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騙子從良系統 > 第132章

第132章

作品:騙子從良系統 作者:夜晚的血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就是一個陷阱,他只來得及看到羅星洲一個模糊的身影,就扭頭想跑。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覺得後背鈍痛,然後整個人就飛了出去,滾了得有好幾尺遠,撞倒樹後才停下來,身體受到重創難以行動,意識卻仍舊清晰,雲煙幫幫主恐懼的盯著巫墨,他不想死。

    活的越久,對長生就越加執著,更是恐懼自己的死亡,不然他一個才剛剛金丹期的修士如何會跑到魔境來呢,不就是為了修為更上一層,活的更久嗎。

    巫墨一步步走的很穩,站在雲煙幫幫主面前冷聲問道︰“有鬼藤花嗎?”

    鬼藤花?

    雲煙幫幫主一愣,呆呆的看著巫墨。

    巫墨不耐煩的皺起眉,又問了一遍。雲煙幫幫主差點都要被嚇哭了,巫墨的表情幾乎寫著‘沒有就死’的字一樣,他忙不迭的點頭︰“有……”嘴巴里說著就把須彌袋打開,將里面的兩株鬼藤花拿了出來。心里在滴血,他的門派佔據的地方不好,一個小破山頭,靈氣稀薄。門派里更是沒什麼好東西,若非曾經把江湖門派存的那些金銀全部換成了靈石,算是有點資產不是赤貧,他恐怕連現在身上這幾件附有防御效果的衣服都做不出來。

    而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東西即使是靈石多也買不到的。

    哪怕是可以用靈石換取的東西,雲煙幫幫主購買的時候也是狠著心的。兩株鬼藤花可是他這里最值錢的一類藥草……

    “只有兩株?”巫墨看著那兩株保存還不錯的鬼藤花,隨口問道。誰想到雲煙幫幫主卻被嚇破了膽,立刻又摸出一株道︰“您……您火眼金楮,這次是真的沒有了……”

    羅星洲︰……

    丹藥里對鬼藤花的需求不大,一次煉丹只需要一株,這也是他當初拿材料的時候並沒有多拿的緣故。

    “三株足夠了。”看著雲煙幫幫主可憐兮兮模樣,羅星洲開口道。

    “你說的。”巫墨道,“那算了。”

    雲煙幫幫主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然而就在他還沒有高興自己逃脫一劫的時候,就整個人騰空而去,然後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耳邊回蕩著雲煙幫幫主驚嚇到的慘叫聲。

    “回去煉丹。”巫墨拿著那三株鬼藤草得意的對羅星洲晃一下笑道。

    羅星洲︰==

    雲煙幫幫主發覺自己今天真的是超級不幸,似乎就像是被衰神附體一樣。被人搶走了身上貴重的三株藥草後,還被扔了出去,被扔出去不算,還險些砸在一個人身上。

    當然他並沒有砸中,那人早早的察覺到了他然後避過去了,雲煙幫幫主就摔在了地上。他也很慶幸自己是摔在地上而不是砸在那人身上,因為這個人一看就知道是個脾氣不好的人,尤其是對方的修為他看不透,至少比他高一個等級的魔修。

    才出狼窩又入虎穴,真是天要亡他。

    “從天上掉下來的?”明抬頭看了看天空,又低頭看著雲煙幫幫主,微笑著將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你是來找我們的?”

    雲煙幫幫主顫抖著搖頭,他看向魔君身後的人,然後只一眼他就怔住了。一個魔修,一個道修,還有一個……身上有些淡淡妖氣應該是妖修。這三人竟然是同行?不過之間距離很遠,看著關系並不親近。

    “我在問你話,你看哪里?”明問道,手指微微用力,就戳破了男人身上那件質量並沒有多好的衣服,抵住他的胸口,尖銳的指甲已經刺進了皮膚里。

    刺痛讓雲煙幫幫主回過神,立刻道︰“不……我是被人扔過來的!是真的!我……我是听說太極星星的位置,然後過去找,結果他身邊有一個魔修,搶走了我的東西就把我扔出來了。”

    太極星星這個名字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慕溪問道︰“那人什麼模樣?”

    “他……一身黑色衣服,凶神惡煞的,單手抓住我……”雲煙幫幫主慌忙回答道。

    “我問太極星星,你不是看到了嗎?”慕溪打斷道。

    雲煙幫幫主一愣,仔細回憶然後道︰“一身青色衣服,抱著琴,長的……很像女子,挺好看的。”

    “這個?”白祁展開一副畫像問道。

    “對,就是他!”雲煙幫幫主連連點頭道。

    “哪個方向?”明問道。

    “這……”雲煙幫幫主有點傻眼,他被扔的都有點懵了,哪里知道什麼方向。

    “你在什麼地方遇到他們的。”慕溪不耐問道。

    雲煙幫幫主驚愕的張嘴說了一個地方,明听後皺起眉頭道。

    “怎麼了?”慕溪問道。

    明扭頭看了一眼慕溪,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來,然後一閃身消失無蹤。慕溪氣結,他和白祁之所以跟著明就是因為這人知道魔境所有的路,他找到羅星洲的可能最大,因此才步步緊跟。明雖然實力不錯,但是一下子對上他們兩個就有點佔下風,又不知羅星洲下落自然就隨他們跟去。如今這突然落跑,一定是知道羅星洲所在要盡快甩掉他們。

    慕溪和白祁只呆滯了一秒鐘,立刻就回過神來追了上去。只留下雲煙幫幫主一個人坐在地上傻了眼。

    這是……都不管他了?雲煙幫幫主立刻蹦起身,原地轉了幾圈後尋了一個方向跑去,他再也不想在這里呆著了,他要回去!

    羅星洲和巫墨悄聲無息的離開了蹲守的位置,然後再次改變容貌,回到了城鎮中暫時居住的宅邸。

    “選的地方離這里太近了。”羅星洲怎麼想都有點不安。

    “那你就盡快煉丹。”巫墨道。等他將丹藥完全熔煉到體內恢復全部實力後,哪里還用得著帶著羅星洲四處逃竄,對上誰也不怕。他原本就是差一點就可以飛升成仙的。

    “等等。”巫墨突然喊住了羅星洲,見人扭頭看向自己,他想了想後問道,“太極翎一的靈魂消散了?”

    “……對。”

    “他跟你說了什麼?”

    “全部。你想知道什麼?”羅星洲冷笑道,“很有趣的故事,要听嗎?”

    “沒興趣。”巫墨扭頭道,“我只想知道他的殘魂沉睡了多久,什麼時候沉睡的?”

    “幾千年前,他將自己靈魂分割後就陷入沉睡了。”羅星洲道,“沒有醒來過。”

    听到羅星洲的話後巫墨愣了愣,道︰“我知道了。”

    羅星洲疑惑的看著巫墨,見他只是呆呆的看著天空沒有說話,就當他沒有什麼想問的,就拿著草藥進了屋,開始煉丹。

    巫墨靜靜的看著天空,守在外面,片刻後才嘆了一口氣。

    後山禁地中藏著太極翎一,這件事他早早的就知道了。而且在那禁地中他還遇到了一個魂魄,那魂魄穿著打扮和前宗主口中描述的太極翎一的形象很像,一身米分衣貌若好女,只是在真正見到太極翎一的靈魂後,他才發現不對,當年他遇到的那自稱太極翎一的人可不是這般模樣。

    他猜測羅星洲和太極翎一有莫大關系這點倒是對了。

    只能說假扮太極翎一的人對太極翎一的事情極為了解,但卻從未見過本人什麼模樣。

    巫墨守在屋外沉思許久,直到听到天空傳來轟隆隆的雷鳴時,他才從雜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然後露出一個笑。過去怎麼又如何,那人是誰哪里還值得在意?他只需要抓住眼前就行,不想被背叛,那就將人牢牢地控制在手心里,難道還能翻了天嗎。

    等最後一顆丹藥煉化後,曾經被修真界忌憚的四界宗宗主將會再次回歸,誰也奈何不了他。

    與此同時,城主府內。

    “這麼多年你總算離開你那藏嬌閣,肯出來透透氣了?”身上只披著一層透明薄紗的女子坐在床上嬌笑著,抬起一只白皙的腳在對方身上蹭了蹭,動作中都是挑逗。然而被美人如此撩撥的男子並未有任何情動的反應,只是懶懶的手托腮倒在床上,慵懶的恩了一聲。

    “而且還是穿著這樣的衣服。”女子笑著指了指男人脫下來放在椅子上的外衫道,“當初你找我的時候都沒打扮的這麼精致好看。”

    “因為你們不一樣。”公冶邯低聲道。

    “那麼合歡門的門主,可否請您告訴我,哪里不一樣嗎?”女人一翻身坐在了男人腰上往下用力的壓了壓,“難道是純陰體質的女子?”

    “不是。”公冶邯道,“是一個只喜歡丑男的琴修,還是個男子。”

    女人驚愕的睜大了眼楮︰“你說的……該不會是太極星星吧。”

    “對。”

    “你把他拿下了?”女人驚喜問道,頓了頓又撇嘴,“呸!我看你是失敗了心里不舒服找我發泄的吧。”

    “這句說的也對。”公冶邯抬起一只手捏住了女人的下巴,“怎麼,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和我躺在一張床上。你有什麼不滿嗎?”

    女人被公冶邯冷冽的眼神盯的顫了一下,嬌聲道︰“哪敢啊,您肯想著我,我歡喜還來不及呢。”見對方臉色不愉就訕訕的從他身上下來,表情也有點淡淡的。平時這個男人只要*滿足了就很好說話,就像是吃飽了的老虎一樣胡須隨便摸。可老虎畢竟是老虎,不開心是隨時會吃人的。

    “城主當的如何?”公冶邯眯起了眼楮問道,“城主府內的人都換了嗎?我可是看到明了,他隨時都可能會回來。”

    “明?”女人愣了一下才想起那是明現如今的名字,開口道,“他不是瘋魔了嗎,為了找喜歡的人就把這城賣了。”想了想後又道︰“就算回來也肯定是為當初那承諾。”

    “承諾?”公冶邯疑惑的看著他,“什麼承諾?”

    “賣城的附加條件,如果他喜歡的人來到了城內,我就必須善待他並且將人雙手交給那位魔君,以天道發誓。”女人瞥嘴道,“誰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呢?”

    女人的話才剛剛說完,就听到窗外一聲雷鳴,嚇得她渾身一顫︰“等等,我還沒有違背諾言啊,怎麼就打雷了?”

    “那是雷劫。”公冶邯笑著看向窗外,眯了眯眼道,“可能他很快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