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臨時監護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骨灰盒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骨灰盒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作品:臨時監護人 作者:海底漫步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木村寧子通常執行任務的方式並不是直接使用暴力她倒是想,不過她二十七八歲的人了,身高才一米一九,短胳膊短腿,手還沒有團子大,雖然也受過嚴格訓練,但就她的先天條件想和別人正面對決基本屬于做夢了。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她習慣于裝成天真無邪的樣子接近目標,采用下毒之類的方式完成任務,簡單而輕松。這是她的優勢所在,基本上沒什麼人會防備一個**歲,笑起來還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兒。

    她有成年人的思維,嚴格訓練出來的靈巧身手,還有天生的可愛兒童模樣,再加上可以得大賞的演技,行動無往不利,很多次執行完任務就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離開都沒有半個人懷疑。

    非洲也勝產娃娃兵,但那種基本沒什麼笑容,滿眼的冷漠,格著十米開外就讓從心底里發寒,哪里能比得讓她笑的甜美,怎麼可能有她那種說哭就哭的演技?

    木村寧子手下冤魂無數,很多人被她殺了都沒弄明白是誰下的手,吉原直人就差點成了新的枉死鬼。

    寧子使用的是瓦爾特ppk-2,是一種面向安全部隊、便衣警察以及特工而生產的自動手槍ppk型就是希特勒用來自殺的pp型手槍的縮小版,她用的這個是改裝後的2型,是更小號的袖珍版,專供天生手小力弱的女性自衛使用。

    穿透力相對較弱但停止作用強,彈夾容量七發,射速較快。

    剛剛吉原直人持槍在手,寧子不擅長用槍也得用了,總不能擰著他脖子給他灌藥吧?若是用毒針、毒刀之類的冷兵器,要是不能一擊斃命,吉原直人垂手就能爆了她的頭。

    寧子從抱成一團變成雙手開火也就零點幾秒的時間,吉原直人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胸腹連中數彈。他出于保命本能,忍著劇痛旋暈,護著頭臉縱身後躍翻滾尋求躲避,但距離太近了,寧子就是不擅長用槍他這麼一個大個兒也基本不可能射空。

    一陣清脆的小槍聲,他被打得和一個滾地葫蘆一樣,身上飆出了好幾道血箭,手里的槍也脫手了他怎麼進去的又怎麼滾了出去,而子彈還追擊不休。他死里求生,反手從背後抽出了一支格洛克18全自動手槍,抽槍開保險拔動快慢機一氣呵成,憑著感覺抬手就把20發子彈全打了出去。

    很多人不喜歡全自動手槍(突擊手槍),認為這東西真是脫了褲子放屁,但這東西關鍵時候是能形成彈幕救命的。

    理論上,在自動連射狀態的格洛克18射速可以達到每分鐘1200發,也就是一秒打空彈夾。

    寧子被這潑水一樣橫掃而來的彈幕嚇了一跳,停止了射擊抱頭就滾,吉原直人終于得到了喘息之機,躲到了門側牆邊。

    這時他才听到星野菜菜焦急的聲音,“你怎麼樣?”

    吉原直人想回句話讓她放心,但干咳了一聲噴出了一大口紫中帶綠的血他沒死是因為穿著軟式防彈衣,但穿著防彈衣並不是開了無敵,這會兒連膽汁都給人打出來了。

    在手槍近矩離射擊下,即便是穿著軟式防彈衣,中彈部位也會像是被人掄圓了鐵錘重重打了一錘。子彈攜帶的動彈絕不可小視,不是說了防彈衣挨了子彈便不受傷了,像是被打斷了肋骨,甚至子彈擊中了心髒部位導致心髒驟停都是正常現象。

    換了硬式防彈衣情況會改善很多,但那樣就別指望能鑽管子之類的事了。同樣,寧子若若是手持自動步槍,這會兒吉原直人八成已經掛了。

    吉原直人說話沒說出來,一時便顧不上了,抖著手先換了彈夾,努力挺過中彈造成的失衡感後側耳听了听,發現對方守在內室沒出來。

    這也算正常,這里全是對方的人,開了這麼多槍人聲已經響成了一片,里面那個小女孩完全不必冒險,只要守著就行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被趕來的人搗成肉泥。

    星野菜菜焦急的呼喊聲還在不斷傳來,吉原直人一嘴的血,氣都喘不過來無力答話,先取了膨脹海綿止血栓塞進大腿、手臂上的彈孔里還好是手槍彈,也沒有打中要害,暫時死不了!不過真是好險,差點第三條腿就被人打掉了。

    星野菜菜等不來他的回答,急的頭發都豎起來了,尖耳朵抖個不停,好後悔剛才沒有果斷下令讓吉原直人斃了那個小女孩。她盯著屏幕看著吉原直人的視角,見他手抖得厲害,但還在堅持自救,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又看無數白點正向著吉原直人所在的位置快速移動,小奶牙一咬頓時發了狠!

    她大聲命令道︰“香子,不要管暴不暴露了,馬上開始在樓內封閉通道,阻止任何人進入十二樓,盡一切可能制造混亂支援他!如果對方要啟用人工手動控制就摧毀整個安保系統!還有,打開電磁彈力器,立刻開始充能!”

    香子大聲領命,利用在大樓內安保系統的固有功能,開始鎖門鎖通道,在幾處地方放下了鐵閘,還打開了自動滅火噴嘴,開始了人工降雨。

    同時,星野菜菜身邊一個巨大的箱子吉原直人花了吃奶的力氣,動用了滑輪組才給她吊上了樓頂箱子自動開啟,緩緩升起了一個巨大的y型機械。

    粗大的鎢鋼支柱、細密纏繞的線圈、亮白色的導軌、緩緩做著機械運動的連環舵機讓這個巨大的彈弓一樣造型的玩意充滿了科幻感和機械美感,而粗長的電線一直垂下了樓,遠遠連到了大樓的配電器上。

    大量的電流開始進入升壓模塊,然後轉化成高壓電充入電容。

    香子大聲報告道︰“充能已經開始!”

    星野菜菜緊緊皺著眉頭,開始將混有大量鐵粉的強塑彈珠一股腦的倒入容彈器,大聲命令道︰“充到滿功率,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

    吉原直人是不準她胡來,但現在命都要沒了,別的管不了了!

    她訂購了大量配件自制了一個超大型的電磁彈弓,原理基本和線圈電磁炮相同電流進入加壓模塊轉化為高壓電充入電容,然後在一瞬間釋放這些高壓電至外部線圈。外部線圈突然受電後和導軌上的內部線圈產生感應電流依據法拉第電磁感應定律也就是相當于兩塊電磁鐵開始急速的互相排斥,造成導軌開始急速轉動。

    這轉動產生的強大動能接下來被一連串的舵機改變方向,最終使容彈器中的彈丸被急速彈出。

    只需要高中級別的物理知識就可以搞定,所有的配件全部合法,在市面上都可以買到,星野菜菜便做了一個放在公寓里準備用來自保,免得總被吉原直人瞧不起。

    這東西就可以用來殺人的,她所謂的充能產生的高壓電在0.21秒內就能把一個一米八的壯漢電成一米不到的焦炭,而這股強大的電流轉化成機械能絕對不可以視。

    如果不是擔心會造成惡劣影響,她是完全可以直接用線圈加速炮彈的,直接造一門電磁炮出來當然,她造的這種小型的就別指望發射幾十公斤重的炮彈了。

    吉原直人不懂這個,听她解釋了一會兒電磁感應定律、安培定律以及什麼畢奧之類的東西還是沒懂,最後判定這就是一個奇怪的大號彈弓,只是從人力驅動改成了電力驅動……算是電力彈弓?

    星野菜菜非要帶這個東西來掩護他逃跑,吉原直人拗不過她便給她弄來了。他覺得這東西離星野菜菜所說的“炮”還很遠誰家的炮連炮管子都沒有啊?這明明就是個彈弓,只不過皮筋換成了電流而已。

    他根本沒當回事,只當星野菜菜是在胡鬧,沒想到星野菜菜還真準備用這大彈弓去救他了。

    吉原直人那邊的情況很不好,身中十彈以上,防彈衣替他擋住了六槍左右,但他還是被打得苦膽水都吐出來了,而且肋骨疑似骨裂,一動就痛的要命,左上臂、左大腿各中了兩槍,剛剛勉強止住了血這止血栓回頭還要動手術硬割出來。

    他這種情況下當機立斷,不敢再去殺木村雄也了,給自己扎了一針腎上腺素,又扎了一針嗎啡鎮痛,然後拔腿就跑,準備去搶了西九條琉璃逃命。

    香子給山下組本部造成了極大的混亂,把能堵的路都堵上了,能鎖的門都鎖上了,改了他們內部的通話頻道,開了自動噴水裝置。它把能干的事兒都干了,然後搗毀了安保系統,銷毀了所有監控資料便開溜了,只留下了控制中心一群不知所措的山下組保衛人員。

    吉原直人借著山下組的一片混亂,在重重水幕中奔行,這里也沒有自己人,凡是見到能動彈的他迎面就是一槍,一瘸一拐,連滾帶爬,十分狼狽……

    香子給他指著路,盡最大可能給他提前預警,同時說道︰“吉原桑,充能準備完成31%了,再堅持一下……如果堅持不下來,有什麼遺言需要我向菜菜親轉達嗎?您的骨灰盒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香子一慣很細心,也考慮的相當長遠,估計已經在後台另開了一個進程開始策劃吉原直人的喪葬禮了。

    吉原直人要不是現在必須要張著嘴拼命呼吸才能給身體提供足夠的氧氣,他早就開噴了媽蛋,這個人工智障!

    他喘著粗氣迎面撞上了一隊人,抬手射倒了兩人,接著對面一邊高聲呼喊著一邊也開槍還擊。對方給香子害的通訊不暢,只能回到了交流靠吼的時代。

    吉原直人翻滾著躲避,槍戰中絕對不能停下不動。他槍法好,動態視力極佳,還帶著外掛輔助鎖定目標,滾進了一側通道,探頭出來一槍又打翻了一人,而對方人多勢眾,雖然槍法普普通通但還是將他又壓了回去,瞬間子彈便把拐角打得像是狗啃了一樣。

    這會兒通道另一頭也響起了人聲,吉原直人只覺得這里倒處都是敵人,簡直是十面埋伏,很有無路可逃之感。

    當年楚霸王可能就這感覺,不過好歹身邊還有個虞姬,而他現在身邊只有個人工智障。

    他換了彈夾,冷靜衡量了一下情況,覺得硬拼沒活路。他踩著牆壁斜跳起來捅開了天花板就又爬進了通風管道,也顧不上去哪里了,埋頭向著西九條琉璃可能在的方向匍匐前進。

    山下組的人很快發現了他的蹤跡,頓時開始向著天花板攢射。吉原直人在前面爬,後面彈孔縱橫,哆哆有聲。他悶哼了一聲,感覺左腿又是一痛,又挨了一槍。

    受疼之下他爬得更快了,在通風管道里拐了一個彎看到了光亮,直接拿頭頂破了透氣窗栽進了一個會議室里。這兒沒人,但他也不敢久待,判斷了一下方向沖牆壁連開了幾槍就合身撞了上去,直接穿牆到了隔壁。

    搗毀掉安保系統的香子已經不能再給他提供敵人的位置了,吉原直人用力听著想找到一個人較少的方向,看能不能繞到西九條琉璃那兒對方也不傻,越往西九條琉璃所在的方向去人越多。

    吉原直人懊惱了三秒鐘自己太過貪心了,本來可以很輕松偷走西九條琉璃的……不過他心智頗為堅定,馬上將這份懊惱驅趕出了腦海,判斷該怎麼做才好。

    這他奶奶的,別說救西九條琉璃了,自己搞不好都要掛在這兒了!不過已經這樣了,趕緊想想現在該怎麼辦!

    他已經沒有止血栓了,只能取出繃帶給大腿上胡亂扎了一圈,感覺眼前隱隱有些發黑,這是脫力的征兆他本來就是靠注射藥物在硬挺。身上被人開了五個洞,胸腹之間也極其不適,相當于被人硬毆打到吐了血。

    但他即便神經堅韌,也改變不了這兒是對方老巢的客觀事實,而且對方也早就有防備會有人來救西九條琉璃,準備相當充分。

    不是他和星野菜菜這種兩位一體的小團伙,換了別的人潛入,怕是早早就被對方干死了。

    他不敢在這兒久留,開了門想再繞一繞,而門一開迎頭就撞上了一個落單的,對方抬手就想射擊,而吉原直人已然一巴掌拍飛了他的槍,橫手又劈在他的脖子上,直接將他頸椎錯了位。

    三尺之內,槍絕對沒有拳頭好用。

    一丈之內,持刀和持槍對決,死的多半是持槍的。

    吉原直人料理了這個人後又吐了一口血,胸腹間竟然略微舒服了一點,仍然朝著西九條琉璃所在的方向奔去,但又遇到了一隊人。

    雙方一陣槍戰,吉原直人又干翻了三人,但馬上被前後夾擊,不得不又退回到了室內。他眼前發黑發的更厲害了,覺得這次八成要跪了這真是陰溝里翻了船,先是大意之下中了暗算,又身陷對方老巢中心,成了甕中之鱉,而對方蟻多咬死象,排隊給他殺他帶的子彈怕都不夠。

    他躲在室內听著對方在呼喊聯絡包圍這一片,但毫無辦法,只能重新扎緊了傷口,點了點彈藥,坐下開始積蓄體力準備做最後一搏,同時嘶聲問道︰“星野?”

    星野菜菜比他還緊張呢,但見他重傷在身,還被人圍追堵截並不敢分他的心,一直沒敢說話,現在見他終于能抽出空了,連忙答道︰“不要擔心,我馬上救你出來!”

    她說著惱怒的捶了一下旁邊的“電磁炮”,馬上就好了,再快點!

    吉原直人一笑,柔聲道︰“我沒事,我休息一下就殺出去……不過恐怕沒時間去接你了,你現在離開對面樓頂,直接返回公寓,想辦法帶你美樹姐和彌生離開東瀛先避一避!”

    “你想都別想!”

    “听話,我會去找你的!”

    星野菜菜八字眉搭拉著,惱怒道︰“我們不是在拍三流悲情電影,不要來生死離別這一套!你總是不信我,現在我就證明給你看我!星野菜菜,絕對能把你救出來!我才是你最值得信賴的人!我才是你應該最重視的人!”

    說完她看著充能完畢的指示器,大聲命令香子道︰“計算射擊軌道,避開那條傻狗!開火!”

    星野菜菜身邊的“電磁炮”的投射口在舵機的帶動下開始緩緩轉動只是那麼一瞬間,高壓電被釋放到了線圈上,但毫無動靜,而投射口空氣炸響了一聲,揚起了輕微的水霧。

    彈丸離開投射口的速度肉眼根本無法分辯,硬生生將空氣都打出了圈圈波紋,那是物體超音速飛行時留下的水蒸氣。

    而同一個瞬間,攜帶著強大動能的,只有十五克左右的彈丸就出現在了山下組本部的大樓上,崩碎了一大片水泥後還留下了一個黝黑的小黑洞。

    水泥並沒有阻止彈丸不應該說是彈丸了,而是一灘融化後的鐵水在室內筆直而過,桌遇桌碎,人遇開洞。

    星野菜菜牌“電磁彈弓”當然不可能只發射這一枚彈丸,它的速度越來越快,同時投射口緩緩移動著,無數肉眼看不到的彈丸爭先恐後的向著山下組本部的十二層橫掃而去。

    山下組本部十二層像是在遭受重機槍掃射,大片的水泥外壁崩塌,玻璃碎片碎裂,無數聲哀嚎響起星野菜菜看著這一幕都愣了,她造出來就用10%的功率試過一次,從八樓射到遠處花園里打進了地里,沒這麼大動靜啊!

    吉原直人也愣了,慘叫聲連連響起時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片刻後他對面的牆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洞,而一陣銳利的風從他臉側擦過,再微微回頭一瞧,發現身後的牆上也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洞……

    他愣了三秒,又一顆不知什麼玩意進來又出去了,他立刻抱頭趴下不動了你大爺啊,再偏十幾厘米連我都干掉了啊!那個什麼狗屁大彈弓這麼厲害嗎?!

    厲風呼嘯,山下組本部十二樓頓時成了一片血腥,無數慘叫聲齊齊響起,如同地獄現世人間。<div class="style3">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