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人應戰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人應戰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這枚智珠中記載了我們家傳的天蠶化蝶功,對伍先生來說,或許有些用。(((--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只是可惜了,我並非霸亂候府家主,修煉的天蠶化蝶功,比起家主的化蝶功還是有所不如。”

    北宮連傲兄弟兩人站在一旁,已經完全呆住,天蠶化蝶功,那是家傳的秘法,是家族中最強的武典了,那可是曾經的一代聖主,天蠶聖主的絕學。

    父親竟然就這樣傳給了一個外人。

    當初,鄭十翼的師父究竟怎樣幫過父親,竟然讓父親主動傳授天蠶花蝶功!

    “這是你們家傳的絕學,老頭子我就不要了。”伍仇尋輕輕一擺手,止住了還想要再開口說話的北宮城絕︰“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若是它對我的傷勢有用,我不會拒絕,畢竟沒有人想要自己死。

    可我的傷勢是聖力所傷,天蠶化蝶功也無用的。”

    北宮城絕臉上露出一道尷尬之色,不是天蠶化蝶功無用,而是自己手中的天蠶化蝶功無用,自己手中的天蠶化蝶功,甚至連皮毛都算不上。

    一旁,北宮連傲眼看父親和伍仇尋停止交談,隨之上前一步,看著鄭十翼開口道︰“我不如你。”

    嗯?

    鄭十翼有些發暈的看著眼前的北宮連傲,被對方忽然的一句話搞的有些發愣。

    “我不如你。”北宮連傲再次開口重復了說一聲,這才繼續說道︰“我說的不是修為,而你的心性,我比起你來遠遠不如。

    今日,我隨父親前來,便是來向你道歉的。當日是我不對,我想要搶奪你的奇遇,才騙你來求心宗的。”

    北宮連傲說著,彎起身子,鄭重無比的向著鄭十翼行了一禮。

    鄭十翼連忙上前一步,一把拉起北宮連傲,不以為意的擺手笑道︰“說起來,我應該感謝你的。

    若是沒有你,我怎麼可能認到這麼好的師父,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天境巔峰?

    所以呢,我們兩個全是扯平了,誰也不欠誰的,以後不要再提什麼當日了。”

    這份心性!

    北宮連傲徹底服了。

    當日,一條消息再次傳遍了亂城內的各大宗門以及門派。

    鄭十翼再一次發起了挑戰,和以往總是要一個月或者兩個月之後再挑戰不同,這一次,只是一天之後,他挑戰的更是萬劍宗的王靖!

    王靖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名字,可是這個名字代表的意義……

    “王靖。那鄭十翼是瘋了不成,他竟然敢挑戰王靖!”

    “王靖,那可是天境巔峰的存在,更是天劍宗,天境內最強的三大天才之一。那鄭十翼竟然挑戰王靖,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鄭十翼他之前挑戰的都只是天境初期罷了,就算再天才也只是天境初期,天境初期如何與天境巔峰比?”

    “是啊,就算鄭十翼他現在突破到天境,也只是天境初期罷了。他能夠在地境巔峰擊敗天境,可絕無可能擊敗天境巔峰的存在!”

    “我看他是連續勝了三場之後,整個人都膨脹了。”

    恩怨台前,一眾三大宗門、各大門派的弟子紛紛聚集于此,看著往日難得開放一次的天字恩怨台,一臉嗤笑的看著站在恩怨台上的鄭十翼。

    這個鄭十翼,崛起的太快了,這段時間,表現的也太過驚艷。

    這五個月內,亂城中提起最多的名字便是這鄭十翼,尤其是他們門派中的長輩,更是時不時的拿起鄭十翼和他們比較。

    如今,終于能夠看到這鄭十翼失敗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王靖抬起一只手,指著鄭十翼道︰“出手吧,別讓人說我以大欺小。放心,我這個人,很善良。我不會殺了你,我只是會廢了你的修為罷了。”

    “你會為你這句話,感到慶幸。”鄭十翼懶得多說,身影一閃,天空中,一道虛影劃出。

    “我慶幸?應該是你……”王靖听著鄭十翼的話音,剛剛開口說出幾個字來,遠處鄭十翼的身影忽然間開始慢慢消散,眼前,一個身影卻是忽然出現。

    就仿佛是跨越虛空而來一般,這道身影毫無征兆的忽然間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一股凜冽的似乎能夠將整個恩怨台都卷起的勁風迎面吹起,風勁之大,卷的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下一刻,一股巨痛從他的腹部傳來,緊接著,強橫的讓人根本無法阻擋分毫的勁氣直沖入他的體內,瞬間抵達丹田之中。

    浩浩蕩蕩的氣息,如同大海之中的怒濤一般瘋狂呼嘯,只是一息間的功夫,他丹田中的氣息被盡數擊散,整個人也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向著後方急速倒飛出去,一直飛出恩怨台的位置,這才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轟然一聲似乎是隕石從天外墜落大地的巨響傳出,地面瞬間被砸出一個一丈多深的巨坑,整個地面在這一刻都猛然的晃動了一下。

    巨坑之中,王靖面如白紙,一張臉更是因為體內修為被廢的劇痛而瘋狂的扭曲起來。

    被廢了,自己的一身修為,竟然就這樣被人廢去了,被一擊廢去!

    “我說過,你應該因為你之前的話感到慶幸,僅僅是被廢去修為,而不是死。”鄭十翼只是看了巨坑中的王靖一眼,隨之轉身離去。

    後方,眾人一直到這時這才反應過來。

    “結……結束了?我,只是感覺,才剛剛開始而已!”

    “一掌,那鄭十翼竟然只是一掌就廢去了王靖!那王靖可是天境巔峰的存在,更是天劍宗天境三大強者之一,就怎麼簡單的輸了?”

    “我之前也想過戰斗會如此簡單,可我想的是鄭十翼被一掌擊飛,可如今被擊飛的竟然是王靖!”

    “天境巔峰,那鄭十翼也是天境巔峰的存在!”

    “沒錯,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可我還是感覺到了,鄭十翼所散發的是天境巔峰的修為!”

    “他上一次出手的時候還只是地境巔峰罷了,這才不過短短你的兩三天的時間,他竟然就直接突破到天境巔峰了?他這是直接從地境巔峰突破到天境巔峰?這怎麼可能!”

    “的確不可能!可是他如今就是天境巔峰,還強悍到如此程度!誰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你們可記得之前整個亂城的氣息都震蕩起來,那中心處便是求心宗的位置。難道說,當日亂城的景象,是因為鄭十翼?因為一個天境之人?”

    恩怨台這一方範圍內,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看著鄭十翼離開的背影,心中充滿了疑惑、不解,以及更多的驚恐!

    天境巔峰,天劍宗三大天境強者之一竟被一掌廢掉!

    不需半天的功夫,消息已經傳遍整個亂城。

    隨後接連三天,鄭十翼每一天都要挑戰一個三大宗門中最強的天境弟子,而每一戰的情形都如同挑戰王靖時一般,一掌,戰斗只需要一掌。

    第三天,他的對手沒有迎戰,第四天,他的對手也沒有應戰!

    三大宗門的弟子怕了,迎戰就是上去送死,鄭十翼出手太過狠辣了,他的對手最輕的也被打的只剩下半條命,最少需要休養一年的時間才能休養過來,就算休養過來,傷勢也必將影響今後的修煉。

    如此狠辣,偏偏實力又強的恐怖,天境之中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對手,誰還敢再應戰?

    反正大家都知道那鄭十翼的恐怖,就算是丟人,也是三大宗門一起丟人,不是自己的宗門丟人,那還打什麼?打不過,難道還躲不過麼!

    天境巔峰阿!

    誰知道,這小子怎麼就能恐怖到這等程度,真不知道他是怎麼修煉,才能修煉到如此程度的!

    可是,偏偏這樣一個絕世天才,曾經險些加入自己的宗門,最後竟然連最簡單的初次考核都沒有通過!

    如此天才,無法通過初次考核,那可能嗎?

    這一次,他們丟人丟大了!

    三大宗門一想到最初鄭十翼是加入他們的宗門,卻因為宗門中的一些弟子,而被迫離去,加入了求心宗,恨的連殺了當初負責初選弟子的心都有了。

    一眾當初負責初選的弟子,甚至門派的執事更是紛紛受到責罰,最輕的都是進入門派中最為恐怖的絕境思過三個月時間!

    三個月的時間,就算能夠熬下來,整個人也會瘋掉的。

    安家,奄奄一息的安進賓全身衣服被脫去,身上一條條長滿了倒刺的荊條將他整個人捆綁了起來,泡在了冰冷刺骨的寒水之中。

    本就虛弱的身體,在寒水的浸泡下,不斷的顫抖著,身上一道道的傷痕處,更是時不時傳來陣陣鑽心的劇痛。

    忽然,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出現在安進賓身側。

    安進賓看到忽然出現在人影,下意識的想要開口說話,對方已經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嘴巴。

    “不要出聲,父親不讓別人來看那,大哥是偷偷潛入的。”黑影說著從懷中拿出幾顆丹藥塞入安進賓口中,低聲道︰“你的傷勢父親大人是要檢查的,大哥也不敢給你別的丹藥,只能給你一些丹藥,讓你補充些元氣。

    你也不要怪父親,父親大人也是被逼的沒辦法,只能以退為進,主動將你推出來懲罰,其實父親這是在保護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