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六章 絕學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六章 絕學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似乎是因為伍仇尋的存在,又可能是因為性格本就如此,劉羽陽每一次到來都從不多做停留,這一次,同樣如此,留下修煉拔山魔龍訣後三層的修煉功法之後,他很快便離去。

    有人走,卻有人來。

    劉羽陽離去不長時間,一個身穿馭刀宗服飾的弟子來到求心宗,同時更是遞上一張請帖。

    “今日,午時逸村酒樓相聚?向學翰師……師佷?”鄭十翼有些奇怪的看看著手中的請帖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輕輕頷首道︰“中午,我會準時赴約。”

    不管怎麼說,已經進入馭刀宗,也需要接觸一下馭刀宗的那些人,至于這個向學翰他也听說過,在馭刀宗中勉強算得上是一個天才了。

    據說早年,向學翰還是較為耀眼的,只是自從突破到聚真境之後,卻進步遲緩,如今他卡在如今的修為境界已有四年時間。

    或許是因為修為境界無法再突破,他不再像很多人那般一心修煉,而是會做許多事情,平日里宗門中有什麼聚會,又或者弟子間求助,大家都會找他。

    “是……師叔祖,弟子這便回稟師叔去。”來人滿是不自在的說了一聲,立刻轉身離開。

    “師叔祖……這個人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吧,我這輩分,被人喊起來還真是別扭。”

    鄭十翼滿是無奈的看了眼天色,又稍微修煉半個多時辰的時間,便起身向外走去。

    逸村酒樓在亂城內算不得最好的酒樓,卻也有些名氣,傳聞這酒樓最初所在的這一片地方最早的時候是個村子,叫做逸村所以便因此得名。

    因為名字中的逸字不錯,酒樓的名聲倒也慢慢打響了,尋常各大宗門、門派的人倒是時常從這里相聚。

    鄭十翼才剛剛推開酒樓的大門,陣陣聲浪已經傳來,入眼望去,看起來與尋常酒樓不同,明顯改造後的大廳內,一個個身穿各宗門服飾之人散亂的坐在各處,除了三大宗門之人,還可以看到不少穿著各大門派服飾之人。

    這不是馭刀宗內部的聚會。

    鄭十翼一下反應過來,目光向著大廳里面掃去。

    似乎是因為听到開門聲,大廳內不少人轉頭向著門口的方向往來,看到走入的人影,一個個回頭之人更是幾乎全部站立了起來。

    “十翼師弟……師叔,您來了!”人群中一個看起來將近三十,一臉笑容的男子快步迎了上來,笑道︰“師叔,師佷向學翰。”男子滿臉笑容的將鄭十翼引到房中,便走便開口道︰“師叔,師佷給您引薦一下,在座的都是我們三大宗門以及亂城內各大弟子,和家族中年輕一輩的頂尖天才。

    這一位,這是天劍宗的盧承建師兄,盧師兄,已經是聚真境的高手。盧師兄,這位是鄭師叔。”

    “鄭十……師叔我自然知道。”盧承建一臉笑容的走來,臉上卻露出一道尷尬之色,他的年紀可比鄭十翼大不少,平日里在宗門中已經屬于輩分很高的了,平日來有些年紀比他還大的弟子,見到他都要喊他師叔,可是今天,他竟然要喊一個比他還小的人師叔,這還是第一次!

    “師叔……這一位是枯島派的裴利……”向學翰向鄭十翼介紹著房內眾人,如同之前幾天在求心宗遇到馭刀宗的眾人一般,房內的眾人倒是都客氣的很,不論他們心里怎麼想的,表面上卻都很是熱情。

    聊天中,房門再一次被人推開,一個身著一身白袍,相貌干淨爽朗的看起來二十二三歲的年輕男子含笑走入房中,隨著他走入,房間中眾人竟是紛紛坐直了身子。

    “疆倫師兄!”

    “沈師叔!”

    “沈師兄,您來了。”

    一聲聲稱呼不斷從眾人口中傳出。

    沈疆倫走入房中,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後落到了鄭十翼身上,輕輕搖擺著手中的折扇,邁步走來,他的步伐不快也不慢,步幅更是不大不小,仿佛是精心丈量過一般,輕輕走來給人一種異樣的飄逸感。

    “鄭師叔,這位是萬法宗的沈師兄。”向學翰連忙從一旁走出,向著鄭十翼介紹道︰“沈師兄雖然和我一般都是聚真境,可沈師兄的實力是師佷遠遠無法比的了。”

    向學翰向著鄭十翼說完,轉頭又向沈疆倫結束道︰“這是鄭師叔。”

    “我听說過……”沈疆倫輕笑著望向鄭十翼道︰“在地境便能擊敗天境的天才,進入天境之後,又是天境內絕對的無敵,如此天才人物,我早便想認識,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今日終于得以相識。

    記得當初我在你這年紀的時候,修為可遠遠比不得你。我相信,今後,你注定成為亂地內最為頂尖的人物之一。”

    沈疆倫說著相識想起什麼一般,繼續說道︰“對了,我最近得到一個消息,想來大家也都知道了,那聖主古墓將會再次開啟。

    聖主之墓,其中必然蘊含著無盡的奇遇,只是伴隨著奇遇的必然是無盡的危險,我們誰也不知道里面會有什麼危險。

    不過,明知里面有危險,我們還是要進入其中。我們在場的諸位,雖然在亂地的同年齡層中,可以說是最天才的,完全制霸亂地。可是我們的眼光要放長遠,不能僅僅只是局限于亂地之中。

    亂地之外,還有更加廣袤的大地,更有著無數的天才,我們只是滿足于成為亂地內的天才遠遠不夠,我們還需要不斷的突破提升,如今聖主之墓再度開啟,便是我們當前最大的機遇,我們不可錯過。”

    “可是師兄,那古墓太過危險了。”人群中,一個身穿萬法宗服飾的弟子一臉擔憂的開口道︰“師兄的實力更強,自然不懼那些危險,師弟們的實力沒有師兄那般強,進入里面是在太危險了。”

    “我當然也知道里面危險。”沈疆倫說著忽然停住了,臉上不知道在想著一些什麼,沉默了一會之後,他明顯的猶豫了一下,最終開口道︰“既然大家都要進入聖主之墓面對未知的危險,那我也不再藏私了。

    前一段時間,我曾經進入過亂空山中,在里面得到一個奇遇,如今我將我的奇遇分享給大家,想來應當能夠增加大家保命的機會。”

    沈疆倫說著,打開了酒樓的後門,走到了後面的後院中,緩緩伸出一只手比劃道︰“我得到的奇遇是一門絕學,叫做封煞游龍掌,一雙手掌宛若游龍一般護在身體四周,可以封鎖一切攻擊。”

    一邊說著,沈疆倫雙手一邊舞動起來,一時間,空氣中風聲大作,他的兩條手臂宛若兩條游龍一般,一眼望去似乎將全身上下都守護在了其中,同時他的身子也隨之游動起來,同樣宛若游龍一般。

    有意思。

    鄭十翼目光中忽然露出一道亮光,這武學不只是雙臂似是游龍,更重要的還有那身法,這武學不簡單。

    沈疆倫一邊施展著封煞游龍掌一邊講解起每一招的要義,接連施展了三遍,在眾人都完全記下之後,他這才停了下來。

    “好精妙的武學,這武學的確當得上絕學二字!”人群中一個身穿萬法宗服飾的弟子第一時間稱贊起來,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四周一聲聲贊嘆聲隨之響起。

    “這等絕學,若是練成關鍵時刻的確能夠大大增加保命的能力。”

    “沈師兄竟然拿出如此絕學來,竟然沒有一點藏私完完全全的傳授給我們!”

    “沈師兄當真是大義!”

    一聲聲稱贊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沈疆倫卻一臉謙虛的輕輕擺了擺手道︰“諸位,疆倫也是為了大家有更好的保命機會,有絕學自然不能藏私。”

    “還是沈師兄深明大義,主動拿出絕學,承建自嘆不如。”盧承建從一旁走了出來,有些慚愧的說了一聲之後,等到眾人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之後,繼續開口說道︰“承建之前也得到一門絕學,雖然無法和沈師兄的絕學相比,不過想來對大家也能有所幫助。”

    隨著盧承建走出,四周眾人主動退讓到了兩側,給他讓出了施展的空間。

    “我這門絕學叫做踏雲追電步,可以讓施展者在瞬間爆發出超覺得速度。”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盧承建的身子倏然竄出,眾人眼前一道殘影浮現而出,而盧承建的身子還是停留在原地,只是他的手上卻已經多了一片樹葉。

    整個院落,唯有門口處才有兩棵樹,方才那短短的瞬間,他是躥飛出去,摘下了門口大樹上的樹葉,然後再次返回,因為速度實在太快,竟給人一種,他始終站在原地的錯覺。

    “好身法!”

    “好快的速度,若是擁有這等身法,關鍵時刻,定然可以保住性命!”

    “盧師兄竟是拿出了這等絕學來!”

    四周眾人滿是詫異的看向盧承建,這門絕學可不像他自己說的那般不如沈疆倫的絕學,拿出去甚至可能比沈疆倫的絕學價值更高!

    “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能夠活下來,諸位,听我來細說,踏雲追電步追求的是瞬間的極致,想要施展必先……”

    盧承建開始詳細的講述起自己的武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