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沉戟 > 第22章

第22章

作品:沉戟 作者:酥油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了衛兵面前。(((--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衛兵來不及提起兵器抵擋,人已經被寶戟一撩,甩出數丈,疊在一起!

    謝非是將寶戟往地上一插,俯身將慕枕流拉起來,抱在懷中。

    慕枕流痛得大汗淋灕,臉色發白,神智十分清醒︰“別管我,走。”

    謝非是置若罔聞,抬起左手,露出一個食盒︰“你喜歡的甜菜和烤豬。”

    慕枕流眼皮子一抖,一顆淚珠子落了下來。

    原本還一肚子火的謝非是一下子就被凍住了,無言地緊了緊手臂,低頭嗅了嗅他的頭發︰“你……啊。”

    舍不得罵,舍不得打,更舍不得離開,想要勉強他,到頭來,真正被勉強的卻是自己。

    這場愛戀自己陷得太莫名其妙,不自覺已情根深種。

    既是如此,哪里還有彷徨徘徊的余地?

    早就是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吧。

    想到這里,黑著臉的謝非是竟是笑了笑,詭異得讓慕枕流在傷痛中側目。

    主意既定,心中豁然開朗,謝非是朗聲一笑,矮下身來,讓慕枕流趴在自己的背上,單手托住他的屁股,將他往上送了送,听慕枕流悶哼一聲才想到自己踫到了他傷口,尷尬地打開食盒,遞到他的面前︰“吃點東西墊墊肚子,等我解決了他們,再到皇宮御廚房里找找好吃的!”

    換做平時,慕枕流听到這樣的話,縱然嘴上不說,心里總還有些別扭,覺得大逆不道,此時此刻,在重重包圍中伏在謝非是的背上,心境竟是前所未有的開闊,往日種種的君臣禮教統統被拋到了腦後,附和道︰“好,我也想知道,究竟是怎樣的山珍海味讓皇上吃得迷迷糊糊的,連江山都不顧了。”

    “大膽!”

    “放肆!”

    早將他們團團圍住的大內侍衛終于發起進攻。

    謝非是丟開食盒,反手拔起寶戟,望著宮門咧嘴一笑,飛身躍起,竟沖了進去。大內侍衛們大驚失色,口呼“放箭”。頓時,等在一旁的弓箭手們張弓引箭,對著尚在半空的謝非是連放數排箭矢。

    慕枕流看著漫天雨幕以及黑壓壓的侍衛,心急如焚︰“快走?”

    謝非是一邊躲閃,一邊一點點地往里挪移,嘴里還氣定神閑地說道︰“你敲鼓,不就是為了見一見皇帝嗎?我們現在就去。”

    慕枕流急得道︰“危險!”

    謝非是仰頭大笑道︰“區區一座皇宮,我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何險之有?”說著,接連攻出十幾招,將擋在前方的侍衛們壓得連連後退,片刻間,第二道宮門在望!

    慕枕流和謝非是闖皇宮的消息傳入天機府時,方橫斜正吃完早膳,在花園里散步消食,听到消息,對著跑來報信的文思思苦笑一聲道︰“從幾時起,這皇宮竟成了鑒證情比金堅的月老之地?人人都要闖一闖。”

    原本一臉愁苦的文思思聞言忍不住笑起來︰“是王爺開的好頭啊。只是不知慕大人要告皇上什麼,難不成是想為沈正和平反?”

    方橫斜道︰“告什麼都可。”

    文思思道︰“那接下來……”

    方橫斜道︰“是時候,吹起東風,點燃烽火了。”

    文思思臉色一緊,看著方橫斜抬頭望天時,毫不掩飾的期待和欣慰,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以謝非是的武功,若只有一人,要出入皇宮倒也不是一件太難的事,可如今身上多了一個負累,還是個捧在手心里呵護,舍不得受到半點傷害的負累,便有些力不從心。

    從第一道宮門到第五道宮門,他足足闖了兩個多時辰,不但汗濕衣襟,手臂和臉上還掛了幾道彩。

    慕枕流趴在他身上,一動都不敢動。之前有一次,自己看到一把刀砍來,下意識地用胳膊去擋,反被謝非是轉身挪了開去,還累得他臉上也被刮了一個口子。

    自此之後,他不但知道謝非是對自己的保護到了何等滴水不漏的地步,更知道想要保護謝非是,首先要保護好自己。

    第五道宮門後,兩個身影並肩而立。

    席停雲見霍決看著謝非是的身影,雙眼發亮,低聲道︰“你若是想去,便去吧。”

    霍決收回目光,沉默地看了他一眼,搖搖頭。

    席停雲默默地拿出了一件太監服和一套整容用具。

    霍決不情願地皺眉︰“為何不扮成面鋪老板?”

    席停雲道︰“因為這皇宮里只有一個老板。”

    一個長相普通的太監的加入,讓漸漸陷入膠著的戰局打開了新局面。謝非是身上壓力一輕,大內侍衛們卻叫苦不迭。那個小太監也不知是什麼來路,武功深不可測,指東打西,竟似又一個謝非是級的超級高手!

    “多謝。”謝非是見新入的小太監幫他拖住夾擊自己的人,打開一條路,立刻往前沖了出去。一旦脫離包圍,他的輕功便完全施展了出來,速度之快,竟連箭矢也被贅在了後頭!

    謝非是身法奇快,一手抓住牆角圍觀的一個太監,冷聲道︰“皇帝在何處?”

    那個太監的臉色有點古怪,卻是波瀾不驚的模樣,施施然地回答道︰“這個時候,大抵在寢宮。你順著這里往前……”有條不紊地指明了方向。

    謝非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道︰“席停雲?”

    席停雲微微一笑,算是默認。

    那個幫自己的太監不用再問身份了。謝非是點點頭算是道謝,朝著席停雲所指的方向奔去。

    也不知是這大莊朝真的氣數已盡,腐朽到了骨子里,還是旁的原因,謝非是一路往前,只遇到零星阻攔,再也沒有形成氣候。到了皇帝寢宮前,慕枕流掙扎著下來,讓謝非是一手扶著一手開道,用自己的雙腳一步步地走了進去。

    “臣,平波城軍器局掌局慕枕流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慕枕流雙膝跪地,匍匐在宮門前。

    謝非是抱戟站在一邊,冷冷地看著四周圍小心翼翼探頭查看情況的太監和宮女們。

    宮殿內久久無聲。

    慕枕流深吸一口氣道︰“臣要狀告大莊天子,景仁!”

    70第七十章 勤王

    圍觀的太監和宮女倒吸一口涼氣,有些欽佩又有些憐憫地看著尚未完全褪去青澀的儒雅青年。

    宮內毫無動靜,那門那窗,像是鋼鑄鐵打的,紋絲不動。

    但跪在宮殿前的那個身影依舊挺直了腰板,神情肅穆,好似皇帝已經從宮殿里出來,正坐在他的面前側耳傾听。

    “前朝末帝暴戾恣睢,喜怒無常,強行苛政,殺人取樂,致使百官惶惶不安,無心政務,朝堂腐敗不堪,百姓流離失所,凜冬無衣御寒,野有凍骨,三餐無糧果腹,易子而食!前人冤魂猶在啼哭,後人何以重蹈覆轍?當年太祖與平王、南疆王南征北戰,拼死殺出我大莊盛世江山,方才百年,皇上就要一手葬送?”

    “皇上,你可敢睜眼看看如今的莊朝?能者志者隱居不出,怕入朝為官,怕進退維谷。,若一心忠君,則為愚忠,辜負黎民,若一心為民,則為叛逆,違拗君上。”

    “大廈將傾!臣乞皇上懸崖勒馬,還天下太平!”

    說到情深處,慕枕流已哽咽難言,繃直了身體,對著宮門的方向,重重地磕下頭去。

    謝非是听得那一聲響,眼皮一條,正要去扶,那門竟然開了。

    听到開門聲,慕枕流身體一震,呼吸微微急促,慢慢地抬起頭。

    一雙白色的靴子出現在視線內,然後是白衣下擺,白色的腰帶,白色的衣襟……

    方橫斜無聲地望著他,眼中俱是悲憫。

    慕枕流僵住,半天不能動,直到謝非是攙扶他,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等謝非是稍稍松手,竟又直直地跪了下去,抬頭望著宮門上“勤政宮”的那塊匾額,放聲大笑起來。

    滿宮靜謐,唯有笑聲突兀、寂寥地持續著,久久不絕。

    夜已深。

    霍決與席停雲和衣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依照方橫斜的意思,過了今晚,這里的事情就差不多結束,到了啟程回家的時候。

    霍決想著謝非是白日闖宮時展露的身手,有些手癢,正暗暗籌劃著邀戰一場,就听牆那頭發出一聲尖叫,驚醒了整座宮殿。

    等他感到皇宮住的寢殿,就見幾個宮女驚慌失措地看著鳳帳里的人。

    一個樣貌端莊的中年婦人披頭散發地躺在床上,已然斷了呼吸。

    席停雲穿過諸人,走到尸體邊上,摸了摸她的臉和手,搖頭道︰“的確是皇後。”

    霍決臉色黑如鍋底。

    盡管見了面之後,他對這個皇後並沒什麼好感,但是答應要保護的人出了事,就是在狠狠地打他的臉!

    席停雲突然望向勤政宮的方向︰“今晚,不會有意外吧?”

    勤政宮今晚的大意外就是蠟燭點得太少,以至于貌美如花的牡丹妃在昏暗中竟讓人有些看不真切。

    皇帝沖翩翩起舞的她伸長了手道︰“愛妃,到朕的身邊來。”

    牡丹妃低頭一笑,不進反退。

    皇帝皺了皺眉︰“愛妃,今日朕不和你玩躲貓貓的游戲,你過來。”

    “皇上不與她玩躲貓貓的游戲,那就和我玩躲貓貓的游戲吧。”

    隨著一身輕笑,皇帝的龍帳前多了一個臉上戴著銀色鬼面具,身上卻袒露著大片胸膛的人。

    “你?”

    “皇上,別來無恙。”千歲爺挨著他坐下來。

    皇帝受了驚嚇,正要大喊,就被千歲爺的匕首抵住了脖子。

    千歲爺悠悠然地說︰“你猜是侍衛的腿快,還是我的手快?”

    “你想怎麼樣?”

    千歲爺道︰“我想你禪位于我。”

    皇帝面頰抽動了一下︰“怎麼禪位?你根本是個不存在的人!”

    千歲爺也不惱,笑吟吟地說︰“果然是舍不得啊。沒關系,別人不給的東西,我一向自己去拿。”

    皇帝道︰“這麼多年,你一直在我身邊覬覦皇位?”

    “當然不是。”千歲爺輕笑道,“像你這樣腦滿腸肥的草包,誰耐煩一直待在你身邊?數來數去,也只有你那個瘸了腿的笨蛋兒子吧。”

    皇帝道︰“果然是你教唆他假扮你待在我身邊!難道這些年都是他?可是他的腿……怎麼可能治得好?”

    “他的腿本可以治好,可惜被人故意治壞了,我想了很多種辦法,終于找到一種輕功,能夠讓他在使用的時候,像個正常人一樣地走路。比起明知他被人陷害斷了腿也棄之不顧的父親,我這個為他費盡心機的‘親人’當然要可靠得多。他幫我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皇帝道︰“可是他現在死了。”

    千歲爺道︰“我也沒想到我教了他這麼多東西,他還是把自己給害死了。所以說,龍生龍,鳳生鳳,你的兒子再怎麼教也只能當一條蟲。”

    皇帝一怒要起,被千歲爺反手刺中了大腿又點了啞穴,痛得身體抽搐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能說話的你果然比會說話的你好多了。”千歲爺見皇帝憤憤地看著自己,嘴巴抽動,解開他的啞穴,“你想說什麼?”

    皇帝道︰“你以為你是贏家嗎?你永遠不可能是贏家!就算我死了,還有兆王,還有熹王,還有西北王!”

    千歲爺道︰“你說對了,我就是在等西北王,不過他應該很快就要來了吧。”

    “什麼?”

    “我沒有告訴過你嗎?你最寵信的天機閣主是西北王的人。西北王可不是表面那樣一心一意地建設西北,翟通很久以前就查到西北王暗中囤積糧草和兵馬,方橫斜從中出力不少,兩人的造反之心昭然若揭啊!你真的不知道嗎?可能是我忘記告訴你了。”

    皇帝恨恨地瞪著他︰“你為何要這麼做?景遲得勢,對你有何好處?”

    千歲爺輕笑道︰“你不知道嗎?這個世上最希望景遲得勢的人,就是我啊。至于好處,你說對我有什麼好處呢?”

    皇帝瞳孔縮小︰“難道你想……”

    “噓!”千歲爺按住他的嘴唇,“有些話說出來,就沒意思了。”

    皇帝猛然推開他的手,一拐一拐地往外跑︰“來人!”

    牡丹妃擋在他面前。

    皇帝抓住她的雙臂︰“愛妃,快叫人來……”

    千歲爺站在他的身後,懶懶地說︰“快點,府主大人快到了。”

    牡丹妃微微一笑,一把抓住驚駭欲絕的皇帝,托住他的下巴,塞了一顆藥進去。

    又是不平靜的一夜。

    方橫斜派人圍住勤政宮的時候,宮里靜寂如死,少而幽暗的燭光好似陰間冥火,散發著死沉死沉的氣息。

    “主人小心!”小卷擋在他的身前,搶先進了宮殿。

    方橫斜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後,聞到空氣中一股奇異的蘭花香時,微微蹙眉。

    “主人,皇上昏過去了。”小卷大叫。

    方橫斜三步來到榻前,手指輕輕地按住皇帝的脈搏,過了會兒道︰“宣御醫來看看。”

    文思思走進來︰“皇後薨。”

    方橫斜輕嘆道︰“他果然沒死。”

    文思思道︰“世上知道千歲爺身份的人,只剩下皇上了。可惜了皇後,想用秘密做交易,最終沒有做成。”

    方橫斜道︰“那你認為皇上還會醒嗎?”

    文思思皺著眉頭道︰“皇上難道不是千歲爺最大的靠山嗎?他為何要對他下手?”

    方橫斜苦笑道︰“我若是知道,就不會這麼頭疼了。”

    文思思道︰“那接下來怎麼辦?”

    “該如何便如何吧。”方橫斜道,“開弓沒有回頭箭,到了這一步,只能往前。”

    “……你會後悔嗎?”

    方橫斜笑道︰“曙光在望,何悔之有?”

    一夜之間,皇帝景仁暴病昏迷,皇後唐玉婉暴病薨逝,朝野內外,流言四起,各種矛頭直指剛剛重掌大權的天機府!

    方橫斜對漫天謠言視而不見,不但不像上次那般閉門謝客,反而以輔政大臣自居,稱霸朝堂,欲立六個月大的檸皇子為帝。頓時,滿朝文武非方系的人馬都憤慨悲懣,有甚者,已公然吶喊諸侯糾集勤王之師,清君側,除奸佞!

    此言傳入天機府時,方橫斜正在處理公務,看著面無表情的文思思,郁郁不平的小卷,微微一笑道︰“正合我意,讓他們來吧!”

    第71章 番外

    東海逍遙島。

    既然叫逍遙島,自然是個自在逍遙的地方。

    慕枕流初來時,心里還記掛著大莊朝,記掛著黎民百姓,情緒不高,後來住得時間長了,日日過著神仙般悠閑自在的生活,慢慢地打開了心結,真正地看開了。

    他見謝非是有意無意地討好自己,感動地抱住他︰“當日我說,身在其位,便謀其事,不再其位,不謀其事。自省吾身,卻是一點兒也沒有做到。以後你要督促我改。”

    謝非是一把抱起他︰“不如就從島主夫人之位改起?”

    慕枕流皺眉道︰“這,昨晚才……”

    謝非是道︰“日日夜夜不可懈怠。”

    慕枕流臉色慘白。

    謝非是親了親他的嘴角,笑道︰“看來要等島主夫人稱職,還漫漫長長遙遙無期啊。”

    慕枕流顧左右而言他︰“今日天晴,不如出海釣魚?”

    謝非是道︰“那根棒子呆坐著有甚意思?再說,那棒子又細,不如你夫君我……”

    慕枕流面不改色地捂他的嘴。自從回到逍遙島,謝非是的率性就展現得淋灕盡致,尤其是口頭上,簡直口無遮攔。

    謝非是舔了舔他的掌心︰“既然夫人要去,那就去吧。”他將慕枕流放下來,飛快地從酒窖里拿了兩壇酒和釣具,拉著慕枕流上船。

    搖櫓出海,很快逍遙島就成了一個小拳頭。

    “就這里吧。”慕枕流掛了誘餌,放下釣竿。

    謝非是咕嚕咕嚕地喝了半壇子酒,脫了上衣,“噗通”一聲躍入水中。

    慕枕流眼皮一抖,果不其然,沒多時,魚竿就動了動,他無奈地提竿,上面果然掛著一條魚。謝非是從水里抬頭,趴在船的另一邊看著他的笑。

    慕枕流將魚放入桶中,也不掛誘餌了,一甩鉤子入海,淡淡地說︰“再釣一尾吧。”

    謝非是“噗通”一聲鑽入水中。

    他一入水,慕枕流就將釣線與鉤子收了回來,謝非是在水底下抓著魚找了半天沒找到鉤子,無奈地浮起來,就看到慕枕流雙手托腮看著他笑。

    謝非是把魚丟進桶里,伸手去抓他︰“你耍我。”

    慕枕流要躲沒躲開,被拖入水中,嚇得渾身僵硬,手腳並用地纏在謝非是身上。

    謝非是單手托著他的臀部,另一只手四處點火。

    慕枕流被他欺得沒法,轉身去抓船。

    謝非是故意游遠。

    慕枕流只好低聲道︰“我冷。”

    謝非是這才帶著他回船上。

    慕枕流冷得抖了抖,很快被謝非是扒掉了濕衣服,用自己干的中衣擦了擦,披上外袍。

    慕枕流打了個噴嚏,衣襟散開兩邊,露出內里春光,正要攏住,就被謝非是抓住了手。

    “冷的話,做些不冷的事最好了。”謝非是說罷,將人摟入自己懷里……

    數年後。

    幾艘掛著龍旗的大船抵達逍遙島。

    欽差帶著十幾箱禮物下來。

    謝非是和慕枕流站在岸邊,看著他滿臉堆笑地過來,恭恭敬敬地遞上聖旨︰“吾皇久仰慕先生……”

    謝非是冷哼一聲,不耐煩道︰“我最討厭別人惦記我的夫人。說重點!”

    欽差臉一紅,忙道︰“江山初定,百廢待興。吾皇想請慕大人出山。”

    謝非是臉拉下來,黑沉沉得嚇人。

    欽差能得到這個差事,自然是察言觀色一流的人,當下不敢再說,低頭介紹起禮物來。

    謝非是听到一半拉著慕枕流走人,將欽差晾在岸邊。

    到了晚上,謝非是將慕枕流按在床上,好好地疼愛了一番。

    當了幾年的老夫老妻,慕枕流難得像新婚一樣直不起腰,躺在床上直喘氣。謝非是將他翻過來,趴在自己的身上,低聲道︰“你要去?”

    慕枕流將頭埋在他的肩窩里︰“不去。”

    謝非是心里一喜,嘴里卻道︰“我不攔著你,反正也攔不住。”

    慕枕流抬頭看他。謝非是長這一張娃娃臉,賭氣的時候,更增孩子氣,分外的可愛。

    謝非是見他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心里又不安了︰“真的不去?”

    慕枕流搖頭。

    “因為我?”

    慕枕流點點頭又搖搖頭。

    謝非是一轉身,將他壓在身下︰“說話。”

    慕枕流道︰“就算去,也不是現在去。”

    謝非是眉毛倒豎︰“你還是要去?”

    慕枕流抱住他︰“在這之前,我想和你一起逛遍大江南北。”

    謝非是︰“……”這個听起來,倒是還不錯。

    幾個月後。

    看著與耕夫談得歡的慕枕流,謝非是終于忍無可忍,沖進農田,將人扛在肩上就走。

    慕枕流道︰“我還沒有問完。”

    謝非是將他放下來︰“你說的逛遍大江南北就是了解民生疾苦?!”

    慕枕流微笑道︰“若父親寫的是空中樓閣,我便想建一條通往空中樓閣的天梯。”

    謝非是沉下臉道︰“你還是想當官。”

    慕枕流道︰“當不當官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將父親的心血落到實處,成為真正有用的書。”

    謝非是沉默片刻,反手拉著他往回走。

    “去哪里?”慕枕流疑惑地看著停靠在路邊的越來越遠的馬車。

    謝非是沒好氣道︰“你剛剛不是說還沒問完?”

    慕枕流一怔,忍不住揚起嘴角。

    縱使你我志向殊途,也願朝朝暮暮年年歲歲牽手同歸。

    本作品由 om ck101.orgTXT下載網書友上傳分享

    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下載24小時內刪除,喜歡該作品請支持作者購買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