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巡狩江山 > 第三百零六節 賜福,我說了算

第三百零六節 賜福,我說了算



作品:巡狩江山 作者:伴卿一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億象城內,茶樓酒肆內都在談論著上官天師的神論。+++女生必上網站 www.hjw.tw一時間,人們的心靈仿佛找到了歸宿,腦海中充滿著對美好國度的幻想。連年的戰亂及權勢的更替,人們已經厭倦了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百姓們不關心誰能坐上皇位,他們只關心誰能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當今的天下,除了諸神之外,百姓們不知道該相信誰。

    距離官方驛館不遠的一處酒肆內,監天院刑司提督程和海獨自坐在一個角落里,點了兩樣小菜。他身邊的桌次,所坐的都是監天院的府探。

    不大一會兒,一名壯年男子走了進來。店小二慌忙迎了上去,壯年男子卻擺了擺手,“我來找人。”

    店小二心知肚明,這幾日神秘過客太多,他們根本就招惹不起,趕緊陪著笑臉退了下去。壯年男子四下看了看,直接走向了程和海的桌次。

    “程大人,沒想到是您親自出馬。”壯年男子坐在對面小聲說道。

    “身後干不干淨?”程和海看也沒看問了一聲。

    “大人放心,外面有咱們的人望風。段瑯對我們很信任,不然不會派到億象城來了。”

    程和海嗯了一聲,這才抬眼看了一下壯年男子,“怎麼樣,有沒有消息?”

    “大人,我們剛剛經過議事,已經得知今晚上官玄悟所住的確切位置。”

    壯年男子說著,身子微微往前一探,低聲說了幾句。程和海面無表情默默點著頭,對于這個消息他還要細致的斟酌。畢竟得知十八親衛前來守護上官玄悟,程和海心中也有些打怵。要知道十八親衛聯手,連當年的槐大人都要落荒而逃,更別說是他們幾個了。

    “你回去吧,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今晚有所行動,我們會在你們防御之地進出。不過,事成之後你們這些人也要掛點傷痕,不然必會引起懷疑。”程和海說道。

    “諾!謹遵大人吩咐。小的告退。”壯年男子說著站起身,謹慎的四下觀望了一眼,這才向外走去。

    壯年男子一走,程和海暗示了一眼,旁邊桌子上的一名男子趕緊走了過來。

    程和海低聲說道,“你馬上去一趟恆通車馬行,那個車馬行的掌櫃是個南平人,你立即把這個消息賣給他。必要的時候,可以亮明你的身份,以便證明消息的準確性。”

    程和海低聲把上官玄悟驛館所住的具體位置說了一遍,以監天院的能力,查明幾個邊緣消息收購人員還是不成問題。特別是德光當偽皇之時,監天院把億象城摸的很透徹。

    阿朱放出的假消息,很快就經過層層轉手,賣給了各個出售消息機構。南平與西越的殺手們得知這一消息,也開始為今晚的行動布置起來。

    億象城天子行宮之內,張如明一行被‘請’了過去。谷凡向天連同張如明的親兵,都被阻擋在行宮之外。孫剛帶著張如明,進入了德光臨時的行宮朝殿。

    從殿門到寶座約有百丈之距,兩側的侍衛刀劍出鞘,一個個怒視著張如明。不過這些人看到張如明穿的跟個南瓜似的,又忍不住想笑。這一怒一笑之間,臉上的表情非常怪異,根本看不出什麼皇家威嚴之勢。

    走過了宮中侍衛的刀槍林,寶座之下群臣位列兩側。與那些護衛不同,這些所謂的臣子們,對待張如明卻是一個個黑著臉,嘴角露出不屑之意。他們這些臣子可不是原有的京都大員,大都是億象城本地的官員。現在水漲船高,也開始以朝臣自居。這些家伙可不知道上官天師的厲害,在他們眼里上官玄悟只不過是個祈福天師而已。不管名氣再大,也無非是借了段瑯的光。

    張如明擺著小手客氣的與眾人打著招呼,看到沒人搭理他,張如明干脆給高高在上的德光擺了擺手。

    “大皇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德光鼻孔里哼了一聲,範佳昌當即怒道,“大膽,見了吾皇陛下,還不跪拜。”

    張如明斜眼一瞟,“你是哪根蔥,知道老子是誰嗎?自昱寧帝之時,群臣站著,老子都可以坐著。德隆執掌江山那會,那就更不用說了,群臣都得向老子行禮。怎麼,你讓老子跪拜?跪拜誰,是讓諸神跪拜德光大皇子嗎。我看你小子簡直是大逆不道,根本是想讓大皇子遭雷劈。”

    “你~大膽,辱罵吾皇,此乃十惡不赦。”範佳昌怒道。

    張如明哼了一聲,目光看向了德光,“我說大皇子殿下,這奴才是誰啊,大呼小叫的,簡直是不懂禮數。以後選擇奴才的時候,眼神也要亮著點,可別跟建安帝似的,選了一個瑞木,到頭來還被狗反咬一口。”

    範佳昌氣的直哆嗦,他可是宏親王的侍衛長,要不是張如明身份特殊,他都想一刀斬殺了。

    德光更是面色鐵青,雖說他當皇子之時就見識過張如明的威風,但今時畢竟身為帝君,這上官玄悟簡直沒把他放在眼里。

    “上官玄悟,朕乃大夏之皇天下之主,身為臣民,見到朕不該跪拜嗎。”德光威嚴的說道。

    張如明眼神一眯,“德光,沒有本天師的賜福,沒有祭拜先祖,沒有在神壇上敬告諸神,你覺得你這皇位坐的正統嗎。”

    德光一听,不禁氣的雙拳緊握,眼神中冒出道道凶光。朝殿上頓時站出一位老臣,此人名叫季文海,原本是億象城府尹,現以被德光冊封為吏部大臣。

    季文海哆嗦著怒道,“上官玄悟,休得口出狂言。吾皇陛下乃繼承大統,你敢激怒聖顏,此乃死罪。”

    張如明大腦袋一歪,“吆喝,這不是季府尹嗎。記得當年皇家校場壓制叛亂的時候,你還是力舉德章之人。怎麼,這一轉眼就投靠大皇子了?也對,向你這種溜須拍馬之人,根本就是個牆頭草。我說,干嘛這麼苦大仇深悲憤的跟出老殯似的,要不要本天師上門替你家超度超度。”

    “你~你你~!氣死我也!”季文海抖動著雙手,氣的嘴唇都發紫。

    德光一拍御案,“休得胡鬧!上官玄悟,別忘了你這身光環都是皇家所賜,朕一樣可以收回來。再敢胡鬧,朕定斬不饒!”

    “定斬不饒?德光殿下,你這是要向諸神宣戰嗎。不是本天師小看你們,我歷都城大軍就駐扎在城外,城內也安插了幾千人馬。只要老子少了一根汗毛,頃刻之間就可以踏平你億象城。”張如明毫不示弱的說道。

    張如明的話,頓時讓朝殿之上所有人暗吸了一口涼氣。德光眼神中冒出了凶光,怒視著張如明冰冷的說道。

    “上官玄悟,你來我億象城,就是想來激怒朕的嗎?別以為朕不敢殺你,就算那段瑯親自帶兵而來,又能如何。”

    張如明哼聲說道,“大皇子,原本我是好意,是來億象城代表諸神為你賜福的。但是本天師自從進殿之後,你瞧瞧這群歪瓜裂棗,一個個跟家里出了多大事似的,這是迎接天師的禮儀嗎。更何況,不管是君王還是天師,天下臣民認可你,你就是君王,不認可,你我都是一介平民。”

    “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古以來也沒听說君王還需臣民認可的道理。”範佳昌怒道。

    張如明眼楮一瞪,“魚兒也不需要水的認可,但離開水它就得死。君王是不需要臣民的認可,但沒有臣民的君王,還算是君王嗎。”

    “你~簡直是謬論。”

    “操!沒讀過書居然說老子是謬論,德光,這家伙簡直是不堪重用,本天師很不看好他。”

    德光覺得五髒六腑都在翻騰,恨不能氣的一口老血要噴出來。不過德光明白他還真不能殺了此人,否則段瑯率兵殺來,億象城沒人能夠抵擋得住。德光深受宏親王的教誨,知道自己擔當著重振皇室的大任。不能為了一個小小的潑皮,就破壞了整個大計。

    德光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怒火問道,“上官玄悟,如果你真是來給朕賜福的,朕感謝你。但你要超出了朕的底線,不管人麼人為你撐腰,朕必定斬殺了你。哪怕是破釜沉舟,朕也在所不惜。”

    張如明抱了抱拳,“大皇子殿下這話說的在理,只有得到了諸神的賜福,您才能稱為真正的陛下。本天師做事向來秉承天意,但誰要是觸犯了我的底線,本天師也不答應。”

    德光咬了咬牙,“好,那不知何時為朕賜福?”

    “搭祭壇,選吉日,而且還得供奉二十萬兩白銀。不然激怒了諸神,那可要遭到天譴的。”

    德光牙咬的嘎嘎直響,他再也不想看到這個潑皮無賴,恨不能現在就想把他趕出億象城。這天下之人,就沒見過這麼一號不要臉的。天師賜福,居然還要二十萬銀子。

    德光微微平息了一下內心的怒火,沉聲說道,“傳令,兩日內搭好祭壇。上官天師,不知道兩日後,可否是吉日。”

    張如明搖頭晃腦的嘿嘿一笑,“只要銀子到了,哪一天都是吉日,諸神會賜福于你的,哄尼尼唄噠。”

    德光揉了揉額頭,“孫愛卿,朕累了,送上官天師回驛館。兩日後,開壇賜福。”

    德光心說再耽擱一會,自己真忍不住要斬了這混蛋。這哪是來賜福的,根本就是上門敲詐。難怪德光還在京都之時,褚寶雄等朝臣就把上官玄悟列為天下第一臭。他一開口,逆風都能臭十里。

    行宮之外,谷凡向天等人看到張如明邁著得意的八字步走了出來,眾人紛紛松了口氣。

    眾人駕著張如明剛要送上車攆,張如明喊道,“等等!”

    張如明說著回頭看了看孫剛,“孫將軍,您請留步。對了,本天師向來愛民如子,非常喜歡與萬民交流。我驛館外的守衛,就撤掉一些吧。當然,本天師的安全你可要保證。不然本天師磕了踫了,都得賴你的頭上。到時候信徒堵你家門口罵街,那可別怪本天師沒提醒你。”

    孫剛心說這他媽什麼混蛋邏輯,讓老子撤掉守衛,還要保證安全,磕踫還得賴到老子頭上?你他媽算老幾啊。

    看著上官玄悟一行浩浩蕩蕩離去,一名隨從官走了上來,“將軍大人,干脆把人馬全部撤離得了,這混蛋死了活該。”

    孫剛搖了搖頭,“此人非常重要,務必保護好驛館的安全。外圍巡守人員可以撤掉一批,做到內勁外松即可。”

    “明白!”

    隨從官答應一聲,退到了身後。孫剛倒背著手,琢磨著張如明這一天來的所作所為,他覺得此人看似荒誕,卻透著一股子怪異。孫剛相信上官玄悟絕不只是為了賜福而來,他肯定帶著某種目的。但孫剛思前想後,也沒琢磨透其中的玄機。

    驛館內,張如明開始吹噓著殿中的‘凶險’,跟說書似的听的眾隨從一驚一乍。谷凡擺了擺手轟走了眾人,吩咐大家輪流休息,今晚很可能會有一場惡戰。

    向天看著張如明問道,“大人,您不會真的要給德光賜福吧?”

    “為什麼不,只要給銀子,他就是弄頭豬來老子照樣賜福。”

    “可是您這麼一賜福,那不就成了諸神認可的皇帝了?”

    上官玄悟陰險的一笑,“不錯,老子給他賜福,天下萬民就知道他得到了諸神的認可。但老子一樣可以賜福于其他人,回頭我就賜福張廣智,他也就成了皇上,再給蔣竹明也賜福一番,只要老子願意,完全可以賜福百把個皇帝。反正是讓大家都明白,這天下是諸神說了算。至于皇帝,老子願意賜幾個就是幾個。”

    “大人,你就不怕把天上那老幾位給累著。”向天笑道。

    德光做夢也沒想到,他原本以為上官玄悟就是來替段瑯出出氣,只想著讓這家伙趕緊走人。沒成想,一著不慎落入了上官玄悟的圈套。這次的賜福大典,反而成了德光今後的一塊心病。每次一想到這事,惡心的他連飯都吃不下。

    當夜,驛館內熱鬧非凡,張如明大擺宴席與眾人開懷暢飲。驛館之外,正如孫剛吩咐的那樣,巡守人員撤掉了大半。但是驛館不遠的一處兵站內,卻派駐了一支精銳騎兵。

    夜色漸深,驛館周圍也出現了道道魅影。阿朱親自巡視了一圈,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阿朱發現好幾撥人馬隱藏在附近,她沒有出手擊殺,畢竟這里是億象城,萬一鬧出動靜阿朱等人也不便亮明身份。

    阿朱吩咐跟隨自己的影者,嚴密把控住西側圍牆一帶。只要有人接近,立即擊殺。至于驛館的後側圍牆,阿朱交給了那十幾名城陽府招募的人員。斥候營是不是有內鬼,今夜就能見分曉。對于夫君張如明那邊,阿朱並不擔心,有十八親衛親自守護,加上設置了幾個虛假目標,阿朱相信夫君張如明不會有什麼問題。

    深夜子時,向天把驛館內院全部換成了自己人把守。谷凡命人熄滅燈火,黑暗之中,道道身影在主院與偏院之間來回走動,除了十八親衛,連隨從都不知道張如明到底身在何處。半柱香之後,燈火重新點亮。谷凡吩咐三十名隨從,嚴密把守後側的偏院。甚至是谷凡自己,也站在一處臥房前持刀把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阿朱隱藏在後牆外不遠處的房檐之下。丑時三刻,數道黑影來到了驛館的後牆。阿朱眼神一亮,緊緊的盯著這些黑衣人。當阿朱看到自己的一名‘斥候’在與對方低聲耳語,臉色頓時寒了下來。看樣子明月分析的是正確的,她的隊伍之中確實出現了內鬼。

    “布谷~布谷~!”

    阿朱對著遠處吹了幾聲鳥鳴,馬上傳來了回應。這是影者之間的暗語,阿朱通知眾人悄悄向她這邊集結。對方既然來行刺夫君,阿朱要讓他們一個都別想走掉,全部格殺!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