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獸王強寵︰逆天聖靈師 > 第1187章甦言番外︰有些愣住了

第1187章甦言番外︰有些愣住了

作品:獸王強寵︰逆天聖靈師 作者:梅枝細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你將我在這里放下就好。(((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遙遙看到姬府的門楣,姬清便對坐在馬車另外一側的男人開了口。

    甦言清雋黑沉的視線清清淡淡看了姬清一眼,剛才垂眸沉思的復雜還沒有褪去,很明顯地被姬清看入眼中,讓她知道這個男人剛才也許是在通過她看另外一個女人。

    這個想法,莫名讓姬清覺得有些不自在。

    “嗯。”甦言應了一聲,不過卻並沒有答應,“我還有些事情要和姬老太爺交代,也要去一趟姬府。”

    “可……”

    “如果你一個人歸家,也許還要面臨姬府的盤問,有我出面替你解釋作證,你也能省得麻煩。”甦言清冷的聲音中帶著極為體貼的關切,“再者,我也的確有要事。”

    “什麼事?”

    甦言,“……”

    見到甦言一時間想不出借口而略微有些發愣的模樣,姬清抿唇一笑,“那就多謝你了。”

    一開始她並不願意麻煩甦言,可甦言如此設身處地為她著想,她要是一而再的推脫,反倒辜負了他的一番心意。吳家軍的吳用也好,甦言也好……都可以算得上是她的恩人,以後,她會找機會回報的。

    姬清向來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便應下了。

    有甦言親自登門,姬老太爺自然不會在客人面前對姬清多做為難,在甦言送上了兩枚大衍靈丹之後,更是笑得胡子都一顫一顫的,非常滿意。

    將甦言送出門,姬清再次出聲道謝,“這次多虧你了。”

    “理應如此。”甦言輕輕點頭,想到了某件事,又轉而問道,“過上一陣測試靈殿便會開放,你需要嗎?”

    姬清一愣,“需要的。”

    如今這具身體十五歲還沒有啟靈,並不是因為沒有靈根,而是因為陰差陽錯之下一直沒有能成功測靈,不知道靈根的情況,姬府自然也不會為她安排啟靈。

    要知道,浩渺大6上靈師極為尊貴,而蒼炎國如今更是沒有一名靈師坐鎮。

    “那我為你留一塊。”甦言說道。

    “這……會不會太麻煩你?”

    “不會。”甦言笑著搖頭,找了一個借口,“你也不用有心理負擔,可以將我現在的善意看成一種下注,以後若我有需要你幫助的地方,只要不違背你的本心,還請你能伸出援手。”

    “好的……”姬清忍不住又失笑出聲,“可我現在還是普通的閨閣女子一個,還真不知道能幫上你什麼忙。看來,為了以後能還恩,我也得努力才是。”

    “我相信你。”甦言清雋黑眸落在姬清白皙俏麗的側臉上,卻守禮地並沒有盯著看,而是很快移開視線,“那我先走了。”

    “嗯。”姬清點頭。

    看著甦言離開的背影,姬清心頭倏地浮起一陣極為復雜又突兀的情緒。

    好像……自從遇到了這個人之後,她並不算順遂,處處受到桎梏的人生似乎開始變得順暢起來了呢。是重生為人為她帶來的好運,還是因為這個人?

    忍不住露出一個淺淺笑意,姬清回身進入姬府。

    ……

    將手中的書信放在書桌之上,坐在紫檀木椅上的甦言合上眼眸,凝神靜思起來。

    和他預料中的一樣,他重生歸來的這個世界和之前並不一樣。至少,一月一來的追蹤查探表明,蒼炎國中叫拓跋烈的人有幾個,但卻無一人的身高相貌和拓跋烈相似。

    至于其他三國,他也在派人查探之中,不過結果也不容樂觀。

    不僅如此,蒼炎國的整個皇室都有著細微的變動,其中最讓甦言心情復雜的便是真寧公主如今好端端地活著,雖然已經嫁人生子,但是卻依舊年輕貌美,可見生活得十分的幸福。

    沒有了真寧公主被遠寒俘虜而去的變數,如今蒼炎國皇室的二皇子並不是拓跋烈,而是拓跋玉。和上一世不同,這一世沒有了拓跋烈的強大勢力,蒼炎國的皇室比上一世要亂得多,皇子們之間因為勢均力敵而爭奪越發激烈……

    很多事情和上一世一樣,很多時候又和上一世不一樣。

    甦言突然明白了姬清當初那種感覺。

    當她知道重生在別國一個小姑娘身上,擁有了一個新的身份的時候,她一開始是迷茫的,然後……逐漸從迷茫之中誘發出一種欣喜。

    感激上蒼,讓她再次擁有了生命。

    當初的姬清被柳家那樣殘忍對待過後,甫一重生又遭遇到**的痛苦,其實對于一個被柳家困在高牆之中,心思純淨猶如一張白紙的她來說,是極為難過的。

    好在她性格倔強不服輸,而陰差陽錯佔了她身子的拓跋烈又傾心相待,這才將悲劇變成了喜劇,也沒有讓她在仇恨之中沉淪下去。

    這一次……她並沒有遭受清白被毀的痛苦,應該會過得好一點吧?

    想了想,甦言發現自己已經有三十五日沒有見到朝思暮想的人了。明日便有一個機會,他要去給她送測試靈殿的號碼牌,真好。

    ……

    翌日。

    甦言上午便匆匆趕到了姬府,輕松從高牆之外翻過,穩穩落在姬清的小院之中。

    姬清正在給院牆底下的薔薇花澆水,猛然見到一道青影從天而降,驚得幾乎低呼出聲,好在她很快便認出了甦言的身份,這才將喉中那一聲驚呼給壓下去,雙眸發亮地看向甦言。

    眼看著測靈大殿就要開啟,他應該是來送號碼牌的。

    果然。

    甦言將手中的木牌遞過去,“第一日的牌子,最後一個。”

    “嗯?”姬清疑惑地接過,“最後一個?”

    “是。”

    “你為什麼不選一個靠前一點的時間呢?”

    “……我擔心你不方便出門。”甦言開口。

    他當然不能說,他知道姬清有可能會弄出大動靜,若是最後一個人,測試靈殿便沒有那麼多人,離開也方便一些。

    只不過……他也有些猶豫。

    曾經姬清是在測試靈殿九層才獲得了歸元界還有不悔老人的傳承,當初是拓跋烈帶她進入九層的,他不是皇室中人,自然沒有進入靈殿九層的權力……這一次,他要尋機帶她進入其中嗎?

    避開守衛的耳目還好說,可他有什麼樣的借口,帶著她進入一個私密的環境呢?

    會不會,她覺得他別有用心?

    甦言向來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但第一次將這樣縝密的心思用在感情上面,這種滋味很新奇,也很讓他沉迷其中。

    “想要出門的確不太方便。”姬清無奈了。

    不過,很快她又想到了辦法,“也沒事的,你不知道吧,春曉現在對可听我的話了,那一日我可以翻牆離開,讓春曉扮成我的樣子呆在屋子里便好。”

    “你要怎麼翻牆?”甦言看了看高有三米多的院牆,勾唇淺笑。

    姬清,“……”

    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真是有難度呢。

    “沒事,我總會找到辦法的。”

    “還是我來接你吧。”甦言清冷的聲音說道,“那一日我左右也是無事,來你這里走一趟也不過是順路。”

    “真的順路嗎?”姬清眨了眨眼楮。

    甦言,“……”

    他很想說真的。

    可順路要順上小半個時辰,似乎也有點牽強,為了以後不被拆穿,他現在不想輕易說出謊言。

    再說,他不想騙他。

    心思很復雜,甦言卻並沒有再開口。

    見到他這踟躕的模樣,姬清忍不住唇角微翹,白皙俏麗的臉上揚開笑容。

    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

    ……

    到了測試靈殿開放的日子,甦言約莫到了半下午才過來姬府。

    他有些窘迫,倒是姬清大大方方地說道,“甦公子,還請你帶我……額,帶我翻牆吧。用靈力卷著我就好,我不介意的。”

    “好。”甦言點了點頭。

    雖然姬清這麼說,可甦言卻並沒有用靈力卷著她,而是僵硬地牽起了姬清的手,帶著她很快便落在了院牆的另外一邊。

    等到一落地,他便及時松開了手,清俊的面容上也泛起了可疑的紅暈。

    如果不是看過他文雅冷靜的樣子,姬清只怕要以為他是一個情竇初開的男子,對她心有愛慕。原本她對甦言的突然之舉有些詫異,可是現在見到他一副比她還要羞赧的模樣,倒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甦言輕咳兩聲,提步朝著前方走去。

    “笑你比我還害羞。”姬清的話脫口而出,很快覺得不太妥當,她說出這話不僅有些不大矜持,反倒像是在調戲甦言一般,頓時臉色一紅解釋道,“那個……我是說,其實我也有點害羞……不對不對,是我想說,事急從權嘛,雖然我們也不是很熟,可我自己爬牆可能要爬上許久,這會耽誤很多時間,這樣的接觸其實也沒啥……哎,也不是沒啥,這個……”

    說道最後,姬清把自己給繞暈了。

    等她歇了下來,她一抬眸便撞入甦言幽遠清雋的黑眸之中,他眼里盛滿了溫柔的漣漪,像是柔柔的水一般將她給包圍起來。

    不突兀,又那麼雋永。

    叫人一下便恨不得溺死在他溫柔眸光之中。

    姬清有些愣住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