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八章 越級挑戰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八章 越級挑戰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鄭十翼自離開之後,生怕北宮連赫再走下去,發現整個門派就他和師父倆人,直接將北宮連赫帶到了匯聚了無數資源的高樓內。(((繁體小說網 www.ftxs.org )))

    北宮連赫看著滿屋子的資源,整個人完全懵了,甚至連說話都變的結巴起來︰“十翼哥……這……這些資源都是你一個人的?”

    “是的,是我一個人的。”鄭十翼面不紅心不跳瞎編道︰“因為我是剛剛進入宗門的小師弟,所以一層的資源都是我的。

    至于師兄們,樓上的資源是屬于他們的,听說,樓上的資源更加恐怖,只是我現在的身份還沒法上去。來,連赫,你想要什麼資源盡管拿,盡管使用。”

    “這……這不好吧……十翼哥,這是你們宗門的資源。”北宮連赫連連擺手,這些資源的確誘人,即便是生在大家族的他都從未見過如此之多的資源,可他也清楚,這種資源,他不能亂拿的。

    “我讓你拿你拿就是了,這些資源都是我的,我一個人也用不了。大不了你現在用了,以後再加入我們宗門那樣不就行了嗎?”鄭十翼直接拿過一把魂晶塞到了北宮連赫手中。

    這麼多的資源,十個月的時間,他就是再用也用不完,與其到十個月後,這些資源被別的宗門的人瓜分了,不如便宜自己人。

    “十翼哥。”北宮連赫拿著資源正猶豫著,外面,北宮城絕的聲音傳來。

    “十翼……來,伯父有些事,想和你談一下。”被功城絕已然改變雙方的稱呼。

    “好。”鄭十翼快步走了出去,這時候他真的發現門派只有兩個人的好處了,不管怎什麼地方說話,那都是隱蔽的地方,保準沒有人偷听。

    “十翼……這一次我兒,他……哎……一切都是他的錯。”北宮城絕看著鄭十翼一時間,卻是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去說。

    鄭十翼卻是淡淡一笑,就如同方才伍仇尋的笑意一般,笑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這個人,一向是有仇報仇的。”

    北宮城絕心中頓時一緊,臉上露出一道難色,耳邊鄭十翼的聲音卻是再次響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就算了。你也看到了,我在這里可以得到無數的資源修煉,而我師父的情況你們也都知道,我可沒有時間去找他報仇,所以你盡可以放心。”

    北宮城絕听著鄭十翼的話,臉上露出一道羞愧之色,鄭十翼這份心性,雖然他的年紀遠遠比自己的兒子小,心性卻比自己兒子成熟了太多太多。

    北宮城絕很快離開了,北宮連赫自然跟著一起離開,而北宮連赫,更是一點資源都沒有帶走。

    當日下午,城絕府內。

    北宮連傲一臉羞愧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半晌之後,才長長的嘆了口氣道︰“我不如他,這份心性,我比他差了太遠。

    對了,父親,孩兒還听到一個消息,鄭十翼他要挑戰萬劍宗的師超路。”

    “師超路,他是誰?”北宮城絕抬頭看向北宮連傲問道︰“萬劍宗的天才弟子?”

    “不是,孩兒特地打听了一下,師超路在萬劍宗的天境初期弟子中,倒也算得上是不錯的天才。”北宮連傲滿是疑惑道︰“孩兒不解的是,鄭十翼他本就能夠擊殺天境,怎的還要在挑戰師超路,還是在兩個月之後?

    那個時候,按照父親您的說法,他擁有大量資源的情況下,以他的天賦自然可以突破到天境,擊敗對方再簡單不過,為何要挑戰這個人?

    據說,他還寫了一分挑釁的戰書,貼在了天劍宗的山門外。除非是,另外一個原因,當日阻止他進入天劍宗的人,正是這個師超路。”

    “戰書?”北宮城絕笑了起來︰“雖然說,鄭十翼說過他一向有仇報仇,不過這一次,恐怕那不是鄭十翼所為。而是他師父做的,至于原因,兩個月後便能知道了。

    伍宗主,定然有他的深意。”

    天劍宗,宗門內,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師超路被挑戰一事。

    師超路在天境初期之中,算的上是天才,卻也不至于讓整個門派的人都關注,關鍵是挑戰之人的身份。

    “听說了嗎?那求心宗今年收到弟子了,那弟子還要挑戰我們門派的超路師兄。”

    “你說的是那個叫鄭十翼的家伙。那小子是個外地佬吧,竟然還敢加入求心宗。”

    “我們亂城內的人,誰不知道求心宗的情況,這二十年來,沒有一個人敢加入求心宗。他敢加入求心宗,顯然是外地佬!”

    “加入求心宗,簡直就是在找死,那小子,是被誰騙了吧。”

    “誰知道呢,就這樣一個小子,還挑戰超路師兄,那也是在找死。”

    “啊……超路師兄。”

    “師兄。”

    幾個天劍宗弟子議論間,師超路卻是緩緩走了過來,一側,另外一個英俊的年輕男子似乎已經听到幾人的對話,有些打趣的看向師超路︰“師兄,現在你可是名人了,我說,那小子怎麼就偏偏找到了你,而沒有找師弟我呢?

    否則的話,我也能成為咱們天劍宗的名人了。

    不,應該說是亂城的名人,畢竟那可是二十年內,求心宗唯一的弟子。”

    “許斌師兄休要笑師弟了,師弟也沒想到,那小子竟然還能找到我。”師超路似乎是在訴說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一般說道︰“馭刀宗的黃溫,師兄還記得吧。前幾天他找到我,說幫他個忙,不要讓鄭十翼進入我們天劍宗。

    師弟正好有事相求,就答應了他,誰想到,那鄭十翼跑求心宗去了,還想要挑釁我,當真是好笑。”

    “好笑。當真是好笑!”

    馭刀宗內,黃溫听著一旁師弟說的消息,哈哈大笑不已,想起當日因為鄭十翼而損失的十萬魂晶,臉上更是露出一道猙獰的寒意︰“一個都不敢上恩怨台展露實力,讓三大宗門注意的小子,還挑釁天境的強者,那小子,當真是嫌死的不夠快。

    倒是要和師超路說一聲,不要殺了他,若是就這麼讓他死了,以後還怎麼折磨他!”

    不過一天時間,鄭十翼要挑戰天劍宗師超路的消息已經傳遍了三大宗門,還有亂城內的各大門派。

    鄭十翼在大量資源的堆積下,修為急速暴漲之中,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便修煉到了地境巔峰,只是當他向天境沖擊之時,伍仇尋卻阻止了他。

    “你還未曾達到地境巔峰,你的境界還不穩固,暫時不要突破到天境。”

    一個月時,伍仇尋如此說,四十天時,他還是這樣說,等到五十天的時候,答案仍舊如此。

    雖然未曾突破到天境,可是每一天,他的實力都在增長著,他知道,他真的沒有達到真正的地境巔峰!

    最後,兩個月的時間到來之際,鄭十翼听著伍仇尋那同樣的答案,忍不住開口問道︰“師父,明天就要比武了,我現在還沒有武寶,師父,您賜一件武寶給我吧。”

    “武寶?”伍仇尋一擺手干脆的拒絕道︰“為師給你提供這麼多資源,你還有臉要武寶?還有,你一個地境要什麼武寶?

    那等武寶,我求心宗沒有,想要武寶,等你突破到天境再說!”

    “這……師父,你讓我一個地境巔峰,不……在你口中還沒有達到地境巔峰的人,去打一個擁有武寶的天境?

    天境……不是我不突破到天境,是師父你不讓我突破啊!”

    鄭十翼沒有得到武寶,而第二天一早,伍仇尋更是連陪都沒有陪他,直接讓鄭十翼自己前往恩怨台。

    用他的話說,宗門中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這麼多的資源,沒有人看守怎麼辦?他要留下來看家。

    恩怨台。

    最早是亂城之人解決恩怨之地,慢慢的已經發展到了眾人比試的場所,甚至由此發展出了四面特殊的恩怨台。

    亂、人、天、地,這四個恩怨台,當有全城關注的比試時,會根據比試的雙方,選一面恩怨台提供。

    今日,地字恩怨台開放。

    恩怨台下方,最近的地方,三大宗門不少武者聚集于此,在遠處,則是各大門派之人。

    “倒是沒想到,今日地字恩怨台能夠開放,記得上次這面恩怨台開放,還是一個半月之前,萬法宗的段陽師兄擊敗馭刀宗的房哲延師兄。”

    “段陽師兄和房哲延師兄自然是夠資格在地字恩怨台比試,甚至段陽師兄若是再與高手交手,若是對方分量夠重的話,都有可能登上天字恩怨台了。

    那個什麼鄭十翼,他根本就沒有資格登上地字恩怨台。”

    “是啊,這一次地字恩怨台能夠開放,只是因為那鄭十翼是求心宗二十年來,唯一收的弟子罷了。”

    “對了,有一件事你們听說了嗎?那鄭十翼之前想要進入另外三大宗門,可是連第一關最基本的測試關都沒有通過就被淘汰了,他這才加入了求心宗。”人群後方中,一個身穿勁服,衣服上繡著一塊斷裂石塊的男子一臉神秘的開口,那標記,是亂城有名的門派之一的裂石派的標記。

    “我知道此事。”一旁另外一人滿是不屑的開口說道︰“不需要听說,我的一位師弟曾經親耳听到一位天劍宗的弟子說過此事。未完待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