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嬌寵令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第八百九十八章

作品:嬌寵令 作者:夜惠美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這個時候,秦王來中宮絕不是如他自己所說就是來給皇後娘娘請安的,新冊封的皇貴妃夏侯靜宮中出現這麼大的事兒,時常在皇宮中的秦王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早料到趙皇後會趕過去。(((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只是顧明暖沒想到秦王會專程來中宮堵自己而已。

    如今她還會懼怕秦王?

    別逗了!

    顧明暖除了能感到越王深深的險惡用意外,更多是對娘娘在深宮中的無奈,步步艱辛,否則以娘娘的性情早就把秦王趕出去了。

    宮尚宮得了郡主的吩咐,哪還會客氣?

    直接命護衛把秦王往中宮外丟去,秦王沒有听清宮里人的話音,只知曉在中宮有人,卻不知是誰,秦王不如以前耀眼尊貴,可也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就能把他趕出去的。

    “你們放開本王,本王是陛下的佷子,先帝的骨血……”

    “我們王妃說了,一切事和皇後娘娘無關,秦王殿下倘若不滿意,大可來找哇哦們燕王妃。”

    顧明暖帶進來的侍衛不多,可馮招娣一直跟著她,只是方才她去偏殿喝了幾杯茶,吃了兩塊點心,听到動靜才趕過來。

    燕王妃?!

    秦王立刻沒了脾氣,同時知曉自己又被越王給利用了,此時他無比慶幸自己沒有闖進中宮去,他可惹不起燕王,惹不起平郡王。

    一旦他同燕王妃共處一室,燕王能活剝了他的皮!

    尤其是此時燕王實力再一次大漲,不僅得到關外的封地,還在越王口中生生敲下了瓊州島,堪稱越王勢力的最璀璨的一顆明珠。

    秦王又是羨慕,又是嫉妒,他是越王養大的,可想在越王手中得到一點點實力難如登天,楚帝雖是口中把他當做子佷看待,也吝嗇于給他任何好處。

    他除了一個宗室王爵外,什麼都沒有,別說比起位高權重的燕王,就算是同朝中大臣相比,也多有不如。

    “放開,本王自己會走!”

    秦王一早歇了同燕王妃較勁的心思,只想著保留最後的體面,倘若被丟出中宮去,他那一點點的面子也剩不下什麼了。

    “燕王妃交代,把你丟出去。”

    馮招娣皮笑肉不笑,絲毫沒打算給秦王留面子,早就看不慣秦王那副先帝皇子的做派,先帝皇子怎麼了?

    比他們主子就高貴?

    好似蕭家就該都听從秦王的命令似的。

    況且秦王和殷茹還鬧過丑聞,此時燕王妃若是不用雷霆手段處置秦王,誰曉得外面會不會再有王妃的傳聞?

    馮招娣一直很明白,王妃和主子把安樂王當做親人看待,她自己本身也不願意心思純淨宛若孩童的安樂王受委屈,秦王回京後可是沒少暗給安樂王好看,曾經幾次三番戲弄孩童一樣的安樂王。

    不是後來顧衍出面把安樂王保護起來,並且揍了秦王的爪牙一頓,安樂王的日子怕是不會太好過。

    馮招娣向侍衛使了個眼色,“王妃的命令,你們不肯听?”

    “不敢,不敢。”

    在中宮當差的侍衛都是娘娘信得過,本怕給娘娘主子惹禍,既然燕王妃主動招惹秦王,他們還怕啥?

    直接把秦王架起來,不顧他的掙扎叫嚷,真真的扔到中宮之外,秦王重重的摔到地上,青磚甬道上沒有任何的積雪,秦王摔得鼻青臉腫,哼哼唧唧,半晌愣是沒能爬起來。

    他帶來的人本是打算上前攙扶的,可被中宮的侍衛當擋在外面,他們沖不過來,就算能沖過來,他們也不敢在此時趕過來,誰都明白秦王拿燕王妃沒辦法,卻能要他們的小命。

    過去許是連性命都保不住,被當做出氣筒踢了幾腳反倒算是輕的。

    秦王又氣又惱,權力,權力,他要掌握權力,有燕王的一半權力,也不會有人這麼針對他了。

    他哎呦了好一會,手扶著腰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四周人鄙夷的目光讓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想撂下幾句狠話挽回場面,又不敢得罪狠了燕王……

    “秦王殿下怎會在中宮?”

    “……顧衍?!”

    秦王心中一緊,顧衍在宮里不意外,畢竟是禁軍統領,回頭訕訕的笑道,“啊,安樂王皇兄也在。”

    安樂王穿著鶴裘外敞,面冠如玉,好似翩翩佳公子,不說話時,旁人絕對看不出他只有孩童一般的智商。

    “顧衍,他欺負妹妹。”安樂王一張口,差一點要了秦王的半條命,“皇兄,誤會了,您誤會了。”

    安樂王睜著清澈的眸子,“就是他要闖進去打擾妹妹安歇,蕭陽說,妹妹肚子里有小娃娃,不能被驚擾,誰也不能欺負妹妹。”

    秦王感覺顧衍不善的目光,哀嘆一聲,安樂王是來報復自己的,燕王都交安樂王些什麼啊。

    “本王不知燕王妃在中宮……實在是誤會,誤會。”秦王扶著摔痛的腰兒,當著顧衍的面揉了揉,表示他已經收夠教訓了。

    “本官奉皇上的旨意戍衛禁宮,秦王殿下擅闖中宮,是本官的失職,本官得向陛下有個交代。”

    顧衍眯起眸子,這些話都是娘娘教的,他背了好久呢,“來人,把秦王拿下,以儆效尤!”

    安樂王拍手叫好。

    秦王面若死灰,“顧衍,你真不給本王面子?本王沒進去中宮……”

    “本官的職責就是保證皇上,娘娘的安全,若是給秦王面子,豈不是有負皇恩?”

    禁軍們沖過來抓住秦王,有人聰明的堵住了秦王的嘴。

    顧衍慢悠悠的說道︰“送去禁軍仔細訓練一番,省得秦王殿下拿我們禁軍當做擺設。”

    在禁軍待上十天半月,秦王不死也得脫層皮。

    “顧衍,我們現在干什麼去?不去看看妹妹嗎?”

    “自然是去見越王殿下。”

    顧衍為安樂王整理了衣領,“你先去看看太後娘娘,等完事後,我再帶你去滑冰玩雪。”

    “我陪你一起去。”安樂王死死抱住顧衍的胳膊,“越王欺負你時,我幫你揍他。”

    不管安樂王能否恢復到正常人的神志,他都是先帝留下的最最正統的血脈,越王不敢對安樂王如何。

    可是顧衍不大願意把安樂王牽扯進來,“听話……”

    “我也要保護妹妹!”

    安樂王神色堅決,“不讓任何壞人欺負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