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空間之未來農女大廚師 > 第74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老繭的手撫上了他枯柴般的手,他傷痛地睜眼,眼里瞬間被一抹光感染,瞬間,他抽回自己的手,再度閉上眼,沉痛地說︰“伏生,我們離開這里!”

    “你不想見見小白,見見小彬嗎?”

    夏漢澤的背影在閃爍,他的聲音好似枯藤一般頹敗。(((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我,沒臉見他們!我對不起他們!”

    他話音剛落,一聲如琴音的喊叫傳來。

    “爺爺!”

    大家一看,來人,正是一身正裝的歐陽彬,他走到夏漢澤身邊,笑著喊他爺爺。

    而一側的歐陽奕幾乎要被這畫面刺瞎了眼楮,他疾步上前,在他手心的刀要戳進陽文心的後背時,被陽j黃一腳踢開,一口血噴出,倒在地上。

    陽閔士揮揮手,讓人將繼紅花一家三口,還有歐陽奕帶離現場,他實在不想看到這些礙心的人。

    如果不是孫子去追查顧莎莎的事,還真是沒法子弄清楚整件事,漢澤跟文心,一輩子都無法接觸他們之間的誤會!

    兩個愛得至深,互相折磨,又互相不願意開口的人!

    把他都快要折磨得要死要活的。

    “爺爺,我爸爸沒來,但是,表哥告訴我這件事之後,我跟他說過了,他需要一段時間來消化,但是我相信,他會想通的。”歐陽彬笑著說,然後自嘲地對陽j黃說︰“你說,我現在,是不是該叫夏彬了?”

    陽j黃點點頭!

    在夏彬的一通打亂之下,夏漢澤一直不能釋懷的心一下子得到了釋放,老淚縱橫,大哭了起來。

    他一哭,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側的陽文心,抱住他的腿,也哭了起來。

    好似要將他們這一輩子的苦,一輩子的悔恨哭干淨一樣,兩個人旁若無人地大哭特哭起來。

    他們一哭,一直不說話的陽閔士,也跟著流淚不止!

    夏青葵倒在陽j黃的懷里,她想,如果是她,被人害了,陽j黃絕對會站出來,將那個人給打死,然後鎖住她,將她一輩子禁錮在身邊!

    這個人,才是她的未來老公!

    她忽然好喜歡好喜歡他!

    陽j黃感受到女人的心思,會抱住她柔軟的身子,低頭,在她發間吻了吻!

    那一天,陽家整個家都亂成一團糟,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但是,在壓抑的背後,也閃爍著燦爛的焰火!

    很快的,夏漢澤公開了他的身份,也將家落在了京城!

    夏徹羽在京城買了一棟豪宅,將爺爺,新奶奶,還有父母,都安置在京城!

    當年的恩怨一公開,歐陽家迅速走向滅亡!

    歐陽白一開始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他為了兒子的未來,還是認祖歸宗,進入戶籍管理處,將他跟兒子的姓氏,改了過來。

    而夏老的身份一公開,夏漢澤跟陽文心走到一起,夏家,宛如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夏彬的呼聲,在大眾的心里得到了認可。

    新一屆的國主競選,不用說,擔子,落到了夏彬的身上!

    楊偉,楊剛,因為殘害顧莎莎一案,被揭發了出來,送進了監獄。繼紅花是他們的同盟,所以,也關了進去。

    歐陽奕被刺激,患上失心瘋,回到老家,所有的人,都不歡迎他,他的女兒,也不認他,擔心被陽家記恨。

    最後,夏白買了一棟房子給他,請人照料花燭之年又不認識人的歐陽奕。好歹,曾經,他那麼渴望得到歐陽奕的認可,最終,不管是看在什麼上面,他也進入了這個“父親”的眼里。

    對于他的親生父親,他可以尊敬他,可是照顧他,但是,想要徹底承認他,夏白自認為,在短時期內,他還做不到。

    不過,夏漢澤並不強迫他,只是,讓夏伏生和方方要跟他保持聯系,就算沒有血緣關系,但是在名義上,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夏伏生連連點頭,他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弟弟倒是喜歡不已,時常去夏白家里坐坐,沒有共同語言,也沒有關系,送點女兒給的蜂蜜啊,水果啊,各種吃食啊,倒是很受夏白一家人的歡迎!

    “文心,對不起!”夏漢澤老眼里滿是晦澀,他的心苦不堪言,就算是跟陽文心在一起了,他還是無法原諒他曾經的愚蠢!

    陽文心,老了,還是個無比慈祥的老太太,她的雙目滿是包容,她伸出手,對夏漢澤說︰“過去的,就讓她過去吧,這一輩子,都快走到了盡頭,過一天,少一天,那些不愉快,我們還是不要記在心上,成為拖累。你看看,你的兒子,孫女,一個個都那麼能干,我真的是很喜歡!”

    夏漢澤一听,也是高興不已,點點頭︰“是的,青葵這丫頭,是越來越能干了,我相信,夏家,會一天比一天好,他們也會過上好日子!”

    “還有我們!”

    陽文心走過去,與他平視,眼里盡是依戀!

    想了一輩子,能在一起,自然是她最渴望的,這一輩子,也就沒什麼遺憾的啦!

    清苑里,夏青葵忙得不可開交,她正籌劃著,準備一個新餐單來著,被陽j黃一把抓住。

    “我們的婚事,你咋一點都不著急?”

    “擔心啥?”夏青葵喝著杯子里的咖啡,這個玩意,還是從小黃的空間里發現的,用咖啡豆現磨之後,她加了不少的牛奶和糖,喝起來微微的苦澀,帶著濃郁的奶香。

    “你不急,我急!”陽j黃被她的散漫氣到了,一下子離開了清苑,開車回家了。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夏青葵感覺自由又回到了她的世界,這家伙,整天貓在她身邊,她一問,沒任務啊?

    男

    男人就說,有啊,守著你,就是我的新任務。

    夏青葵翻他一個白眼,你以前整天忙得不見人,現在倒是閑得很啊!

    男人道,目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將你陽太太的身份,合法化!

    突然變得粘人起來,夏青葵還真是受不了!

    天天膩在一起,那是多可怕的事!

    店子里的事又忙,她老琢磨著,加什麼餐單進去,在哪里在開一家店子等等之類的。

    清苑,現在,是京城上流社會最為熱衷也最為忌憚的地方!

    這里,是天堂,也是地獄!

    說她是天堂,因為里面,有你從未吃過的美食,有你從未見過的各種消遣方式!不定期的出新,也是她最為特別的地方!而說她是地獄,正是因為,這里東西,都是天價,可盡管如此,還有無數的人,跟你搶奪!

    不少人,當他說他是清苑的A級會員時,身邊的人,都會艷羨地看著他!

    A級,可是消費達到了幾千萬才會有的!而且,名額,一年,只有10位,後面,不管你消費多少,哪怕是超過了,也拿不到這個名額!

    正是因為稀少,所以A級會員,不但在清苑可以受到各種優待,在外面,也是人人巴結的對象!

    只有A級的會員,才能一年享受一次特殊待遇,可以請清苑老板夏青葵特別為他舉辦一場宴會,這宴會,可以是生日宴,可以是喜宴……

    正是清苑掙了無數的錢,夏青葵有考慮過再開分店,而且,自從昆家倒台,京城的昆氏大排檔已經倒閉了。

    可最後,她還是放棄了,清苑之所以能夠火爆成這樣,在上層名流中受歡迎到這程度,自然是因為她的獨一無二,是身份的象征!

    再開分店,那效果,可就差了!

    她可不想砸自己招牌!

    跟大哥商量之後,大哥說,他會將青青園中葵大排檔開到京城,味道,只會比昆家的好,不會差,這樣一來,就解決了外面瘋狂的吃客了!

    在大排檔倒台一段時間里,很多人紛紛涌入清苑,想要在里面消費,可是被攔截住了!

    可吃貨的心忒大了,他們已經忍不住饑腸轆轆的逼迫,他們一聲聲喊,有錢,為哈不讓消費,不公平待遇……

    陽j黃倒是壓制住了這些人的,但是,夏青葵認為,堵不是辦法啊!

    不過呢,她將大排檔改一改,開成連鎖飯店!

    除了一開始那些菜譜之外,她又加入了不少新式高大上的菜肴!

    青青園中葵飯店一開業,在京城瞬間刮起一陣狂風暴雨!

    大眾吃貨的熱情,可比那些富家公子要來得猛烈,整整一個月過去了,飯店里,每一家,至今都是門庭若市!

    第五家,也正式遷居京城,在京城,慢慢站穩了腳跟!

    這一天,夏青葵正在忙碌,突然七發尖叫一聲,躲,夏青葵下意識地側身一躲,她回頭一看,一個女人,端了一瓶子的硫酸向她潑過來!

    她躲閃得快,硫酸潑在了地上,發出腐蝕地面的聲音來!

    女人一看,失手了,倉皇就要逃跑,被夏青葵眼神一掃,在門後的保全出來,一下子將她制住了。

    夏青葵笑著說︰“林如意,怎麼,好久不見啊!”

    雖然,眼前的女人,圍著大幅絲巾,將頭也包了起來,又帶著寬面太陽鏡,遮蓋了她大半的臉頰,可是,夏青葵一早就聞到她身上的味道,不用七發提醒,她也本能地會躲避危險!

    她緩緩走到牆邊,打開最強度的燈,六樓,瞬間亮如白晝,刺目的光,讓吃飯的人,紛紛停下了。

    “這個女人,是誰帶來的?”

    她嘴角玩味的笑意,昭示著她此時的心情不太美妙!

    一起跟她共事的人,也摸清楚了,她越是不動神色,表示她的憤怒值在不停攀升!

    他們一個個地饒有興趣地看向人群,到底是誰,將這個不壞好心的女人,帶進了清苑!

    這時,從人群中走出一個男人來,大腹便便,腦滿肥腸!

    眾人一看,這不是京城司家的大少司亮亮!

    司亮亮要說出名,也確實很出名,因為他有些紈褲無度,喜歡玩弄女人,特別有某些變態的嗜好,而且,很多女人,都在他手上玩死了,或者玩壞了,每一次,他玩的女人,都不是大家的閨秀,全都是各種想要嫁入豪門的心機女!

    這些人,想要跟著他,享福,所以,每一次,出事了,他都會給一大筆的錢,然後將人趕走!

    用他父親的話說,沒玩死人,就不算什麼!

    所以,他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氣,女人,看見他會不齒,男人看見他,會豎起大拇指!

    他一上前,看到地上的硫酸,頓時明白啥情況了,一巴掌狠狠扇在林如意的臉上,怒罵道︰“你個不要臉的賤貨,不過是看在你有幾分姿色的份上,帶你來這高檔的地方,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來這里?竟然敢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來,看來,你是不用留在我身邊了。”

    說完,他立刻走到夏青葵身邊,討好地說︰“夏老板,別生氣,都是我的錯,我負責,這損失費,我一定出,這個女人,馬上就會消失在你的視線里。”

    司亮亮在林紅壘將人帶到他身邊時,一眼就認出她不就是以前高不可攀的林如意嗎?想到她曾經總是

    她曾經總是一副傲慢的樣子,想要她可是曾經太子爺的玩偶,不知道那味道,玩起來,不一樣的酸爽呢?

    經不住誘惑,他就嘗試了一下她的味道!

    沒想到,這個女人,果然有兩把刷子,都是他沒玩過的,一時來了興趣,就多留了她一段時間!

    今天,她一直用仰慕的口吻,說她很羨慕大家能進清苑,不知道,他有沒有那個本事,帶她一起去清苑呢?

    因為,司亮亮當時是第一批砸錢得到A級會員的人,所以,他被允許帶一個女伴進場!

    這種事,本就是他在一眾好友里炫耀的資本,被林如意一勾,他就上當了!

    沒想到,這個女人,留在他身邊,竟然是包藏禍心!

    一想到這里,他又上前,一腳踢在她的肚子上!

    痛得林如意嗷嗷大叫了起來!

    夏青葵勾了勾手指,司亮亮立刻奔了過去。

    她小聲在他耳邊說︰“听說,京城七院是個好地方,很適合養一些阿貓阿狗啊!”

    司亮亮一听,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七院,不就是瘋人院嗎?

    他舔著臉笑道︰“好,好,我這就去辦,一定讓你滿意!這里的賠償,我也會馬上送到!”

    司亮亮轉身,一把拖起地上叫喚不息的林如意,一直拖出了六樓,消失在清苑!

    當林如意得知她要被送去瘋人院時,大吼大叫,不停地咒罵,歇斯底里地發瘋,倒真有幾分瘋子的形象!

    林紅壘一听表妹被抓了,收拾東西,逃到國外,發誓,永世不回國!

    夏青葵將七發丟出來,看著這個越發矮胖矮胖的七發,她十分地無語!

    這家伙,時不時地吃一顆陽力珠,說是想要恢復昔日的美貌,被夏青葵無情地嘲諷過後,它更是抑制不住自己的食欲,狂吃特吃,跟饕餮一般。

    如今,不斷沒有了往日的清瘦形象,如果一出去,跟個矮冬瓜似的,夏青葵都嫌丟臉,根本就不放它出來。

    “蠢女人,你不知道,一直關著我,會變傻的啊?要是跟你一樣傻,那可咋辦呢?”七發嗷嗷地叫嚷!

    “好了,滾一邊去,你今天,是怎麼發現林如意的?”夏青葵記得,這家伙,整天不是吃,就是睡,啥時候,這麼清醒了?

    “我是要告訴你,我的身體已經快承受不住這股壓力,馬上,就要走了,估計,以後很難回來,不過呢,怕你想我,所以,打算提前跟你打聲招呼,免得到時候,我消失了,你傷心得流眼淚!”

    七發在原地打圈!臭屁的話,一籮筐一籮筐的!

    “誰會想你啊!也不害臊!”

    夏青葵嘴硬,她心底其實已經開始想念七發了,這家伙,要是以後都見不著了,她真是會想得流眼淚的!

    多少日子,都是它陪著她,她都已經習慣了它的存在!

    晚上,回家之後,躺在床上想了想,一晚上,就失眠了!

    頂著黑眼圈,夏青葵有氣無力地刷牙洗臉,蜂窩頭都還沒來及打理,外面,就響起了人聲!

    等她穿著睡衣出門時,嚇得她趕緊躲進了衛生間!

    門外,是陽閔士帶著他家所有的人,提著大包小包,進來了!

    每個人,都穿著一身紅艷艷的衣服,一看,以為他家在辦喜事呢!

    堵在廁所里,夏青葵听到老爸客氣地招待他們,然後是老媽堅持要給他們下面條,不一會兒,爺爺奶奶也出來了,大哥大嫂,妹妹棠七,全部都出現在客廳里!

    這場面,要糗大了!

    夏青葵看了看身上卡通小白兔的睡衣,一頭雞窩發型,她都快哭了!

    問題是,外面的人,一個個地在問︰“咦,青葵去哪里了?這提親,正主倒是不出現!”

    “我也沒看到青葵。”

    “呀,姐姐不會是在上廁所吧?”

    夏青然的一番話,讓在場的人發出哄堂大笑來!

    夏青葵恨不得出門,死死掐住妹妹的脖子,讓她笑話自己!

    抽出梳子,將頭發梳了梳,剛在這時,門口一個聲音響起。

    “來,我抱你上樓!”

    是小黃!

    他來拯救她來了!

    夏青葵悄悄開了一個門縫,果然是一身風衣的發騷到無極限的小黃!

    她縮著身子,躲在他懷里,誰知道,這個男人,將她打橫抱起,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客廳里,在眾人面前走了一圈,然後抱著她,上樓了!

    夏青葵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

    她一把捂住臉,這真是丟臉丟到了爪窪國去了!

    男人唇角勾起,心情無比的愉悅!

    “混蛋,你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夏青葵揚起拳頭,狠狠說道。

    “傻瓜,你以後,會穿著睡衣,出現在我家人面前,那將會是一種常態,有何丟臉之說的?”

    陽j黃理直氣壯地說道,說得懷里的人啞口無言!

    提親那天,無比的熱鬧,兩家人,看對方,是越看越順眼,最後,將婚期定在了一個月之後!

    時間飛逝,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這一段時間里,夏青葵很少見到小黃,可也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什麼,沒見到那個騷包,她無比的失落,又有些怨婦情懷!

    婚禮,夏青葵很想像舉辦大哥大嫂的婚禮一樣,搞一場農家樂式的婚

    家樂式的婚禮!

    可是,被家里的人強烈反對。

    方方說︰“你是新娘子,哪有新娘子,去廚房里忙的?不行,我堅決反對!”

    “你好歹,是未來陽家主母,這身份啊,不能丟!”陽文心笑著對她說道。

    …。

    每個人出來輪番將她說一遍,最後,夏青葵不得不痛苦地說,好吧,好吧,都听你們的,來一場高大上的婚禮吧。

    這條夜里,夏青葵百無聊賴地看著床上那件綴滿稀世珍寶的婚紗,她腦仁疼!

    那一顆顆碩大無比的鑽石掉在上面,這不是招人恨嗎?好丟臉的感覺!

    夏青葵捂臉,目光落到那一個粉紅色皮包上!

    那個包,是陽泠泠送給她的,以前,總是虎著一張臉,看她不順眼的陽泠泠,滿懷歉意地說︰“大嫂,以前,是無不對,我太蠢了,才會相信林如意那個女人!希望你不要怪我!我會改過自新的!你要相信我哦!這個包,是我特地去國外給你買回來的最新款XX國際名牌包,叫粉紅新人,據說,可以給一對新人,送上最真誠的祝福哦!”

    夏青葵笑了笑,只要這個小姑子願意跟她好好相處,她自然不會尖刺對準她!

    她喜歡這種感覺,被認可的感覺!

    不過,真的要穿那件騷包的婚紗嗎?她怎麼有點不好意思呢!據說,上面不同顏色的鑽石,都是頂頂昂貴的,其中一顆粉鑽,純潔無比的一顆,是陽j黃花1。6個億買回來的。

    揉揉頭發,她不得不再次穿上那件滿是寶石的婚紗,站在鏡子前面一看,確實很耀眼!

    不過,這光芒遮蓋了鳳華之精,脖子上的項鏈,就太過于普通了!微微搖頭,她不得不嘆一口氣!

    這時,窗戶被敲響,夏青葵朝黑布隆冬的外面一看,小黃的臉頰印在玻璃上,她吃驚地打開了窗戶,他翻身進來了!

    “干嘛呀你?”

    “給你送項鏈啊!”

    夏青葵不明所以地看著他,那雙黑得耀眼的雙眼里,滿是奪目的光華,她笑著說︰“拿來吧,能不能壓得住身上的寶石光芒啊?”

    她並不抱很大希望,婚紗的寶石太過耀眼,她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能鎮得住場子!

    一道光芒閃過,夏青葵連忙閉上雙眸,脖子涼涼的,一串項鏈在她的脖子上安家了。

    “睜開眼楮!”

    男人磁性的聲音傳來,夏青葵下意識地听從了,眸光落在脖子上的項鏈上,她張大了嘴!

    那是一串冒著霞光的項鏈,那是一串流彩粉呈的項鏈,那是一串龍騰霧繞的項鏈,她從沒見過這樣稀世珍寶的晃瞎人眼的項鏈!

    “這是陽力珠打磨的,陽j黃簡直是亡命之徒啊!”

    腦海里,傳來七發驚訝的聲音!

    陽力珠蘊藏著不穩定的靈力,極容易爆炸,總是最高明的術士,都沒法子將陽力珠打磨,那是隨時會爆炸的玩意。要在她的身上穿孔,打磨,簡直是痴人說夢!

    夏青葵拉住小黃,左看看右看看,安然無恙!

    她驚呆了!

    “不用那樣小瞧你老公,我的本事大著呢,等明天晚上,我們重溫一下,你會對我的雄風欲罷不能的!”

    “滾”

    第二天,夏青葵穿著婚紗,帶上那串項鏈出門時,引起所有人的側目,一個個瞪圓了眼珠子,紛紛看向她的脖子。

    陽家的迎親隊伍,馬路上,是一排排長長的車隊!

    夏青葵以為,她會坐車去陽家!

    誰知道,天空中轟隆隆一片,她抬頭一看,一個隊伍一個隊伍的如火箭一般的飛機翱翔在夏家的上空!

    整個京城轟動了,京城的女人瘋了,她們大叫,大哭起來,一個個使勁捶打身邊的男人,罵罵咧咧的,沒用的男人,老娘當初嫁給你,是裸婚,裸婚啊!

    京城的男人,也瘋了,他們怨恨地看著上空,將陽j黃恨到骨子里,這個男人,沒事做這麼大排場干啥,害得他回家,得跪鍵盤,真是招人恨的家伙!

    京城的富家千金也流淚了,看到夏青葵身上的寶石,看到夏青葵脖子上的項鏈,她們感覺自己再也無愛了,這個女人,奪走了她們對婚姻的期待!

    她們以後,誰能超越這場婚禮,誰能向夏青葵,一個村姑一樣嫁得如此風光?

    京城的富家公子,也酸溜溜地說,陽家,有錢,真是任性啊!但是她們也得看看,人家夏青葵,可不是個村姑了,她除了自己龐大的家業,背後,還有一個做了國主的堂哥呢!

    當天,婚禮進行到最高潮的時候,天空中沖天而起一只金色鳳凰,她圍繞著夏青葵和陽j黃翱翔了三周,發出一聲聲如頌歌般的悅耳聲音,才消失在眾人妒恨的眼光中。

    夏青葵看著那陣虛影消失,她心中默默念著,七發,要好好地修行哦!

    她知道,這一天,是七發離開她的日子了,以後,她要獨自一人,哦,不,她要跟上小黃的腳步一起行走在這條康莊大道上了!

    一整天,夏青葵都張嘴傻笑,她感覺自己都快成小丑了,好不容易儀式結束,迎來了安詳的夜幕!

    鬧婚的人,也走干淨了!

    陽家的婚房里,溫馨而不是霸氣,夏青葵脫下禮服,坐在床邊,等著那個男人回來。

    噗通一聲,樓梯上傳來男人撞擊牆壁的聲音!

    夏青葵噗嗤一笑,這個家伙,肯定是喝醉了,想到這里,她不禁萬分地高興,終于可以睡個好覺了!

    可是,這不過是她的一廂情願而已!

    “娘子,快來,給為夫換衣解帶!”

    騷包的聲音響起在婚房里,夏青葵一頭黑線!

    她站起身來,走過去,扶起貼牆而立的男人,念叨︰“你啊,喝那麼多酒干什麼?今天,可是我們的新婚夜啊!”

    “哦,你是想我了嗎?你放心,不會耽擱正事的!”男人狹長的眸子眯了眯,他一雙手一下子就剝掉了女人的外衣!

    “喂,喂,你放手啊,不要脫啊,呀呀,我的小衣衣”

    夏青葵想要搶她的衣服,卻被男人給扔了出去,她趕緊跑到床上,卻被身後的男人,一把拉住了她的腿!

    皮帶的聲音落地!

    衣服一件件地散落!

    “你走開啊,人家,可是第一次,你不要用這種姿勢啦,不要啦,走開啦”

    “听話,乖,一會兒就好!”

    “啪”

    “我不要,不要,羞死人了”

    “女人說,不要,就是要,等著老公我來一串猛的!”

    洞房里,傳來各種聲音,幸福在他們的心里開出美妙的花朵來!

    ------題外話------

    正文,到此就完結了!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石榴叩謝!新文,很快就會放出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石榴!

    本書籍由ck101.org書友整理制作上傳,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籍僅供學習交流之用,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自行刪除

    ck101.orgTXT下載網(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