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三章 公正之人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三章 公正之人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仇尋師兄,今日,我等是否將並宗的事情定下?昨日,宗主和我等回去之後商議了一下,畢竟我們都是亂城四大宗門之一。(((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之前我們馭刀宗與求心宗也是四大宗門中關系最好的宗門。所以我們決定,主動退讓一步,不再要你們求心宗的資源。”田仲齊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不出一點尷尬之色,似乎昨日剛剛被伍仇尋一掌擊飛的人不是他而是別人。

    伍仇尋目光輕蔑的看了田仲齊一眼,不無嘲諷的笑了起來︰“這有人搶和沒有人搶還真是不一樣。不要資源?想來你也知道萬法宗和天劍宗的條件了。”

    “自然,自然。他們的條件,我們馭刀宗一樣給。我們同樣會給資源。”田仲齊的臉上看不出一點不自在之色,仍舊面帶笑意道︰“伍師兄,這樣您看如何?”

    伍仇尋也不回話,只是目光向著田仲齊後方掃去,最後落到了雲霧宗主身上。

    雲霧宗主似乎不喜多言,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似乎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一般。

    伍仇尋深深嘆息一聲,也不知道是因為雲霧宗主而嘆息還是因為求心宗還是要並入別的宗門而嘆息,又或者兩者兼具。

    終于,嘆息中,他點了一下頭,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仿佛是腦袋上頂著重于萬鈞重物一般,做起來卻異常的緩慢。

    “伍師兄,你做出了一個最為明智的選擇。我們兩個宗門並宗的具體事宜自有他人來做,如今我們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商量。”

    田仲齊目光掃過鄭十翼,臉上露出一道炙熱之色,開口道︰“如今鄭十翼他也屬于我們馭刀宗的弟子了。所以,我想他也需要再找一位師父了。”

    說著,他似乎是想到什麼,連忙解釋道︰“自然,他還是伍師兄你的弟子,我的意思是再給他找一位師父。畢竟,身為馭刀宗的弟子,若是不會馭刀宗的功夫,也說不過去對吧。

    伍師兄您的修為我們自然是佩服,可您可不會馭刀宗的武學。”

    四周,一眾馭刀宗高手的目光同一時間落到了伍仇尋身上,並宗雖然是大事卻也不至于讓他們全部到來,他們今日之所以來到求心宗為的就是鄭十翼,為的是收了這個弟子!

    之前鄭十翼的天才,所有人都知道,都看到了,甚至那都不應該稱呼為天才,而是逆天,超絕的逆天。

    那種同修為境界下的絕對無敵,注定鄭十翼只要突破,只要繼續成長下去,必定會達到極高極高的高度。

    如今,他們卻有了成為這種逆天之人師父的機會。

    更加重要的是,鄭十翼做伍仇尋的徒弟,也只是有半年左右的時間,半年的時間能有什麼感情。

    只要他們成為鄭十翼的師父,有的是時間施展手段,讓鄭十翼忘記他伍仇尋,成為他們真正的徒弟!

    伍仇尋,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了,一年半之後他就會死,那時候即便鄭十翼並未真正的歸心,身為師父,他們還可以得到鄭十翼手中,求心宗的所有資源!

    收了這個徒弟,有百利而無一害!

    這是今日最重要的事情!

    伍仇尋似乎還沒有從求心宗並入馭刀宗的傷感中走出,看起來有些木然的微微點了下頭,仍舊未曾開口。

    他答應了!

    田仲齊臉上露出一道興奮之色,轉頭望向鄭十翼伸手一指自己道︰“十翼,我乃是馭刀宗副宗主,乃是宗門內五大高手之一,若是你沒有意見,便由我來做你的師父如何?”

    鄭十翼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沒有點頭更沒有搖頭,心中卻是嗤笑不已,選他做自己的師父?讓這個昨日被師父一掌擊飛,今日更是表現的一點也不像是一宗副宗主的人和自己的師父一般做自己的師父?這怎麼可能?

    自己怎麼會選這樣一個師父!

    “田副宗主,你太心急了。”一道悅耳的聲音傳出,隨之一個身穿近身長裙,相貌美艷、身材火辣的女人走了出來。

    一雙美目微微一轉,落到鄭十翼身上,只是一眼,卻似乎蘊含著萬眾風情一般,嬌笑道︰“我的修為或許比起田副宗主稍稍差那麼一點,不過年紀卻比田副宗主年輕了一半。

    馭刀宗所有高手之中,我更是最年輕的一個。所以我想,你選擇我做你的師父或許更加合適。”

    鄭十翼回頭向著田仲齊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笑,這女人竟然直接稱呼田副宗主,看來不是田仲齊在馭刀宗的地位沒有那般高,就是這女人有恃無恐了。

    說什麼最年輕的,她無非是在說,她天賦更好,以後的修為會超過田仲齊等人。

    思索中,又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玉瓏師妹,未來,十翼會有的,他如今需要的是一位現在便可以教他的師父。”

    一個滿頭白發,神色肅穆的老者大步走了出來,聲音低沉道︰“我乃馭刀宗傳功長老。宗門之中,所有武學、功法我乃是精通最多之人……”

    “傳功長老,您精通的自然多,只是師弟認為,十翼他現在需要的更多的弟子與之共同修煉。”一個身材微微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輕輕搖頭走出,看著鄭十翼道︰“十翼,論天賦我不如玉瓏師妹,論精通神功之多,我比不得傳功長老。

    只是,論門下弟子之多,整個馭刀宗卻沒人能比得過我。我們這一脈,乃是馭刀宗中最為興旺的一脈。

    若是進入我門下,十翼你進入馭刀宗之後將沒有任何困難。”

    人數最多?

    鄭十翼頗為有些意外的看了對面的男人一眼,他這話是在說,他那一脈是馭刀宗最強的一脈?

    那麼宗主一脈呢?

    鄭十翼的目光望向了雲霧宗主,雲霧宗主仍舊站在原地沒有答話,漂亮的臉上更是看不出一點的神色波動。

    雲霧宗主一側,一個身材微微有些壯碩的女人邁步走了出來,雖然是女,可是她的身材、相貌看起來卻與男人更加相近,她滿是不屑的看了方才說話的中年一眼,嗤笑道︰“教徒弟,可不是看誰徒弟多就是誰教的好。

    我裂空峰一脈的弟子雖然沒你們青松峰一脈多,可論門下的天才弟子,放眼整個馭刀宗,可有哪一峰比我裂空峰一脈多?論教徒,誰又能比得過我裂空峰一脈?”女人的話音很是低沉,似乎比許多男人的聲音都要低沉。

    她低沉的話音才剛剛落下,一旁,一道充滿了傲然、孤傲的聲音隨之響起。

    “天才?他們也配稱之為天才?”人群中一個身形高手,渾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袍下的陰鷙男子輕輕伸出一只手,指著鄭十翼道︰“我馭刀宗中,之前最為天才的弟子,出自我唯尊峰,如今最天才的弟子,也出自我唯尊峰。

    我希望,之後最天才的弟子,仍舊屬于我唯尊峰。”

    男子話音落下,一股狂傲的氣息席卷西周,四周眾人面色更是微微一黯,他說的沒錯,馭刀宗近些年來,最為天才的弟子,全都是出自他那一脈。

    不只是馭刀宗,甚至就連整個亂城內似乎也都公認,他那一脈是最會教徒弟的!

    “莫崖師兄的確是整個宗門中最會教徒的師父。”安靜中,忽然一個聲音傳出,隨著這話音落下,四周眾人的目光立時變得難看起來,向著聲音傳出的方向望去。

    弟子挑選師父,最重要的看的還是誰最會教徒!

    這人竟然如此說,豈不是就是擺明了告訴鄭十翼選莫崖?

    下一刻,一張滿是正氣的臉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男子似乎是注意到眾人的目光,神色從容的解釋道︰“你們知道,我孟崇陽是最為公正之人,我從不說謊。”

    說完,他目光落到了鄭十翼身上道︰“我不是宗門中修為最高的,也不是宗門高手中天賦最好的,更不是最會教徒弟的,可我卻是整個宗門中最為公正之人!”

    孟崇陽說完,目光望向四周眾人,道︰“若是你們誰認為,你們有誰比我公正的,現在可以站出來。”

    一句話落下,四周眾人卻是沒有一個人發出一點聲音來。孟崇陽他的確是宗門中,公認的最為公正之人,他自從進入宗門之後甚至沒有做出一點不公正的判罰。

    孟崇陽目光向著四周掃視了一圈,發現沒有人言語之後,目光這才重新落到了鄭十翼身上,出聲道︰“你的情況和別人不同,你是從求心宗並入我馭刀宗的,相信你自己也清楚,你的處境。

    別人我無法保證,可若是你進入我的門下,我可以保證一視同仁,公正的對待你與別的徒弟,你的修煉資源,一點也不會少給你,應該傳授給你的功法、武學,同樣會傳授給你。”

    最後一個話音落下,孟崇陽的目光落到了伍仇尋身上。

    人群中,莫崖本就陰鷙的臉卻是又陰冷的一分,孟崇陽,想不到他竟然會殺出來。

    沒錯,自己是最會教徒弟的,可如今那鄭十翼的情況,他最需要的不是一個最會教他的人,而是一個公正之人。

    隨著孟崇陽開口,四周眾人卻是沒有一個再次開口,所有人的目光反而再次落到了伍仇尋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