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指染成婚,老公別太急 > 第674章有本事,來拿

第674章有本事,來拿

作品:指染成婚,老公別太急 作者:炎水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炎景熙淡淡一笑。

    人各有命吧。

    她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你雞翅膀買了嗎?”炎景熙轉移了的話題問道。

    尚捷聿深幽的望著炎景熙,問道:“你剛才笑什麼?”

    “你不是問搞笑不搞笑嗎?所以笑了。”炎景熙解釋道,又揚了揚笑容。

    “現在又再笑什麼?你在笑我嗎?”尚捷聿眯起魅瞳問道。

    “每一個都有自己考慮的立場吧,如果他們抨擊你,說你**,住在墳墓里,比撒旦更可怕,比老鼠更骯髒,你會怎麼想,怎麼做?”炎景熙反問道。

    “弄死他們。”尚捷聿陰冷的說道。

    “所以,他們用善意的謊言來維持現狀的平安,或許你會覺得他們虛偽,狡詐,甚至是拍馬屁的惡心,但是,他們用謊言來給你增加樂趣以外,並無傷大雅,也能更好的活著,不是嗎?”炎景熙反問道。

    “所以,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笑話,蠢頭蠢腦的傻子?”尚捷聿眯起眼楮,鎖著炎景熙。

    “那就要看你怎麼想了?有一個美女,給了一個乞丐一沓錢,而此時,正好有一個有錢的富家子弟開車經過,打開車窗,看著那個美女。

    有人說,這個女的不要臉,是朵白蓮花,說不定是**的,給乞丐錢,只是為了吸引富翁的注意,很惡心。裝善良,虛偽。

    也有人說,這姑娘真的是心地善良,自己都窮的**了,還懂得給乞丐錢。

    事實上,這個美女是那個富翁的妻子,那個乞丐是富翁趕出來的父親。

    這個美女,被人詆毀了,很是難過,氣憤,就對著那些說她虛偽的人解釋了。

    你知道是什麼結果?”炎景熙問道。

    尚捷聿覺得這個故事挺有趣的,問道:“什麼結果。”

    “那些認為她虛偽的人,听到她的解釋,反而更生氣了,說道,這個老頭子這麼可憐,為什麼被趕出來,肯定是你傳得枕頭風,你還在這里裝善良,你還要不要臉啊,你是不是勾上了自己的公公啊,你要是真的孝順,把自己的公公接回去啊。”炎景熙雲淡風輕的笑著說道。

    “然後呢?”尚捷聿擰眉。

    “然後,美女哭著走了,心里很難過,很生氣,很委屈。

    其實老頭子吃喝嫖賭打老婆,坐了牢出來,死性不敢,把兒子給他買的房子輸光了,還回去兒子家偷錢,兒子生氣才把老頭子趕出來。

    錢是兒子讓媳婦給的。

    所以,人們不在乎別人說什麼,只在乎自己認定的事情。解釋,更多的,只會讓對方更氣憤,因為,你反駁了別人的認定,試圖去推翻別人的人生觀,他們的自我防備,會讓矛盾更深,更加憎恨和厭惡。

    如果我說,我笑,真的是因為你是傻瓜,你認可嗎?”炎景熙歪著腦袋,調皮的問道。

    尚捷聿笑了。

    如果炎景熙沒有說上面這段話,直接說,我笑,是因為覺得你是傻瓜,他肯定會非常的生氣的,沒有人敢說他是傻瓜,他會把她丟去喂鯊魚。

    因為,他自己確實不認為自己是傻瓜。

    她說的很對。

    他不接受所謂的對的,他只接受自己認定的。

    “炎景熙,你一直這麼灑脫嗎?”尚捷聿好奇的問道。

    炎景熙的眼中彌蒙上一層氤氳的霧氣,心中,又酸又澀的,慢慢的,這股傷,淡淡的,縈繞在身體的血液中。

    但是她並不想跟尚捷聿傾訴自己的過去,轉移了話題問道:“你不要吃雞翅膀了嗎?我們站在你家門口很久了。”

    “不想說啊?”尚捷聿看出端倪。

    “不灑脫,有在乎的東西,卻又無可奈何,因為認定不同,各持己見,求而不得,索性,放手。”炎景熙意味深長的說道,下頷瞟向他門。

    尚捷聿伸手,五指按在指紋處,門自動打開了。

    這場景,炎景熙在科幻電視里看過,當時看的時候,她心中總是帶著一個問題,問身邊的尚捷聿道:“你就不怕停電,你鎖在門外進不去啊。”

    “我里面有發電機,二十四小時供電。”尚捷聿說道。

    “那你的發電機壞了呢?”炎景熙問道。

    “我外面有緊急電源。”尚捷聿解釋了一句。

    “你的發動機壞了,燒壞了電路,你又緊急電源也沒有用啊。”

    尚捷聿:“……”

    “我設計的時候,設計了另外一條緊急線路。”尚捷聿自豪的說道。

    炎景熙勾了勾嘴角,“一道電不小心劈下來,劈到了你的發動機上,發動機自然,燒毀了你的兩條線路。”

    尚捷聿眯起眼楮,嗤笑一聲,“我說炎景熙,哪有這麼容易被雷劈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炎景熙指了指他的別墅,“應該裝一個小門,應急出口。”

    尚捷聿煥然大悟,站在安全的角度上,她好想說的挺有道理。

    他們進去。

    炎景熙被里面的設計徹底震撼道。

    瀑布,森林,鳥籠,溫泉,音樂噴泉,草坪。

    “你當你這里是世外桃源嗎?”炎景熙驚訝的道。

    “我喜歡。”尚捷聿揚起嘴角,對這里很滿意,安了開關。

    頂上的圓弧打開了一半,全部是露天的。

    炎景熙看的目瞪口呆。

    有生之年,還能看到如此科幻的設計,也算不枉費此行。

    尚捷聿看向炎景熙,說道:“繼續往前走。”

    在往前走,是正常的房子了。

    他只是把他的別墅分成了兩半而已。

    炎景熙進廚房,又被眼前的情況雷到了。

    他買了有一百斤雞翅膀嗎?

    “你是要請幾桌人吃雞翅膀全宴嗎?”炎景熙好奇的問道。

    尚捷聿雙手環胸,靠在門框上,慵懶的說道:“五億元,我總得吃個爽吧,你盡管做,吃不完,我可以放冰箱里,慢慢吃。”

    “呵呵。”炎景熙虛虛的揚了揚笑容,“你牛。”

    她利落的收拾雞翅膀。

    紅燒的,油炸的,蒸的,煮的,炒的,把雞骨頭去掉,包入胡蘿卜和香蔥的,跟土豆一起的,包入米的,各種……

    他一直在旁邊看著,這得很好奇,原來雞翅膀有那麼多種做法,關鍵是,她做菜的模樣很美,很柔和,很溫婉,讓他覺得,跟她一起生活好像也不錯,好過他一個人活到家里,孤孤單單的,百無聊賴,無所事事。

    “炎景熙,明天我們去領證結婚吧。”尚捷聿突然開口道。

    炎景熙:“……”

    她那天喝多了酒,回去睡覺醒來後,好像記得自己說了要和尚捷聿結婚這件事情。

    她真的是喝多了,胡言亂語。

    這幾天,他也沒有找她,她早就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沒想到他會舊事重提。

    她回頭,看向他。

    尚捷聿勾起邪魅的嘴角,眼眸中卻多了一道冷然,“怎麼,你後悔了?玩我啊!”

    “我真喝多了,對不起。”炎景熙拒絕道。

    尚捷聿朝著炎景熙走去。

    炎景熙瞬間就感到了鋪面而來的緊迫感。

    他站在了她的面前停了下來。

    他個子比她高很多,低著頭,幽眸鎖著她,問道:“那你現在有沒有喝多?”

    炎景熙知道自己躲避不了,抬起下巴,回復道:“清醒著,所以才否定的。”

    “那你是真的玩我咯……”尚捷聿冷聲道,氣壓,隨之改變。

    “你要是認為是玩,我否定,你也不相信,反而會更生氣。”炎景熙挑了挑眉頭說道。

    尚捷聿捏了她的臉蛋。

    力道有些重。

    可是,卻消逝了那種蝕骨的寒氣,“就喜歡你這份坦然,炎景熙,我愛上你了。”

    炎景熙:“……”

    她干笑著,實在笑不出來,“你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忘記告訴你,我不是那個梁棟宇,追了你幾年,還是只是跟在你p股後面跑,我看上的女人,跑不掉。”尚捷聿桀驁的,有自信的說道。

    炎景熙擰起眉頭,眼中閃過一道驚慌,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是梁棟宇?”

    “你當我手下吃素的啊,他那種車子,中國沒幾輛,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故意保護他?影視明星,歌手,爬的快,衰落的也快,你懂得。”尚捷聿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威脅我啊?”炎景熙皺起好看的秀眉。

    “我是在提醒你。”尚捷聿俯身,朝著她的嘴唇上吻下去。

    炎景熙別過臉,冰冷的看著空氣,想了一秒,又正向尚捷聿,勾了勾嘴角,幾分薄涼。

    “掠奪,強佔,禁錮,是最低等的行為,有本事,你來擄獲我的心,我等著你來征服。”炎景熙很有自信的說道。

    尚捷聿發現,他真的愛上了她,更或是迷戀她。

    她的理念,她的狡黠,她的自信,她的容貌,身材,氣質,廚藝,以及聰慧,都符合他的理想。

    他真的沒想到會踫到這樣一個女人,讓他想要不顧一切一次,縱容她,**愛她,只希望,能夠進入她的內心。

    尚捷聿勾了勾唇角,目光灼灼的看著她,說道:“好。”

    敲門聲不合時宜的響起。

    尚捷聿煩躁,擰起眉頭,蕭冷的說道:“你最好有什麼事情,否則,下次就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