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作女守則 > 第三十六章 中槍

第三十六章 中槍

作品:重生作女守則 作者:十八齡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大廳樓梯旁的台子擺著一架鋼琴,有個身穿白色禮服長裙的女子在彈著鋼琴,旁邊是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和她一同演奏著。(((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前世岑念念學過幾年小提琴,可自從父親去世後哥哥囚禁了她,就再也沒有摸過了。

    今天一見,她又有些想念從前學琴的時光。

    “知道你們這些年輕女孩子喜歡西洋樂,我今天啊特地請了人來演奏。”蔣蕙蘭看岑念念看得入迷,就對著她解釋。

    “我看啊,你這是想多騙來幾個女孩子,好給你家李邵相看媳婦吧。”一旁的廖繪影打趣著。

    其他人倒是沒有膽子打趣蔣蕙蘭,只是應景地笑著。

    “你就會拆我台。”蔣蕙蘭不滿地說著,眼底卻是含著笑意。

    “我想去試試。”岑念念突然開口。

    “念念也會?”蔣蕙蘭有些詫異,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岑家家底也不算薄弱,依著岑家二爺對女兒的寵溺,怕是也學過,蔣蕙蘭自然不會拒絕︰“那你去吧,可是要讓我們這幾個老姐姐好好看看。”

    正逢一首曲子結束,岑念念走過去對著拉小提琴的男人說了兩句,男人看了眼蔣蕙蘭的方向,蔣蕙蘭點點頭,男人就將小提琴遞給了岑念念。

    接過琴,鋼琴前坐著的女人轉頭問著她︰“您想演奏哪首曲子?”

    岑念念摸不準這平行時空里的曲子和前世是否有所偏差,就試探性地開口問︰“門德爾松的《春之歌》可以嗎?”

    “可以。”女人有些奇怪,很少有人會選擇這首曲子,不過她今天帶的樂譜里剛好有這首的。

    “那就這首吧。”能拉這首曲子,岑念念還是開心的。

    “恩。”女人將樂譜翻到最後一首。

    岑念念將琴調好弦,對著女人開口︰“開始吧。”

    前世因為喜歡,她對這首曲子熟記于心,即使很久沒有拉過,掃了兩眼樂譜也就想下來了。

    大廳的音樂突然換了,大家都看向岑念念這個方向,發現演奏小提琴的換成了一個女人。

    岑念念熟練地將小提琴放在左肩,下巴左側躺在腮托上,修長白皙的手指挾著琴弓,靜靜地演奏著這首練習過很多遍的曲子。

    听到換了曲子,褚昌柏轉頭,一眼就看到台子中央的岑念念。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掛脖式綁帶收腰長裙,又化了淡妝掩蓋住眉眼間的青澀,美目瑩瑩顧盼生輝,引來在場不少男人的注目禮,那些人看向岑念念時放肆熱切的眼神讓褚昌柏極為不悅,他周身的氣壓越來越低。

    以褚家的地位,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幸參加過那次訂婚宴,所以不知道岑念念身份的大有人在。

    一曲中了,已經有男人走過去想要和岑念念搭訕了。

    一旁的蔣家家主看著他神色不對,又看了眼大廳里的情景,了然于心,笑著開口︰“看二夫人是遇到了些小麻煩,二爺還是去看看夫人吧。”

    他雖然是比褚昌柏大了幾十歲,可論起輩分,褚昌柏是褚昌 的弟弟,他們也是一個輩分的,又有褚家地位在,他們這些家族到底說還是要靠著褚家的,是以對褚家未來的家主也是很客氣。

    “恩。”褚昌柏冷著一張臉去了岑念念那邊。

    “昌柏。”岑念念臉上的笑意已經僵持不住了,看到褚昌柏仿佛看到救星。

    這些人莫名的熱情,她又不得不應承,她現在是褚家二夫人,必然要顧及褚家的利益的,平衡各方勢力,誰都不能得罪。

    褚昌柏站在岑念念身邊,摟上她的肩膀,掃了一眼那幾個男人,語氣涼涼︰“你們還有什麼要給我夫人說的?”

    其他幾人皆是一臉懵逼︰夫人??!她居然是褚二爺的夫人?

    反應過來又是一陣後怕︰還好沒做什麼,不然這褚二爺還不得扒了他們的皮?不過,他們就說了幾句話,褚二爺這眼神很危險啊。

    為了自己的小命,都異口同聲急著回答︰“沒有沒有。”

    “我們走吧。”岑念念看出來了褚昌柏的不悅,可也不想他在這種場合發火。

    褚昌柏低頭深深看了她一眼,語氣平淡︰“好。”

    “沒有下次。”褚昌柏丟下一句話,攬著岑念念離開。這明顯就是看在岑念念的面子放過他們幾個,但也不忘對他們的警告。

    “是是是,二爺,肯定沒有下次。”這幾人連忙表態。

    站在角落的海紀不放心地看著岑念念這邊,他就怕岑念念在那幾個男人手里吃虧,如果不是褚昌柏出現怕自己行跡暴露,他早已經出去了。

    “我先去和蔣姐她們打個招呼,然後再回家吧。”岑念念小心翼翼地和面色不善的褚昌柏商量著,畢竟是在蔣家做客,提前離開也該和主人說一聲的,這是最基本的禮貌。

    褚昌柏的心情看起來就不太好,以這男人的佔有欲,剛才要不是給她面子,根本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不過這一頁眼看著是還沒有掀過去。

    “去吧。”褚昌柏放開岑念念,在離她們幾米遠的地方等著她。

    “念念拉的真好。”岑念念回到蔣蕙蘭那邊,蔣蕙蘭親熱地拉起岑念念的手夸著,語氣里是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喜感,又嗲怪的說著︰“可沒听你大嫂提起過,她還對我們藏私呢?”

    “是我沒有和大嫂提過,大嫂也不知道。”岑念念開著玩笑︰“今天可是把我老底都給掀出來了。”

    “難不成會了一門技藝還要藏著掖著啊?”廖繪影也笑著說道。

    “蔣姐,廖姐,幾位夫人,我該回去了。”岑念念拿起手包,對著蔣蕙蘭和廖繪影說著。

    “去吧去吧,昌柏這看人看得也太緊了點。”蔣蕙蘭打趣著。剛才的情景她們可都看在眼里,也猜到是怎麼一回事了。

    “路上小心。”廖繪影囑咐著。

    “恩。”岑念念笑著應下。

    岑念念披上外套,挽著褚昌柏的胳膊向外走去。

    走到蔣家大門口,準備下台階時,岑念念看到褚昌柏另一邊肩膀上掛了一根頭發絲。

    岑念念踮起腳,一只手抓住褚昌柏的一邊肩保持身體平衡,另一只手探向掛著頭發絲的那一邊肩膀,指尖勉強夠到那根頭發,用指尖努力勾著那根頭發絲。

    因為站不穩,所以整個人都貼在褚昌柏身上,褚昌柏怕她摔了,用手扣在她的腰間,等到終于勾到了頭發絲,捏著發絲,強迫癥患者岑念念心滿意足的笑了。

    突然“噗”的一聲,是子彈入肉的聲音。

    她臉上笑容還未完全消逝,就感到後背處有一陣劇痛襲來,接著褚昌柏放在她腰間的手收緊。

    她抬頭,看到褚昌柏眼里有著震驚、慌亂和憤怒,然後是一陣接連不斷的槍聲和近衛兵急促緊密的腳步聲,其中還混雜著女人的尖叫聲和桌椅被人群撞倒的混亂背景聲音。

    岑念念已經听不清這些聲音,意識開始漸漸渙散,可後背傳來的陣陣劇痛又讓她間歇清醒一下,因為疼痛她的手指用力扣著褚昌柏的肩膀,指尖已經泛白。

    褚昌柏緊緊抱著她,一只手按在她的後背,像是想止住傷口流出的血。岑念念覺得他好像有些抱不穩,搖搖晃晃地讓她頭暈。

    “去叫醫生!”褚昌柏面色陰沉地抱著岑念念大步走回大廳,步履間帶著說不出的急躁不安。

    “痛……”岑念念弱弱的說著,不知道是身體還是心理原因,她感覺到全身的力氣在慢慢散去,現在已經無力到抓不住褚昌柏的衣服。

    “念念乖,醫生馬上就來了,不要睡……”褚昌柏一邊走著一邊哄著她。

    慌亂中盡力保持鎮定的蔣家管家趕緊帶著褚昌柏去了最近的房間,醫生也很快被帶了過去。

    然而岑念念覺得時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她的意識已經渙散了大半,她覺得自己是在一片交織紅與黑的世界里掙扎,最終徹底陷入黑暗……

    “念念!念念!”耳旁有人急切地喚著,可岑念念太累了,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他。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眾號︰okdytt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