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秦樓春 > 第九十三章 晚膳

第九十三章 晚膳

作品:秦樓春 作者:Loeva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趙陌來到父親趙碩家中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趙碩正在家里,準備吃晚飯,瞧見趙陌過來,臉立刻就拉長了︰“大過年的,成天不著家,今兒又跑哪里亂晃去了?眼看著快到成∣人的年紀,又厚著臉皮向皇上討了爵位,怎麼說也是開了府,有封地的人了,怎麼還象個孩子似的胡鬧?!”

    趙陌如今雖說只是個郡王,爵位級別上比他這個親王世子還要略次一些,但有封地,獨立開府,又有聖眷,處境不知比他強了多少。趙碩身為父親,混得遠不如兒子,心里面沒怎麼覺得欣慰,倒是羨慕嫉妒恨的感覺更多一些。如今他逮著趙陌一點小錯,就忍不住要罵個過癮。

    趙陌並沒有太當一回事。他在乎父親言行的年紀已經過去了,如今可以說是經歷過千錘百煉,對于父親的任何指責都可以巍然不動。他給父親行過禮,盡到了禮數,轉頭看見小王氏與蘭雪都在場,連小三弟趙祁也在,便微微一笑,向小王氏行了禮︰“見過夫人。”又叫了趙祁一聲,“三弟。”但沒理會蘭雪。

    小王氏如今瘦了不少,身上只剩下一把骨頭了,下巴尖尖,臉上沒了肉,越發顯得刻薄起來。她抬眼瞟一趙陌一眼,“嗯”了一聲,一句客套話都沒說,看起來是連樣子都不屑做了。趙陌也不在乎,他就算要做樣子,也只限于見面行個禮,叫一聲罷了,真叫他做足孝子模樣,他是不肯的。他跟小王氏,最好是維持這種冷淡的關系,對彼此都是最好的安排。

    趙祁如今也就是五歲大,只比桌子高那麼一丁點兒,有些瘦弱,小臉青白,下巴尖尖,看起來似乎不大健康。不過他的一雙眼楮生得很大,轉動起來頗見靈氣,倒不象他母親那般不討喜。趙陌招呼了他一聲,他也奶聲奶聲地招呼回來︰“大哥。”露出一個有些羞澀的笑容,天然帶著一點兒親近。趙陌見狀頓了一頓,回給他一個微笑,也就沒再說什麼了。

    他討厭蘭雪是不假,卻還不至于欺負個奶娃娃。

    但蘭雪似乎有些不甘心受冷落,還笑眯眯地招呼趙陌︰“哥兒可有日子沒見了。除夕還是在宮里過的。雖說是太後、皇上恩典,但世子爺一直念叨著哥兒呢,哥兒得了閑,也該回家里來住幾日,多孝敬孝敬世子爺呀?不然回頭哥兒又回封地去了,世子爺還不知道要等幾年,才能再見到你呢。”

    趙陌眨了眨眼,沒理她。趙碩便有些看不過眼了︰“沒听見你姨娘的話?別人的兒子都知道孝順父親,我的兒子怎麼就專會給我添堵了呢?回了京城也不在家里住,非要搬去王府,過年還要跑宮里過,難不成是嫌我這宅子太小,配不上郡王爺的頭餃?”

    趙陌笑了笑︰“父親言重了。您這兒是御賜的宅子,再小也是皇上賞的,怎會配不上人?只是遼王府畢竟才是我們的本家。父親是因為有了御賜的宅子,不好搬回去住,我卻不好過門而不入的。這麼大一座王府擺在那里,若是父親與我都習慣了不回去,那王府里的人還認得我們是誰麼?說不定心里早就忘了父親才是那座王府未來的主人了。”

    這話一出,趙碩立刻就忘了要繼續挑兒子的刺了︰“哼,他們忘了,我們自己沒忘就行。橫豎我總有入主遼王府的那一日,到時候那些眼里沒人的混賬,就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吧!若以為抱上了王妃和老二老三的大腿,便能高枕無憂了,他們就打錯了主意!任老二老三如何折騰都無用,我才是嫡長子,王爺的爵位本就該由我來繼承,這是禮法,不是王爺憑私心就能改的。老二老三這兩個在宗人府掛了號的罪人,還是趁早死了那個心吧!”

    趙陌道︰“我在那邊王府,听聞二叔三叔近來不大老實,好象又想鬧什麼夭蛾子了。父親可得千萬小心,別著了他們的道。”

    趙碩擺擺手︰“用不著害怕,他們能成什麼氣候?不過是白嚇唬人罷了,你父親還能怕了他們那點上不了台面的小伎倆?”

    趙陌順嘴就接上一句︰“既然父親心里有數,我就放心了。若我打听到什麼消息,再來告訴父親知道。”

    趙碩滿意地點點頭,覺得這個兒子還沒有完全讓人失望,至少心里是知道輕重的,明白自己這個父親能坐穩了世子之位,對他只會有好處。

    蘭雪見自己好不容易挑撥起來的一場爭吵,被趙陌輕飄飄幾句話就給禍水東引了,心里不由得郁悶起來。她正要再開口說話,卻听見小王氏在旁面無表情地說了句︰“時候不早了,傳膳吧。”竟是直接堵住了她再開口挑撥的可能。她只得拉長了臉,自去傳膳。

    沒辦法,如今蘭雪還要在趙碩面前扮著賢妾。趙碩近來又重新禮供起繼室小王氏來了,她這個賢妾,也只能暫時忍氣吞聲,免得被小王氏抓到把柄。趙碩可不會為了她這個妾室去打正妻的臉,犧牲切身的利益。

    這頓飯趙陌吃得沒滋沒味的。蘭雪要站在桌旁侍候小王氏飲食,心里也氣悶得緊。趙碩則在思考著應對繼母與兄弟們的法子,還要提防親生父親的刁難。小王氏板著臉,在想什麼沒人知道。席上大約只有年僅五歲的趙祁,是開開心心地吃飽了的。

    用過晚膳,趙碩要跟長子說話了,特地命人備了茶。小王氏起身走人,臨走前跟趙碩說︰“別忘了我姐姐姐夫提議的事兒,一定要讓孩子明白事情有多要緊。”趙碩鄭重點頭︰“放心。”

    趙陌眯了眯眼,目送小王氏離去,回頭看向父親,知道戲肉來了。

    蘭雪擠出了一個笑容,正要對趙陌說些什麼,趙祁卻忽然開口︰“姨娘,我要回去了。”

    蘭雪只得哄他︰“祁哥兒乖,才吃過飯呢,多陪陪父親說話不好麼?”

    趙祁奶聲奶氣地說︰“父親要跟大哥說話呢,我們不要打攪他們。”說完了跳下椅子,小短手相握,向趙碩作了個揖,算是行禮告退的意思。

    趙碩完全不知道蘭雪在著急什麼,反而看著小兒子童稚的模樣,一臉的笑容︰“好孩子,你且去吧。梳洗過後,最多玩一會子,就要睡覺了,知道麼?明兒早起,父親叫廚房給你**吃的點心。”

    趙祁頓時笑開了花︰“謝過父親。”又作了個揖,才牽著蘭雪的手走了。蘭雪不情不願地一步三回頭,他還催她呢。蘭雪拗不過兒子,又怕破壞了自己在趙碩心目中的賢良形象,只得不情不願地走了。

    屋里只剩下趙碩與趙陌父子二人。

    趙陌看向父親︰“今兒父親打發人往遼王府給我送信,叫我過來,說有要緊事要吩咐,不知到底是什麼事兒?我當時不在家,阿壽還向來人打听,誰知父親派去的人一句話不肯多說,就走了。難不成是什麼機密大事?”

    趙碩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尷尬,他輕咳了幾聲︰“那個人……不是咱們家的下人。我原是打發盛兒給你送信的,正巧……你一個叔叔沒見過你,心里好奇,他又年輕貪玩,竟是扮作小廝的模樣,跟著盛兒一塊兒去了。你不在家,可是惹得他老大的不高興。正月里,你就少在外頭亂跑了。除去在宮里侍奉太後、皇上,去東宮陪太子殿下說話,其余時候,你盡可能留在家里吧,或是到父親這里來,別的地方就少去些,橫豎去了也是白去。”

    趙陌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長。趙碩這話,難不成是在暗示些什麼?

    他問趙碩︰“不知來的是哪家王府的叔叔?阿壽他們竟不認得,連遼王府里的人也沒認出來,真把叔叔當成是小廝了,實在是怠慢了。”

    趙碩又猶豫了一下︰“宗室里的人那麼多,誰還能個個都認得?我是在你叔那兒踫上他的,年紀雖輕,卻跟我們是一輩兒。你日後見了他,我會替你引見,你可得恭敬些才行,別因為人家年輕,就不把人放在眼里。”

    他始終沒說出那位“叔叔”是誰。宗室里輩份大,年紀卻跟趙陌相仿的人也不少,但誰都用不著藏頭露臉的。堂堂宗室,身份有什麼可瞞人的呢?趙陌越發覺得有問題了,難不成那人的來歷有什麼忌諱之處?

    趙碩揮揮手︰“你不必問了,將來見到人,自然就會明白。我另有要事要囑咐你。初七那日宮中擺宴,你是一定要去的,到時候你別光顧著埋頭吃食,不搭理外人。你也大了,是時候要學會跟人交際往來,開拓自己的人脈了。否則你這個郡王長年待在封地上,在京城除了秦家,沒一個熟人,又能得什麼好處?秦家本身也沒什麼實權,不過是外頭听著體面罷了。你應該多認識幾個手握實權的高官名將,也好向人家請教請教做人的學問。”

    趙陌看著他︰“父親從前可不是這樣說秦家的。”

    “那時候我是被秦家糊弄住了,才會將他家放在心上,其實不過是唬人的罷了。”趙碩擺手道,“秦家承恩侯都多少年沒進宮了?外頭人都說他早已失了聖眷,皇上不過是看在皇後面上,才給他留了點體面,不曾明旨申斥罷了。至于永嘉侯,那就是個在鄉下地方教了幾十年書的老頭子,才學是有的,卻沒什麼用處,又沒有實權,頂多就是進宮陪皇上說些閑話,成不了氣候。皇上待他再親近,也只是賞了他爵位與財物產業,他的兩個兒子,至今還在地方上做著五六品的小官呢。可見皇上心里有數,不會因為親近外戚,就忘了分寸。這樣的人,你敬著就是了,只要禮數周全,就用不著太當一回事兒。永嘉侯在京中不過是養老,他說不定連朝中哪個高官得勢都不知道呢,你能指望他什麼?”

    趙陌想起秦柏隨口就能說出趙碩近來的動靜,以及王家姻親的異動,連雲家長孫夭折都一清二楚,秦含真還知道雲家中饋是由次媳王家四姑奶奶掌著。他看向父親的目光,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