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教主難為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好戲連台

第七百一十五章 好戲連台



作品:穿越之教主難為 作者:揚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客房傳來激烈的咳嗽聲,幾個侍女面露憂色的圍在房外,“怎麼回事啊小姐的病怎麼越來越嚴重了”

    從山里下來之後,大家都病了一場,不過有人輕有人重,獨獨龍可人一病就半個多月,絲毫不見好,讓侍候她的人真是急壞了。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奉龍祈之命過來探望的管事媽媽看著也慌了,這該不會真是遇鬼了吧剛來的時候,她們還以為是龍可人的侍女小題大作,這種事她們見多了,無非就是侍候的人沒盡心侍候,怕上頭究責,便推給虛無的神鬼之說來卸責。

    因此管事媽媽她們,對這些侍女處處挑眼,可幾天下來發現她們倒是盡責,就連那個受了傷的侍女也很盡心,管事媽媽才對她們改觀。

    侍候的人很盡心,再加上管事媽媽都親自上陣侍候了,龍可人的病情仍不見好轉,還越來越嚴重,這就不是侍候的人的問題了。

    管事媽媽想了想,決定了,“興許是藥不對癥,還是把小姐送到城里去就醫吧!”

    侍女們沒有主意,全听管事媽媽的,隔天就將龍可人挪上馬車,將她送往最近的城市,城里的大夫果然比較管用,開的藥只喝一劑,龍可人就退燒了,再喝一劑人就清醒了大半。

    大病初愈的她,看到龍祈讓人送過來的信,氣得不行,想砸東西卻發現兩手無力,侍女們見狀忙哄著她,說久病後無力,是因為這些天她都沒吃東西,所以醒後才會雙手無力。

    龍可人生氣的大吼,“那就快去弄吃的來給我啊!”只是,她嘴巴張得很大,聲音微弱不說還有氣無力,根本沒有她想象中的有威嚴,把龍可人氣得滿臉通紅。

    侍女們很快就弄來稀粥,龍可人不屑的皺眉,然後揚眉看著龍祈派過來的管事媽媽,意即我病了這麼久,你們就讓我吃這個不怕回去我跟我娘告狀,說你們欺負人

    管事媽媽輕笑了下,接過侍女手里的稀粥,拿著調羹舀了一口,慢慢吹涼後,放到龍可人嘴邊,龍可人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肯吃。

    管事媽媽又舀了一口的量吹涼遞過去,這次龍可人抬起手想推開她,只可惜她錯估了自己的力氣,手根本抬不起來。

    “可人小姐,您多日未曾進食,貿然吃進平日用的食物,只會讓您的胃不適,我們是可以順著您的意,但之後身子不適,可不能怪我們。”

    不怪她們怪誰就是這些無能的家伙,害自己生病的,不怪她們怪誰

    “可人小姐若真不肯吃稀粥,那成,我讓人去準備您愛吃的菜肴來,不過咱們先小人後君子,還請可人小姐恩賜字據,載明是您堅持己見,定要進食那些食物的。”

    侍女們聞言皆暗松口氣,敢跟龍可人提這種要求的,也就只有少門主的人了!

    “你!”龍可人氣炸,她難道不知道,多日未進食,乍然用平常吃的東西,肚子會不舒服嗎她不就是想要人哄著自己些嗎這個老妖婆竟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不過氣歸氣,她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不好,可是看到那稀粥,她一點胃口都沒有,從小到大,幾時受過這樣的待遇,龍可人氣得臉都歪了。

    本來絕美的臉龐,因怒火中燒而扭曲變形,侍女們看了一眼忙低下頭,不敢再瞧,管事媽媽和她帶來的人則是不敢錯眼的看著這一幕,她們回頭要寫信跟少門主回報,相信少門主會很高興,看到可人小姐被氣得臉都扭曲的一幕。

    管事媽媽見好就收,讓人研墨請龍可人留下字據後,就派人去準備一大桌的美食,全是龍可人平常愛吃的吃食,不是什麼大魚大肉,但也都是肉食居多,樣樣做工精細繁復。

    不多時,好菜上桌,滿滿一大桌,色香味俱全,勾得龍可人的胃一直鳴叫,想吃啊!可惜,她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等人喂食。

    龍可人從未病得這麼虛弱過,侍女們對喂食這項業務著實不精,喂得七零八落,龍可人什麼都沒吃到嘴,身上的衣物倒是被食物的油漬和湯湯水水滴得髒亂不堪。

    管事媽媽讓侍候的侍女退開,親自上陣,管事媽媽喂食的動作麻利又準確,龍可人終于吃到想吃的食物,喜得眉開眼笑,只是好景不常,肚子傳來的疼痛感讓她全身直冒冷汗,整個人幾乎要蜷縮成團,窩在床上不敢動了。

    管事媽媽心里冷笑,該!叫你挑三揀四。面上卻是挺著急的叫人請大夫來。

    管事媽媽出手大方,大夫很快就趕過來了,看到病患痛到整個蜷在床上不敢動,他也有些傻眼,這些人是傻的明知這病人才剛醒,怎麼就讓她吃些不好克化的食物

    別問他怎麼知道的,光聞屋里的氣味,大夫就知這家人干了什麼蠢事。

    他很生氣的斥道,“你們也太托大了!病人才剛甦醒,怎麼就讓她吃些不好克化的食物她現在該進些好克化的食物,稀粥就不錯,而且頭三天最好就是只用稀粥,里頭不摻任何東西,得先用稀粥里的米湯溫養她的胃,之後再進補時才能收到效益,你們現在這麼一搞,她的胃先給搞壞了,本來只需調養一個月的,現在得拉長時間了。”

    大夫劈頭蓋臉的一番訓斥,把屋里侍候的所有人訓得頭都不敢抬,誰也沒跟大夫說,這全是龍可人自己作,自討苦吃的。

    管事媽媽低垂的臉上滿是笑意,何必跟大夫爭辯呢沒必要跟個外人爭對錯,反正錯的人是誰,屋里所有人都知道,包括那個痛到在床上打滾的人也清楚,愛作嘛!作死活該。

    龍可人痛不欲生,心里不是不後悔,不過她這個人只會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因此她怪責管事媽媽她們沒跟自己說清楚,害得她做了錯誤的決定,才會痛得半死,對!等回家後,看她不跟她娘告狀才怪。

    她卻不知,自己是再沒機會回家了。

    龍祈接到消息,得知她病得不輕,好不容易找了個好大夫,退了燒從昏迷中醒來,偏自己作死,不肯老實听話,既然她要作死,就讓她一作到死吧!

    趁她病要她命!

    韋長的藥讓她昏迷不醒,她本就高燒不退,若人是醒著的,至少服藥用飯都能自理,恢復起來也能快些,偏她昏迷不醒,藥都得用灌的,吃食自然就省下了。

    便是因為如此,才讓她纏綿病榻多時,等進城後,換了大夫,鴿衛們便給她換了藥,侍女和管事媽媽都以為是大夫的藥奏效,她醒過來,其實與大夫的藥真沒什麼關系。

    新換的藥,讓她胃口大開,偏管事媽媽她們只肯給她稀粥喝,龍可人怎受得了,一鬧騰,管事媽媽又不是她老子娘,她想怎樣都隨她,反正搞壞了身子,也是她自己作來的,怪誰呢!把責任撇干淨就是。

    只是管事媽媽沒想到,少門主會下這樣的命令。

    主子下令了,她不能不照辦,然龍可人在自己的照看下喪命,回頭門主和門主夫人究責起來,她這條老命不保不打緊,她家里的老小怎麼辦

    “媽媽您想差了,可人小姐這不是自己愛作嗎咱們可都跟她說了,得吃稀粥養身子,她不听,硬要這麼做,咱們不過是下人,能拿主子如何大夫不也說了,她這身子得好好養著……”

    “是要好好養著。”可這怎麼養,就得看她們怎麼侍候了!反正大夫都說了,可人小姐的身子是被她自己搞壞了,就算好好養著,也得調養的這段時間不再出狀況。

    要是出狀況呢

    那她的小命不保,也就怨不得人了。

    秋去冬來,初冬的第一場雪,傳來了龍可人病逝的消息,黎淺淺愣了下,眨巴著眼楮問劉二,“這消息確實”

    “是。”劉二面色沉沉,“是龍少門主知道,她病中胡鬧不肯老實用飯,搞壞了底子,派去接她的管事媽媽就接到命令,趁她病要她命。”

    “那個管事媽媽就照做了”

    劉二輕笑,“那媽媽可精了,在龍可人鬧騰著不吃稀粥時,要吃她平日愛吃的食物時,讓她寫了字據,以證是她自己要求的,她們這些侍候的人勸不動。”

    黎淺淺卻搖頭,“這字據有何用龍門主夫人唯一的女兒死了,她還理你有什麼字據不字據的她只會要求讓這些人給她女兒陪葬。”

    喪女之痛痛徹心扉!龍門主夫人一直以來就被丈夫嬌寵著,如今喪女,龍門主為撫平妻子的傷痛,只會順著她的意思來,才不管什麼道理,她女兒死了,這些侍候她的人還活著,就是罪過!她們就該跟著她女兒,去地下侍候她女兒。

    劉二對黎淺淺的話存疑,心道,就算龍門主夫人傷心得胡涂了,龍門主不是傻的,怎麼可能為繼妻,就傷了門里這些人的心

    接下來的發展,讓劉二嘆為觀止,龍門主確實應繼室要求,要懲治這些侍候龍可人最後一程的人。

    只是他們遠在南楚,他沒辦法立刻處置他們,于是他便轉而處置這些人的家人,不過他到底尚存一絲理智,沒按門主夫人所求,把這些人統統打死,而是杖責一番後遣到鄉下的莊子去。

    龍門主讓人瞞著妻子,可是他的作為已然讓忠心的下屬們起了異心,原本龍祈花費了不少心力想拉攏這些人,現在這些人卻是主動上門巴結討好。

    至于侍候龍可人的侍女和護衛們,早就被管事媽媽收攏,在得知門主夫人竟然要他們這些人的命,讓他們去地下繼續侍候龍可人後,不用管事媽媽太費力,就自動向少門主靠攏了。

    護衛們沒做侍候人的差事,但龍門主依然以他們侍候龍可人不力為由,要賜死他們,他們心中委屈,也感到憤怒,若不是龍可人任性胡為,怎麼會死怪他們門主自己把女兒寵壞了,她自己作死,卻把責任歸咎于他們身上

    叫人怎麼服

    侍女們倒不像護衛們那樣憤怒,畢竟她們是貼身侍候龍可人的人,但她們也知道,龍可人是個怎樣的人,老實說,確定她死了的當下,她們都松了口氣,終于不用再成天提心吊膽,害怕她一時不快,就拿東西砸她們了!

    門主要她們的命,她們也不覺奇怪,只擔心家人。

    等管事媽媽安撫她們,說少門主會護住她們時,這些不過十七、八歲的姑娘們全都痛哭失聲,她們沒想到自己能留下一條命來。

    因為此事,龍門主大失人心,而少門主則是收獲良多。

    門主夫人因為喪女,連帶著對繼子和外甥女的婚事也不再上心,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給少門主夫人去做,把少門主夫人累得半死,可她還是不論大小事情都要去門主夫人面前請示過才做決定。

    把門主夫人氣得不行,這死女人,讓她好好哀悼她女兒都不讓!被丈夫嬌慣的門主夫人脾氣一上來,手邊有什麼就拿什麼砸兒媳婦。

    二少夫人她們原本還隔岸觀火看好戲,誰知,門主夫人一個用力太猛,砸破了少門主夫人的頭,都見血了!

    侍候的人不敢怠慢,趕緊請來大夫,大夫一看,喲!這可傷得不輕啊!得好好靜養,不能傷神,不然有損壽元,得,這樣的話都出口了,門主夫人哪還敢勞動長媳。

    龍若和她外甥女的婚事還得辦啊!不能因為少門主夫人傷了,這事就停擺吧要知道準新娘一家子,可就指望著這門親事,能順順利利,唯有這門親落實了,他們一家方有指望歸京,重新翻身堀起啊!

    再說,黃家的女眷們之所以還沒回老家,就是因為黃珊珊還沒進門嘛!她們要為她送嫁啊!

    當然啦!若是因為少門主夫人不能操持婚事,而將婚期往後延,也不是不可以,這麼一來,她們也能多在隱龍門多待些日子。

    怕就怕,這麼一拖沓,回頭龍祈回來了,親事會生變,那可就不妙。

    黃家人是左右為難,門主夫人則是後悔不已。

    丈夫為她在眾人面前說的話很好听,但實際上,她一點理家的經驗都沒有,她是很想管家,可是龍門主不敢讓她管啊!這嬌性子,脾氣一上來就把長媳的頭給打破了。

    雖然親家那邊有意見,可一個孝字壓下去,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可要是接下來被砸的人是家里的奴僕別以為他不曉得,自打打發了龍可人身邊侍女的家人後,下人們對門主夫人的態度可不似從前那般畢躬畢敬。

    于是龍門主做主,讓次媳幾人分擔家務,包括龍若的婚事。

    這下子原本看好戲的人,全都成了戲台上的角兒了!一個個手忙腳亂的不說,還要應付時不時找碴的婆婆,可讓少門主夫人看了一場又一場的好戲。<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