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謀已久︰總裁求放過 > 第三百零四章 陳馨悅

第三百零四章 陳馨悅



作品:婚謀已久︰總裁求放過 作者:南街北巷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白歌听了,心里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本書更新最快網址 www.ck101.tw)))35xs只要不是傅思誠那就好。孩子可以再生,再者他對悠悠的喜歡是僅僅停在肉。體上的喜歡,與愛情無關。

    頓了頓,他想起陳馨悅的模樣,小腹一緊,那個女人的美貌似乎更勝一籌啊。沒有男人不喜歡美女,他當初願意和悠悠在一起也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床上功夫好。

    “備車。回別墅。”他冷冷吩咐。

    “是的,老板。”

    ……

    淡淡的奶白色薄霧傾瀉在空中,仿佛永遠扯不清。散不開的薄霧讓這夜晚帶上了有些迷離神秘的薄紗。

    圓月稀稀疏疏的星星點綴在這暗黑色璀璨的天空。

    傅家一家溫馨的房間里面,淡黃色溫暖的色調讓人視覺更為舒適,陳舒茗坐在床上,小腹微微有凸起的痕跡,她溫柔的撫摸著肚子,問正在檢查的女醫生︰“他健康嗎?”

    女醫生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在這方面有著非常深厚的知識,扶了扶眼鏡,點點頭道︰“夫人,你的孩子很健康,差不多有兩個月了。你一定要注意補營養,畢竟你現在已經現在不是一個人了。”

    傅思誠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安安靜靜的听著,記著醫生所說的禁吃的東西,該吃的東西……煙癮犯了,他忍著,站在角落,視線一片黑暗。

    慢慢有了些微光明。不再是黑暗一片。

    “總裁,那我先走了?”

    “嗯,下去吧。”

    陳舒茗感覺他的戾氣少了很多,經過那麼多事情,他變的越發穩重,能壓的住脾氣了。平時說話也都是淡淡的,再也沒有以前那種滲人的感覺了。

    也許,他慢慢發現,對身邊的人好一些才是明智之舉吧,身邊最親近的人,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也是最容易,把你傷的最深的人。

    “思誠你在想什麼”陳舒茗光著腳走過來,還好地上有毛毯,不至于冷著她。35xs

    傅思誠閉著眼︰“我能看到一點光了。相信孩子出生的時候,我可以看到他了。”

    他笑︰“先教他叫媽媽還是爸爸?”

    爸爸媽媽。

    這真是兩個非常溫柔的詞語。溫柔的讓她有些感覺不切實際,他們終于快要有一個家了。

    一個屬于自己的家,有爸爸媽媽,還有可愛的寶寶。

    “爸爸吧。”她溫柔的笑︰“其實都可以。”

    傅思誠看不到她,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表情,只是覺得,她應該……笑了吧。

    “我們親自去給孩子買一些玩具回來吧?”傅思誠開口,他以前都是讓說一句話,便有人買了。

    可是這次,他想親自買。想嘗試做一個爸爸,到底是什麼感覺。

    陳舒茗想象到一個可愛的小孩子窩在他懷里叫爸爸就覺得畫面特別溫暖︰“好啊,思誠,我扶著你。”

    傅思誠打電話給姜軍那邊︰“傅氏名下所有各大超市兒童商店清場,我帶著思茗進去買東西……”

    “等等……”陳舒茗打斷他,︰“a市大部分都是傅氏旗下運營,如果清場了,那些小孩子去哪買東西呢?一些比較偏僻的地方……根本找不到。只有傅氏不管在哪里都分布著商店。”

    他突然笑︰“也是。就按你說的做吧,我還是太過于不穩重了。”

    傅思誠最近的行為讓她有些心疼,她走過去,腳底下是柔軟的毛毯,她過去笑臉盈盈的挽著他的手臂,︰“孩子他爸,給孩子取一個名字吧。男孩女孩都先想個名字。”

    傅思誠听著她的聲音,有些呆住了。雖然看不到她的臉卻可以想象的出來,她此刻笑的多溫柔。

    記憶有些恍惚,如果之前那個孩子沒有死的話,應該已經叫爸爸媽媽了吧?

    “好。網om”他應到,語氣帶著笑意,盡量不讓陳舒茗看出自己的難過。

    ……

    夜色更沉。

    白歌回來的時候,屋里的阿姨主動和他承認是她下的藥。

    沒想到白歌並沒有生氣︰“干媽,我這條命都是你撿回來的,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都怪我,之前一直發現原來她一直欺負你。媽你放心,我以後都不帶她回來了。”

    之前他跑出來之後,整個人幾乎被去掉了半條命,是這個清潔工阿姨一大早去打掃,在公園椅子上面看到了他,把他帶了回家。

    他沒有辜負所有人,漸漸變的強大。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可是干媽一生勞累早已經習慣了工作,讓她享福她卻要搶著做各種家務,白歌沒辦法,只好由著她,用最好的食材讓她折騰。

    想了想,他決定去看看悠悠,畢竟懷過他的孩子,畢竟曾經溫存過。

    剛走出去,馮嫂的電話打了過來︰“我的孫子呢?為什麼我找不到他……”

    “死了!”他不耐煩的回答,摁斷了電話。

    但這個是事實。

    馮嫂握著手機直接“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陳舒茗在商場里面待了很久,里面開著暖氣,倒不至于讓她有什麼不適。

    九月的天氣已經發涼,一場大雨過後,整個a市的氣溫急劇下降,傅思誠出來的時候給她帶了一條保暖的外套,自己則隨意穿件襯衫就出來了。

    他仍舊那麼好看,仿佛上帝精心雕琢的上上品,沒有一絲瑕疵,除了……那無神的眼楮。

    碗如死水,毫無波動。

    “怎麼不說話了?”他突然問。

    陳舒茗回過神,隨便拿起一個小巧的嬰兒鞋︰“小孩子的東西都好小,小小一個,好可愛。”

    傅思誠說︰“等長大一些,我們就出去玩,留他在家自立自強。”

    他的話里分明帶著笑意,陳舒茗也跟著笑起來︰“那他不恨死我們對了,你希望孩子是男是女”

    他們一邊一邊說,陳舒茗手里觸摸著一條雪紡小裙子的時候,突然回過頭問他。

    “如果是男孩,我們爺倆一起保護你,如果是女孩,我保護你們娘倆。”傅思誠淡淡的說著,情緒沒有太波動,只是說了心里話而已。

    陳舒茗走的腳步一頓。

    她笑笑,剛想說話,一個眉眼溫柔的女人推著嬰兒車走過來,她停在了自己的面前,伸手撫摸著那可愛的小鞋子,陳舒茗一愣,像是被蠱惑一般走了過去。

    女人剛生完孩子不久,穿著一件淺黃色孕婦休閑服,寬大的衣服把她包裹著。神情溫柔。

    嬰兒車上的孩子臉皺巴巴的,通紅的皮膚,還未長開的頭發,看上去一點也不可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陳舒茗特別想湊過去親一口,再親一口。

    那女人見她看的入迷,眼神下意識瞥向了她的腹部,哪里稍微凸起一片,一看就是懷孕了。她溫柔的笑︰“你這多少月了?”

    陳舒茗回神,這才發現自己盯著人家孩子看了好久,貪婪的像是人販子似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啊——我兩個月了。你這個孩子,是男孩女孩啊?”

    小小一個,五官沒張開,陳舒茗還真沒看出來。

    “男孩,出生差不多兩個月了,最近一直哭吶,有點煩悶,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奇怪的是,我一帶他出來,乖了不少,不哭不鬧的。”

    陳舒茗彎下腰,伸手去摸他的臉,觸感柔軟,喜歡的不得了。

    傅思誠站在不遠處,她一離開他一會他就渾身不安心。

    “你丈夫呢?沒和你一起來”女人見她那麼喜歡小孩子,也跟著笑。

    “我——”陳舒茗看了看四周,沒看到他,踮起腳,試探的叫了一聲︰“老公”

    那邊的人听了愣了一秒。

    喜悅快要溢出來。

    他“哎”了一下,說道︰“這里。”

    陳舒茗尋著聲音去找他,看著他站在原地,走過去去牽他,“過來,摸摸小孩子。”

    他愣了一下。

    女人看著傅思誠,呆住了,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只是那眼楮怎麼回事?

    她很快發現了不對勁,但是卻沒有說出來,依舊溫柔的看向嬰兒車上的孩子。

    當手指觸摸到那有些松軟的肌膚的時候,傅思誠整個人為之一震。

    很柔軟,有些溫熱的溫度,小小一個,脆弱的再用力幾乎能直接掐死。

    就是這樣脆弱的生命,讓他愣了一下。

    “怎麼樣?思誠”陳舒茗溫柔的笑,見他笑了,自己也忍不住笑笑

    “很。開心。”他淡淡的開口,藏不住的喜悅。

    不知是因為那句“老公”,還是,即將當爸爸的喜悅。

    女人的手機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們先幫我看一下,我接個電話。”

    陳舒茗點點頭,心底有些感謝女人這麼相信她。

    女人走到一邊接起來電話︰“不累啊……很快……沒有,他沒有哭,別擔心……好,我很快回來。”

    掛了電話,她走過來︰“不好意思了,我老公讓我回去吃飯了。先走了。”

    陳舒茗也笑︰“沒事沒事,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傅思誠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听聲音他知道她非常開心。

    因為這個寶寶。

    因為這個,他們的寶寶。

    這是他的第二個孩子。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