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大主宰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五章 黑色卷軸

章節目錄 第九十五章 黑色卷軸

作品:大主宰 作者:天蠶土豆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山頂之上,原本混亂的戰場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安靜了下來,特別是那些邙陰山的人馬,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從半空中栽落下來,氣息消散的楊鬼,這...他們的老大,就這樣被殺了?

    那可是神魄境的強者啊,怎麼會死得如此的干脆?!

    “邙陰山的人,若再敢抵抗,休怪我九龍寨今日血洗了你們!”

    雷山身形落到一顆大樹之上,虎目掃視著那些惶惶然中的邙陰山人馬,厲喝聲中,有著濃濃的殺氣涌動。---完本+耽美+言情+請訪問 www.ck101.tw

    “殺!”

    九龍寨的人馬則是士氣大漲,暴喝聲中,頓時將邙陰山的人馬沖殺而開,後者等人一時間潰不成軍,再難形成有效的抵御。

    牧塵望著邙陰山那些潰敗的人馬,也是松了一口氣,運轉著大浮屠訣吸收靈氣恢復著,先前雷山的出手實在是太過果斷,面對著楊鬼霎那間的虛弱,幾乎毫不猶豫的下了殺手,徹底的將其斬殺。

    “ !”

    半空中,周野與柳宗的交戰處,狂暴靈力爆發而開,周野急退了十數步,而那柳宗卻僅僅退後了兩步,不過他的面色卻是極為的難看,因為他看見了楊鬼那冰涼下來的尸體。

    “廢物!”

    柳宗心頭微驚,旋即咬牙切齒的罵了一聲,楊鬼這一死,基本就是葬送了他們的大好局面。

    “哈哈,柳宗,看來今日的事,你沒辦法如願了!”周野也是在此時冷笑出聲,楊鬼一死,他們這邊士氣大漲,而且關鍵是雷山也能騰出手來,與他聯手對付柳宗。面對著兩名神魄境初期的強者,就算這柳宗是神魄境中期,也難以討到多少好處。

    柳宗面色陰晴不定,他望著那些潰不成軍的邙陰山人馬,恨恨的咬了咬牙,旋即陰森森的看了周野一眼,身形一動,出現在了那被牧塵轟得滿身焦黑,身受重傷的柳暝身旁。一把將其抓住,然後毫不猶豫的對著邙陰山之外閃掠而去。

    “退!”

    那些柳域的人馬見到柳宗退走,也是暴喝出聲,旋即急忙脫離戰圈,飛速的離去。

    而失去了柳域人馬的相助。邙陰山的人馬更是士氣全失,很快的便是被攻進堡壘一般的山寨之中,接著便是開始有著跪地投降。

    牧塵站在高大的寨牆上,望著那些四散逃竄的邙陰山人馬,看來以後這北靈境黑道中,邙陰山就要除名了。

    “哈哈,牧塵。真是厲害,這般年齡,就能布置出如此厲害的靈陣。”雷山大笑著落到牧塵身旁,他大手用力的拍了拍牧塵的肩膀。那股力道讓得後者苦笑了一聲,渾身骨頭感覺都要散架了。

    雷山心情顯然極好,這楊鬼是他的大對頭,這些年一直被他壓制。沒想到今日卻是能夠一雪前恥,當然這之中也多虧了牧塵靈陣之助。不然的話,就算他能夠打敗楊鬼,也不可能如意輕易的取其性命。

    周野也是落下身來,他望著牧塵欣慰的笑了笑,看來這次把他帶來果然是明智的啊。

    “雷大當家,這邙陰山剩下的人該怎麼處理就交給你吧。”周野看了看那些投降的邙陰山人馬,然後沖著雷山笑道。

    “好。”雷山點點頭,他們這種黑道勢力最需要人手,牧域看不上這些人,但他們卻是看得上。

    “這邙陰山乃是北靈境黑道最強的勢力,想來藏寶也不少,人馬我們九龍寨收編了,至于那些藏寶,就由你們取走吧。”雷山笑道,他倒也不過分,邙陰山覆滅,解決了他心頭大患,而且還能借此結交牧域,他也是心甘情願。

    周野一笑,倒並未拒絕,不過也沒全盤收下,只是道︰“各自一半吧,今日的事,九龍寨也損失不小,以後我們還有的是合作的機會。”

    “那就多謝周兄了。”雷山也沒矯情,抱拳笑道,現在得罪了柳域,為了避免他們報復,自然是要與牧域這邊關系打好一些。

    雙方有了協議,雷山揮手叫人拎了一人過來,此人格外的干瘦,但那雙目卻是頗為的狡詐,只不過此時的那種狡詐,卻是因為滿身的鮮血看上去有些淒慘。

    “這是邙陰山的二當家林候,也算是一號人物。”雷山沖著林候森森一笑,道︰“帶我們去收藏室吧,你若是對我們有用,你這命自然是能保住,不然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就地解決掉。”

    那林候望著雷山滿臉的殺意,也是哆嗦了一下,連忙賠笑道︰“雷大當家放心,我對這邙陰山了如指掌,知道寶貴的東西收藏在哪里。”

    “那還不帶路!”雷山喝斥道。

    “是是,請隨我來。”林候急忙點頭,然後狼狽的在前引路。

    “這種牆頭草,可不適合留在九龍寨。”周野望著林候的身影,淡淡一笑,道。

    “周兄放心,這些我自然知曉。”雷山笑了笑,他也不是傻子,這種能夠輕易就背叛前主子的人,他怎麼會留在身旁。

    周野聞言也就不再多說,帶著牧塵迅速的跟了上去。

    這邙陰山的寨子頗為的龐大,其中房舍眾多,而那林候則是帶著眾人左拐右拐,最後進了深處最龐大的一座院府。

    林候在那院府的書房停下,然後在那牆壁上一陣摸索,頓時牆壁緩緩的裂開,林候沖著雷山他們媚笑,道︰“幾位,這里就是楊鬼生前收藏寶貝之地,我也是偶然才發現...”

    “你先進去。”雷山淡淡的道,顯然是不太信得過這家伙。

    林候尷尬的笑了笑,旋即走了進去,雷山,周野,牧塵他們見到果然無事後,這才跟上。

    那牆壁之後,是一間密室,只不過卻是燈光明亮,密室並不算大,但其中卻是寶氣逼人。大量的靈幣堆積得猶如小山,看上去起碼上百萬之巨,在另外一邊,則是擺放了不少的玉簡,顯然是楊鬼收藏的靈訣等等之物。

    牧塵也是提起了一點興趣,信步走進,拿起一些靈訣看了看,然後撇了撇嘴,這些靈訣算不得太過的深吸。最高的也就是一卷靈級的靈訣。

    牧塵隨便看了看,便是對這些靈訣失去了興趣,然後走向內部,這里擺放著一些精致的玉盒,他取過一個輕輕的打開。頓時一枚約莫手掌粗長的血參出現在了其眼中,一股濃郁而精純的靈力伴隨著香味自其中散發出來。

    “九須血參?”

    牧塵望著這株血參,眼楮頓時一亮,這可是一種比玉靈果還要珍稀的天材地寶,對于修煉大有裨益,但就是其中的靈力過于的狂暴,若是無法徹底煉化。反而傷及本身。

    不過這種顧慮牧塵卻是不怕,他修煉了大浮屠訣,這靈訣格外霸道,要煉化這血參的狂暴靈力顯然不在話下。

    而他若是能夠徹底煉化這株成熟的九須血參。恐怕能夠在短時間內直接達到靈輪境後期。

    “周叔,這東西歸我了吧。”牧塵沖著周野搖了搖手中的玉盒,笑道。

    “此次你也有大功,隨你挑選。”周野笑道。

    牧塵聞言。也是不客氣的將其收進芥子鐲,不過他也沒太過的貪心。這些天材地寶雖然不錯,但若是一味的依靠它們來提升實力,長久下來,反而是一種禍害。

    所以其他的那些看上去也還不錯的天材地寶他就沒有再眼饞,任由周野與雷山收走,而他則是晃悠在這密室中,目光四處的打量著。

    這密室並不算寬敞,牧塵很快的就走到盡頭,但依舊沒見到特殊的東西,只能撇了撇嘴,這楊鬼的收藏,也沒多厲害啊。

    牧塵搖著頭,就欲轉身離去。

     。

    不過就在他轉身時,腳掌卻是踩到了什麼,一個什麼東西從腳下滾了出去,他低頭一看,見到一道黑不溜秋的卷軸滾落在腳下不遠處。

    這卷軸上沾滿著灰塵,顯然沒怎麼好好保存,牧塵眉頭一皺,就欲走過去,但不知為何心中頓了頓,略作猶豫,手掌一吸,便是將那黑不溜秋的卷軸吸進了手中。

    牧塵上下看了看,並沒有從這卷軸上看出什麼特別之處來,然後漫不經心的將其緩緩的打開。

    卷軸打開,隱約有著一點黑光浮現,那是一些毫無規律的黑色線條,這些線條閃爍著淡淡的黑芒,散亂的勾勒在這卷軸上。

    牧塵眉頭微皺的望著這些散亂的線條,眼中滿是疑惑之色,這些線條似乎有些像是陣圖,但卻雜亂無章,根本沒有陣法軌跡可言。

    “什麼東西?”

    牧塵抿了抿嘴,這卷軸之內的圖紋,就猶如無知孩童隨意勾勒的東西,毫無用處。

    牧塵盯著這黑色卷軸看了半晌,隱隱的總感覺到有點不對,他沉吟了半晌,突然緩緩閉目,外界的聲音逐漸的被他屏蔽,寧靜之下,竟是直接進入了心陣狀態。

    而就在牧塵進入心陣狀態的那一霎,他雖是緊閉著雙目,但卻仿佛能夠看見手中的黑色卷軸在此時爆發出了濃濃的黑光,然後他便是以心見到,卷軸上那些原本雜亂無章的光線,竟是在此時以一種玄奧的軌跡,緩緩的連接起來。

    光線勾勒,黑芒涌動,待得牧塵凝神看去時,只見得一道極端復雜晦澀的陣圖,自那卷軸上躍然而現,隱約的看去,那陣圖,猶如是一朵神秘黑蓮,一種無法形容的凶氣,自其中席卷而出。

    哼。

    牧塵身體猛的一顫,雙目陡然睜開,喉嚨間傳出一道悶聲,一絲血跡從其嘴角浮現出來,但他卻是沒有理會這些,只是眼帶震動的望著手中這黑色卷軸。

    這東西,果然是一卷高級陣圖!

    (新的一周,鄭重的求推薦票,麻煩大家了!!)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