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八章 合並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八章 合並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若是父親不懲罰你,天知道那三大宗門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大哥,弟弟知道。”安進賓艱難的點了一下頭,心中卻是冷笑不已,安進遷,你會有這麼好心,你來找我,無非是因為我手中有你那個把柄,怕我把那件事捅出去,又不敢殺我,怕父親大人查出來,才假惺惺的來看我,讓我以為你對我多麼關心,不會捅出你和父親的最寵愛小妾的私情。

    你當真以為我傻?

    不過也正好,你來了,正好可以利用你對付那鄭十翼。

    鄭十翼,若不是他,自己怎麼會這麼慘!

    就是因為他,這些天來不斷的挑戰各大宗門的天才弟子,讓整個亂城的人知道了他的天才,然後三大宗門的人在得知鄭十翼曾經去他們宗門參加考核,而沒有選上之後,便大發雷霆,開始懲罰當初負責考核的人。

    那黃溫因為已經被鄭十翼打死,沒得懲罰,然後別人的目光便落到了自己身上。

    沒錯,鄭十翼是因為自己才和黃溫有矛盾的,讓鄭十翼無法通過考核也是自己出的主意,黃溫去做的。

    可這又如何?

    若非當初鄭十翼故意隱瞞實力,自己會做這些事情,他會無法進入三大宗門?

    無法進入三大宗門,都是他咎由自取,怎麼能怪到自己身上?

    可是所有人都在怪自己,甚至是父親為了平息三大宗門的怒火,更是將自己打了個半死,關到了這水牢中。

    鄭十翼,你不是天才嗎?你不是厲害嗎?

    可你就是再天才,你也只是天才,天才因為什麼才會被稱為天才,就是因為沒有成長起來。

    你沒有成長起來,背後的靠山又快死了,我看你要怎麼應對那些因為你的寶物而眼紅的人。

    安進賓目光故意向四周望了一眼,在察覺到安進遷注意之後,這才壓低聲音小聲道︰“大哥,那鄭十翼不正常。弟弟很清楚,他當日絕對沒有這般天才。

    否則的話,他為何不直接進入三大宗門?他一定是之後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奇遇,所以才變得這般天才的。”

    “哦?”

    安進遷低語一聲,目光中閃過一道炙熱之色,忽然變得這般強?難道說,那小子身上有異寶?

    自己倒是可以查探一番,若是確認他身上有異寶,便直接搶來。

    那小子和北宮城絕家走的近,而自己家本就和北宮城絕家有矛盾,對他動手,家族都會支持!

    夜色已深,亂城之內,除了某些煙花之地,還通火通明之外,已是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尤其是那些偏離商業中心的地帶。

    整個宗門只有兩個人的求心宗,更是黑的幾乎看不到一點光明。唯一明亮一些的,唯有山頂之上。

    伍仇尋望著遠處的山脈,不知在想些什麼。

    慢慢的,身後一陣腳步聲響起。

    “來了。”伍仇尋听著身後的腳步聲,身子抑制不住的微微一顫,心中腦海中浮現出一道倩麗的身影,听起來普通的話音中似乎又充滿了無盡的柔情,似乎還想再說,可是身後一道冰冷的,似乎沒有一點情感的聲音傳出。

    “我和你沒有那麼熟。”

    伍仇尋背對著對方的嘴巴張開,卻是一下將滿腔的話語憋了回去,深深嘆了口氣,他這才轉過身去,開口道︰“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來的人會是你,而不是另外兩大宗門的人。”

    伍仇尋看著對面那道看起來比自己年輕許多,仍舊能夠看到往日絕美容顏的美熟婦人,眼神中出現一道復雜之色,雙目似乎穿過時光,回到了往日,回到了那個曾經他最為歡快的時光。

    “我也知道你知道我會來,你把這個徒弟教的這麼出色,還讓他到處挑戰,不就是為了引我來這嗎?現在我來了,你有什麼想說的?”雲霧宗主一雙冷眸盯著對面的伍仇尋,雙眸間,冰冷的寒意下,卻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關心之色。

    這個人,……這個人畢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人,唯一愛過的人。

    可是,最後,他卻狠狠的拋棄了自己。

    不過,自己也要好好感謝他,若不是他,自己怎麼能夠瘋狂修煉,不斷突破,找到自己最大的追求,武道的追求!

    伍仇尋感受著雲霧宗主眼中的冷意,心底深深的嘆了口氣,曾經的戀人,如今見面卻是如同仇人一般,可這一切又怪得了誰?當年的確是自己……

    若非當年,或許現在……

    伍仇尋思緒了許久,這才慢慢調整過來,開口反問道︰“你想怎樣,說出你的想法。”

    “伍仇尋,都多少年了,你還是和當初一般。”雲霧宗主嗤笑一聲,聲音中充滿了深深的鄙夷,她伸手指著山下的求心宗,開口道︰“很簡單,求心宗加入馭刀宗,成為馭刀宗的分支。

    如此一來,若是不久之後,你死了,你的寶貝徒弟也能有靠山。”

    “加入你們馭刀宗?恐怕不知道哪一天,我的徒弟就會橫死在馭刀宗吧。”伍仇尋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當初,若非他們馭刀宗的人,自己怎會做出錯事,怎會和她分開,馭刀宗的人,他信不過!

    更加重要的是,加入了馭刀宗,求心宗呢?

    那時候,天下間就沒有求心宗了!

    求心宗,那是自己的宗門,更是自己的家,是自己發誓要一聲守護的家!

    當初,所有同門死去之時,自己就發誓,要用自己的余生守護宗門,只要自己在,求心宗便在!

    可如今,她卻讓自己將求心宗並入馭刀宗!

    雲霧宗主神色仍舊冰冷,一字一頓道︰“我會收他做親傳弟子。”

    “宗主的親傳弟子,的確不一般,可是,我信不過你們的太上長老。”伍仇尋仍舊搖頭。

    “她?她已經老了,和你一樣,已經老了!你徒弟的事,我會一力承擔,所有的事,由我負責。不要忘記,如今,我才是宗主!”雲霧宗主說話間,一股如同亂世梟雄一般的霸道氣息自她體內涌出,向著四周瘋狂激蕩起來。

    雲霧宗主說著,像是想起什麼,嘲諷道︰“其實,你說這些只是借口罷了。

    看來你還是如同當初一般膽小,不敢承擔。你是怕擔上滅宗的恥辱,怕背上罵名,所以寧願讓你的徒弟去死!”

    “我……”伍仇尋沉默了下來,求心宗,他這一生都在求心宗中,如今讓他將求心宗並入馭刀宗,他怎麼能夠舍得,怎麼能夠說出那句話來!

    “你已經沒得選擇了。”雲霧宗主似乎一眼看穿伍仇尋心中所想,淡淡開口道︰“求心宗並入馭刀宗,他可以活下來。若是以後,他成長起來,想要自立門派,我也可以答應。那時候,求心宗會變成求心門或者求心派,可若是他能一直成長下去,總有一天,求心宗會再次變成求心宗。”

    “是啊你也說了,老頭子往已經老了,沒多少活頭了,我還怕什麼呢?明日,你正式前來便是。”伍仇尋終于長長嘆息了一聲,雖然心中萬般不舍,可就像雲霧宗主所說的那樣,若是不答應,在自己死後,求心宗便會真的滅亡。

    自己唯一的徒弟,求心宗唯一的傳人也會跟著死去。

    唯有並入馭刀宗,才能保留最後的希望!

    “這,將是你這一生,做的唯一正確的選擇。”雲霧宗主留下一句話之後,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夜空中。

    “求心宗,明日之後將沒有求心宗,什麼時候,才會再有求心宗,又或者,永遠不會再有求心宗?”

    伍仇尋望望著夜色下,一片漆黑的求心宗,長嘆一聲,卻是仍舊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求心宗,再看一眼,少一眼了。

    伍仇尋待在原地,一直注視著宗門,整整一夜,他都未動彈一下,第二天一早才起身,找到了鄭十翼。

    “師父您……”鄭十翼一看到伍仇尋,心中猛的咯 了一下,只是一夜沒有見,師父卻好像是瞬間衰老了十歲一般,一雙眼眶深深凹陷,臉上更是寫滿了疲憊之色。

    “十翼,你先听我說……”伍仇尋招了招手。

    鄭十翼也不知道怎麼的,看著師父那張看起來比往日疲憊了許多的臉,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今天,師父看起來和以往很是不同。

    伍仇尋張了張嘴吧,想要說話,可嘴巴張開卻沒有發出一個字音來,許久之後,他才再次張開嘴巴,艱難開口道︰“十翼,今日來,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件事……我們……我們求心宗將會並入馭刀宗。”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似乎是耗盡了他最後一分力氣,身子向後一歪,靠在了背後的一顆大樹上面這才沒有倒下。

    “什麼?師父,你說什麼?你……”鄭十翼滿臉驚色的望著自己的師父,怎麼也無法相信剛剛听到的話。

    “馭刀宗……師父,我們為什麼要加入馭刀宗?為什麼?師父,你告訴我,你是在騙我的對嗎?師父你在騙我。”

    鄭十翼就像是一個孩子一般,瘋狂的大叫起來,可無論他怎麼叫喊,眼前的伍仇尋只是站在原地,沒有言語。未完待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