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世天君 >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七章 變臉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七章 變臉

作品:絕世天君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倒是門不錯的絕學。

    鄭十翼听著盧承建的詳細講述微微頷首,踏雲追電步雖然與八荒步不同,卻也有些相似之處,或許自己可以依靠踏雲追電步改進一下八荒步。

    比如,在那瞬間爆發時,自己可以改進一下,體內的氣息轉動……

    鄭十翼正思索著,身前一道腳步聲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從一旁傳來︰“鄭師叔能夠那般天才,在地境便擊敗天境初期的天才,天境內更是絕對無敵,想來鄭師叔應當也有一些奇遇,不知道鄭師叔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

    沈疆倫?

    鄭十翼有些疑惑的抬頭向前看了一眼,隨之點了下頭,之前沈疆倫和盧承建都分享了一門絕學,而且都是相當不錯的絕學,看來今日眾人這是要互相分享絕學了。

    博取眾家之長倒也不錯,自己更沒有道理只學別人的絕學,而不貢獻出絕學。

    “既然這一次大家要面對未知的危險,保命第一,那我也貢獻一門保命的絕學。”

    鄭十翼伸出一條手臂,體內氣息微微流轉下,大地之上褐色的大地之力洶涌而起,匯聚與他的手臂之上,一雙手掌之上褐色的光芒更是吞吐不定,隨著他的手臂揮動,一雙手掌在這一刻竟然宛若一座巨山壓落下去一般。

    前方的空氣似乎瞬間被這巨山壓爆開來,四周眾人的呼吸在這一刻甚至都變得困難起來。

    “好掌法,好絕學!”人群中一個萬法宗弟子看著鄭十翼施展的一掌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嘆。

    他的驚嘆聲才剛落下,一側一道犀利的似乎能夠將他心**穿的目光已經落了下來。

    沈師兄!

    男子心中一驚,臉色陡然大變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連忙退到了後方。

    沈疆倫瞪了方才開口贊嘆的男子一眼,目光落到鄭十翼身上,手中折扇輕輕拍打著另外一只手掌,面含笑意的看著鄭十翼輕輕搖頭道︰“鄭小師叔,你這樣可不好,這門絕學可是遠遠不夠。

    你在天境內無敵,不可能只是依靠這門學學吧。今日我們大家聚集一起,就是為了分享各自的絕學,讓大家在進入墓地後能夠更好的生存下來。

    我們都是亂地內的人,我們更是同一時代,我們乃是一體的。鄭小師叔,你可不能只顧著你自己。

    我想,你一定還有別的奇遇吧,一起分享出來如何?”

    “沒錯,我是有別的奇遇。我曾經得到過一只活著的太歲,吃了之後僥幸沒死,然後便擁有了如今的天賦,這可無法分享。”鄭十翼盯著沈疆倫臉上露出一道嗤笑。

    自己是剛剛得到他們兩門武學沒錯,可自己貢獻出的地煞蠻靈掌卻不比他們的兩門武學差!

    竟然說自己的地煞滿靈掌不夠,顯然今天這沈疆倫是早就算計好了,就是想要騙自己的奇遇,之前開口的盧承建應該也是他早就找好了的,甚至包括今天來的大部分人恐怕都早就和他串通好了。

    “哦?傳說中的太歲,沒想到十翼兄你竟然曾經得到過如此神物。”裴利從一旁的人群中走了出來,他不是三大宗門的人,倒也不用稱呼什麼師叔、師叔祖之類的。

    望著四周的眾人,他高聲開口道︰“听到十翼兄弟這樣一說,我倒是想起來,我曾經有幸遇到過一頭死去的七色神鹿,雖然是已經死去的,可它身上的血液對我們修武之人來說仍舊是無上的寶物。

    利曾經飲過七色神鹿的血液,如今,為了讓諸位在古墓中更好的生存下來,利願犧牲一些。”

    裴利說著走回酒樓房間中,眾人好奇之下紛紛跟上。

    裴利才剛剛回到房中,立時拿來幾只碗來,拿出一柄利劍在他自己的手指出劃過,立時一滴滴的鮮血流出低落碗中。【△WwW.】

    “十翼兄,請……”裴利當先將第一碗鮮血遞到了鄭十翼面前。

    “我不需要。”鄭十翼伸手輕輕將碗推開,七色神鹿?就憑眼前這個人他能飲過七色神鹿之血?

    當真以為自己傻?一群跳梁小丑罷了,倒要看看,他們要怎麼繼續演下去。

    鄭十翼推開碗之後,身子向後一靠,做出一副不要打擾我的樣子。

    裴利似乎看出鄭十翼沒有飲血的意思,拿起手中的碗向著後面一人遞了過去。

    一個萬法宗的弟子接過碗來,看也沒有多看一眼,立時張嘴喝了一口,緊接著將碗遞到了下一個人面前。

    盛著裴利鮮血的碗在房中不斷的傳遞著,不長時間,一聲聲驚嘆聲已經響起。

    “這鮮血……我能夠感覺到,我體內的血液似乎沸騰起來了。”

    “這血液的奔流速度,從未感受過我體內的血液如題快速的奔流!”

    “七色神鹿之血,裴利兄血液之中仍舊含有七色神鹿之血的力量,我能明顯的感受到那宛如江海一般的力量!”

    一聲聲驚呼聲中,沈疆倫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再次走到鄭十翼面前,開口道︰“十翼小師叔,裴利兄已經貢獻出了他的鮮血,你是否也應該貢獻一些你的鮮血。

    即便你服用過太歲,過去許多年,可你的血液之中,還是會擁有太歲之力的。貢獻出來,大家都能有所提升,在古墓中活命的機會也能更大。

    我們都是自己人,我們整體的實力越強,我們自己也會隨之越強。十翼師叔就不要藏私了。”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怎可毀傷!”鄭十翼瞪了沈疆倫一眼,就好像是看幾個傻子一般看著對面的沈疆倫,這人他當真將自己當做無知的孩童嗎?

    隨便找一個人說對方體內有七彩神鹿之血,那人割血之後,自己就一定要割血?

    “十翼小師叔,你作為師叔,作為長輩,可不能如此。”沈疆倫臉上的笑意已經消失不見,聲音也變得低沉了一些︰“那麼,你可否還有別的奇遇,可以讓大家有所增長?

    畢竟我也是為了大家好,更是為了你好。我想能夠做到天境內無敵,你應當還有別的奇遇吧。”

    “奇遇?沈師佷,你這樣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你一直在說別人,不知道你自己還有什麼奇遇?”鄭十翼滿是譏諷道︰“師佷在亂城內也是有名的天才,不可能只有那點武學是你的奇遇吧。”

    “那的確便已經是我的奇遇了。”沈疆倫臉上再次露出一道笑意,笑容中更是充滿了無盡的自信與自傲之色道︰“我的天賦乃是天生的,我天生便擁有這等天賦。

    沒辦法,這卻是無法與大家分享了。”

    “是嗎,誰說無法分享?”鄭十翼怪笑著伸出一只手指著沈疆倫道︰“找你母親來就是了。”

    沈疆倫似乎還在思索天生天賦好,應當怎麼分享,忽然听到鄭十翼的回答,一下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出現了片刻的錯愕。

    “你不是天賦好嗎?這說明你母親的奶水好啊。”鄭十翼一本正經的看著沈疆倫道︰“所以為了大家,你可以將你母親叫來,讓大家品嘗一下她的奶水,這樣就等于將你的天賦分享給大家了。”

    本不想眼前這些人一般見識,可這沈疆倫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說話恨了。

    沈疆倫終于反應過來,一張還算是英俊的臉瞬間變得鐵青一片,臉上的肌肉甚至還抽搐了一下,陣陣冰冷的殺意從他的雙目中射出,四周的空氣在這一時刻都仿佛瞬間凝固了一般。

    “小子,你在找死!”沈疆倫身子向前一探,腦袋幾乎要頂在鄭十翼頭上,宛若利刃一般的雙目緊緊盯著鄭十翼的眼楮,一字一頓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鄭十翼伸出一只手向著前面一推,就像是驅趕滿是厭惡的蒼蠅一般將沈疆倫推開,滿不在意道︰“你是誰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定然知道我是誰!還有,你應該稱呼我一聲師叔。”

    沈疆倫額頭上,一根青筋猛的跳動了一下,雙目中殺意又深了一分,一個小小的天境,竟然敢在自己面前這般猖狂,即便他是天才又如何?自己同樣是天才!

    “你……”

    沈疆倫剛要再次開口,一側,終于反應過來的眾人紛紛上前,將兩人拉開。

    “沈師兄,大家都是亂城的人,是一家人,不要傷了和氣。”

    “鄭師叔,不要沖動……”

    “沈師兄,大家今天是相聚,不要動手!”

    “和氣,和氣……”

    四周七嘴八舌的勸解起來,更是將兩人完全分開。

    沈疆倫看著被隔在人群另外一端的鄭十翼那饒有深意的眼神,心中忽然一突,這小子的目光是什麼意思?

    打算事後報復?

    這小子如今自然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對方的天賦太好了,誰都知道他的未來有多麼的光明。

    自己雖然自負天才,可比起地境就可以擊殺天境初期天才,天境內更是絕對無敵的鄭十翼,自己的天賦還是比不得對方,若是沒有意外,對方以後終究會超越自己。

    何況,就是現在自己也無法動手,不說這里也有馭刀宗的高手,絕不會看著自己動手不管,就是他背後那個師父,誰能惹得起?(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