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萌萌純愛︰校草大人萬萬歲 > 大結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OM,精彩免費!    等沈琳汐沖好了澡,洗漱完畢後,回到廚房時,她就看到尚煜宸已經把碗筷都洗好了,而灶台上也都清潔一新。(((完本耽美小說 www.yq520.org )))她就面帶歉意地對尚煜宸說︰“你留給我洗就好了。我剛才順便沖了一個澡,所以耽擱了一會兒。”

    尚煜宸坐在沙發上,看著長發輕垂、穿一件粉色長睡袍的琳汐,他搖了搖頭,說︰“在外邊,一個人什麼都得干,習慣了。亂七八糟的,看著也不舒服。”

    琳汐默默地點了點頭。她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表,發現已經快十一點半了。于是,她出聲提醒尚煜宸︰“時間不早了,你該回去了。路上還得開半個多小時車呢!”

    然而,尚煜宸只是看著沈琳汐,卻不說話。沈琳汐眨了眨眼楮,不知道他是否听清楚了自己在說什麼。于是,她就指了一下掛表,說︰“快十一點半了!你該回去了。”

    尚煜宸一臉淡然、不動聲色地說道︰“不回去了。”

    “什麼?”琳汐錯愕地睜大了眼楮。

    尚煜宸有些似笑非笑地看著沈琳汐說︰“我說不回去了,我就在你這里睡。”

    “啊?這不行!”沈琳汐斷然拒絕。

    尚煜宸馬上就沒好氣地說道︰“我現在很累,沒力氣開車了。”然後,他又低聲加了一句︰“又不是沒在一起過過夜。”

    沈琳汐的臉頰騰的一下就紅了,她訥訥地說︰“此一時,彼一時。”

    尚煜宸把頭往沙發靠上一靠,不滿地說道︰“你就提供一晚的沙發當床鋪都不可以嗎?你為客戶提供一晚臨時睡覺的地方都不行嗎?哪怕是一張椅子,讓我坐一晚也不行嗎?”他黑亮的眼楮緊緊地盯著沈琳汐。

    琳汐無語地瞪大了眼楮,看著眼前的尚煜宸,她恍然感覺他又成了當年那個時而就會無賴霸道起來的尚煜宸了。當年的自己,就是常常被這樣的尚煜宸搞得最後沒了脾氣,然後,就什麼都听他的了。她真是郁悶極了。

    而這時,尚煜宸可是暗自得意,但是,他嘴上卻還不耐煩地說著︰“好了,好了,我睡一晚沙發吧!你看看,有你這麼對待客戶的嗎?”說完,他就翻身倒在沙發上,枕著抱枕,閉上眼楮,做睡覺狀。

    沈琳汐郁悶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她的嘴巴癟了癟,最終還是無奈地說︰“那你還是去客房里睡吧!我把床給你鋪好,你洗完後,就去睡吧。我家里有新的洗漱用品,但是可沒有男士的睡衣啊!”

    听到琳汐妥協了,尚煜宸就睜開眼楮,瞟了她一眼,才慢吞吞地坐起來,問道︰“有大浴巾嗎?”

    沈琳汐點點頭。尚煜宸就說︰“那給我拿一條,我湊合一下就行了。”

    琳汐兩只手放在一起無奈地擰了幾下,才轉身去她的房間里拿了一條大的白色浴巾出來,同時又拿了一件她的睡衣。她對尚煜宸說︰“洗完澡,上身也會涼,你披著我的這件睡衣吧。”

    尚煜宸看著這件棉質的粉色睡衣,眼劃過了一抹笑意。他伸手接過來,然後站起身,就往浴室里走去。其實,因為明天一早,他就要飛往深圳出差,所以,他放在車上的旅行箱里,是備有睡衣的,但是,他就是不去拿。

    沈琳汐又給尚煜宸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還有一條新毛巾,然後,她轉身出了浴室,去了客房。她從壁櫃里拿出了疊得整整齊齊的床單,很仔細地在床上鋪好,又放上了枕頭。接著,她又把夏被展開,立刻,一床粉色,浪漫無比,溫馨至極。

    在橘色的燈光,小屋徜徉在一片溫情脈脈的氛圍。沈琳汐不由地呆立了幾秒,才慢慢地轉身出來。看了一眼正關著門的衛生間,听到里面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她忽然有些恍惚了起來。

    今天是怎麼了?琳汐煩惱地搖了搖頭,才回到自己的臥室里,關上房門,上了床。她靠在床頭,隨手拿起枕邊的一本案例書,準備看上幾頁。這已經是她多年的習慣了,睡前看幾頁案例書,然後很快就入睡了。

    但是今晚,書上的字卻變得很不听話,密密麻麻一片,呆呆的,就是不會往琳汐的眼楮里跳。她都盯著看了好一會兒了,卻還不知道這究竟是一本英書,還是書。哎,好像听不到外邊似有似無的流水聲了!沈琳汐不由地放輕了呼吸聲,使勁豎起耳朵去听。好像真的沒有水聲了。

    她忽然緊張了起來,臉都呼的一下子燥熱了。她把書一合,隨後就握在手里搓來搓去,她“咚咚咚”的心跳也一陣快似一陣,後來都急切得讓她感到慌張了。她趕快把書往床頭一扔,伸手把燈一關,身子往下一滑,頭就落在了枕頭上。她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心口,不斷地深呼吸著。

    在黑暗,沈琳汐似乎又听到外面已然是一片寂靜,什麼動靜都沒有了。她的心里忽然就浮上了一陣莫名的失落,唉,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隱隱期盼著什麼!琳汐心煩意亂地一把拉過夏被,蒙在了頭上,似乎想借此來熄滅了她此刻忽熱忽冷的異常。

    忽然,門上傳來了輕輕的叩擊聲,沈琳汐嚇了一跳,隨即就六神無主了。怎麼辦,怎麼辦?其實,眼下的情況似乎也在她的意料之,只是,她真的不敢去打開門,因為,她知道,門一旦開了,她就將會陷入一個困境,陷入一個她不願踏入的困境。

    尚煜宸在外邊輕輕叫著︰“琳汐,開門!你沒睡,我知道。”

    沈琳汐不由地緊緊咬著嘴唇,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

    尚煜宸又低聲說︰“夏被太厚,我蓋不了,你給我找一條被單吧!”

    琳汐愣了一下,這個要求讓她好像沒有辦法拒絕。現在,天氣已經熱了,夏被對那個男人來講,可能的確是厚了。因此,她就左右為難著,也不知道自己是該繼續裝睡,還是出去給尚煜宸找一條被單。

    尚煜宸等了幾秒,見琳汐沒有任何回復,他就說︰“算了,那我不蓋了。”

    琳汐一听尚煜宸這樣將她的軍,也就沒法兒再裝下去了。她開了床頭燈,翻身下床,打開了房門。于是,上身赤裸,下身用浴巾圍著的尚煜宸立刻就映入了她的眼簾。尚煜宸潔淨的皮膚泛著光澤;健美的身材,挺拔堅韌;緊繃的腹部,線條堅硬優美,沒有一絲贅肉。

    琳汐匆匆瞥了一眼,臉不由地就紅了。她抿著嘴,經過尚煜宸的身邊,向客房走去。尚煜宸也不跟著她,他就站在門口看著她從客房的壁櫃里翻了幾下,從里面拿出來一款很薄的毛巾被,放在了床上。

    沈琳汐又走了回來,她淡淡地說︰“那條毛巾被很薄,你蓋應該不會熱。睡吧,晚安!”說完,她就快速地從尚煜宸的身邊經過,一腳踏入了門里。

    她正想反手把門關上,尚煜宸已經一步跨入了門里,然後,他反手就把門關緊了。琳汐不由地一聲驚呼︰“尚煜宸,你干什麼?”

    她下意識地就去握門把手,想把門拉開。但是,她的身體已經騰空而起,整個人就跌入了尚煜宸溫暖的懷里。齊揚雖然瘦了很多,但是,他的臂膀依然如鋼鐵般那樣堅實有力。

    尚煜宸也不多說什麼,他幾步就走到床前,把試圖掙扎的琳汐放倒在了床上。隨後,他就合身壓在她的身上,低聲在她的耳邊說道︰“琳汐,6年前,我們就可以在一起,難道還要繼續錯過嗎?”

    被尚煜宸全身壓著,感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炙熱的男性氣息,琳汐就是一陣面紅心跳。這種感覺從前有過,距離現在雖已久遠。

    十年前他們還可以毫無顧忌的在一起,而現在他們之間相隔的已經不是只言片語能夠解釋的清的了。

    尚煜宸低頭喃喃地說道︰“琳汐,你讓我想得好苦。每天只能在夢里看到你的影子,這種折磨都快要把我逼瘋了。現在,終于又能抱著你了,真好。我就是太傻,死要面子活受罪,強撐著和你賭氣,到最後,還是自己吃盡了苦頭。”

    可琳汐猛然間想起了趙妍,想起了她和尚煜宸在一起,甜蜜幸福的畫面。沈琳汐的心里就是一道猛烈的刺痛,同時還有一種深深的羞恥感。

    她現在在干什麼?要和別人的男朋友滾床單嗎?她明知道尚煜宸現在有女朋友,卻還要和他這麼激情地親吻?即便她是欠了尚煜宸的情,那也不需要拿身體來還吧?

    想到這些,琳汐就很受傷似地死命拽著自己的睡衣不松手。受到了阻撓的尚煜宸不由地停了下來。看著沉默抵抗、表情復雜的琳汐。

    于是,尚煜宸就輕輕地吻著琳汐的嘴唇,聲音有些沙啞地說道︰“琳汐,趙妍並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保證會盡快處理好這些事情的。”

    沈琳汐被眼底的水霧迷蒙了雙眼,十年了,他們曾經本來以為可以永遠在一起,但是事實上,生活任何一件不起眼的小事都可以讓他們鬧矛盾,琳汐都在懷疑是不是他們的感情不夠堅定,但是時間卻又讓他們發現有些情感怎麼也無法抹去。

    “琳汐,請你相信我,這一次我是認真的,我今晚來就是希望能和你重新來過,琛已經放下了,難道你還放不下嗎?”

    “我看得出小妍喜歡你,難道你要傷害她嗎?”沈琳汐不喜歡奪人所愛,所以她希望了解所有事實,更希望能明白尚煜宸的心。

    “我們沒有開始過,所以不能讓她痴等著,命運誰也不知道,就像曾經你以為你會一直和琛在一起,但是結果並不是這樣,所以我們要學會跟著自己的心意走。”

    僅僅是這樣一句話,擊破了琳汐心底所有的防線,這一晚讓他們糾紛的感情畫上了最美的句點……

    這一晚尹亦琛徹底的放手了,當他在停車場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他就決定要離開了,什麼公司,他都可以不不要,這一次他要的是徹底淡出琳汐的世界。

    ——————————————

    時光的流轉,一切悄然發生了變化,尹亦琛愛了十年,最後他放下一切,當他收到沈琳汐送來的結婚請柬時,他的心依然在痛,10倍的痛……注定了他的余生要用這份沒有結果的愛戀去彌補。

    尹亦琛成了最普通的洗車工,他為了就是希望能淡忘一個人,可心意又有誰能違背?

    車站前的送別,沈琳汐這一生若是注定要辜負一個人,那麼這個人一定是他——那個願為她死,願為她守候一生的人。

    風決定要走,雲怎麼挽留;空著手,猶如她來的時候,這一次揮手,恐怕再沒機會問候。以後的以後你牽著別人的衣袖,若是有緣再見每個人也會學著笑著問候。

    ——————————

    听著信唱的《末班車》寫下了最後一段,深愛是讓不舍離開的人好好走!!!!我並不相信命運,然而寫故事的結局時,我卻讓故事的他們相信了!!!!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