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零零年代小寫手 > 124.chapter 124

124.chapter 124

作品:零零年代小寫手 作者:何書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當方c和許青奕還有傅凝雪一起聚餐的新聞出現在網絡上時, 賀初言和澄澄正在長隆野生動物園喂小動物吃東西。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澄澄在賀初言的陪伴下, 喂了長頸鹿,梅花鹿, 羊駝,還抱了一些小動物。

    當澄澄听到廣播里說即將有動物表演時,眼楮涼涼的看著賀初言, 並提出想去看。

    賀初言听到澄澄的要求時,忽然想到了曾經傅凝雪寫過的一篇關于拒絕動物表演的文章。

    想到這里, 賀初言抱起澄澄,跟他細細的講了關于動物表演的故事。

    “如果越來越多的人都沉浸在觀看動物表演這樣的節目里, 那麼就會有更多動物被訓練, 那些訓練會很疼, 可能會餓肚子, 會被鞭子抽, 甚至和父母分開,澄澄餓肚子的時候難受嗎?”

    澄澄立即點點頭, 摸著肚子說︰“難受,要吃了才開心。”童聲讓旁邊準備去看表演的情侶停下了腳步。

    女孩對男孩說︰“我們也不去看了。”說完拉住男孩的手。

    男孩沖賀初言和澄澄笑了笑, 牽著女孩的手說︰“好, 我們去看看天鵝湖的天鵝吧。”

    當情侶漸行漸遠時,賀初言繼續微笑著跟澄澄解釋為什麼不去看表演。

    “但如果我們拒絕觀看動物表演, 甚至告訴身邊的人不要去看動物表演, 影響他人, 就會有很多人知道, 甚至拒絕觀看這項殘忍的表演,這些殘忍的表演方式總有一天會取締,會被禁演,雖然我們的力量微薄,甚至不能撼動這些動物園里的任何一場表演,可從我們做起,就會越來越好,那些動物也會有更好的明天,它們不會再餓肚子,不會被鞭子抽,不會和家人分開。”

    澄澄雖然幼小,可他有一顆柔軟的心,他圈住賀初言的脖子,靠在他的肩頭,聲音輕輕地說︰“澄澄不去看它們表演了,澄澄想它們能和自己的爸爸媽媽在一起……”

    賀初言听到澄澄的話,心中觸動,更多的是感動,他揉揉澄澄的背,說︰“我們澄澄真是個很棒的小孩。”

    澄澄有些害羞的埋首,過了片刻,當兩人走入休息廳,賀初言給他買午餐時,澄澄說︰“爸爸,我想媽媽了,給媽媽打個電話好不好?”想到那些離開爸爸媽媽的小動物,澄澄雖然不明白那麼多情緒,但這些他不懂的情緒讓他有點想自己的媽媽了。

    賀初言買了東西坐下來,拿出手機給澄澄,讓澄澄自己去給傅凝雪打電話。

    傅凝雪接到電話的時候,她看到了昨晚他們聚餐的新聞。

    在一堆猜測方c和許青奕似乎有情時,不知道那位許青奕的粉絲找出了許青奕當年參加綜藝的一則采訪,采訪里,許青奕說了自己曾經暗戀過的女孩,里面的細枝末節竟然意外和傅凝雪的信息不謀而合。

    女方很優秀,有個高材生學霸男友,兩人很恩愛,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

    遍尋許青奕的朋友圈子,似乎只有傅凝雪的身份最符合當初許青奕參加綜藝節目時透露出來的信息。

    這一條本來只是粉絲們在娛樂小組里討論的帖子被營銷號盜了過去,兩人迅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狗仔偷拍的照片有好幾張,但營銷號故意用了許青奕注視著傅凝雪的那張照片作為主照片。

    營銷號連蒙帶猜,加上小組的對這件事的討論帖,聯想出了一個頗為苦情浪漫,讓人心疼的故事來。

    有粉絲很容易被影響,這條營銷號轉起來的微博迅速成為熱門,進了前十,把許青奕苦情的形象越炒越熱。

    “忽然好心疼我們奕哥,回去找到了當初他參加綜藝節目接受采訪的視頻,雖然語氣風輕雲淡,臉上還帶著笑,當時其實心里很難過吧,喜歡的女孩有了喜歡的人,還那麼恩愛,帶入一下,就覺得好難過啊。”

    “說句不太好的話,好想讓傅凝雪和他男朋友分手,都戀愛長跑那麼多年了還不結婚,是不是感情早就有問題了?有問題不如早點分手,和我們奕哥在一起,我們奕哥單身這麼多年,真的很想他身邊有個人來疼。”

    除了真心實意為許青奕打算操心的粉絲,當然也有唯恐天下不亂的路人。

    “唉,果然優秀的女孩子不缺人喜歡……前任現任都是北大學霸不說,還有個大明星暗戀她……簡直是乙女游戲里女主角般的存在……”

    “不是優秀的女孩子不缺人喜歡,而是長得漂亮又有才華優秀的女孩子不缺人喜歡才對……”

    “樓上的朋友,扎心了啊……”

    “豬精女孩羨慕的想哭。”

    許青奕看到報道還有營銷號為了炒熱度漲粉編造的新聞內容,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聯想能力,而且還聯想的**不離十,真的是讓他無語哽咽。

    還好他已經放下了傅凝雪,如果還是耿耿于懷,這會兒估計得嘔死了。

    一想到不過是一次朋友聚會就給傅凝雪帶來這麼一次不大不小的麻煩,許青奕十分不好意思,這事兒不管是為了他好還是傅凝雪,他都是不可能承認的。

    跟傅凝雪打電話感到抱歉的時候,傅凝雪無所謂的說︰“就當免費給新電視造勢了。”其實听到許青奕親口說是瞎寫,那個人不是她的時候,傅凝雪心里放下了不少,雖然他看了采訪之後也覺得有點微妙,但當事人都否認了,難道要她繼續自戀地覺得是在講她。

    營銷號搞起的熱度的確給這部電視劇帶來了不少粉絲,一開始只是一些書粉在期待。

    當知道阮阮的這本小說改編還有傅凝雪這位大神參與後,許多阮阮的書粉都很期待,畢竟她參與的影視劇,細數下來,還真沒有差的,基本都是7分以上的高分影視劇。

    只是有一部分阮阮粉是傅凝雪的黑,一听說此劇也有傅凝雪參與,瞬間很不滿,不過在知道主導演不是她,她只是制片人和偶爾在劇組的副導演時,心里才好受點。

    但是因為傅凝雪的出現,還是影響了她們的心情,有那麼幾個給此劇的官方微博私信,詢問,為什麼阮阮本人沒有出現在劇組,希望見見阮阮什麼的。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官博忘了傅凝雪根本沒公布阮阮的馬甲,雖然經過研討會早就知道阮阮也是傅凝雪。

    他回復了一句︰小說作者就在劇組啊。

    回復完,忽然想起來,好像作者根本沒暴露阮阮的馬甲,但微博又不能撤回,而且更蛋疼的是,對方已讀。

    官博只好立即裝傻,慶幸還好沒有指名點姓的說阮阮就是傅凝雪,剩下的就讓她們自己去猜吧。

    阮阮粉肯定不會把傅凝雪聯想到阮阮身上,就算聯想也有傅凝雪的黑把歪的樓拉回來。

    因此關于劇組的新文,甚至有探班的書粉,為了知道阮阮的真容,紛紛參與到分析中,可以說是把除了傅凝雪意外的女性都分析了個遍,卻發現根本沒有符合條件的。

    後來有人弱弱的說了一句︰“阮阮……或許……是個……男的?”

    這話說完,討論群里立即一片寂靜,隨後群主說︰“不可能,忘了當年阮阮在雜志上曬過手了?那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手。”

    “不一定啊……現在可多男孩子都比女孩子長得還縴細美麗……”

    這話說完,大家又一陣沉默,因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事兒讓討論組一下子萎靡了好幾天,最後群主動員了幾次才恢復。

    動員的內容大部分都是︰“我們喜歡的小說,作者是男是女其實都沒關系,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阮阮出新書!”

    “對,群主說的對!吃雞蛋何必去關注雞長什麼樣子!管他是男是女!”

    “嗯嗯嗯!”

    這才重新振奮了起來。

    “對啊,就算是男的也比說阮阮是小斑的好,那簡直是侮辱了阮阮,阮阮的故事那麼純潔向上,怎麼能跟那個寫出不干淨女主的人比。”

    不太認同這個小斑極端黑的讀者們沒怎麼附和,附和的大部分是小斑黑。

    有些喜歡阮阮也喜歡小斑的粉絲悄悄把截圖分享到了小斑群里,不少人都笑出了聲。

    可能是因為有些阮阮粉太極端,惹得不少小斑粉雖然喜歡過阮阮,但看到那些評論惡毒的阮阮粉就不想再喜歡阮阮,因此連帶的厭惡著那些說小斑的阮阮粉。

    看到截圖後,不少人說︰“這些智障真惡心,要不是因為小雪也是導演,我根本不會關注這部劇。”

    “對啊,這些人一邊靠著小雪的公司才能拍這部劇,竟然又嫌棄小雪,還罵來罵去,呵呵,要我說,如果某天真的小斑就是阮阮,我就看看她們如何自處。”這個小斑粉也是看到了官博的那條私信截圖,有那麼一絲猜測,小斑會不會是阮阮,只是不敢肯定,因為覺得文風太不一樣了。

    “她們瞎想你也跟著暈頭,怎麼都不可能是同一個人,不過,如果真的是同一個人,估計那些小斑黑的阮阮粉要炸了,哈哈哈。”說完自己對著手機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說完,其他人也跟著因為這個YY而興奮和笑出聲。

    “那樣就太好玩了。”

    這些群里發生的小事情,傅凝雪不知道。

    听到電話里傳來澄澄的聲音,傅凝雪因為營銷號瞎寫的煩躁感消退了不少。

    雖然營銷號並沒有把他和許青奕寫的很不堪,大多是圍繞暗戀這個主題開展腦補,可把她引到風口浪尖卻是事實,甚至助理還告訴她,她的微博有不少許青奕的粉絲發私信,有些年齡小一點的粉絲竟然說讓傅凝雪和“她男朋友”分手,和許青奕在一起吧……

    讓助理哭笑不得,更讓傅凝雪也無語的很。

    說是煩躁,其實傅凝雪更多的是無語,現在這些營銷號為了漲粉和取悅粉絲,真是什麼東西都可以寫。

    “媽媽——”

    傅凝雪听到澄澄的聲音,無語的情緒得到了緩解,忍不住臉上帶上笑意問道︰“今天去了哪里?”雖然澄澄去了廣州,但幾乎每天晚上,母子倆都要用視頻聊聊天,互道晚安,澄澄才會睡下,不過今天好像還早。

    傅凝雪看看時間,下午三點。

    澄澄乖乖地對著手機跟傅凝雪匯報。

    “來動物園啦!”

    “都做什麼了?”

    “看了好多小動物!還喂它們吃葉子啦!”小奶音听的傅凝雪整顆心都柔軟了起來,她低低的笑出了聲,逗澄澄說︰“那有沒有咬到澄澄啊?”

    澄澄立即說︰“沒有,爸爸在保護澄澄!”澄澄說完,笑眯眯的沖對面的賀初言笑,賀初言也對澄澄笑,然後拿起薯條沾了番茄醬遞給澄澄。

    澄澄張嘴吃了。

    繼續和傅凝雪聊天。

    澄澄還特意說了不去看動物表演的事情。

    “爸爸說,不去看動物表演,小動物就不會被打和餓肚子,餓肚子很難受的。”

    傅凝雪微微一愣,雖然只是一瞬間的情緒,但還是讓她心里五味雜陳,因為關于拒絕動物表演的事情她寫過一篇微博文章,而且當年還因為這件事和賀初言討論過。

    這是兩人都在堅持和推廣的事情,只是國內環境對于許多動物來說都比較嚴苛,想要取締動物表演,一直是非常艱難的事情,很多動物園,比如說北安秦上動物園,到現在還有老虎表演,那些動物被呵斥抽打……

    不僅是北安,其他城市也有,動物園靠著這些動物表演吸引游客。

    想到這里,傅凝雪就忍不住嘆氣,雖然她的呼吁對于現今的國內環境是微弱的,但她不會放棄。

    因為這層緣故,傅凝雪沒怎麼帶澄澄去過動物園,一是他太小,還不懂,二是不想明明殘酷的事情離自己這麼近,卻還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游玩觀賞。

    其實是她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有點大了,觀賞動物其實沒什麼。

    “澄澄好乖啊,媽媽想你了。”

    “澄澄也想媽媽,嘻嘻。”被夸獎的澄澄笑嘻嘻的,發現嘴角沾了番茄醬,伸出舌頭舔干淨。

    “電話給爸爸。”

    “好。”澄澄听話地把手機遞給對面的賀初言。

    賀初言用紙巾擦了擦手,接過電話。

    電話里,傅凝雪看著腳尖,說了一句。

    “你還記得。”說的是拒絕動物表演這件事。

    久久後,賀初言回了一句。

    “你說的我都記得。”

    長長的沉默過後,傅凝雪一只手捂住眼楮,聲音輕輕地說︰“對不起。”她在為當年懦弱逃避的自己道歉,在為私自生下澄澄道歉,在為自己的自私道歉。

    賀初言懂得,他看著澄澄,一如既往的溫柔,他說︰“沒關系。”你做什麼都沒關系。

    其實,這句沒關系對于賀初言來說,並不如嘴上說的那麼輕巧,可是在面對傅凝雪,他總想要她開心快樂,而不是難過不安。

    他想她快樂,所以沒關系。

    你做什麼都沒關系。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