“我兒子做錯了事情,我這個當父親的自然應當來彌補。”

    “到時候,我自有辦法。”伍仇尋輕輕飲了一口香茗,隨手一指另外一杯已經倒好的茶水,示意北宮城絕飲茶,心中卻是暗笑,兩年的時間,自己哪里還有兩年的時間。

    外面的人都以為自己能夠支撐兩年,可其實自己只有十個月的壽命了。

    “好了,我知道你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一個是因為你的確心中有愧疚。還有一個你也是在怕,怕我暗恨你的兒子欺騙我的徒弟,會報復你的兒子是嗎?

    放心好了,我雖然不知道你兒子處于什麼目的騙了我那傻徒弟,我也沒有興趣知道。至于報復他,那就更加不會了,甚至我還應當感謝他。

    若是沒有他,我怎麼會收到這樣一個滿意的徒弟。”

    北宮城絕沒有心思飲茶,他直直的看著伍仇尋,似乎是在判斷伍仇尋話中的真假,可在對方的臉上怎麼也看不出什麼表情的變化,對方至始至終只是淡淡的笑著。

    實在看不出對方的意思,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開口道︰“可是您現在這樣說,那兩年之後呢,誰知道,您又會是什麼想法?您也知道,人在生死之時,心態是會發生變化的。”

    兩年……

    兩年之後,伍仇尋壽命將要終結,誰知道那時候,他會不會瘋狂的報復?

    歷史上,那些生性孤僻、沒有什麼牽掛的高手,在生命即將終結時,瘋狂報復的事情可沒少發生。

    若是那個時候,伍仇尋報復自己的兒子,又怎麼辦?

    “放心,我是真的很感謝你的兒子。”伍仇尋終于放下茶杯,站起身來,輕輕向前走了兩步語氣滄桑道︰“知道嗎?我寂寞了太久太久了,二十年來,整個宗門就只有我一個人,現在終于有人來了,有人來陪我了。

    那傻小子來了,我真的很開心。何況,他的天賦,難道你還不知道嗎?以他的年紀,同齡之中,絕對算得上天才的存在。

    收到如此一個徒兒,宗門後繼有人,我為何要恨你的兒子?

    至于那傻小子,若是他想要報復你兒子,那便是他的事了。”

    北宮城絕听著伍仇尋話語中的真誠之意,終于緩緩點了點頭,可隨機眉頭再次皺起︰“可是兩年之後……那小子即便天份再好,卻也難以在亂城內達到巔峰,那時候,他……”

    “那時,自有它法。”伍仇尋看著北宮城絕,忽然話音一轉道︰“這些年你一直困在最後一步,我當年自墓中得到的一些東西,或許能夠讓你有所感悟。”

    伍仇尋說著,曲起手指,向著杯中的香茗輕輕一引,一滴水滴自從杯中飛起,落到手指之上,屈指一彈,水滴飛出,在半空中破碎卻是幻化成一個無字。

    字跡並不清晰,似乎是還未完全寫全,空氣四周仿佛有無數水滴不斷的向著這個無字匯聚,充實著這個無字。

    天空中,無數飄散而來的水滴,有的水滴之中似乎包含著厚重的大地氣息、有的似是充滿了無盡生機的植物、有的如同流動的水源……

    無數水滴之中,仿佛蘊含著天地萬物,匯聚一處,一時間,整個無字都變得生機勃勃,恍惚間,這個無字不再是一個無而是變成了一個生字。

    生字四周凝實,可中間卻似乎是空的,外實內虛下,這生字又自中心處破滅,重新變成了那一個無字,一個似乎一切虛無,只是水滴幻化的無。

    可這虛無之中,隱隱約似乎又有一線生機蘊含其中。

    “萬物皆有盈缺,極盛則衰、衰中卻蘊含新的生機……”北宮絕城呆呆的看著天空中那字跡的變化,口中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煉魂,煉魂,煉的不只是武魂,還有自己的魂……我一直未曾突破,卻是忽略了自身……人之魂……”

    “啪……”

    空氣中,水滴發出一聲輕響,終于完全破碎消散。

    只是一聲細微的聲音傳出,卻是一下驚醒北宮城絕。

    北宮城絕雙眸之中,一道仿佛比高空之中的日光都要刺目的光輝閃出,他看著身前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再次捧起一杯香茗,放在嘴邊輕輕吹著熱氣的伍仇尋,正了正衣冠,莊重的向著伍仇尋行了一禮道︰“多謝伍先生解惑,來日,城絕封侯之後,定當極盡全力,回護十翼。”

    雖然伍仇尋只是看似輕輕一點,可就是這一點,卻是他苦苦追尋許久而未得的,若非伍仇尋指點,不知多久,他才能領悟那難以言喻的玄妙。

    甚至,那字跡之中,不止是指點如何封侯,隱隱約似乎更是指點了他今後的修煉之路。

    伍仇尋,和他並不相熟,為何要指點與他,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鄭十翼。

    或許,伍仇尋,這也是在結善緣。

    伍仇尋輕輕笑著,承受了北宮城絕這一禮,他方才施展的可是從那古墓之中所得,本來以他的傷勢,就算逃回來也活不過一兩年的時間,到如今他卻已經撐了二十年,正是憑借那墓中所得。

    他雖然只是將墓中所得的一部分傳授給了北宮城絕,卻也當得起這一拜。

    “我知道,你還有事去找我那傻徒弟,去。”伍仇尋輕輕揮了下手,隨即看著杯中的香茗,陷入沉思之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