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13章 閑著無聊?咱們去找麻煩!

章節目錄 第13章 閑著無聊?咱們去找麻煩!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葉笑之所以快速的搞錢,就是為了明天的拍賣會買一些天材地寶填充空間,現在可倒好,錢固然到手了,可拍賣會卻沒了……

    十天,倒不是多長時間,問題就在于……就算是多一天時間,葉笑都不想耽擱啊。

    “對了,你家的失竊案件……怎麼樣了?”葉笑心中糾結了一下,開始詢問起當前最感興趣的話題。

    左老爺子方面已經將整個京城翻了好幾遍,現在整個辰星城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治安空前的好;全是虧了左無忌的爺爺。

    “別提了!”左無忌一臉菜色︰“那天晚上,我差點就被分了尸,我爺爺回來後,看到家里好多東西都沒了,頓時沖沖暴怒!連續這幾天,整個左家大院,都沒人敢大聲說話……”

    葉笑謹慎地道︰“看來你家這次失竊,應該是丟了極端重要的什麼東西吧……”

    “誰說不是呢……”左無忌唉聲嘆氣︰“我從小到大,就沒見過爺爺發這麼大的火……現在整個京城,都已經被我家搞得天翻地覆了,我爺爺還不罷手……”

    葉笑‘哦’了一聲,很是有些關切的道︰“那,你爺爺有沒有說丟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這個當口,誰敢問他老人家啊?”左無忌冤屈的叫起來︰“我當時就隨口說了一句話,當場就被揍了七八棍子……”

    一邊,蘭浪浪興致盎然的說道︰“你說了什麼?”

    “也沒啥啊……我就說了一句,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爺爺請放寬心……”左無忌欲哭無淚︰“然後我爺爺就勃然大怒,說︰你這個敗家子,就是你這個論調,才將什麼好東西都偷了出去嫖、娼換酒……于是就把我打了一頓!”

    左無忌悲催的道︰“你說說,這事兒跟我啥關系?我說那話還不是為了寬慰他老人家,卻無端挨了頓揍,我這不是平白無故的自己找來了一頓揍麼?”

    “咳咳咳……”葉笑連聲咳嗽,掩飾心底的笑意。

    “嘎嘎嘿嘿嘻嘻呵呵……”在一旁的蘭浪浪卻連掩飾都不曾掩飾,幸災樂禍地捧腹大笑。

    這倆人由于拍賣會改期,閑的沒事兒干,就摸到了葉笑這邊來;左無忌原本與葉笑可說是對頭來著,彼此看不順眼,但經過了葉笑‘大力幫忙’之事之後,反而覺得葉笑真心的夠朋友,于是與蘭浪浪聯袂而來,訴訴苦,順便,打打秋風混一頓酒喝。

    葉笑微笑著,眼神看在窗外的夜色中,輕輕地說道︰“這一次失竊……對你們家族來說,或許並非什麼壞事也說不定……有一句老話,叫做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或許,你們今天失去的,在以後,會得到更好的補償……”

    葉笑這番話說的很慢;隱隱然,頗有些意味深長的感覺。

    左無忌唉聲嘆氣,他根本不明白,葉笑這句話說的什麼意思,更不知道這是一個何等深沉珍貴的承諾,只是垂頭喪氣地說道︰“哎,還說什麼補償……我現在看到我爺爺褲襠都嚇得濕濕的……先把我自己這一關度過去再說其他,這可惡的拍賣,怎麼******延期了呢?那個拿出神丹的該死二貨,快讓我遇到他……我保證不打死他……”

    一聲長嘆,無限悲催。

    “怎麼才听明白,那個什麼拍賣會延期了,然後你們沒地方去了?就跑到我這里來打秋風來了?”葉笑吊著眼楮,一臉黑線。

    拍賣會延期,自己又何嘗不是一肚皮郁悶?

    而且……這倆人還能說,自己卻是不能說的那種郁悶!

    這倆家伙居然在自己面前訴苦……

    還要當著自己這個當事人的面,大罵自己為二貨,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不可忍,可惜,縱然忍無可忍,還是得忍!

    “嘿嘿,嘿嘿……我再跟葉兄說點稀罕事,你可還記得散花樓麼?”左無忌嘿嘿一笑。

    “嗯?”葉笑目中寒光一閃。

    那個地方自己怎麼能忘記,這具身體中毒之地,便是在那散花樓。

    “那散花樓上上下下,九十八個人,連老鴇帶粉頭****,已經盡數死得干干淨淨。”左無忌惋惜的嘆了口氣︰“這等郁悶時刻,本公子本想去哪里消遣消遣,尋幽探密一番,卻沒有想到進去一看,居然全是尸體了,掃興萬分……就是可惜了那麼多的美人兒……”

    “啥麼?死光了?”葉笑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真正死光了。”左無忌點頭︰“而且……看那情形,應該是已經死了好幾天了。這件事讓京城衙門直接的焦頭爛額了。”

    “哦~~~”葉笑抒了一口氣,心道︰死了好幾天了,那就不是因為相府失竊而牽連;看情況……自己這邊才一中毒,甚至還不能確定自己死活的時候,這個散花樓的所有人,就已經被悉數滅口,斷絕一切可追查的可能性!

    這暗中籌劃之人的心狠手辣程度,當真是去到了極處!

    “左無忌,你可知道,這散花樓……幕後主子是誰?”葉笑有意無意的說道︰“整個樓子都被滅了,他的主子居然就不出來看看?問個所以然!”

    左無忌撓撓頭,道︰“葉兄這個問題可真是問倒我了,我還真就不甚了然……不過,據說這樓子跟王小年有些關系,但……卻沒有什麼具體憑據。”

    “王小年?”葉笑眼神收縮了一下,道︰“那個……太子近侍,太子府侍衛總管王大年的兒子?”

    “是,就是他。”左無忌嘿嘿一笑,道︰“王小年這混蛋,前些天還吹噓,他們家老爺子搞到了一株數百年的頂級血參,準備給他練體淬身之用,據說一夜間就能修為大進,躋身高手之列……媽的!那小子簡直是得意忘形到了極處;看到他那樣子就討厭!不過這些跟咱們沒關系,咱們就是少了個玩的地方罷了…………”

    “玩?你的病……治好了?”葉笑一听‘數百年頂級血參’,頓時眼楮一亮,隨即斜起眼楮看著左無忌。

    左無忌頓時面紅脖子粗,咆哮起來︰“葉笑,不要逼我與你翻臉!”剎那間就將自己說過的血參的事兒忘記的精光。

    蘭浪浪捧腹大笑,癩痢頭上的帽子幾乎也笑掉了,呲著牙說道︰“這事兒難道還說不得了?你天天去逛窯子,玩了幾回姑娘?那一次不是被玩?哈哈哈……飄香閣六位紅倌人幾乎都與你拜了把子,听說您不還是老ど麼?左大少,您,可是大名鼎鼎的七娘啊……”

    “魂淡!”一听‘七娘’這兩個字,左無忌頓時爆發了,沖上去摁住蘭浪浪就是一陣拳打腳踢。蘭浪浪怪笑著,與他扭作一團。

    原來左無忌雖然生性紈褲,但卻有一個與生俱來的暗疾︰不能人道。咳,就是不能那啥,本來這是男子的莫大忌諱,但左大少爺紈褲歸紈褲,敗家歸敗家,卻是生性豁達之人,竟能坦然面對這一缺憾,不得不說真乃是一樁奇事……

    玩鬧許久,左無忌有些黯然的嘆了口氣,道︰“拍賣會雖然延期了,但听說這神丹可是好東西中的好東西,極品中的極品……若是能夠買回來……”

    蘭浪浪嗤之以鼻︰“我說,左大少,這個您就別盤算了吧?那樣的東西,若是按照財力,咱們倒也是買的起,但……問題反而在于,根本就輪不到咱們去買啊。那些世家子弟,自己就會搶破了頭的。”

    左無忌點點頭,嘆了口氣。

    在場這三個人雖然號稱是‘京城三少’,貌似好大名頭一般;但在真正的家族重點培養的那些公子哥兒們眼中,卻根本就不算什麼。

    彼此各自有各自的圈子,大多數的時候倒也相安無事。

    但彼此看不順眼卻是一定的。

    三家之中,左家多少還強一些,左無忌還有幾個哥哥,而他也因為自幼天閹才被家族放棄培養,听之任之。但,蘭浪浪和葉笑家里,卻只有兩人這一根獨苗苗……

    “家族啊……”蘭浪浪也是嘆了一口氣。

    “數百年的王朝,數千年的世家……”左無忌嘿嘿一笑︰“咱們這種家族還算不上是真正的世家,跟真正的世家比起來,差得遠……”搖搖頭,有些唏噓。

    “真正的世家哪里還會出產你這種紈褲子弟?”蘭浪浪鄙夷的說道。

    “難道你就好得到哪里去了?”左無忌怒目而視。

    眼看兩人就要再吵起來。

    葉笑不禁感到頭前所未有的大。

    “停!都給我閉嘴,這里是我家,要吵請到別的所在去吵……嗯,你們若是實在閑著無聊,咱們不妨去找王小年的麻煩玩玩如何?”葉笑嘿嘿一笑。心道,那數百年的血參,可不能可惜了,不知道沒辦法,既然知道了,就有殺錯,沒放過……

    反正這王小年家,絕對跟自己中毒跑不了關系……

    “好啊!”左無忌和蘭浪浪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之徒,一听到這個提議,真是舉雙手雙腳贊成,心動萬分。

    ……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