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又來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又來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我終于知道,為何師父要廢掉我的修為,讓我重新修煉回來了。(((繁體小說網 www.ftxs.org )))如今,我的實力,比之過去提升了太多太多了,若是再與那師超路交手,恐怕只需要一擊,就能擊殺師超路!

    這才是師父所說的,真正的地境巔峰!”

    第二天,鄭十翼一臉自信的向著恩怨台行去。

    恩怨台外,眾人早已聚集于此,比之上一次,這一次聚集的人更多,三大宗門,更是各自派出一位長老。

    “這一次,恐怕那鄭十翼還是能夠取勝了。”

    人群中,一個身材有些魁梧的男子高聲向身側眾人道︰“之前鄭十翼已經是地境巔峰了,還能夠斬殺天境。那種程度的地境,別說兩個月的時間,就是兩天時間都有可能突破到天境。

    如今的鄭十翼定然已經突破到了天境,而黃溫可還沒有突破到天境中期。”

    “是啊,兩個人都是天境初期,都在地境的時候勉強斬殺過天境。可是黃溫當初斬殺的只是一個普通天境,而且更加的勉強。

    鄭十翼斬殺的可是三大宗門的天境,若是同樣在天境初期,自然是鄭十翼更強!”

    “你們看那黃溫的臉色,明顯不好看,恐怕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必敗吧。只是,鄭十翼已經那般挑釁了,就算他自己不想登台,馭刀宗也不會允許他怯戰的。”

    恩怨台上,黃溫听著下方眾人的話音,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兩個月之前,他收到那封鄭十翼的戰書之後,已經意識到不好。

    他知道,事關宗門的臉面,他必須應戰,這兩個月的時間他想盡一切辦法,想要突破到天境中期,可是卻一直沒有成功。

    鄭十翼……

    只是當日的一只小雜魚,現在竟然要威脅自己的生命。

    早知道會有今日,當初無論如何也定要拉著他上恩怨台,趁著他還是地境的時候在恩怨台上解決他!

    忽然下方的人群中,一陣喧嘩聲傳來,隨之一道熟悉的人影緩步走了上來。

    “鄭十翼。”黃溫臉上不可抑制的露出一道緊張之色。

    “黃溫?”鄭十翼看著恩怨台的人影,一下樂了,自己的師父,還真是有仇必報阿,自己在亂城中有仇的就師超路和黃溫兩人,上一次師父給自己找的對手是師超路,這一次倒好,直接換成了黃溫。

    “死!”

    黃溫一等鄭十翼站在恩怨台上,手中長刀立時出鞘,第一時間向著鄭十翼的方向斬去。

    既然實力不如對方,那就先下手為強,就算落一個偷襲的名聲,總好過被對方斬殺。

    一刀揮落,似是一道岩漿從火山口中噴出,火紅色的刀氣劃過天際,似乎是將天空都點燃了一般。

    “太慢了。”

    鄭十翼身子微微向著一側一閃,躲開落下的刀氣。

    刀氣墜落重重的斬落在恩怨台上,一塊堅硬的石板立時被一刀斬成兩瓣,裂痕邊緣處,更是出現一道明顯被灼燒過後的痕跡。

    “地境巔峰?”

    “他還沒有突破,還是地境巔峰!”

    恩怨台下方,眾人看著鄭十翼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一個個都懵了。

    “他之前已經強到那般了,怎的還沒有突破到天境?”

    “這可是兩個月的時間,足夠他突破到天境十幾次了,怎麼他還停留在地境巔峰?”

    恩怨台下,一聲聲不解、疑惑的聲音頓時響成一片。

    “地境巔峰,你竟然只是地境巔峰。”黃溫看著對面的鄭十翼臉上的擔憂之色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深深的猙獰之色。

    就是這個小子加入了求心宗,讓自己遭受了師門的責罰,就是這小子讓自己這些天來一直擔驚受怕。

    可是他,他竟然還是地境巔峰,難道他無法突破到天境?

    他在地境巔峰的時候可以斬殺師超路,可不代表能夠擊敗自己。

    師超路在地境巔峰的時候,只是能夠抗衡天境罷了,而自己則是可以斬殺天境!

    只要殺死他,一切都說得過去,師門只是錯過了一個兩個月都無法從地境巔峰突破到天境的廢物罷了,想來師門也不會再怎麼責罰自己。

    只要他死!

    黃溫雙目中透出一道凶光,抬腿在地上一蹬,身子急速躥出,手中長刀接連揮斬而出,在天空中幻化出三道刀影,從三個方向向著鄭十翼斬去,每一道刀影之上烈火熊熊燃燒著,似乎每一道刀影都可以輕易將一座山峰削平。

    一刀落下,卻似乎是三位用刀的高手,同時施展出絕技,將鄭十翼所有躲閃的空間盡數封住。

    *神功,地煞蠻靈掌!

    鄭十翼體內靈氣瘋狂涌動,一掌拍出,大地之上,陣陣褐色的大地之力瘋狂涌動,進入手臂之中,隱約中,他的手掌仿佛是化作一座巍峨巨山一般,向著三道刀氣最中間的那道刀氣拍去。

    手掌與刀氣接觸的瞬間,先天地脈之力猛然爆發。

    剎那間,四周的空氣形成一道肉眼可見的漩渦,狂暴的勁氣瘋狂涌動,無盡的拉扯力拉扯之下,刀氣轟然破碎。

    雷霆擊!

    鄭十翼一直藏于腰間的另外一只手掌猛的擊打而出,霎時間,一道道仿佛能夠震碎人心神的驚雷聲傳出。

    一道道刺目的金色光輝從他的拳頭上凝聚而出,金光燦爛,照射的擂台下方的眾人都有些睜不開雙目。

    拳頭落下,似是一道來自九天之外的雷霆墜落,狂暴的氣息瞬間席卷整個恩怨台四周,這一擊,似乎可以擊碎山岳、摧毀日月、星辰一般。

    一陣狂暴的似乎是極西之地吹出的颶風陡然間吹起,伴隨著這雷霆萬鈞的一擊向著黃溫砸落。

    黃溫臉上猙獰的笑意霎時消散,雙目內一雙瞳孔猛的凝固,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身前的鄭十翼,不可能,他的攻擊怎麼可能比自己的更強!

    這……

    這絕對是一個地境巔峰所不能擁有的力量!

    不……

    黃溫張開嘴巴,似乎是想要大聲喊叫一聲,可是字音尚未從他的口中傳出,似乎可以顛倒日月的一擊已經墜落,重重的一擊轟在他的腦袋之上,他整顆腦袋轟然爆開。

    鮮紅色的血液與白色的腦漿混在一起,直沖天際而起,隨之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向著四周灑落而去。

    黃溫死!

    這一方空間,在這一時刻,似乎是失去了聲音一般,又仿佛是這本就是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無論是高台之上,還是恩怨台下方,眾人都一副表情,都是傻傻的看著恩怨台上的那道身影。

    “這……同樣是地境巔峰,他根本沒有突破,可怎麼我感覺他這一擊,似乎就是他突破到了天境之後施展的一擊!”

    “太恐怖了……這,真的是地境?”

    “同樣是地境,他之前斬殺師超路的時候,可是身受重傷,怎的如今面對比師超路更強的黃溫,竟然這般輕松,他甚至根本沒有讓黃溫使用武寶的機會。”

    “不,黃溫已經施展了武寶,他的刀就是他的武寶。黃溫一直修煉刀法,所以他的武寶也選擇了刀。倘若沒有他的那柄刀,恐怕在鄭十翼第一掌之下,他就要死去了!”

    四周,眾人已經完全懵了,他們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地境可以強悍到這等程度!

    “真是輕松阿。”

    鄭十翼低頭看了眼黃溫的尸體,轉身向著外面走去,這黃溫的戰斗經驗真是讓他不知道說什麼了,本來力量就不如自己強,竟然還將一招化作三招來攻擊自己。

    沒錯,自己是無法躲閃他的攻擊,可自己何須躲閃?只要強行破去他的攻擊就行了。

    如同上一次擊敗了師超路一般,伍仇尋仍舊沒有出現,也沒有詢問他,而第二天的他的身影已經出現了。

    “師父,我知道您老人家不容易,您昨天晚上又出去了吧。不知道這一次,您老人家給我找了一個什麼對手。”鄭十翼一看到伍仇尋臉上的笑容,立刻知道,這師父又干了什麼事。

    “小子,既然你都已經猜到了,下一次,你自己去貼。”伍仇尋沒好氣的瞪了鄭十翼一眼,這才開口說道︰“這一次給你找的對手是一個萬法宗的小子,和那個黃溫一樣,他現在也是天境初期,在地境的時候也能夠斬殺天境。

    不過和黃溫不同的是,黃溫只是勉強斬殺天境,他卻是可以輕易斬殺天境。他是三大宗門中,同修為境界中最強的天才。”

    “又是一個天境初期?”鄭十翼看著臉上仍舊掛著陰險笑意的師父,心中一動忽然明白過來,叫道︰“師父,你不會是還想來吧。師父,我現在可真的已經突破到地境巔峰了。”

    “既然如此,那就繼續吧。”伍仇尋壞笑著伸出手按在了鄭十翼的丹田之上,再次將鄭十翼的一身修為盡數廢去。

    二十天之後。

    “師父,我已經恢復了。”鄭十翼一臉笑意的看著站在身前的伍仇尋,這一次重新修煉回來,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再次提升了許多。

    “哦?修煉回來了,倒是比之前快了十天的時間。”伍仇尋一臉笑意的伸出一只手來。

    不過片刻之後,鄭十翼已經臉色的蒼白的躺在地上,滿是無語的看著伍仇尋︰“師父,你怎麼又廢我修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