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章 露一手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章 露一手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地間,一道道先天之力猶如受到水底漩渦的吸引一般,瘋狂的涌入他的手掌之中,伴隨著他的攻擊,向著師超路狂沖而去。(((--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師超路身子後退之下,迅速反應過來,體內靈氣瘋狂涌動間,已經擋住鄭十翼一擊的力道,只是緊接著,更快猛烈而精純的氣息襲來,力道沖擊下,他的身子再次向著後方連續後退而去。

    鄭十翼一擊得手,迅速上前緊追而至,忽然間,四周的空氣中卻是涌來陣陣冰寒至極的氣流,冰冷的寒氣,不只是將四周的空氣凍結、將地面凍結,甚至連這一方空間在這一刻都被完全冰封,鄭十翼身子微微一緩,師超路已經後退開來。

    四周,氣溫驟然減低下,空氣中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凝結了無數的冰粒,向著地面飄落而下,恩怨台上,更是已經布滿了一層寒霜。

    鄭十翼腳下,一層厚厚的寒冰更是將他的雙腳徹底包裹。

    “這是他的武魂之力,寒冰武魂?”

    鄭十翼忽然響起,當初在小千世界自己放走的寒冰王魂,身體四周,精純的先天之氣向著腳上的寒冰沖去,氣息涌動下,寒冰轟然碎裂。

    恩怨台上,兩人各自站立一方,雙目緊緊的盯著對方。

    恩怨台下,三大宗各大門派的眾人,卻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般,呆呆的看著擂台的方向。

    “擋住了?那鄭十翼竟然擋住了師超路的攻擊!”

    “他……他這氣息是地境巔峰!”

    “地境巔峰,他竟然硬是擊退了天境的師超路!”

    眾人看著站在恩怨台上的鄭十翼,一個個幾乎瘋掉,師超路,那可是曾經在地境巔峰能夠抗衡天境的存在!

    那時候,他抗衡的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天境,可是鄭十翼,鄭十翼卻是將他擊退了!

    “我……我真的沒有看錯嗎?師超路被擊退了?”

    “這……這可是三大宗門的天境啊!”

    “地境和天境之間的差距之大,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師超路原本只是天劍宗的普通弟子,正是因為他在地境巔峰抗衡了一位天境,憑借那一戰徹底成名,也因此才成為天劍宗重視的天才弟子之一。

    如今,他竟然被一個地境震退了!”

    “地脈之力……你們看到了嗎?師超路師兄他已經施展出了地脈之力,可是那鄭十翼只是瞬間就將他腿上的寒冰震碎了。”

    “他上一次考核的時候,是兩個月之前,兩個月前,他怎麼也是地境後期了。看他的年紀,恐怕也就剛剛十八歲。這等年紀的地境後期,竟然無法通過三大宗門的考核?

    何況,他還是能夠以地境巔峰的實力,擊退三大宗門天境的!師超路,在天劍宗的天境初期中,都算是天才了!”

    “那鄭十翼,怎麼看都是天才,這樣的人物應當是三大宗門會主動邀請進入宗門的,怎麼會沒有通過三大宗門的初選?”

    恩怨台下,一聲聲的呼喊聲不斷的響起。

    人群中,黃溫瞪大雙眼,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前方,那個小子,他竟然擁有這等實力?

    他有這等實力,當日為什麼不上恩怨台?

    那一日,三大宗門的人可是都在的,若是他上了恩怨台,一定能夠被三大宗門的人看重,直接發出邀請的,他為什麼沒有上恩怨台?

    難道,他當日已經在算計自己了?

    這個陰險的小子,好狠辣!

    之前,可是自己施展手段,讓他沒有進入三大宗門,這等事情,無論是自己的宗門還是另外兩大宗門很容易就能查出來。

    雖然自己是門派中的天才,可是做這等事情,宗門定然會責怪的。

    甚至另外兩大宗門,更是會敵視自己。

    黃溫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隱隱約,他甚至感覺另外一側的高台上,天劍宗的那位長老,還有自己宗門以及萬法宗的兩位執事的目光已經望了過來。

    “查……給我查清楚,當日是誰負責挑選弟子,這等天才,為何第一輪都沒有通過!”高台上,面陰鷙的天劍宗長老一臉寒霜的向一側弟子吩咐起來。

    “你,立刻給我問清楚,當日發生了什麼。”一旁,相貌威嚴的萬法宗執事的臉同樣不好看。

    再邊上,身著一身華貴服飾,看起來如同一位富商一般的馭刀宗執事臉上早已看不到總是掛著的溫和笑意,一張臉更是陰沉的仿佛要滴下水來,他听說過,這個鄭十翼當初第一個加入的是他們馭刀宗!

    這可是在地境巔峰就可以擊退天境初期的天才,這樣的天才,雖然門派中也有,可天才,誰會嫌棄天才多?

    鄭十翼首選馭刀宗,若是正常情況,這天才今年將會是屬于馭刀宗的。

    可是,最終鄭十翼竟然連馭刀宗的初選都沒有通過!

    今年,負責宗門初選的可就是他!

    “地境巔峰?”高台之上,北宮連傲似乎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著一側的父親以及弟弟北宮連赫說道︰“兩個月的時間,突破的速度倒也不慢。”

    “不慢嗎?我倒是以為,他會突破到天境。”北宮絕城輕輕的笑了下,沒有多說。

    恩怨台上,師超路感受著隱隱作疼的手掌,雙眸中寒意卻是又深了了一份,這個小子擁有這等實力,當日測試之時候為什麼不展露出來,若是那般,即便自己允諾了黃溫,也不會幫忙的。

    如今可好,這小子當著這麼多面展露出實力,自己回去之後定然會受到師門的責問。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擊殺他,讓他展露出的實力越少越好。

    “能擋住我一掌,倒是不錯,可惜方才我可未曾施展全力,接下來,你將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天境之力。”

    師超路身上殺氣四溢,體內陣陣寒氣洶涌而出,本就已經下降了數度的恩怨台上氣溫再次下降,甚至連恩怨台下方的眾人都受到波及,不少人甚至下意識的抱緊了雙臂。

    恩怨台的地面上,一層厚厚的冰霜蔓延,轉眼間將整個恩怨台完全冰封,厚厚的冰霜下,恩怨台似乎都已經被凍裂。

    寒氣肆虐中,師超路手中多了一柄的利劍,與尋常的利劍比起來,他這柄劍似乎更加的細長一些,劍身上更是銘刻著一個個晦澀難懂的文字,劍刃的四周則是刻著一滴滴的水滴圖案。

    陣陣潮濕、冰寒的氣息,從這利劍之上散發出來,向著四周涌去。

    “武寶!”

    鄭十翼眉頭輕輕一皺,這柄劍的氣息可絕不是尋常的武器,而是一件武寶,自己和天境之間,最大的區別便是自己沒有武寶!

    師超路雙手合攏,將手中利劍聚在中間,仿佛是膜拜什麼東西一般,向著身前的方向一拜。

    的利劍倏然飛出,一道青的光芒直沖天際而去,一時間,原本晴朗的天空卻是微微昏暗了一下,隨之,一陣嘩啦聲傳出。

    並沒有烏雲密布,甚至也沒有雷電交加,天空中,一滴滴水滴忽然落下,頃刻間,便化作傾盆大雨瘋狂的拍落下來,範圍遍布整個恩怨台。

    恩怨台下,卻是沒有受到一點影響,沒有一滴雨滴墜落。

    “感受到了嗎?這便是我的地脈之力,滄水地脈,天下間僅次于十大地脈的存在,像你這等鄉下佬,永遠不會擁有這等地脈的。”

    師超路看著四周急速墜落,卻對他沒有一點影響的雨滴,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僅次于十大地脈?

    鄭十翼體听著師超路的話頓時笑了起來,在幾個月之前,也有個人這樣說過,說什麼僅次于十大地脈,可他的地脈比起先天地脈來說,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

    僅次于十大地脈的地脈,怎麼就這麼多呢?真不知道天下間的所有地脈是不是都是僅次于十大地脈的存在!

    師超路手中,的寶劍之上,再次射出一道光芒,與之前的青光芒不同,這一次的卻是一道深的光芒。

    光芒飛出,瞬間大盛,覆蓋整個恩怨台,一時間,天空中墜落的雨滴瞬間凝結,竟事化作一顆顆豆大的冰粒,向著地面墜落下來。

    冰粒砸落在地面上,發出一道道的踫踫的聲響。

    堅硬的恩怨台只是被一粒冰粒擊中,便立時被砸出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的深坑。

    無數冰粒密密麻麻的墜落,一眼看去,將整個恩怨台完全覆蓋在其中。

    該死!

    鄭十翼感受著天空中墜落的冰粒,心中暗罵一聲,若是沒有人的時候,自己自然可以施展不解魔神,可如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根本就不能施展魔教武學,只能浪費氣息了。

    鄭十翼體內,先天地脈之力瘋狂涌動,引的這一方的天地間的先天之氣,向著他的周身急速奔流而來,一時間竟是讓他周身的空氣都波動起來。

    一道道先天之氣匯聚,在他的身體四周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半透明薄膜。

    冰粒墜落下,薄膜發出一陣陣輕微的顫抖,看起來似乎隨時都會碎裂一般,可是四周先天之氣瘋狂補充下,薄膜卻是仍舊堅挺。

    鄭十翼在身上薄膜支撐下,向著師超路的方向沖去,如同冰雹呼嘯一般的冰粒墜落下,地字恩怨台上已經變得破敗不堪,地上盡是一片坑坑窪窪大小不一的圓坑,無數的圓坑甚至都完全重疊,可是鄭十翼的身上先天之氣匯聚的薄膜仍舊沒有破碎。...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