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336章 要他兩條腿

第336章 要他兩條腿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次日早上,慕小西起床洗漱換了衣服等著陸克明來接她去領證。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離約定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小時,陸克明蹤影全無。

    慕小西有些擔心打了陸克明的電話,電話過去是關機狀態。

    陸克明好好的怎麼關機了?

    她疑惑著打開房門下樓,沈博文坐在客廳看電視,慕小西走到他旁邊︰“二哥,陸克明的電話打不通。”

    “是,我剛剛也打過了,估計他現在有什麼事情吧,等一會看看。”

    “這樣啊。”慕小西坐下,和沈博文一起看電視。

    兩人又等了一會,慕小西電話響7;150838099433546了,她接通劉文靜的聲音帶著哭腔傳來︰“小西,你趕快過來,克明出事了!”

    “什麼?出什麼事了?”慕小西一抖。

    “車禍,克明現在在醫院搶救,你趕快過來,帶著孩子過來。”

    旁邊的沈博文也听見了劉文靜的話,臉色一變,馬上站起來︰“走,馬上去醫院。”

    慕小西和沈博文趕到手術室門口,劉文靜眼楮紅腫滿臉淚痕,陸綰綰也亦然,不過看不見陸振宇的人影。

    慕小西疾走幾步過去︰“怎麼回事?克明好好的為什麼會出車禍?”

    “我也不知道,克明昨天晚上一夜未歸,我還以為他在你那邊住下了,直到剛剛才接到警察電話,說他出車禍了,在醫院搶救。”

    “現在人什麼情況?”沈博文跟著問。

    “不知道,人已經在里面搶救了好幾個小時……我的克明……我好怕……”

    “別怕,克明會沒有事情的。”看著劉文靜淚流滿面慕小西心里也不好受。

    “通知陸懂了嗎?”

    “沒有,我先給你打電話,那個王八蛋……”劉文靜罵出一句住了口,這是醫院家事不能在這里說,沈博文微微嘆口氣,“我來問問什麼情況。”

    他找了醫院的負責人,負責人回答情況很嚴重,送過來的時候人呼吸心跳都很微弱,現在醫院的專家在里面全力搶救。

    劉文靜聞言放聲大哭,陸綰綰也跟著哭起來,慕小西心里難受,可是也知道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她給甦浩然打電話︰“爸,克明出車禍了,非常嚴重,你能不能找幾個專家過來,我擔心……”

    “我知道了。”甦浩然馬上答應下來。

    半小時後甦浩然帶了南城其他醫院的幾個專家過來了。

    手術室的門打開又關上,里面搶救在繼續,外面所有人心里沉甸甸的。

    搶救又持續了三個小時,手術室門這才打開了,幾個專家走了出來,甦浩然著急的問情況,專家面色都很凝重︰“看情況,不太好說,先觀察吧。”

    劉文靜聞言暈了過去,又是一陣慌亂,陸振宇一直到中午才趕過來,听說兒子現在情況不好,他也懵了,坐在椅子上滿臉灰白。

    警察來匯報情況,說是工程車肇事,肇事車輛已經逃了,因為車輛無牌照,現在警方在全城搜索。

    警方通報讓沈博文臉色一變,劉文靜一下子跳起來,“有人要害克明!一定是有人要害博文!”

    慕小西和沈博文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是驚異之色,難道是葉展白?

    警察在勸慰劉文靜,慕小西起身和沈博文去了外面,站在空蕩蕩的走廊上,慕小西啞著嗓子︰“二哥,會是他做的嗎?”

    “不知道,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不好說。”沈博文謹慎的回答。

    “為什麼會這麼湊巧?他最近這麼安靜,我不相信他會放棄,二哥一定是他!”

    “小西,等警察調查結果出來再說吧。”

    “二哥如果是他做的,你覺得警察會調查出來嗎?”慕小西反問。

    沈博文沉默了,慕小西有些激動︰“他怎麼可以這樣?我要去找他問個明白。”

    “小西,你去問能問出什麼?就算是他做的,他會承認嗎?”

    “不承認我也要去找他。”慕小西非常生氣,她認定是葉展白做的這一切,只有葉展白有動機,他為了阻止自己和陸克明是干得出來這種事情的。

    沈博文也覺得葉展白做的可能很大,見慕小西要去找葉展白,他沒有阻止。

    葉展白還在醫院的高級病房,慕小西乘坐電梯直奔他的病房,到門口被保鏢攔住了︰“你不能進去!”

    “讓我進去,我要找葉展白!”

    她的聲音很清晰的傳進病房內,葉展白靠在床頭面無表情。

    楚飛看著他︰“是慕小姐。”

    葉展白沒有說話,還是保持著一個姿勢,外面慕小西提高聲音︰“葉展白!葉展白!”

    “老大,慕小姐找你!”

    “讓她滾!”葉展白吐出三個字。

    楚飛點了下頭站起來拉開門,慕小西看著楚飛︰“楚飛,我要見葉展白,我有話要和他說。”

    “葉總沒有時間,您請吧!”

    “我就問他一句話,就一句話。”

    “慕小姐,葉總沒有時間!”楚飛冷著臉加重語氣。

    “怎麼?葉展白敢做不敢當,慫了?”慕小西冷笑。

    楚飛面無表情的看向保鏢︰“愣住干什麼?請她走!”

    保鏢伸手過來毫不留情的把慕小西一拎,推了出去。

    慕小西被推出好遠才剎住腳,她提高聲音︰“葉展白,你還算不算男人?你怎麼可以這樣無恥?你有什麼沖著我來,傷害別人算什麼本事?”

    保鏢見慕小西還不住嘴,大步過去,毫不憐香惜玉的抓了她,隨手打開電梯門,把慕小西扔了進去。

    病房內楚飛關上門看著葉展白,“葉總,人已經趕走了。”

    葉展白點了下頭,楚飛見他對慕小西過來鬧半點都不關心,心里有些虛,葉總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他硬著頭皮︰“陸克明昨天晚上被車撞了,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

    葉展白突然笑了起來︰“所以這個女人來找我是為了陸克明興師問罪?”

    “差不多吧!”

    葉展白無聲的笑了幾聲,“是誰這麼多事啊?我還想著怎麼出去收拾他,要是就這麼死了,這還怎麼玩?”

    楚飛看著他臉上人的笑容,猶豫一下︰“葉總,陸克明被撞,這事情好像對你不太好啊?”

    “你是說她們懷疑是我做的對嗎?”

    “對,慕小姐都找上門來了,很顯然他們以為這件事情是你做的,可是這件事明明不是。”

    “無所謂,她願意怎麼想都隨意。”葉展白無所謂。

    “我知道您無所謂,可是我們不能被人當擋箭牌,我的意思這件事是不是查一下?”

    楚飛頓一下,“如果是意外也就罷了,如果不是,我們可要防著一些了。”

    葉展白點了下頭,“查吧。你看著辦就好。”

    陸克明被撞生命垂危的消息傳進陸馨兒耳朵里,她開心不已。

    最好陸克明一輩子不要醒過來,只要陸克明不醒過來,劉文靜一定會大受打擊,沒有斗志,就等于沒有威脅,這樣一來這陸家的家產她是唾手可得。

    她心里美翻了,劉文靜這個賤人現在這麼痛苦她怎麼也得去見證一下,收拾打扮一番,陸馨兒趕去了醫院。

    既然是去看病人自然得裝得像一些,陸馨兒在停車場往眼楮里滴了眼藥水去了重癥監護室。

    她自然是見不到陸克明的,只是見到了劉文靜和陸綰綰還有陸振宇,陸馨兒眼楮通紅哭得那個傷心︰“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大哥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陸振宇眼圈紅紅的,“還在等,醫生說情況不是太好。”

    “爸,你千萬要頂住,大哥現在這樣,你可千萬不能倒下,還有阿姨,你千萬保重身體,就算為了綰綰您也得挺住。”

    劉文靜看著貓哭老鼠的陸馨兒,听著她貌似關心卻惡毒的詛咒,眼中閃現怨毒的光芒,“克明福大命大一定會沒有事情的,就算他真有什麼不測,我還有孫子孫女,為了孫子孫女我也要撐著這口氣的。”

    孫子孫女四個字讓陸馨兒臉色一白,她倒是忘記了一件事,慕小西和陸克明結婚的原因可是孩子,陸馨兒是打死也不相信那兩個孩子是陸克明的。

    可是現在不是說孩子身世的時候,陸克明認了孩子,劉文靜也認了。

    這事情好像越來越復雜了,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想得太天真了,要是慕小西以那兩個孩子是陸克明的孩子入主陸家,有甦家的支持有沈博文作為後盾,她想要陸家得家產似乎變得更加困難了。

    本來是去看熱鬧的,可是最後的結果反而堵了自己的心,陸馨兒沒有停留多長時間就離開了。

    她去了葉展白的病房,保鏢說葉展白在休息,禁止她進入,陸馨兒不甘心的轉身離開了。

    在停車場她遇見了慕小西,陸馨兒上前攔住慕小西︰“慕小姐,我們借一步說話。”

    “有什麼話在這里說吧,我趕時間。”慕小西態度冷淡。

    陸馨兒干笑一聲,“你的孩子應該不是我大哥的吧?”

    “陸小姐為什麼這麼說?”慕小西挑眉看著她。

    “我知道你不愛我大哥,不可能會為他生下孩子。”

    “陸小姐怎麼知道我不愛克明?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

    “我是猜的,慕小姐,我大哥這種情況,你就不要雪上加霜了,有一說一,可別再往我爸和我阿姨傷口上撒鹽了。”

    “克明什麼情況?據我所知克明情況很好啊?陸小姐什麼意思?希望克明有事情?”

    “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希望我哥不好呢,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慕小姐。”

    “陸小姐還是關心自己吧,我的事情不用你來提醒。”

    陸馨兒探不出任何口風還被慕小西定了幾句,郁悶的離開了。

    慕小西看著她的背影眉頭一皺,這個陸馨兒好像有些不對啊?

    陸克明在重癥監護室躺了整整半個月才醒過來,著半個月甦浩然和沈博文動用一切手段,請了全國最有名的專家會診。

    陸克明醒過來讓所有人都松口氣,特別是是慕小西,陸克明出事她一直以為是葉展白的手筆,要是陸克明有三長兩短她怎麼面對劉文靜。

    現在陸克明醒過來了她終于可以放心了,陸克明醒來後被轉進了高級病房修養。慕小西每天都會來看他,這天從陸克明病房出來,她看見了葉展白。

    葉展白在兩個保鏢的陪同下,從病房了吃力的走了出來。

    他的腿還沒有恢復,正試著開始鍛煉,看見葉展白慕小西身子一僵,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葉展白一步步緩慢的從她身旁挪過去,整個過程他走得非常艱難,慕小西能夠感覺到他的痛苦,她知道他腿傷了很痛苦,但是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痛苦,心提到嗓子眼,她怔怔的看著他,葉展白目不斜視目光半絲沒有停留在她身上。

    這是慕小西要的結果,可是她卻沒有想象中的欣喜,她看著葉展白一步步慢慢的消失在走廊那頭,好一會才回過神進入了電梯。

    回到家中沈博文也剛從外面回來,兩人一起進入屋內,“陸克明現在還好吧?”

    “比之前好多了。”

    “是吧?肇事車輛和人都找到了。”沈博文在沙發上坐下。

    “說了什麼?”

    “自然是受人指示,只是說不清楚幕後主使的身份。”沈博文說著目光看向慕小西,“陸振宇和劉文靜都覺得是葉展白的手筆,已經像警方說了這個,現在警方在調查,可能需要你提供一些證據。”

    “這個……”慕小西低了頭,“二哥,這件事能不能算了?”

    “小西,這件事不能算了,你想想陸克明,他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還好他命大醒過來了,如果他醒不過來,劉文靜這一生得多痛苦?葉展白他太猖狂了,不能這樣放過他!”

    “可是……可是並沒有證據指明是他所為啊?”慕小西下意識的辯解。

    “我們知道是他,也只有他才有動機這樣做,小西你想想,仔細的想想,為什麼陸克明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你和他要領證的前一天晚上出事?很顯然是葉展白想要阻止你們。”

    慕小西被沈博文說得默然了,的確以葉展白以往的作風他的確非常有動機這樣做。

    可是讓她去指證葉展白她心里是真的做不到,“二哥,能不能放過他一次?就一次!”

    沈博文很堅決的搖頭︰“小西,不行!不能放過他!”

    “他是寶貝的爸爸,我不想這樣做!”

    “那麼你是要看到二哥坐牢嗎?”沈博文伸手抓住慕小西的肩膀,“我有件事一直沒有告訴你,葉展白早就在計劃對付我了,我被他抓住了一個把柄,小西,現在不是他就是我,你自己做抉擇。”

    慕小西嚇一跳,不敢相信的看著沈博文︰“這是真的?可是你不是一直說沒有事情嗎?”

    “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小西,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小西,像我們這樣的人都干過不只是一啟違法的事情,現在葉展白盯著我不放,我也沒有辦法,沈家和葉家是不會像從前那樣了,明白嗎?”

    慕小西心里沉甸甸的,她和葉展白真的要走到這一步嗎?

    都說不成夫妻做朋友,她和顧少辰那麼相愛相殺,後來不也煙消雲散無愛無恨了?

    為什麼葉展白就不能?她不要和葉展白做仇人,她不要看到葉展白和沈博文這樣斗得兩敗俱傷。

    這件事是葉展白挑頭得,必須勸說葉展白放手,只是他會听她的嗎?

    醫院,葉展白試著走了一圈渾身是汗的回到了病房內,楚飛拎著公文包急匆匆的來了。

    “葉總,陸克明的事情沈博文盯上了你,認為是你做的,現在抓到了肇事司機,他在用盡一切手段想拖你下水。”

    “是嗎?”葉展白諷刺的笑,“沈博文現在是狗急跳牆了,他是臨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是吧?他主意打錯了。”

    楚飛點了下頭,“沈博文現在在用盡一切手段找證人證明你就是那個幕後主使,我覺得他應該會找慕小姐,您和慕小姐的關系,你威脅過她,如果她去作證,可能有些麻煩。”

    “麻煩?就憑他們空口無憑瞎說一氣?”

    “現在是各憑手段,他要拉你下水肯定也是有備而來。”

    “我知道了。”葉展白面無表情的坐著。

    楚飛說得對,如果沈博文要反制自己肯定是要動用手腳的,他和慕小西的關系的確會拿出來說事,只要那個女人出來作證,證明自己威脅過她,陸克明再睜眼瞎說一氣,再對那個肇事者動用一點手段,逼著他指認自己,那他這個主謀的罪名還就真的能夠成立了。

    他靠在沙發上沉默不語,楚飛跟著匯報,“陸克明出事的幾天前,阿玲曾經夜會黑道人物,我推測陸克明的事情是陸馨兒和阿玲的手筆。”

    “嗯。”葉展白哼了一聲。

    “這件事就算最後查到陸馨兒頭上,以你和她目前的關系,就會鎖定在你身上,沒有人會相信陸馨兒一個女人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一定是你指使她的。”

    “所以現在我是百口莫辯了?”葉展白笑了一聲。

    “目前是這個情況。”

    “我知道了!”葉展白臉上看不出絲毫神情,微微的閉了閉眼楮。

    門外傳來腳步聲,很快陸馨兒柔柔的聲音響起︰“我來看看展白,給他熬了湯。”

    葉展白睜開眼楮看了一眼楚飛,楚飛起身拉開門,陸馨兒甜甜的笑了一下︰“楚助理。”

    “陸小姐,請進!”楚飛客客氣氣的笑。

    陸馨兒拎著保溫**進入,葉展白臉上帶了一絲溫和的笑容,“不是讓你不要過來嗎?怎麼又不听了?”

    陸馨兒看著他溫和明淨的笑容,有些受寵若驚,“我不是擔心你嗎。”

    “我已經好太多了,倒是你,大著肚子來回奔波一定很辛苦吧?”

    “不辛苦,為了你,我做什麼斗願意。”

    “可是我舍不得啊。”葉展白的笑容越發的溫柔了,“馨兒,辛苦你了,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對你虧欠太多,對孩子也是,等我腿好,我們去把證領了吧。”

    陸馨兒做夢也沒有想到葉展白會主動和他說這件事,她驚異的看著葉展白︰“展白……你……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馨兒,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一直不離不棄,我也是鬼迷心竅,到現在才發現你的好……哎!”

    “展白!”陸馨兒被葉展白這通表白弄得熱淚盈眶,太感動了,真的是太感動了!

    葉展白溫柔的笑︰“孩子幾個月了?我真混蛋,一直都沒有關心過你,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展白,我怎麼會怪你呢。”陸馨兒馬上接過話,“你是我這輩子最愛最愛的男人,無論你怎麼對我,我都不會怪你的。”

    “那就好,從前是我不好,不知道珍惜,現在我知道了,我要好好的待你,像從前一樣。”葉展白動情的看著陸馨兒,他的眼楮會放電,陸馨兒感覺到濃濃的情意撲面而來,心都要化了。

    楚飛站在一旁看著老板一臉的懵逼,葉展白溫情脈脈的看著陸馨兒,“我過幾天就出院了,以後讓我來照顧你吧,我讓楚飛重新準備了房子,你到時候搬那邊去住,以後我都陪著你。”

    “真的?”陸馨兒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了,葉展白這又同意領證又同意照顧他,真的太讓她意外了。

    果然是老天開眼了,讓他終于看到自己的好了。

    楚飛一開始還不知道老板要唱什麼戲,直到听到老板說為陸馨兒準備了房子,要她搬過去才恍然明白,老板這是要把陸馨兒這個禍害從葉家老宅弄走以免她禍害到老爺子老太太。

    他看著陸馨兒那副美滋滋的樣子在心里冷笑,先讓你美幾天,以後有你哭的。

    陸馨兒離開葉展白病房時候心簡直要飛起來了,她忘乎所以,不等上車,就在停車場洗澡澡的給阿玲打電話︰“展白剛剛給我道歉了,說對不起我,他已經認識到我的好了,答應馬上去領證,我終于苦盡甘來了。”

    “恭喜你啊,馨兒!”阿玲听了也非常高興,“以後你的好日子要來了,我也跟著沾光了。”

    “誰說不是,展白現在是真的想通了,還說要親自照顧我,讓我搬了和他住在一起,到時候你也收拾了搬過來吧。”

    陸馨兒興高采烈洋洋得意的說著電話,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看著自己,轉過目光看見慕小西手里拎著保溫**過來了。

    她收了電話笑盈盈的看著慕小西︰“去看我哥啊?”

    慕小西點了下頭,她下車走過來就听見陸馨兒在打電話,听見她滿臉笑容的說要和葉展白領證,還要搬進葉展白的家,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覺,不想和陸馨兒多說什麼,她急匆匆的擦身而過,陸馨兒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這就是所謂的得來全不費工夫,她打個電話報喜竟然都戳了慕小西心窩子。

    想到慕小西現在的心情,她笑得眉飛色舞,得意洋洋的離開了。

    慕小西心情郁悶的進入電梯,心里不是一般的難受。

    陸馨兒眉飛色舞的樣子她看得清清楚楚的,她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她和葉展白終于要在一起了,慕小西心里針扎一樣的難受。

    她知道沒有理由生氣,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葉展白在這之前一直否認陸馨兒的孩子不是他的,可是現在卻親口答應要和陸馨兒領證,還要親自照顧她。

    不用說也知道孩子是他的孩子,他沒有辦法默認了。

    這個不要臉的男人,明明身心都背叛了她竟然還裝一副受害者的模樣來欺騙她。

    而她竟然還差點相信他,想著自己傻乎乎的被他欺負,慕小西就又恨又氣。

    葉展白他有什麼資格來怪她?有什麼資格怪沈博文?有什麼資格去對付陸克明?

    明明錯的人是他,他死不悔改還想著禍害別人,憑什麼所有人都要讓著他?

    慕小西氣憤憤的去看望了一會陸克明,心里一直想著陸馨兒剛剛說的話。

    既然他都要開始他的恩愛和諧生活了,為什麼就不能放過自己放過沈博文?

    她不想看著沈博文和葉展白斗得你死我活,這件事是她的錯,是她招惹了這個沒心沒肺的惡心男人才導致這麼多人受苦,她必須得去找葉展白談談,讓他放棄和沈博文爭斗。

    慕小西心里想著離開陸克明病房時候轉道去了葉展白的病房,葉展白不在病房內,他這幾天都會再病房外面的空中花園練習,慕小西猜測葉展白一定會在那邊于是轉道去了空中花園。

    果然看見了葉展白,他應該是剛剛練習過,正一頭的汗水坐在椅子上喘氣,兩個保鏢靜靜的站在旁邊守著他。

    慕小西突然出現讓保鏢轉過頭來,冰冷著臉上前攔住慕小西。

    “小姐,請留步!”

    “葉展白,我有話要和你說。”

    “我沒有話和你說。”他漠然的看著慕小西,像是看陌生人一樣。

    慕小西有些憤怒,做錯事的人是他,為什麼他卻是一副全世界的人都欠他的模樣?

    她忍住氣︰“我必須和你談談,葉展白,最後一次和你談談。”

    “沒有必要!”

    “有必要,葉展白,這些話憋在我心里好長時間了,我必須和你說!”慕小西加重語氣,“我不會耽誤你太行時間,就幾分鐘,你給我幾分鐘時間好不好?”

    葉展白抬目看過來,眼楮冷淡得沒有絲毫得波動,“讓她過來。”

    保鏢往旁邊一讓,慕小西走到他旁邊,“葉展白,我今天找你是想說說沈博文的事情,你為什麼要盯著他不放?”

    “你說呢?”

    “他不是有意的,他只是為了我……你欺負我他太生氣了才這樣,這件事他雖然有錯,但是你也有錯,是你欺負我在先的,他只是為了替我出頭……”

    慕小西的話沒有敢說完,她發現葉展白的目光越來越冷,于是頓了一下,“你放過他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不好。”他得聲音涼薄得緊。

    “冤家宜解不宜結,之前的事情是他不對,我給你道歉,你不要和他斗了好不好?”

    “慕小姐覺得我為什麼會答應你這個無理要求?”

    他稱呼她慕小姐,慕小西心里絞痛,“我知道你抓住了他的把柄,要置他于死地,可是你也不是沒有任何漏洞,他不會任由你宰割的,葉家沈家之前關系那麼好,你們沒有必要變成仇人。”

    “好像是他先招惹我的。”

    “所以我道歉,或者我說服他來道歉,你們不要斗了好不好?”

    “不好。”他干脆利落的拒絕了。

    “葉展白,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兩敗俱傷嗎?你想想陸克明的事情,陸克明從鬼門關走回來他都可以原諒你不追究你,你為什麼就那麼小肚雞腸?”

    “陸克明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系?”

    “你別否認了,我知道是你做的。大家都知道是你做的。”

    葉展白突然笑了一下,這個該死的女人,她怎麼敢!這是為了奸夫來興師問罪嗎?

    “是嗎?那你就去告我啊?看看最後結果是什麼。”

    “你以為我不敢嗎?”慕小西有些生氣葉展白的態度,“我告訴你,這件事要是鬧出來對你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我要是去作證,你不會獨善其身的,葉展白,你可想好了!”

    “我知道你敢,我給你機會去作證啊?”葉展白笑的冷颼颼的。“慕小西,我還是小看你了,之前裝那麼溫順,原來骨子里是這樣啊?不錯,你為了陸克明還真是煞費苦心了。”

    “你怎麼這樣不可理喻?”慕小西氣急,她不是為了陸克明,她是為了他,他做了這樣可惡的事情怎麼這麼冥頑不靈。

    “葉展白,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得為你的家人想想吧?你想想陸小姐,想想你的孩子,要是這件事被放大,後果可不是一般的大,你忍心讓陸小姐和孩子難過?”

    她還真是會推卸責任,明明是為了陸克明和沈博文來求他,卻非要往他身上潑髒水。

    葉展白心里發冷,對慕小西失望到極致,“慕小姐,你管太多了,這是我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請便吧!”

    說完他對著保鏢努嘴,兩個保鏢上前︰“慕小姐,請你離開!”

    “葉展白,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葉展白轉過頭淡淡的看向遠方,對慕小西的話充耳不聞。

    慕小西無奈極了,“葉展白,你再執迷不悟就不要怪我,我告訴你,我真的會去作證的。到時候你去坐牢可不要怪我!”

    她的威脅的話讓葉展白緩緩的掏出手機,當著慕小西的面撥通,聲音寒徹透骨︰“送沈博文進去吧,記住我的話,我要他兩條腿!”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