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一章 死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一章 死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先天之氣這是先天地脈,你竟然擁有先天地脈!”

    師超路感受著空氣中精純的氣息波動,失聲發出一聲驚呼,先天地脈,這可是先天地脈啊!

    這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鄉巴佬,怎麼能夠擁有先天地脈!

    “先天地脈!”

    恩怨台一側,觀看恩怨台比試最佳的地點,一側的高台上,三大宗門的一位長老以及兩位執事臉色瞬間變的無比難看。(((--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之前的時候,他們生氣,的確也因為眼前的人是鄭十翼,他們錯過了一個天才生氣,可更多的是因為宗門中有人擾亂宗門考核而生氣,天才,他們宗門中也是不少的。

    可是,眼下的,這可是先天地脈!

    是天下十大地脈之一!

    就算是他們是三大宗門,可是他們宗門之中,也沒有一個人擁有十大地脈的!

    那可是天下間最強的十大地脈之一啊,更是十大地脈中的萬能地脈,可以與任何武魂相輔相成的地脈!

    地脈,那可是決定一個武者上限的存在!

    如今,他們竟然因為師門中的弟子搗亂,而錯過了一個擁有先天地脈之人!

    恩怨台上,鄭十翼已經沖到師超路面前,體內十輪瞬間爆發,轟然一拳擊出。

    雷霆擊、地煞蠻靈掌、六陽魔指,**神功!

    四周的空氣似乎瞬間爆開,發出轟然一聲脆響,一陣狂暴的勁風倏然吹起,將空氣中那一粒粒威能驚人的冰粒盡數吹散,向著四周拍打而去。

    一拳落下,似乎有無數的雷霆匯聚于一處,化作拳頭的模樣又好似是一座巍峨的巨山墜落,陣陣大地之力不斷涌入其中隱約中這一拳仿佛又是無數指氣襲來,指氣之中充滿了鋒利至極的氣息。

    一拳之下,卻仿佛是三位高手同時出手,天地在這一刻似乎都為之色變,整個恩怨台都隨之搖晃起來。

    師超路目光忽然一凝固,眼前墜落的一拳,竟似乎和四周的天地完全融為了一體,讓他生出一種無從躲閃的錯覺。

    無法躲閃,就是揮劍來救都來不及!

    不,自己為什麼要躲避!

    他一個地境中期,自己可是天境高手,天境和地境之間可是有著無法逾越的洪溝的,自己可是不是那些廢物天境,自己為什麼要怕他。

    師超路雙目中浮現出一道狠辣之色,沒有持劍的左手攥緊,一條手臂上塊塊肌肉高高隆起,瞬間將衣袖撐爆,露出一根根筋脈如同樹根一般盤繞的手臂,轟然一拳相對轟出。

    就是現在!

    八荒步!

    眼看師超路的拳頭就要落下,鄭十翼腳步一閃,空氣中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師超路的一側,轟然一拳落下。

    不好!

    間不容發之際,師超路看著空氣中閃動的人影,身子一歪,打出去的拳頭向回一收,終于在千鈞一發之時擋住了這一拳,可是動作轉變之下,力道卻無法完全發出。

    一時間,宛若江海怒濤一般洶涌的力道直沖而來,瞬間沖破他身體最外層靈氣的防御,猶如磐石一般堅硬的皮膚被如同被一鋒利的長刀切割一般,驟然裂開,狂暴的氣息直沖入他的體內。

    駭人氣息沖擊下,他的身體更是被瞬間擊飛出去,直直飛出了十幾丈的距離之後,重重的摔落地面之上,在布滿了冰渣的地面上急速向後滑行而去。

    體內,氣血在這一摔之下似乎完全被震散,一張臉滿是不解的望向前方,為什麼,為什麼那小子的速度可以那麼快速,他一個地境又怎麼能夠看清自己的攻擊軌跡的?

    似乎,自己所有的攻擊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更恐怖的是這一擊的威力,竟是幾乎可以媲美自己施展武寶的一擊了。

    滑行之中,他身下的冰渣在他的控制下,不斷的變化著,終于讓他的身子停止了滑動。

    鄭十翼看著落地後並未完全倒下的師超路微微嘆息一聲,自己還是太不適應了,自己經常施展的武學之中,雷刀破空那三招都是魔教的武學,自己根本就不能施展,只能施展三招,兩三招分別雙重疊加,威能怎麼也比不得六招疊加。

    若是自己能夠全力施展,這時候,他早就倒在地上了。

    心中嘆息一聲,鄭十翼急速追上。

    這小子,他還想追自己?

    師超路躺在地上,看著眼前急速接近的人影,已經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道獰笑之色,手掌中藍色利劍用力向著上方一拋,細長的利劍霎時間綻放出刺目的光輝,整個世界在這一刻,似乎都被籠罩在這藍色光芒之中。

    四周,本就已經極低的溫度再次驟降,陣陣似乎能凍裂人骨骼的寒流從恩怨台上向四周吹去。

    天空中一粒粒墜落的冰粒互相踫撞一處,在半空中爆發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華,陽光照射下,這光華更是照射的人幾乎難以睜開雙目。

    下一息間,一道道冰劍從每一處爆裂的光華中射落,每一劍,都仿佛是從埋藏在一萬年冰層中射出一般,只是氣息外散,便讓人有一種全身都被冰封的錯覺,每一劍,似乎都可以刺穿天地萬物。

    天空中,無數的冰粒組和一柄柄利劍,向著鄭十翼傳射而去,四周的空氣更是在瞬間被完全撕裂,空氣中一道道利劍穿過劃痕重合一處,仿佛這一方空間都被刺的完全消失一般。

    這一擊,比之之前鄭十翼的攻擊更加的恐怖、可怕!

    師超路臉上已經露出一抹勝利的笑意,沒錯,你是天才可哪又怎樣,你有先天地脈,又如何?

    你沒有武寶,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差距!

    我的地脈和武魂,在武寶的操控下,可以發揮出遠超想像的攻擊!

    死吧,萬劍穿心而死吧!

    鄭十翼望著天空中墜落的一柄柄冰氣利劍,全身上下無數汗毛瞬間炸起,如此之多的攻擊,每一道攻擊似乎都可以媲美之前蒼月老祖不施展武寶的全力一擊。

    若是自己開啟殺戮山戰境施展不解魔神,應當可以擋住這所有攻擊,可如今的自己,絕對無法完全擋住。

    擊退他,只要擊退師超路,他的攻擊自然會停止。

    看著身前一道道的利劍,鄭十翼緊緊咬起牙關,身子向著前方急速躥出。

    **神功,六重八荒步!

    空氣中,一串殘影劃出,鄭十翼的身子向著前方急促沖出,才剛剛沖出一步,一道冰劍已經沖落過來,仿佛是用最為堅硬的鐵石打造的利劍一般,輕易割破他身上的肌膚,穿入他的體內。

    極寒之氣頃刻間爆發,想著他的體內蔓延而去,就連他快速移動的身形都隨之微微一緩。

    咚咚

    鄭十翼體內,龍衍草武魂瘋狂跳動起來,一股股暖流自從丹田中流出,進入體內的寒氣被瞬間融化,身上被刺穿的傷口也以極快的速度回復起來。

    龍衍草武魂雖然急速修復著身上的傷勢,可是劇痛仍舊無時無刻的襲來,不顧身上的劇痛,他的身子再次前沖,向著師超路沖去。

    經歷過無數次讓人幾乎崩潰,讓人想要禁不住自殺的痛苦折磨,這點疼痛算得了什麼?

    天空中,一道道的冰劍不斷的墜落,刺入鄭十翼體內,而鄭十翼卻是不管不顧,一路前沖,遠遠望去,竟然如同戰場上,中箭無數之後,仍舊奮勇上前的將軍一般,整個人散發著一股讓人心悸的凶殘之氣。

    “這”

    “瘋狂,這也太瘋狂了!”

    “這這就是一個瘋子!”

    恩怨台下方,眾人幾乎完全呆住,傻傻的看著一往無前的鄭十翼。

    甚至就連恩怨台上的師超路都出現短暫的失神,這小子,他難道感覺不到痛楚,難道不會被寒氣所影響?

    冰劍實在太多太多,龍衍草武魂融化之下,鄭十翼身上仍舊插著數柄寒冰之劍,身子卻已經沖到了師超路身前。

    “死!”

    鄭十翼雙目緊緊盯著師超路,目光中射出一道讓人肝膽欲裂的寒光,再次重重的一拳轟下。

    一時間,空氣中的寒氣在這一拳之下,似乎都短暫的消散。

    風至、拳落!

    拳頭與師超路身體接觸的剎那,先天地脈之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霎時,這一方空間內,所有的先天之氣,似乎都被瞬間抽淨,甚至就連天地間的靈氣,都仿佛瞬間干涸了一般。

    所有的氣息,在這一刻,全部集中在這一拳之上。

    金色的雷霆之力與褐色的大地之力匯聚一處,重重的轟擊在師超路身上。

    師超路上半截身子在這一擊之下,轟然爆開,一塊塊帶著鮮血的碎肉四散飛出,尚未落到地面,已在一拳之下的勁氣余波沖擊下,完全碎裂,化作一片血水向著天際沖去。

    一拳下,他的上半身已經完全爆裂,看不到一點好的**,一張扭曲的臉上,盡是一片驚恐之色。

    師超路死去,天空中一道道的冰氣之劍沒有了支撐,轉眼間消化在空氣中,地面上,寒霜也隨之急速退散,四周的溫度再次回到了之前的狀態。

    鄭十翼直立起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身上,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傷口在龍衍草武魂的跳動下,不斷修復著,一道道血液卻緩緩從傷口處流淌而出。未完待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