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快穿之風水大師 > 92.第五世界 喬爸和他撿來的戲精兒砸(五)

92.第五世界 喬爸和他撿來的戲精兒砸(五)

作品:快穿之風水大師 作者:醉又何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一天半之後就會恢復正常了, 請體諒哦,麼麼噠!  喬廣瀾握住他的胳膊︰“又亂踫,別指著我伺候你洗第二回澡, 你要是再髒了,我就直接把你放洗衣機里體會什麼叫‘旋轉跳躍我不停歇’。+++女生必上網站 www.hjw.tw

    謝卓︰“......”

    契約鬼身上拉風的造型還沒有維持過一分鐘, 就被小熊身上的威壓逼回了正常, 喬廣瀾轉頭跟它說︰“看你的表情, 應該是已經被我的聰明才智折服了。”

    契約鬼︰“......”

    它鬼使神差地同謝卓對視一眼, 兩人因為共同的“......”心有戚戚。

    喬廣瀾瀟灑地一揮手, 把它隨便往地下一扔︰“你的愚蠢總是能讓我覺得心情愉快,所以我願意跟你分享一個秘密。”

    他也沒有賣關子,稍微壓低了聲音, 直接道︰“你要找的東西,我已經知道在哪里了。”

    鬼魂驚住了, 它每天看喬廣瀾晃晃悠悠,絲毫沒有著急的表現,以為他要不就是活膩歪了,要不就是腦袋有問題, 沒想到對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把事情不聲不響地給辦完了。

    它直勾勾地瞪著喬廣瀾,鬼魂原本是沒有眼珠子的,但在這個時刻, 喬廣瀾和謝卓都仿佛在它的眼楮里看見了難以言說的狂熱和執著。

    “快告訴我!”

    喬廣瀾微微停頓, 鬼魂生怕他後悔一樣, 立刻說︰“你帶我找到仙蛻,咱們的契約就完成了,你想活多久就活多久,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絕對不會再跟著你。”

    喬廣瀾道︰“你跟著我我也照樣想做什麼做什麼。”

    鬼魂︰“......”

    喬廣瀾又說︰“你剛才說,我帶你找到仙蛻,咱們的契約就算是完成了,這是忘了件事吧?”

    鬼魂道︰“什麼事?”

    三個字一出,它立刻覺得胸口好像被大錘子敲了一下,整只鬼被這股力道推的向後飛出去,成為貼在牆上的一幅壁畫。

    喬廣瀾收回手,笑眯眯地說︰“記性不好,那長腦子可就沒用了。”

    他的笑容有點可怕,好像分分鐘要把鬼魂的腦子挖出去的節奏,契約鬼哆哆嗦嗦︰“想起來了,我還會把你哥哥是怎麼死的告訴你。”

    喬廣瀾道︰“真的嗎?”

    “真的。”

    Bia!它又被甩到了牆上。

    喬廣瀾道︰“我最討厭人家騙我了。”

    “沒騙你!沒騙你!我真的會告訴你的!”

    喬廣瀾道︰“真的嗎?”

    契約鬼︰“......”

    它猶豫了一下,自己跑到牆面上貼著去了。

    喬廣瀾似笑非笑道︰“愛撒謊,長舌頭也是白長。”

    契約鬼說實話了︰“死因我也不知道......”

    喬廣瀾道︰“所以能告訴我咱們之間那個契約的意義嗎?你說的話就等于扯淡了?”

    契約鬼從牆上滑下來,抱住頭,縮成了一團,又變成了之前那種嚶嚶嚶嚶的狀態︰“契約說的是你幫我找到藏在你家里的仙蛻,找不到就會死,我告訴你你哥哥是怎麼死的,不告訴你會怎麼樣,沒有限定。”

    喬廣瀾︰“......”

    擦,單方不平等條約?原主的腦子被豬吃了嗎?

    喬廣瀾︰“......弄了半天,你玩我?”

    他不想再听對方說話,那樣更加顯得自己傻逼,不爽地抬手,契約鬼這一回直接穿牆飛出去了。

    謝卓道︰“它不知道你兄長的死因,卻知道仙蛻在你家中,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喬廣瀾解釋︰“我是請筆仙的時候請到的它。”

    謝卓“哦”了一聲,這就可以理解了。

    一般的人請筆仙,都是為了獲知什麼問題的答案,或者想實現某種心願,其實被請來的鬼魂同樣如此,它們心中同樣抱有某種目的才會被有緣的人請到,換而言之,這只契約鬼的心願就是得到仙蛻,如果喬廣瀾跟仙蛻沒有關系,他也不會請到這只鬼。

    喬廣瀾把契約鬼裝到了一個小袋子里,與此同時,手腕上傳來輕微的刺痛。他撩起袖子一看,手印又擴大了,明天就是第九天,契約的最後期限,現在這個手印已經基本變成了紅色,只剩下一個小拇指上的青色尚未褪去,代表著喬廣瀾最後的生機。

    他神態自若,慢慢把袖子抻平。

    到現在為止,鬼魂的契約,莫名其妙換了一個身體的謝卓,玩具廠里的大火,會說話的小熊,母親和哥哥的離奇死亡......這一切看似無關的事情,已經逐漸顯露出非同尋常的聯系,結成了一張正在慢慢罩下來的大網。

    時間不多,但已足夠。

    喬廣瀾從沙發上起來,刷地一下把窗簾徹底拉開,夕陽透窗而入,為整個房間籠上了一層暖色。

    西方的天空上,雲蒸霞蔚,絢爛無匹。

    喬廣瀾半仰著頭,微微眯起眼楮,清風撫上他精致的面龐。

    他慢慢笑了笑,重新走回了房間。

    就要再見了。

    契約的最後一天,夜黑風高,萬籟俱靜,喬廣瀾把謝卓往大衣兜里一揣就出門了。

    乙酉日,這次的直播時間是夜間十點,距契約到期還有兩個小時。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很高興今天晚上又見到各位了,我是喬廣瀾。”

    【啊啊啊啊啊!喬美人盛世美顏!舔屏!】

    【走你,深水魚/雷來一發!話說主播今天這一身白衣白褲的帥爆了好嘛!】

    【喬美人,人家可是為了等你生生熬到了半夜兩點啊,沒想到連個沙發都搶不上TAT,要美人親親抱抱才能好!】

    【為我喬瘋狂打call!】

    ......

    喬廣瀾最近人氣頗高,剛剛說出一句話,手機上的提示音就一串串響起,不少等在屏幕前的粉絲都激動了起來。

    謝卓偷偷瞄了一眼彈幕,酸里酸氣地從鼻孔里面往外哼了一聲。

    喬廣瀾隨手把手機靜音,繼續直播︰“長夜漫漫,相當無聊,主播相信這個時間點還有心情還看直播的,估計大部分都是單身狗,呵呵呵......”

    【......】

    這回觀眾們的腦電波倒是有了短時間的同步——就是那種想要群起而呸之,但對著一張好看的臉無法下手的無力感。

    喬廣瀾一笑,打量眼前的建築。

    東河玩具城分為三層,地上兩層,地下一層,里面全都是兒童玩具,雖然規模很大,但由于時間的緣故,外觀已經顯得有些舊了。喬廣瀾用手機鏡頭照了一下頭頂的牌子,“東河玩具城”五個大字缺胳膊少腿地掛在頭頂。

    “不要激動,主播也是單身狗,也很欣慰能夠有各位的陪伴。這里就是今天要直播的地點了——東河玩具城。”

    喬廣瀾繞開正門,向後面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這個玩具廠應該承載著很多人的童年回憶,里面的玩具種類多,價格低,經過主播親眼鑒定,外形也很萌,所以非常受歡迎。不過可能听過下面這個傳聞的人就不多了。”

    喬廣瀾照著前路的手電忽然一轉,從下而上地照上了他自己的臉,陰森森地說︰“那就是,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些玩具都會變活!”

    【啊!!!!!嚇死我了!突然來這麼一下子,主播好陰險啊!】

    【萌二小浣熊扔了一個地/雷︰2333333為什麼我覺得主播這個動作一點都不嚇人甚至還有些萌?】

    【樓上 1!】

    【近距離欣賞了喬美人的顏值,簡直是暴擊啊暴擊,皮膚好好!】

    【喬美人太可愛了哈哈哈!】

    【喂!喂!只有我的關注點是那個傳說嗎?!】

    喬廣瀾這個時候已經到了玩具廠後面的牆下,他正在仰頭打量,沒有注意彈幕——露在地上的兩層樓的窗戶外面都裝了防護欄,其中第一層窗戶是從里面反別著的,第二層......

    他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發現右數第三個窗戶沒有反別,雖然上面也有護欄,但是對于喬廣瀾來說就沒有壓力了。

    喬廣瀾說︰“想想我這應該也算是違法犯罪吧?各位觀眾千萬不要模仿啊,更不要報警來抓主播——雖然我有信心肯定不會有人這樣做。”

    【好自信的主播啊2333333!】

    【報警肯定不會,說實在的我只想知道喬美人這是要干啥?他不會想翻窗吧,這可進不去呦,護欄間的空隙很小的~】

    【坐等,主播注意安全。】

    【這本來就既不合法也不合社會公德,難得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既然知道你還要選在這里直播?】

    彈幕里面說什麼的都有,然而奇怪的是,說來說去,竟然真的沒有人想要拿起電話來撥打,所有人的眼楮似乎都被什麼不知名的東西蠱惑了,一刻都不願意離開屏幕。

    雖然這樣喊著,她卻也不敢接近那個房間。

    這時候胸口的玉簡更加燙了,喬廣瀾不得不把玉簡拿出來,放到了衣服外面,又把謝卓隨手放到桌子上,整理了一下衣服。他听見袁瑩瑩的話,轉過頭。

    “袁女士,我們不是你請過來幫忙的嗎?”

    崔如正也看袁瑩瑩,都這個時候了,對方還在惦記這樣的小事,倒好像臥室里有什麼不能看的,正在心虛一樣。

    袁瑩瑩感受到了兩個人的想法,卡了一下,不耐煩道︰“本來想著請了個大師,結果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看吧看吧,你隨便看。”

    喬廣瀾邁進了臥室,在他邁出第一步的時候,無論是在場的人,還是屏幕前觀看直播的粉絲,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喬廣瀾也很懵,他可算明白崔如正這麼多年的老油條怎麼會慫成這幅德行了,不光是被小姑娘的九陰白骨爪抓的,還因為這屋子里就沒有什麼陰氣妖氣,他轉了一圈,怪事的源頭根本沒有地方去找。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喬廣瀾借著手機上手電筒的光線,將房間掃了一圈︰“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情況,這讓我充滿了期待的幼小心靈有點受傷。”

    他詢問地看了謝卓一眼,謝卓輕微地搖頭,表示也沒有察覺異常。

    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張照片,喬廣瀾也有些不甘心,他遲遲沒有從臥室出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手電筒的光線頓住,袁瑩瑩發出一聲尖叫。

    對面沒有女孩看過來,但窗外貌似有一只女鬼。

    狂風與暴雨中,白色的影子飄飄蕩蕩,不斷拍打著窗欞,臥室的窗戶之前沒關,現在本來就是半開著的,這個時候看起來尤為危險。

    【臥槽鬼!】

    【尼瑪啊要飄進來了!】

    【這個時候愣著干什麼,快關窗戶!】

    喬廣瀾非但沒跑,還大步沖著白影走了過去,正在這時,外面又掀起了一陣狂風,那樣東西“呼”地一聲直接飛進來,直接照著喬廣瀾的方向過來。

    尖叫聲中,喬廣瀾沒躲,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抓,表情頓時變得很古怪。

    與此同時,配合大/boss出場的特殊待遇,“刷”一下燈火通明,來電了。

    所有人都看清了目前的狀況——臥室里面,清俊帥氣的小伙子抓著一條畫著大嘴猴的破秋褲,一臉難以言喻。

    【啊哈哈哈哈哈哈(*)Ш┌–┐[拍桌狂笑!] 】

    【快截圖快截圖!百年難得一見,主播的表情裂了2333333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大家都在笑,只有謝卓憑著多年的了解,明白喬廣瀾這是真的生氣了。他把這人當心肝寶貝,看見對方不高興就覺得心慌,很想上去給個抱抱,但是硬件條件不匹配,周圍又有一群外人盯著,這個願望實現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見喬廣瀾綠著臉把秋褲扔到了地上。

    喬廣瀾簡直不想說話,就算他沒有潔癖,但破褲子明顯是女人穿過沒洗的,邊上都發黑了,看一眼都感覺要瘋。因為心里惡心,他扔秋褲的動作又急又快,不小心把床邊一張椅子上堆放的雜物踫下來了,落了一地。

    房間外面的小女孩從門開之後就安靜下來了,但雜物的散落好像沖她傳遞了一個信號,她忽然發出一聲高亢的尖叫,一頭向喬廣瀾撞了過去。

    喬廣瀾心情不好,沒有耐心再試探了,轉身,翻腕,兩指之間多了一張白色的符紙,他直接迎風一晃,那張紙立刻就燃燒了起來。

    喬廣瀾大喝︰“卓日東起,赫我微揚,吾持此符,普掃不祥!誰那麼不知天高地厚,在我面前也敢作祟!還不快滾!”

    隨著他的呵斥,屋子里響起了一個輕微的爆炸聲,小女孩發瘋般的動作一下子停下來,符紙燃燒後形成的灰燼消散在空氣中,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問題瞬間解決。

    袁瑩瑩驚呆了,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喬廣瀾。

    這一回,連她都能感覺出來,房間里的氣氛仿佛發生了某種變化,原本連日來總是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邊窺探,胸口也沉甸甸的,現在不但那種感覺消失了,就連呼吸都仿佛順暢了很多。

    彈幕很快被“主播帥氣”等一系列震驚的感嘆刷屏。

    謝卓的目光不動聲色在房中一角掠過。

    崔如正豁然站了起來,死死地瞪著喬廣瀾,半晌才說︰“你終于不裝了?”

    喬廣瀾回視他,挑眉冷笑︰“我不是配合你嗎?”

    崔如正盯著他,喬廣瀾道︰“背後發彈幕指指點點,當面又好像從來沒見過我,精分好玩嗎?一定好玩吧,你看你多麼樂此不疲啊。你演出,我配合,連句謝謝都不說,嘖,上幼兒園的時候淨開小差了吧?”

    崔如正停頓了一會,說︰“你知道紅色的彈幕是我發的?”

    他承認了,喬廣瀾的表情反倒有點發沉,隨口編了個理由︰“我又不瞎,發彈幕那個人是高v用戶,又懂風水忌諱,這樣的人本來就不多,你見了我又是那麼一副陰陽怪氣的德性,當我傻啊。”

    崔如正被他忽悠懵了,他自從成為風水師之後一直心高氣傲,性格又嚴肅,一直很討厭那些沒多大本事又到處晃蕩作秀的年輕人,之前看過喬廣瀾的直播就對他挺不滿的,很想打擊打擊這小子,讓他知道一下什麼叫天高地厚。

    喬廣瀾在崔如正心目中的定位,原本是個就會嘴炮還缺心眼的廢柴,可是他剛才那一出手,讓崔如正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有點懷疑人生。

    他一言不發地轉身出了袁家,看樣子事也不打算管了。

    謝卓小聲奉承︰“你好厲害。”

    喬廣瀾也小聲告訴他︰“一點也不厲害,剛才他手機擺在桌子上,看見他直播平台的ID了。”

    謝卓︰“……”

    崔如正離開,袁瑩瑩沒有挽留,她已經被喬廣瀾剛才的出手驚呆了,震驚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說點什麼好。

    喬廣瀾打量了一下滿地的狼藉,走到剛才崔如正用來驅邪的桌子前,伸手想去端上面的水碗,但還沒有踫到,他的手就被人用力給揮開了。

    喬廣瀾看看那個破碗,又看看揮開自己的袁瑩瑩,問道︰“傳家寶?”

    袁瑩瑩︰“……”

    她順了順氣,才說︰“你該問的也問了,別在我們家東張西望的,再踫壞了什麼你賠不賠?你……”

    她本來想趕喬廣瀾走,一轉眼看見了昏迷的女兒,又改變了注意︰“我不管你是干什麼來的,反正你們答應我了要把小媛治好,剛才那個人說走就走了,你把我女兒弄暈了現在也沒醒過來,你們不會是騙子吧?我告訴你,我們家里可有攝像頭,你把小媛弄成這樣你必須得負責。”

    喬廣瀾戲謔地揚眉︰“放心,十分鐘之後沒醒過來,我賠命,醒來之後有什麼後遺癥,我娶。只要你不虧心就好。”

    袁瑩瑩道︰“我有什麼可虧心的。”

    喬廣瀾攤開手,手心里是一支被折成兩截的筷子,袁瑩瑩大吃一驚,回頭看了一眼剛才被崔如正擺在大廳中間的桌子,上面那支筷子果然沒有了。

    喬廣瀾用手在筷子上搓了搓,最外面一層漆皮被他剝下來,露出里面暗紅色的木制紋理。

    袁瑩瑩額頭上布滿了冷汗,看著喬廣瀾把筷子扔到她面前,嚇得往後蹦了一步。

    喬廣瀾道︰“我不知道你之前跟崔如正什麼仇什麼怨,但是犧牲自己的親生女兒去害他,你也挺有創意的。筷子上涂了烏鴉血,不但不能驅邪,還會把你們家所有的邪氣都匯集到崔如正的身上。你為此在你自己的女兒身上下咒……”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