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二章 陰險師傅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二章 陰險師傅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恩怨台下方,眾人望著只是殺了一人,卻如同斬殺了千萬人一般的鄭十翼,一個個倒吸一口涼氣,許久之後,才有幾道聲音傳出。(((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師超路,他死了?”

    “真的死了,被這個叫做鄭十翼的家伙給擊殺了!”

    “一個地境,一個沒有任何武寶可以施展的地境,竟然正面擊殺了擁有武寶的天境高手!還是天劍宗的天境高手!”

    “這個叫做鄭十翼的家伙,究竟是哪里蹦出來的,怎的以前從未听說過這個人!”

    “他竟然有這等實力,為何要加入求心宗?”

    “你們注意到沒有,他的身上的傷口恢復的好快!”

    “先天地脈雖然號稱萬能地脈,也擁有修復傷口的能力,卻不至于這麼快的讓他恢復傷勢,他一定有恢復傷勢的武魂,只是可惜他沒有完全將武魂釋放出來。”

    “之前,也听說過有地境之中可以抗衡天境之人,甚至還有勉強斬殺天境的存在,可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地境的時候,就斬殺三大宗門中的天境!”

    恩怨台下方一聲聲議論聲不斷傳出,高台上,三大宗門三人,卻是越听臉色越是難看,尤其是天劍宗的那位長老。

    師超路可是天劍宗的弟子,這小子就這樣斬殺了師超路,這是不給天劍宗面子,這是在打天劍宗的臉!

    可是,看著恩怨台上,那大戰一場之後,似乎根本沒有多少力量的少年,他卻沒有一點動手的勇氣。

    二十年前,他們的副宗主,可就是死在了求心宗的那個老頭手上!

    “贏了,我就知道十翼哥會贏的。”北宮連赫站在高台上歡呼一聲之後,卻又有些遺憾的小聲自語道︰“只是可惜了,十翼哥不能動用全部的實力,否則,那個什麼師超路早就死的不能死了。”

    “嗯?你說他沒有動用全力?”一側北宮連傲聞聲,滿是不信的望向了自己的親弟弟,甚至就連一旁的北宮城絕都看了過來。

    北宮連赫似乎意識到自己多說了什麼,面對兩人的目光連忙收口,可是在兩人的注視下,尤其是大哥那滿是不信的目光中,他終于忍不住道︰“我可沒有騙你們。

    兩個月前我可是親眼看到十翼哥出手的,他那時候的實力雖然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擊殺現在的師超路,可是怎麼也能戰成平手。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十翼哥沒有施展他當初的那些手段,至于什麼原因,我可不知道。”

    北宮連赫說完立刻轉過頭去,不敢再看自己的父親和大哥,他怕大哥和父親繼續審問下去,他會說漏嘴,說出十翼哥擁有魔教功法的秘密。

    這小子說謊了。

    北宮連傲看著弟弟心虛的樣子,心中越發的好奇起來,這鄭十翼現在還沒有展露所有的實力?

    兩個月前,他還只是地境中期,那時候就能夠擁有最少戰平師超路的實力?甚至可能擊殺師超路?

    地境中期,能強大到那等程度?

    還有,他究竟為什麼沒有施展全力?

    鄭十翼習慣性的收走師超路身上的寶物,轉身便離去。

    後方,眾人這時候才再次反映過來。

    “他……他還把別人的東西收走了?”

    “他可是宗門的人,三大宗門,再算上他們宗門,這都是正道,哪里有打完了還收走別人寶物的。”

    “我們可不是魔教啊……他……”

    鄭十翼返回求心宗,有著龍衍草武魂,又有著無盡的資源只不過一天的時間,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

    第二天一早,昨天他回來之後,一直沒有出現過的伍仇尋一臉怪笑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小子,昨天晚上,我出去了一趟。”

    鄭十翼看著眼前伍仇尋的樣子,怎麼看怎麼覺得眼熟,似乎自己來到求心宗第二天見到自己時候,他就是這種表情,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從他的心中升起。

    伍仇尋一臉夸贊道“小子,你似乎已經猜到了。不錯,不愧是我的徒兒,昨天晚上,我去了一趟馭刀宗,然後以你的名義,又貼了一份戰書,挑釁了一個天境初期,說你兩個月之後會在恩怨台上打死他。

    不要那副表情,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有了之前的那份戰書,為師的這份戰書的語言寫的更加的精彩,保準能將那人氣的半死,恨不得現在就殺入我們宗門中將你砍死。”

    鄭十翼直接無語了,自己這個無良的奇葩師父,他就不能有點別而創意︰“師父你說吧,這次找的又是什麼對手?你肯定不會再給我找那麼弱的一個對手了。”

    “你這次的對手,很有意思。”伍仇尋指著鄭十翼道︰“至于實力,也是天境初期只是比前面的那個人強一點罷了,他在地境的時候,曾經勉強擊殺過天境。”

    “地境勉強擊殺天境,的確是比前面的那個人強,不過……真的就這麼簡單?”鄭十翼滿是不信的看著伍仇尋,他怎麼就不信自己這個奇葩師父,能給他找一個這麼簡單的對手。

    “就是這麼簡單……”伍仇尋笑的越發陰險起來。

    鄭十翼一臉鄙視的轉身離開,他才不信他這個無良師父能給他找一個這麼簡單的對手,他現在可是地境巔峰,隨時都能夠突破到天境,等他到了天境,再打天境初期那還不是隨便虐?

    第二天,鄭十翼感受著體內已經幾乎積蓄到了頂點的氣息,找到了伍仇尋。

    “師父,我感覺我應該可以突破天境了。”

    “突破天境?你覺得你已經到達地境巔峰了?我說的是真正的地境巔峰,地境最強,你已經積蓄到了頂點了嗎?”伍仇尋不再像之前那般直接說鄭十翼沒有到地境巔峰,而是反問起來。

    “我……似乎還差一點。”鄭十翼感受著體內的氣息,輕輕搖了搖頭,他能夠感覺到,他還能夠再提升一點。

    “既然沒有,那就繼續提升。”伍仇尋說著轉身離去。

    第三天。

    “師父,這一次,我感覺我已經突破到地境的巔峰了,已經達到了頂點。”鄭十翼一臉確定的看著伍仇尋。

    “是嗎?你確信?”伍仇尋再次反問了一聲。

    “徒兒確信。”鄭十翼重重的點了點頭。

    伍仇尋沒有再問,只是起身走到鄭十翼身前,忽然間伸出手來,向著鄭十翼的丹田拍去。

    鄭十翼只覺眼前一道掌影一閃而過,下一刻,伍仇尋的手掌已經落到了他的身上,緊接著浩浩蕩蕩的氣息從體內直沖而來,氣息之狂暴竟是讓人感覺似乎是天際之中的星河倒掛而下一般,只是瞬間功夫,丹田外的氣息已經被完全沖散,這氣息更是直沖入丹田之中。

    痛!

    一股無法言喻的劇痛瞬間傳遍全身,鄭十翼感覺自己體內的丹田似乎是被人用雙手抓住,然後聲聲的撕裂著一般,陣陣劇痛甚至讓他都幾乎昏迷過去,體內的氣息,更是急速的衰退著。

    恍惚間,當初被鄭天羽抽去武魂,被廢掉一身修為的一幕再次浮現。

    師父他……他難道要……

    “踫!”

    忽然一聲悶響從鄭十翼體內傳出,他感覺自己的丹田轟然爆開,體內的氣息在爆炸之中,更仿佛是被完全炸沒了一般,再也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氣息。

    “噗……”

    鄭十翼張口噴出一大口鮮紅的血液,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一張臉更是蒼白的仿佛垂危的病人一般,雙目無神的看著身前的伍仇尋,修為……自己的修為竟然被完全廢掉了,被自己的師父給廢了。

    “你……師父,你為何要廢掉我的修為……”鄭十翼滿是不解的看向伍仇尋。

    “之前,我問過你,是否達到了地境巔峰。你的回答是達到了。”伍仇尋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就像是講述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說道︰“真正達到地境巔峰。我說的是地境之中最為頂尖的巔峰,是地境的盡頭,不是他們所說的地境巔峰。

    若是達到我所說的巔峰,即便你的修為被廢,也會很快修煉回來。”

    伍仇尋伸出兩根手指道︰“你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足夠你修煉回到地境巔峰了。”

    說完,伍仇尋轉身離去。

    修煉回來?兩個月的時間怎麼夠修煉回來的,就算自己如今有無盡的資源可以揮霍也不可能的。

    當初自己被廢過一次,自己知道,想要重新修煉回來有多難!

    師父他為什麼要廢掉自己?為什麼?

    鄭十翼完全搞不懂伍仇尋的用意,只能返回修煉。

    一個月的時間,即便有著眾多的資源,天天泡在靈液池中修煉,可他也僅僅只是提升到了九級罷了。

    “九級,距離地境還差了太多,太多了。”鄭十翼無奈嘆息一聲,若是現在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自己有把我可以恢復到地境巔峰,可一個月的時間……

    還好,修為恢復的越多,修煉起來,恢復的速度也開始直線提升。

    “地境巔峰,終于突破到地境巔峰了。明天就是比試的日子,若是比試的日子再早一天,我都無法突破!”

    鄭十翼感受著體內比任何時候都要澎湃的氣息,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