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我是你師叔公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我是你師叔公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第一輪測試啊,即便是比我們都差的三流門派的弟子,去參加三大宗門的此時,都能夠通過第一輪的測試。(((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三大宗派的第一輪測試,和我們幾個門派的第一輪測試差不多都是一樣的。只要是個正常武者都能通過。

    可是那個叫做鄭十翼的家伙,他竟然連第一輪測試都沒有通過。這是廢物到了什麼程度?”

    “不是廢物到了什麼程度,應該說就是一個廢物吧。那第一輪測試就沒有通過,換句話說,我們亂城中的門派,他就沒有一個能夠進入!

    就他這樣的還挑戰天劍宗的師超路,那可是天境的高手,還是在地境巔峰的時候就能夠抗衡天境的高手,他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求心宗,也是沒落,竟然收這樣的弟子。”

    “誰知道求心宗怎麼想的,或許求心宗根本就沒有在意過他,畢竟求心宗現在的情況,整個亂城的人也都知道。”

    “那小子,就是一個跳梁小丑,你們沒看到求心宗的那人都沒有來嗎,這根本就是不在意他。”人群中有人伸出一只手指向了高台的方向。

    “是啊,天劍宗還有巴倉長老前來觀戰,可是求心宗根本就沒人來。”

    “奇怪的是,似乎霸亂候分家的北宮城絕也來了。”

    “不知道,他為何會來。”

    高台上,北宮連赫站在高台上,目光向著四周不斷張望著,忽然他的目光一下定住,落到一道緩步而行的身影身上。

    “父親、大哥,是十翼哥,十翼哥來了。”

    地字恩怨台上,師超路宛若一位絕世高手一般,極具風範背負雙手,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忽然,他的嘴角露出一道笑意,視線中,一道有些影響的身影走了過來。

    “鄭十翼……你終于來了。”

    鄭十翼一路走到恩怨台前,看著站在恩怨台上的人影,眼中露出一道詫異之色,竟然是這個人,兩個多月前,自己去天劍宗考核的時候的,黃溫就是找的這個人幫忙,讓自己沒有進入天劍宗。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的,師父給自己找的對手竟然是他,難道師父隨便找一個人,就正好找到了亂城中少有的和自己有點仇的人?

    恐怕不是這樣簡單吧。

    看來師父雖然平時有些奇葩,有些不像是一個師父的樣子,可其實他和自己一樣,都是有仇必報的人。

    師超路站在恩怨台上,嘴角上翹,如同一位身份極高之人,看著一個普通的平明一般,俯視著走上恩怨台的鄭十翼,嘲諷道︰“怎麼?小子,當日無法進入”我天劍宗,懷恨在心,便來挑戰我嗎?”

    “鄭十翼?原來他就是鄭十翼。”

    “他就是那個,連三流門派都無法進入,卻敢挑戰三大宗弟子的鄭十翼?”

    “這小子,看了起來倒不像是個傻子,怎麼敢挑戰師超路師兄的。”

    鄭十翼緩緩走上恩怨台,看著師超路,忽然開口問道︰“我想知道,你是你你們宗主的徒孫還是徒孫的徒孫?”

    “宗主,乃是我太師公!”師超路雖然奇怪鄭十翼為何要問這個,可還是一臉得意的開口回了一聲,天劍宗中也是有無數的分支傳承的,而他這一支可是當今宗主的一支。

    宗主不是他的什麼太師叔太師伯,而是他的太師公!

    太師公?

    這輩分……

    也就是說,自己比他師父的輩分都高!

    鄭十翼心中微微一愣,之前老頭子和自己說,自己輩分高,自己還以為最多也就是和師超路的師父一個輩分,鬧半天,自己的輩分竟然這麼高!

    “哦?這樣我倒是好奇,你的師父是誰了,竟然教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你。”鄭十翼心中一笑,說話的語氣卻是仍舊平淡。

    “小子,休要血口噴人!什麼大逆不道,這樣的話,豈是你能夠說的!”師超路聞聲,面色驟然一寒。

    “你這是第二次大逆不道。”鄭十翼有語氣平淡道︰“我師父和你們宗主同輩,你應該喊我什麼?”

    “什麼?你……你……”師超路指著鄭十翼就要繼續訓斥,可話到了嘴邊,卻是忽然說不出話來了,好像、似乎、可能,他說的是真的。

    求心宗,現在就他媽兩個人,他師父自然就是那個看門的老頭。

    听說,那看門的老頭,曾經爭奪過求心宗的宗主之位,之後後來失敗了才成了看大門的老頭,傳聞中,他的確是與宗主一輩的。

    所以說來,他說的沒有錯,他的輩分,比自己的師父還要高!

    平日里,三大宗門的見到,都是互相稱呼宗門中的輩分的。自己也听到師父說過,最早的時候四大宗門的人也都是這樣稱呼的。

    你們一個破求心宗,還有兩年,等到那看大門的老頭死了,整個門派都沒有了,你還往這湊合什麼!

    可問題是,當著面,自己還真無法壞了規矩。

    這……那……那自己要怎麼稱呼他?他比自己的師父還要高一倍,豈不是說自己要稱呼師叔公?

    這小子,看起來比自己還小,尤其是他只是一個連三流門派都無法進入的臭小子,讓自己這麼稱呼他?

    鄭十翼看著一直站在原地沒有言語的師超路,一臉笑意的開口道︰“怎麼算不過來了,我可以幫你,你可以稱呼問太師叔,或者師叔公。”

    “你……”師超路額頭上,青筋暴起,臉上更是一片鐵青,狠狠咬著牙,半晌才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字來︰“見過師叔公。”

    四大宗門之間的弟子,輩分相通,這種規矩不能亂,就算明知道求心宗再有兩年的時間就要敗亡,也不能亂了這規矩,他們可是名門正派,不是魔教!

    “你說什麼?我沒有听清,再說一次。”鄭十翼輕輕摳了下耳朵,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意。

    “你……”師超路險些一口老血噴出,胸口一陣巨烈起伏,大口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將心中的怒火壓下,提高聲音道︰“師叔公!”

    三個字,每一次字音似乎都是從萬年寒冰中傳出一般,聲音中充滿了凍裂人靈魂的冷意。

    “哦,師叔公還年輕,不用那麼大聲。”鄭十翼輕輕擺了擺手,有些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只知道你應該怎麼稱呼我,倒是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你。徒孫?好像不太合適,我就叫你小超子吧。”

    鄭十翼的話聲音不大,卻從恩怨台上遠遠傳出,傳遍了四周。

    “那小子,他竟然還敢這樣調戲師超路!”

    “原本若是他上台就求饒,或許師超路師兄心情好,還能饒他一命。如今他竟然這樣挑釁師兄,師兄怎麼會饒過他!”

    “這個小子,這是明知道要死,所以豁出去了?”

    “真是一個可憐又可悲的家伙。”

    恩怨台下,一聲聲輕蔑的笑聲不斷傳出,一個不知道從哪個窮鄉僻壤來到亂城的小子,竟然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挑釁一個天境,很快他就會因此而後悔的。

    師超路一說完話,似乎是生怕鄭十翼會再說一些輩分上的事,也不給鄭十翼開口說話的機會,抬腿在地上一蹬,堅硬的地恩怨台上立時露出一道明顯的裂縫,轉眼間,身子便已經來到了鄭十翼身前。

    伴隨著他身形的移動,擂台下,一聲聲驚呼更是接連響起。

    “好快的速度!”

    “我曾經見到過一位天境初期高手全力出手,速度絕對沒有這般迅疾!”

    “你們看那地面竟然已經裂開,這可是地字恩怨天,石板遠遠比尋常恩怨台的石板更加的堅硬!”

    “三大宗門的弟子,果然不同凡響。比起同修為境界的武者,三大宗門的弟子明顯高出一籌不止。”

    師超路猶如一陣狂風一般沖到鄭十翼面前,壓低聲音,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听到的聲音,寒聲道︰“原本你若是跪地求饒,我能饒你一條姓名。

    如今你竟然敢侮辱我,很快你會知道,一聲師叔公你擔不起。很快,你會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如,求死不能!”

    冰冷的聲音落下,師超路獰笑著伸出五指,向著鄭十翼的肩頭抓了過來,五根手指,每一根都如同鋒利的鐵鉤一般,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寒芒。

    鄭十翼全身肌肉驟然繃緊,雙腿在原地猛的一蹬,腳下比尋常擂台的青石板不知道堅硬多少的地面轟然裂開,整個人的身子,宛若一張拉開之後猛的松開的弓弦一般,彈射而出,避開襲來的手爪,瞬間出現在師超路身側,手掌之上,金色的光芒匯聚,轟然一拳擊出。

    好快!

    師超路眼前,人影一閃,身側狂暴的勁風已經襲來。

    地境巔峰?

    只是,地境巔峰怎的能夠擁有這等驚人的速度?

    師超路心頭猛的一跳,以左腳為軸,身子迅速向著後方畫了個半圈,拉開一段空間,另外一只沒有動彈的手掌提起,平舉于胸前。

    下一刻,宛若雷霆墜落的一擊轟落而下。

    霎時,一股無匹的巨力襲來,就好像是無數的雷霆從天際墜落,轟擊在他的身上一般,狂暴的力道襲擊下,他的甚至甚至都不由自主的微微後退了半步。

    鄭十翼手掌之上,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地脈之力瞬間發動。(未完待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