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乘歡妻下︰首席的第一愛人! > 156︰好兄弟的女人和女兒,他全要了!

156︰好兄弟的女人和女兒,他全要了!

作品:乘歡妻下︰首席的第一愛人! 作者:回眸三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顧嚴摸了摸下巴,閉嘴,大概是這個二婚男刺激到了封哥?他斜眸瞄了一眼那個本本……還真是綠得有點難看,粉碎,盡快粉碎!

    後座,封煜乘坐姿隨意,微頷首,眉頭輕鎖,不知在想些什麼。(((更新+最快+卡提諾小說 www.hjw.tw )))

    幾分鐘後,手機響,他拿起來瞄了眼,依然是新加坡那邊打來的電話,他接起,“說。”

    “封總,池總要上樓去見夫人。”

    池景安要去見時歡?這怎麼可能。

    幾個何鏢把池景安攔在了電梯門口,鑒于是封煜乘的朋友,所以才打電話過去問一問。池景安一派優雅的靠在蹭亮干淨的牆壁上,以一個王者的姿態看著這些人。

    封煜乘居住的地方,風景一向不錯,這里他還沒有來過……今天來看看,好幾個小時沒有看到他老婆,心里還真是有點發癢。

    封煜乘擰起了眉頭,池景安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要去見時歡?

    再問︰“夫人今天有沒有出去過?”

    保鏢老實回答,出去過,一大早,去外面買早餐,最後不滿意,又回來了。

    封煜乘眸光一錯,瞬間就明白了!這些蠢貨!語氣陰寒了不少︰“把手機給池總。”

    池景安悠哉的把手機拿過來,語氣輕幽,“哈嘍。”

    “池景安,你都干起這種勾當來了?”封煜乘頭往後仰,眉峰戾起,發絲順著他的動作而往後滑,一根兩根……最後一大塊都滑了過去,露出了光潔的額頭,清高倨傲。

    “大美女請我們夫妻幫忙,我們豈有拒絕的道理,看看時間她應該早就已經落地。我要是你,現在就會去找她,而不是打電話找我算帳。”

    封煜乘哼了聲,這女人還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回來,都找上了池景安。不過回來也好,早晚要回來。

    “把電話給我的保鏢。”他再度開口。

    池景安的聲音是不咸不淡的,卻又仿佛早就洞悉一切,他的黑眸緊如同一個幽深的古井,透著某種魔力,“好的,謝謝封總裁,我立刻進去!”拿下手機,掛斷。

    手機還回去,“現在可以放我進去了?”

    若是把手機給保鏢,那還得了……封煜乘一定會讓他們攔住他,池景安可沒這麼傻。

    尤其是他最後那句話,讓保鏢覺得是封總已經特許他進去找時歡,把手機接過來,親自把池景安護送到了門外。

    這一頭的封煜乘︰“……”他暗暗的錯著牙,這個老狐狸!

    他又打了一個電話給方為︰“查時歡的落地機場,私人機場,速度。”整個臨城的私人機場也就三四個,基本他都認識,想查起來並不難。

    ……

    並不難,只不過是說說而已,事實上到了隔天的上午都沒有找到。

    這種現象只有一種情況,就是和上次封思玖失蹤一樣,被人做了手腳,查不到半點音訊!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人,能有這種權利的人,除了蘭家,還真是想不出第二個。

    景苑別墅。

    封思玖戴著耳機,穿著一身輕裝坐在沙發上悠哉的玩著游戲,時不時的朝手機瞄上一眼,好像在等誰的電話。成墨從房間里出來,高大修長,剪了一頭利落的短發,襯托得他凌厲的五官越發出眾,他看著封思玖那吊兒朗當的樣子,臉色就往下沉了沉。

    走過去把平板給奪了過來,封思玖啊地一聲,一回頭看到是他,不滿︰“二哥,你干嘛!”

    “天天玩什麼游戲,你大哥不是讓你去上班?”

    封思玖鼓著腮幫子,“大哥讓我去打雜,我不要……”

    “沒讓你去掃廁所就不錯了,你還敢挑三撿四。站起來,衣服穿好,出去找工作!再這麼游手好閑,我斷了你的生活費!”

    “成墨!”封思玖嗖地一下站到了沙發,氣得臉白,“你……”

    成墨把平板一下扔到了沙發,眉色擰起︰“滾下來!”還敢上沙發了。

    封思玖︰“……”基本上大哥冷起臉來,她也怕,二哥冷臉,她也怕,當然一般來說,他們一般不會輕易管教她。能管教也只說明一點,他們心情不爽了。

    封思玖默默的從沙發上下來,瞪了他一眼,你自己心情不好就朝我撒氣,混蛋……

    這時,有白襯衫西裝褲男人從樓上下來,她的余光就撇到了他的韶華光芒,她嗖嗖竄過去,抱著他的胳膊︰“大哥,二哥凶我。”

    封煜乘側眸,看著小丫頭那粉嫩的臉,靠在他的肩膀,一幅小可憐樣兒。

    “起來,不要弄皺我的衣服。”

    封思玖︰“……”她倒吸一口氣,抬頭,看著大哥,連大哥都不對他好了。

    封煜乘徑直走到外面,和成墨也沒有多加言語。挺撥的身子有著讓人卻步的陰寒,封思玖盯著他的背影,那個樣子她是不敢再造次,湊近成墨,“二哥,大哥又咋了?”

    成墨眸暗垂,未回,只道︰“去找工作,自己賺錢!”拿了車鑰匙,出門。

    一轉眼家里的兩個男人都不見了,封思玖咬著自己的貝齒……這都是怎麼了?不過這一下子她是再不敢在家玩游戲了,哎……還是听話一點好,她怕被收拾。

    ……

    一直到晚上,時歡還是沒有半點消息。

    封煜乘的耐心已經用盡,這女人是存心和他唱反調。

    月郎星稀,別墅小區外,冷寂沉沉。基本沒有多少車輛來往,里面那一大片的房子,零零星星的亮起了紅燈,沒有多少煙火之氣。

    他下車,進去,這一回門衛沒有攔著。

    他輕車熟路的進了別墅,有一個長者正在院子里散步,四目一對。

    “封先生?您……找誰?”于臨問。

    “進來坐坐。”封煜乘淡道,月色勾勒著他深沉的眉眼,透著上位者天生自帶的一種清冷壓迫感。

    封煜乘來坐坐,于臨沒有拒絕的道理,開門,他進去。

    看到他進屋,于臨拿起了手機……

    ……

    這個時間,佣人已經入睡,時月不在家,于臨在庭院里。封煜乘上樓,非常準確的就摸到了時歡的臥室……和其它女人的房間不同,沒有多少刺鼻的香味,更沒有洋娃娃之類的東西,很簡潔,干練。

    梳妝台上化妝品品種也不多,到底是天生麗質,對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的女人。

    有孩子的聲音,他轉身出門,去了側對面的房間,打開。粉粉的小女孩兒躺在床上正玩著自己的小腳丫,正精神抖摟著,看著天花板,興趣盎然。

    他一開門,孩子就轉過頭來,看到了他……

    臉上一喜,可下一瞬,頭一甩,整個人就翻了一個身,拿背對著他,鬧別扭的小朋友。

    封煜乘禁不住暗然失笑,他走過去,坐在床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肩膀,“小白?”

    小白听到聲音才轉過身來……嘻嘻一笑,眼晴里似乎裝了星星,晶亮晶亮。一點也不介意‘爸爸’消失了這麼長時間,剛剛那一扭已經抹去了她的小情緒,蹭蹭,蹭到封煜乘的懷里,“粑粑……”

    封煜乘微笑,沒有答應也沒有阻止。孩子這麼一起來,他才看到被孩子壓著的有一張照片,那是他和文渝北的合影。兩人都不怎麼愛拍照,這可能是唯一的一張。

    他拿起來,孩子也看著那照片,伸出短短的手指,指著照片上的人,“粑粑……粑粑……”然後又指指封煜乘的臉,好像在說‘你就是我的爸爸’。

    封煜乘總算是明白,這個孩子為何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叫自己為爸爸。

    原來……是認錯了人。

    也罷,認錯就認錯吧。好兄弟的女人和女兒,他全要了!

    他看著小白的臉,低聲︰“爸爸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朋友不會說話,卻是點頭如蒜。

    ……

    夜,蘭家。

    氣勢磅礡,整個大莊園,整整三棟別墅,蘭姜如夫妻住主套,管家佣人一套,蘭時昱一套,莊嚴而威武。

    夜色里,這奢華的建築被籠罩在一層雲里霧里,雕欄石砌。

    月光之下,一個著白色睡衣的男人,修長的身子穿過了幽深院落到達主套別墅里,徑直走到廚房,打開冰箱……

    啪,屋里的燈開了。

    有些刺眼,男人閉了一下眼晴,幾秒後才把冰箱的門關上,手里拿著一瓶飲料。

    “媽,這大晚上不睡,有事兒?”蘭時昱靠在冰箱門上,桀驁不遜。

    蘭姜如也是睡衣,可縱是這般穿著,依然可看到她的精銳,那是商人身上長久累積下來的冷硬氣質,“上午封煜乘打電話給我,問我你的地址,你最近又干了什麼?”

    “蘭夫人,我能干什麼?我要不在家,要不就是在女人鄉。”

    “蘭時昱,給我正經一點!你舅舅很護他,你再這樣和封煜乘鬧下去,你舅舅總有一天要削你的皮。”

    蘭時昱的臉色往下冷了好幾個度,捏著飲料瓶的手也在攥緊,在蘭姜如以為他會生氣發火時,他卻笑了。白牙一咧,輕狂的︰“那就讓舅舅來削我好了,不要拿你們那套來用在我的身上,你們忌諱誰是你們的事。”

    “蘭夫人,你塞給我的女人我已經認識,麻煩你不要對我有太多枷鎖。尤其是我的感情問題,不然我把封煜乘的妹妹娶回來跟你睡?”

    蘭姜如也不生氣,在商場早就鍛煉了出來,“蘭時昱,你該學會沉穩,以及搞清楚什麼人才是你該交往和值得娶的。”輕描淡寫也自帶威嚴。

    蘭時昱拿著飲料,出去,“所以封思玖不值得我娶,要不然你去認一個干兒子讓他來娶。”豪門之中這種惡心的聯姻怎麼會落到他的頭上來!

    蘭姜如在後面還說了什麼,他是沒興趣听,走過庭院,到達自己的別墅。

    這一頭……

    蘭姜如喊了一個佣人過來,“去盯緊少爺,看看他房間有沒有女人。”

    “是。”

    ……

    臥室干淨整潔,沒有香水味,也沒有其它亂七八糟的味道,清香,不拘小格,顯然是男人的臥房。床上躺著一名女人,臉龐依然很白,那種病態的白。

    青絲鋪在枕頭上,如青花散墨,那濃稠的黑襯得臉龐越發的白,就連那肌膚上的毛細血管都清晰可見,側躺,雙眸緊閉。

    門外有人走動,女人眸光一睜,漆黑又泛著病態的虛弱。但不過一瞬間就又閉上。

    門打開,男人拿著飲料進來,輕輕關門。走近床邊,彎腰,摸摸她的額頭,還是有點燒。昨天沒有讓她回去,兩人去了海邊,強制不許她走。

    沒想到晚上就開始高燒,燒得迷迷糊糊,帶著去醫院,半夜就帶回了家。

    這身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虛了,那一槍……還沒有養好?

    蘭時昱坐在床邊,襯著下巴,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目光漸漸的柔了下來……女人生得這麼貌美,怎麼脾氣這麼臭。他不好麼?他哪兒不好?萬人迷,她憑什麼不喜歡。

    想著想著,他伸手就去揪著了她的臉。可手一踫到不有些余燙的臉頰,就沒有狠下心來。涼潤的指腹在上面摩擦著,輕輕柔柔,無限繾綣。

    這麼睡著,這麼躺著,這種樣子……比她醒著時的寡淡來得要讓人舒服很多。臉頰依然嬌嫩,隱隱可看到那乳白色的細小的汗毛,泛著引人親吻的幽香。

    他彎腰過去,鼻間聞到了她身體里散發出來的香味,心思滾動,唇慢慢湊過去……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眾號︰okdytt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