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紅顏權世 > 第一百二十三章︰冷血無情

第一百二十三章︰冷血無情

作品:紅顏權世 作者:墨色謙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OM,精彩免費!    “其實也並沒有為什麼,但是我敢擔保,一切都與丞相所想的不同。(((完本耽美小說 www.yq520.org )))”紅色斗篷被黑色外衣裹著,僅是露出一雙琉璃的眼眸,噙著一抹笑說著。

    丞相不問所動的往後撤去,眼眸還無時無刻的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丞相,你我二人曾是同僚,您就當真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嗎?”舞萱笙一步跨過去,就如盯著獵物一般。這時候想要逃跑哪有這麼容易。今晚若是套不出什麼話來,舞萱笙定是不肯罷休的。

    身後的黑衣人都皆是跟隨著舞萱笙的腳步上前,寸步不離的守著丞相,若是只要他一個動作,這場戰爭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丞相看穿了對方的意圖,如此環境下真是棘手。更何況丞相根本就不知道舞萱笙找他來的目的是什麼。

    “這場大火是你弄的?”丞相眼神倉促掠過那火光一片,瞬間想到了另一個話題。

    舞萱笙倒是也一點都不著急,她只是負責拖住他,其他的有別人代勞的。

    從腰間掏出一把鋒利的短刀出來,縴細的手指輕輕摩擦著,甚是漫不經心的開口道︰“我本人就在這里,怎麼會有空余去做其他的事情?”還很是配合的聳聳肩,謔笑的開口一笑,而後又說道︰“可能是最近天干物燥的,家僕不小心將燭火點著了吧。這些小事情怎麼能勞煩丞相親手去處理。”

    丞相佇立原地,依舊是之前向皇上行禮一般恭敬的朝舞萱笙行禮,彎曲下的身子遮擋住了丞相陰冷的眸子。

    “微臣家事過于繁忙,家眷也都受到了驚嚇......所以...”

    舞萱笙微眯的眼楮看著他的身子,越是想要離開,她就越是不讓他得逞。轉眸開口道︰“罷了,誰讓我現在前皇帝,比不上在任皇帝的權利,受到臣子的輕視也是在所難免的。既然丞相實在有事那就先去吧。”

    “老爺......救我。”一旁的美人早就被這種架勢給嚇的癱在了一旁,直到听到丞相要離開這里了,才忍不住開口乞求丞相將她也一同帶走。不然,她可就真的沒有性命走出這個門了。而她的丞相老爺可不見得比眼前這個只露出雙眸的女子有底氣。恐怕就算她要殺了自己,老爺也定然不會為了她開口。這一點她早就知道不是。

    丞相本就自身難逃,剛才舞萱笙的那一襲話,明就是把罪名先按在自己頭上來了。只要他敢往前一步,或許今晚就要葬身于此了。現在那個小妾貪生怕死的從台階上爬過來抱著他的腿,要他救她。

    舞萱笙看稀奇一般,不禁暗感嘆道。如此美人竟然跟了肥頭大耳的丞相,果真是金錢權利大于一切。這晚上還好,那白天還怎麼下的了嘴呢?

    丞相臉色甚是凝重,但也礙于舞萱笙在場並沒有選擇發作。

    “老爺,不好了,夫人昏倒了。”一道門將兩邊給阻擋住了。一個不明所以的家僕慌忙推開大門,急匆匆的開口說道。身上早已是髒亂不堪,手還拿著一個木質水桶。似乎是剛剛還在救火。

    見到門內是這一副模樣,家僕很是有眼色的又將大門重新給關閉了。小妾眼睜睜的瞧著通往生存的大門打開又被關上時,很是畏懼的放開了抱著丞相的腿,向舞萱笙身邊爬過去。卑微至極的乞求舞萱笙饒她一命︰“小姐,我是無辜的。求你放過我一條生路吧。求你了。”放她一條生路,而不是放他們一條生路。

    這世間感情真是薄弱,丞相空有金錢和權利,連一個真正為他考慮的人都沒有。試問這樣的人生要它有何用。

    想到如此,舞萱笙不禁嘆氣搖頭,釋然的開口道︰“放你一條生路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要看你自己的表現了。”伸出手挑起她美人尖下巴,深眸瞧著她姣好的面容,這是可惜這一具好皮囊了。

    “只有小姐能放過我,我什麼都願意做。”美人輕輕喘著氣,迷離的眼神帶著恐懼的色彩。修長的手指緊緊抓著她的長裙,硬是將上好的布料給揉搓的亂糟糟的一團。

    舞萱笙抽出手後退一步,將手的短刀扔在她面前,不輕不淡的開口道︰“只要你用這把短刀刺向你家老爺,我就放過你。機會只有這一次,你可要考慮好哦!”

    小妾的瞳孔見到短刀的那一刻都放大了,她的意思是要她和老爺兩人只能活一個?

    她顫抖的雙手,將地上那把冰冷帶著寒氣的短刀拿起來,細長的柳眉緊緊糾結著。而身後的丞相也在緊張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動靜。他微微抬眸,舞萱笙這又是再搞什麼把戲?

    舞萱笙給予丞相一個意味的眼神。仍由他去理解。

    此時小妾也緩緩站起身來,恐懼的轉身瞧了丞相一眼,嘴唇微動,不知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拿著那把短刀步步往丞相這邊走,嘴唇小聲念到︰“老爺...老爺...救我。”就如失魂一般。

    丞相的臉色也更為陰沉,大手都已經緊緊攥著了。

    驀然,小妾就如瘋了一般,單手緊握著短刀就往丞相身上撲,姣好的面容也因為瘋狂而變得恐怖。衣裙揚起的就如夜晚的鬼煞影子一般。地上的鮮血淌的到處都是。艷的就要灼傷眼楮一般。

    倒下的卻是小妾,佇立在原地的丞相手還握著那把短刀,渾身迸濺的都是淋灕的鮮血。

    小妾仍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猙獰的丞相,口不斷的吐著鮮血,眼角處亦是悔恨的淚水。嗚咽的斷斷續續道︰“為...什麼...這樣對我?老...爺”話語落時,小妾便失去了意識,琉璃黑色的大眼楮很是驚恐的盯瞧著丞相,恐懼和不解留在了最後一刻。

    小妾不懂,她明明錯開了丞相的身子,她要殺的是靠近丞相身後的那個黑衣人,可為何要在半路上截殺自己。她明明是想要救他啊,怎麼到最後,死的竟然會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丞相還陰冷著臉,將那把沾滿血的短刀給扔在了地上。額角上是出滿了細細的汗水。

    舞萱笙很是滿意的拍拍手道︰“果真不愧是我舞國的一國丞相,出手就是利索,不拖泥帶水。”果真夠狠。狠到殺了別人只為求保住自己。

    “微臣現在可以先去處理家事了嗎?”丞相微微頷首示意著。他都已經盡心的做了這件事情,舞萱笙自然就沒什麼理由要攔著他了。手指一揮,把守大門的黑衣人也都紛紛避讓。

    丞相大步的跨出去,院子僅留下氣絕身亡的小妾孤零零的躺在血泊。尸體漸漸變冷。

    “四妹,你為何要這般輕易放過他?”幾道黑影從暗夜出來,首當其沖的是蒙布的舞清揚。他們的事情早已辦好,這全程可都看在眼里。他倒是有些不解舞萱笙的做法。直接殺了不就好了,何必如此麻煩,放虎歸山。

    舞萱笙走到小妾面前,細細的打量著她胸口處的傷口,這種程度足以證明丞相的這一刀可是下了死手,根本就沒有留有一絲余地。舞萱笙可敢肯定,丞相定然知道那小妾的動機根本就沒打算殺他,而他在這一刻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自己。

    紅顏薄命倒是一點都不假,舞萱笙不自覺的摸向了自己的臉。自己不也是難以逃脫這樣的悲劇嗎。

    “趙杰廣該如何處置?”又是一群人走了過來,朝著兩人走了過來,低聲的開口問道。

    舞清揚沒有開口,只是將視線放在了脫神的舞萱笙身上。姑且按照舞萱笙的意思,這趙杰廣定是不殺了。至于有什麼用,那定是牽制丞相的一個有力的手段了。

    “他,沒有用了。”舞萱笙悠然的話語傳來,驚住了兩人在原地。

    “丞相的野心比我們相信的更大,一個冷血無情之人,你還會期待他為了一個半女半男的人牽制著嗎?”若是趙杰廣是個健全的男人,丞相也不見得會為了一個兒子效命與朝廷,更別提趙杰廣已經不能再為丞相添香續火了。

    “那如此費勁抓他就沒有用了?”舞清揚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詢問道。那他們今晚如此興師動眾的過來,就是為了給丞相府添上一把火,好不容易抓一個人,還是一個不能用的廢物。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好受。

    舞萱笙輕嘆一口氣道︰“放了吧!”

    “放了?”這下被驚住的可不止是舞清揚,還有後面壓制人質的吳起。听到舞萱笙說這樣的話,瞬間有些搞不清楚頭腦了。連忙上前詢問著。

    舞萱笙掠過前來的吳起,那個麻袋還在動彈掙扎的人就是趙杰廣吧。一個丞相的兒子,本應該享盡榮華富貴的,可奈何他的親爹就要將他視為炮灰了,成為一個犧牲品了。

    她緩緩上前,甚至是在麻袋面前彎下了腰,意猶未盡的扯了一下麻袋。里面的人嗚咽的不知說些什麼。但顫抖不知的身子足以說明現在的他恨恐懼。誰不畏懼死,只是他這樣真是太可憐了,別自己的親生父親害。

    “喂,想活命嗎?”舞萱笙驀然開口道。

    麻袋里面的人愣了一下,而後慌忙點點頭。舞萱笙一把將口罩給摘了下來,眼神示意旁邊的兩個黑衣人將麻袋打開。

    一個強壯的身影擋在了舞萱笙的面前,舞清揚很是不解︰“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舞萱笙有些不耐煩的用小手將他的身在推到一邊,語氣倒是有幾分氣憤︰“我雖是把皇位讓給你了,可沒說把所有的權利都給你,我就連一個小權利都沒有吧。”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