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咸魚坐忘心得 > 第六十五章 自盡吧

第六十五章 自盡吧



作品:咸魚坐忘心得 作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神王大殿之中,剩下的十王還有三人,分別為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他們听見葉北的講話,怒極反笑,“當真是鼠目寸光的東西,死一人而換取整個修道史的進步,卻也執迷不悟。(((本書更新最快站點 www.hjw.tw)))”

    葉北一把飛劍垂在身前,這劍中有道鐵,萬法不侵,可護佑葉北全身,葉北眸子,一片銀白如眼瞳,他的感情再消,唯有魔怔長留。

    楚江王等人,自然是識得葉北的坐忘心經神通,那銀白色的眸子,證明了葉北修煉到了坐忘心經的至高之處!

    “鼠目寸光執迷不悟”

    葉北一字一句地念著,念著眼前的三人听,他說道,“你們三人,沒有資格與我說這句話。”

    楚江王一如既初,面色毫無變化,他修地藏王的佛家功法,心性恐怖,不為外物所動。

    但宋帝王與五官王面露不屑,他們以為自己站在整個修道界的制高點,對著葉北呵斥,“沒有資格我們在做的便是如此之事情,怎麼沒有資格你這等凡人,只知道心中欲望,卻什麼大事也干不出來,死便是死了,沒有好計較的地方。”

    葉北銀白色眸子一眼望向三人,他發出聲音,似是能貫穿古今,洞悉一切因果,這是葉北在動用自己法,去求一個答案,祈一份因果,給來世一個解說。

    那一聲的聲音說道,“君請坐忘。”

    心神爆發,在葉北的腦域中砰然炸開,神念的狐狸,千只百只在葉北的腦海中蹦行而出。

    他們充斥了整個神王大殿,以心神為界限,重新定下規則,擬化天地,這樣的葉北,真的就宛如神靈一樣。

    那天地中,是北冥大海,于陰風下怒嚎,卷起千層浪,北冥海上是水族妖兵,他們入侵北冥海外的島嶼村莊,屠殺能看見到的所有事物,他們眼中盡是晶藍,如同深海中的魔物。

    這一批水族不是別的怪物,是當初第一代修行了北海墓碑功水族,他們為禍一方,造成了無盡的血殺。

    甚至連當初的一代龍皇,都死在了這等功法下。

    死在北冥海,傳聞是墓碑功創始者的那位,更是被懷疑是真正的仙,來自真正的仙界。

    他創造了一個亂世,也誕生了無數的因果。

    而這因果,便是上神的十王,他們就是當初北海霍亂的遺孤,也是天賦最高的一批人,接觸到了那次霍亂的真正意圖,為此,他們才自願加入光子計劃,不僅僅是執行者,也很有可能會成為犧牲者。

    這心神衍化的一切,就是上神十王心中埋葬的一切,亦是他們行動力的一切。

    說白了,也不過是為了復仇,也不過是被欲望支配著的人物。

    他們自以為站在頂點,無懈可擊,卻被葉北三兩下拆除偽裝,拉到了比自己還要不堪的位置。

    殺死道盟的人皇,一個僅僅是十四五歲少女,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復仇,這等事情,沒有任何借口可以掩飾,只是被自己心中的憎恨支配著而已。

    宋帝王與五官王面露痛苦之色,他們內心深處,這段記憶一直被他們埋葬,知道現在被被喚起,他們這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麼東西,是如此不堪,和當初見人就殺的北冥水族無二!

    葉北一字一字地念著,“道盟人皇——南桐雨,三歲以人皇血救百人,九歲萬里追殺邪魔大盜,十二歲以命相平亂葬崗,年僅十四歲,受過她恩情的道盟修士,難以計數,她之一生,沒有任何污點,不曾做一件壞事,她喜歡帶著笑臉,承擔一切事情,老是把這麼一句話掛在嘴邊——身為女孩之前,我是道盟的皇,我有義務關心我的子民。你們告訴我,這樣一個孩子,她到底有什麼錯,她為什麼該死告訴我”

    質問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憤慨,尤其是那一句身為女孩之前,我是道盟的皇,直擊在人的心靈,沒有比這更加純粹的東西了。

    質問完畢,葉北的道法,神狐創下的世界,驀然破碎,這代表著葉北的法已經不再施展,或者說已經被人破了,葉北此刻,對三王的情感,不再有一絲一毫的控制。

    宋帝王與五官王如夢初醒,他們的面上有過一刻的堅定,但是很快又被痛苦包裹,身軀都在發抖,他們念著,“是我們害死了那個孩子,是我們害死的...道盟的皇,她們不該死,該死的...是我們。”

    佝僂著背,如果不說他們是上神的十王,別人只會以為兩個人是落魄的青年,喝得酩酊大醉後醒來發瘋。

    楚江王看著葉北,也看著宋帝王與五官王,他依然平靜,只是出汗的掌心,證明了他心中根本不平靜。

    也許過了兩刻,也許過了更長的時間。

    宋帝王與五官王,這兩位上神的十王,乃是上神上一個時代最為杰出的十人之二,他們不顧自己的尊嚴,跪在了葉北的身前。

    葉北冷笑著說道,“你們以為這樣,就彌補自己犯下的罪孽嗎”

    兩人無話可說,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妄圖這般做來減輕自己的罪孽。

    葉北心中對兩人從來不留任何情面,他將自己手中的飛劍,將那柄大器胚胎,沒有做任何手段,向前一拋,插在了宋帝王與五官王兩王的身前一米的距離。

    他冷然說道,“自盡吧。”

    沒有使用任何幻術,也不曾動用任何心神大法,有的只是平淡到像是和老熟人打招呼的一句話話——自盡吧。

    這樣一句話,卻成了上神兩王宋帝王與五官王腦海內唯一的一句話,也是他們解脫的方法。

    宋帝王起身拿劍,他面無猶豫,引頸自戮,血濺三尺,氣絕身亡,死得如此簡單。

    五官王伸手接下宋帝王死後拋下的劍,亦無猶豫,劍刺心神海,三魂頓失,六魄皆喪,登時倒地。

    劍擲地上,第三個撿起劍的,是楚江王。

    楚江王問道,“你當真不怕我一劍殺你”

    “你憑什麼殺我”葉北冷聲反問。

    楚江王摸著手上三尺青峰,“憑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我了。我原為道家人,卻修佛門法,為得就是除去業力,不墜往事,你讓宋帝、五官自盡,是他們命數如此,但你也如他們一樣,命數將至!”

    楚江王如佛,他一劍揮出!!!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