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左相請自重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甦通訓孫

第一百八十七章 甦通訓孫

作品:左相請自重 作者:釋笑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OM,精彩免費!    景語笑著道︰“許是來告你的狀的。+++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這甦老相爺是個奇人,每每若是他與顧延二人在朝堂之上意見不和被顧延一黨嘲弄,他明明可回擊到顧延身上去的,他卻也不回。

    而是跑來景語顧黎這邊告顧延不尊長輩,不懂禮法。

    明明是朝堂大事卻被他弄得好似是兩小娃拌嘴請爹娘教訓一般。

    景語不得不應下會好好教訓顧延,也逼著顧延去向甦老相爺道歉。

    自顧延考上狀元至今也有七八年了,因告狀之事,景語是沒少見這甦老相爺。

    顧延本是很委屈,好幾回皆是甦老相爺那黨人先行來嘲弄他的,他回擊過去罷了。

    甦老相爺可來他爹娘這里告狀,他難不成還去甦家陵園里的墳墓上去告甦老相爺的爹娘去?

    前頭雖有委屈,可後來道歉多了他也已習以為常了。

    景語也是慣了這老相爺來告狀。

    “見過長公主,國舅爺。”

    “甦老相爺。”

    甦通而來,三人各自行著禮。

    景語福身起來後道著︰“恭喜老相爺做了曾祖父,甦家女兒能替皇室開枝散葉想必今日里陛下的上賞賜也不會少。”

    “長公主,也是同喜同喜,不知長公主知不知曉顧相說是去江南養病,實則是去成親的?”甦通未曾落座,開門見山地問道。

    顧黎連連倒了一杯茶道著︰“甦老相爺快快請坐,這延兒年歲也已不小了,也是該成親了。平日里國事繁忙正好趁著休假之時成親也好。”

    甦通給了顧黎面子落座說著︰“國舅爺,話可不是如此說的,成親之事怎得爹娘都喝不上一杯喜酒?堂堂大印左相入贅商戶之家這豈不是消我大印國威嗎?

    我念著平日里長公主與國舅爺對我多有恭敬,此事我未告知陛下與娘娘,可這事江南如今是鬧得沸沸揚揚,傳到長安也是不日便可,還請長公主定奪。”

    “相爺的意思是讓本宮棒打鴛鴦?”景語有些不悅地道著。

    甦通拱手說道︰“正是,顧相雖不缺這官職之位,但也是皇親國戚,這事也是平白無故地讓天下百姓看皇室的笑話。”

    景語說著︰“這女子可也不是一般的商戶,乃是江南首富,既是首富也與普通商者不同,此事我延兒開心便好。”

    甦通一臉痛心地道著︰“可顧相已受這女子蠱惑,將本該已經了結了的御茶之事給砍了。還應了那女子來長安辦茶市,這奏章已到了皇上跟前,皇上都已然應下了。”

    “這不是好事嗎?”顧黎問著。

    甦通道著︰“並非好事,國舅爺你想想這女子已經可控制顧相爺的心思了,想來也還是那會狐媚人心的女子,許是西梁奸細都說不定。”

    “噗嗤,甦相爺放心,這女子的根底本宮知曉的緊,堂堂正正的大印人。且她幼時也是大戶人家出生只不過被大戶人家趕出了門罷了,多謝甦相爺來告知本宮了。”景語笑道。

    這老相爺怕是還不知那佘笙便是他的孫女罷。

    甦通見景語這兒說不通,氣呼呼的往著外頭而去。

    “你就不怕他去告訴陛下與皇後?”顧黎問著。

    “便就去告去,本宮倒要瞧瞧本宮的兒媳誰能動得。”景語拍桌而道。

    “怎得這下子就成了兒媳了?前幾日還說著她不好呢!”

    “能讓甦相爺如此之人,除了我家延兒還有誰?若是沒壞甦相爺的好事他該取笑延兒入贅商家才是,哪里會來讓我棒打鴛鴦,想必就是壞了他的好事才會如此。”景語猜測著道。

    能讓甦老相爺來告狀,想必那女子也定不是普通之人,她就也想要瞧瞧讓甦通知曉了顧延娶了被他趕出府門的孫女之後,會是何等模樣?

    顯然景語的猜測是對的,甦老相爺出了長公主院門便告病回了右相府。

    進了堂屋,里頭甦珍川還跪在地上,全無在外面的那番芝蘭玉樹,而是听話得如同一個方入學堂的小娃兒一般。

    甦老相爺屏退了奴僕,進來便就朝著甦珍川的背脊上狠狠得用著黑色大靴一踢,“你此番未將御茶之事處理好也罷,還將西梁那一爛攤子爛事帶了回來,西梁公主那里近三十萬兩銀子我先替你出了,日後若是再如此你也得給我滾出甦家去,甦家從來不養無用之人!”

    “祖父,珍川知錯,日後必定不會再有此事發生。”甦珍川雙手捏緊拳頭匍匐在甦通的腳下道著,面上盡是一片隱忍之情。

    甦通這才放開了甦珍川道著︰“你本是甦家小輩之我最看重的子孫,待你如長房嫡孫無二,你呢日日夜夜流連于青樓之,讓那花魁都有了身孕。”

    “那身孕並非是孫兒的!”

    “哼,晴丹的孩兒是誰的能瞞得過本相?顧黎與長公主護著那晴丹,容不得我插手進去,那孩兒也是這幾日就要生了,真生出來日後顧黎定會以此來脅迫你,你的官位更是會不穩,且將那孩兒解決了去,明日里便去長樂園之,若是那孩兒能生下來你便離了甦府去!”

    甦通聲音冰涼至極。

    入冰針一般插入甦珍川的心里頭,晴丹的孩兒是他的?

    他知曉此事祖父定不會亂言,可是他並未在那時踫過晴丹吶。

    不管如何這腹孩兒定不能生下來。

    --

    “晴丹,晴丹。”笙園之,佘笙滿頭大汗驚呼出聲。

    顧延連著抓著她的手道著︰“怎得了?”

    “我見到甦珍川要殺了晴丹與她腹的孩兒,晴丹,湛郎,救救晴丹。”佘笙方從夢里醒來,不知是在夢還是在眼前,算日子這幾日也該是晴丹孩兒出生之日了。

    顧延緊抓著佘笙之手道著︰“鐘大夫言那孩子有皇後命,且長樂園是何地方你也是知曉的,便是甦珍川也無膽子敢在那里頭害人。”

    佘笙搖頭說著︰“若是晴丹為了珍川而害了孩子呢?湛郎,我這心安穩不得,姐弟連心,甦珍川走時那神情我知曉他不會放過我的。”

    “你且別憂心,你也知曉是姐弟,且你好歹也年長他一二歲,有為夫在,不會有事的。”顧延順勢半躺著讓佘笙睡在他的懷。

    佘笙擦著冷汗道著︰“許是這幾日里太勞累了,我想著莫若去趟普陀吧?求觀音大士庇佑晴丹。”

    “好。”顧延應著,“你可曾有去去過普陀?”

    “去過幾回皆是與茶商一道去的,正好此次前去可給寺方丈帶新茶而去。”佘笙道著。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