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三玄天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自辱人辱

第三百三十七章 自辱人辱



作品:三玄天 作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雷光的掩蓋之下,沒有人能看得清薛成驚駭的表情。+++女生必上網站 www.hjw.tw

    空中剩余的半段拋物線上劃過一陣電閃雷鳴之後,他就像是一坨徹底喪失了控制力、但還勉強保持著人形的爛肉,重重拍在了地面!

    完全沒有了自身靈力的防護,早在雷光之中千瘡百孔的身體,在地面上砸得血沫橫飛!七竅之中同時迸出鮮血!

    尚未完全燃盡的雷光,仿佛跗骨之蛆,將那些飛濺的血沫燃成灰燼,附近黑灰簌簌而落,沒有留下半點血腥氣。

    所有人都是發自內心地打了個寒顫。

    玄寧宗眾弟子似乎嚇傻在原地;其他觀戰弟子有些驚得呆了,有些面露不忍,還有一些甚至不敢看向薛成。

    渙靈宗的少女們微微掩口,滿眼都是驚駭的神情;若水深深皺眉,目光不斷在珞宇和薛成的身上轉來轉去;就連準備好給珞宇歡呼,準備好將前一天受到的委屈全部奉還的靜兒,都呆滯了,頭腦中一片空白。

    塵生宗的唐長老也愣在了擂台之上,還是看到衛長老沖下擂台,才驟然反應過來,慌忙跟了下去。

    “沒死。”衛長老長出了一口氣,仿佛放下了天大的負擔。

    唐長老急急追來,緊張道︰“什麼叫沒死?這……這孩子被傷成了什麼樣?你們……你們清凝宗的弟子,下手怎麼能這麼狠毒?”

    連忙蹲下查看薛成的情況,唐長老一臉痛心疾首之色。他發現衛長老已經輸送了一道靈力進入薛成的體內,幫他穩住了生機,但還是不住扼腕嘆息。

    身體上的傷勢好辦,他斷掉的那些骨頭還有皮肉傷,在修士手上絲毫不成問題。可那雷霆是從氣海的位置爆發出來,已經將他的修為根基全部毀掉。薛成現在是保得住性命也保不住修為,從此就是廢人一個了。

    看著唐長老婆婆媽媽蹲在那里,看著薛成直搖頭,衛長老不耐煩道︰“你仔細查看,那股雷霆之力根本就沒多大。這孩子也不知道怎麼了,居然放任別人的靈力侵入氣海,不加阻止。只要他稍作抵抗,也不可能傷成這個樣子啊……真是的!”

    衛長老的話怎麼听都像是維護自家弟子的強行狡辯之詞,唐長老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後就親自將靈力探入薛成體內,然後……然後,他也愣住了。

    因為他發現,衛長老說的沒錯,從薛成體內的殘余靈力來看,那股雷霆之力確實沒多少啊。

    唐長老奇怪地看著薛成,似乎想從他的身上看出一些其他的蛛絲馬跡來。

    薛成听到了長老們從他的傷勢得出的推論,很想反駁,但是他現在痛得就要暈過去,根本無法說話。

    他已經顧及不到暴露自己的計劃,薛成很想解釋,他是受了中斷百鳥朝鳳的反噬,氣海中的靈力正亂作一團,才會毫無反抗之力,受到如此重創。

    何況,他完全沒有和珞宇做過實質性的接觸,珞宇的靈力也並未通過那一拳進入他的體內。他根本不知道那股力量是如何出現的、何時出現的,自然不可能提前組織防御。

    實際上,他自己也正處在茫然之中,他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莫非珞宇有著什麼格外隱蔽的手段,將靈力送入了他的體內,而他卻沒有注意到?

    但是,他漸漸沒有力氣想了,他的眼前迅速地模糊下來,直到徹底黑暗。

    薛成陷入昏迷的過程中,兩位長老已經將目光移到了呆立台上的珞宇身上。

    珞宇還保持著出拳的動作,滿臉愕然,仿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造成這麼大的破壞。

    衛長老稍稍避嫌,把率先發問的機會讓給了唐長老。唐長老仔細盯著珞宇的神情,嚴厲問道︰“怎麼回事?解釋清楚!”

    珞宇吃驚的表情不似作假,唐長老微微皺眉。

    隨後,珞宇才像是忽然驚醒一般,不知所措道︰“他……他的招式好像出了問題。

    “我一拳打在他胸口的位置時,發現百鳥朝鳳這一招的威力不像傳言中的那麼大,力量不夠凝實,還有一些散亂之象。

    “我已經及時收力了,可是……”

    珞宇說著,就低頭看向腳下,擂台地面上大量裂紋以他為中心,蛛網一般延伸向四面八方。

    這確實是收力之後,將力量卸出體外的表現。

    唐長老無話可說,滿眼都是深深的不解。衛長老微微點頭,再次暗中舒了一口氣,基本上完全放松下來。

    珞宇的話全是實話。

    薛成的招式確實出了問題,那是他自己故意中斷,自願受到反噬。二人對撞時的感受是事實,他及時收力也是事實。

    他唯獨沒有提到的,就是他並沒有在對撞時將任何力量送入薛成體內。那些雷霆之力,都是他在薛成快要飛出擂台時,才臨時起意弄出來的。

    所謂“超越化形級”的資質,珞宇的奇異之處古之未有,他的手段不是他人所能想象的。

    當事人薛成完全沒有頭緒,二位長老也絕對想不到這個可能。他們只能疑惑地看著昏迷的薛成,想不明白這孩子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珞宇貌似無罪,比試公平合理,唐長老不得不暫時宣布,珞宇是此賽的獲勝者。

    玄寧宗眾弟子終于醒過神來,一個個悲憤異常,想要怒罵卻又不敢。此處恰好沒有玄寧宗的長老坐鎮,他們沒有後台,只能立刻帶走昏迷中的薛成,回去求救,看樣子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珞宇走下擂台,腳步有些不正常的沉重。

    他從來沒有對人下過暗手,看到薛成的慘狀,心里也很別扭。

    但是他不後悔。薛成不懂得自愛,比試之中使詐也就算了,用的還是自殘的方式。

    “夫人必自辱,然後人辱之”。

    他若不是自己中斷了法術,遭到反噬,毫無抵抗之力,還處在陰謀得逞、忘乎所以的狀態之中,怎麼會毫無抵抗之力,讓一分的雷霆之力發揮出了十分的效果?

    珞宇的腦海之中轉悠著這些念頭,對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有些茫然。

    這時,一只手掌啪地一聲,重重落在了他的肩頭,將他一巴掌拍醒!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