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14章 我就是中毒了,咋地?

章節目錄 第14章 我就是中毒了,咋地?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如今京城依然處在一片兵荒馬亂之中;整個京城,所有地下幫派有大有小,何止千百?但現在一個個的都在提心吊膽,不敢有一點的輕舉妄動,唯恐惹來滅頂之災。

    左相所屬的實力徹底封鎖了四城門,而且已經對一些重要的地方搜查完畢,此刻,正式開始對這些幫派下手,美其名曰︰肅清京城宵小,還我朗朗乾坤!

    對所有幫派,開始仔細梳理。

    這些之前在市井中橫行霸道的地痞惡霸們,即時倒了大霉。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巨大的疑團︰左相家里,到底是丟了多麼重要的東西?前後都這麼多天了,居然還在毫不收斂的搜查!

    與此同時,江湖上也掀起來了一陣空前的暴風雨!

    第一件事,就是向來在江湖中被譽為‘最神秘、最恐怖’的殺手組織‘屠天’,突然遭遇了空前的打擊,屠天的多名一流殺手,紛紛隕落。

    原本賴以生存的神秘行蹤,也失去了神秘性,殺手一旦暴露了真實姓名和面目,等于是舉世皆敵。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居然將屠天所屬之人的資料,悉數泄露了出來。

    屠天,在一夕之間,變成江湖公敵。

    甚至是過街老鼠!

    屠天的老大,江湖中最神秘的第一殺手寧碧落,僥幸殺出重圍,流落江湖,就此不知所蹤。

    第二件事當然就是……天品神丹震撼現世!

    京城靈寶閣拍賣行將于十天後拍賣此種神丹!

    培元丹,對于江湖中各大門派來說,絕不算是很值錢的好東西,固然有許多應用,但,對于高手來說用處有限得緊!

    但,帶有丹雲的培元丹,卻絕不在此列!

    就算是最低級的培元丹,一旦伴生了丹雲,那就是頂級的神物!

    變成了任何一位丹師,也要夢寐以求的神丹。

    若是有幸拿到手里面,好好的研究的話,最起碼,可以讓自己煉丹的能力再上一層樓!

    而這個,才是各大門派的底蘊之所在!

    所以各大門派幾乎在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立即派遣得力人手,進入世俗,趕往京城,連思索都不加以思索的就發出了命令︰盡最大努力、不惜一切代價;將丹雲神丹給我帶回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每個門派甚至都派出了一名資深丹師!

    丹雲神丹拍賣,又不知道有幾顆;萬一只有一顆呢?

    丹雲神丹,從來只屬于傳說中的物事,各大門派如何敢奢望此等逸品,竟有這麼多顆,乃至更多,所以大家在接到這一好消息之余,都是一片興奮之中帶著許多忐忑,所有門派,盡都為了即將到來的拍賣下了重注!

    就在京城還在一片平靜,左相還在大肆搜捕‘盜賊’的時候,各大隱世門派,世家,紛紛出動;整個天下的風雲,突然間為之動蕩了起來!

    各方所指,都是只有一個目標︰辰皇帝國,京城,辰星城!

    青雲派,蒼山派,凌雲閣,紫玉門,安寧山;無量門……

    這些超級門派,紛紛出動;包括哪些長年累月都不會露面的元老們,這一次也是白發飄飄,再履江湖。

    葉笑或者根本就想不到,當日自己一出手,因為隨手的一招,卻被誤認嫁禍,居然毀掉了一個最頂尖的殺手組織。

    他更加想不到的時候,自己隨手拋出來的幾顆丹藥,本意只是讓自己的腰包充裕些,多弄一些個天材地寶,讓自己修行之路走得更快捷些,卻令到這個世俗界,引起如此偌大的轟動。若是他知道,定然不會這樣做。而是采用一些相對低調的方式方法……

    但他前世在自幼在更高位面的青雲天域,根本沒下來過,根本不知道,青雲天域不起眼甚至是不入流的一顆丹藥,在世俗竟能引起如何恐怖的影響。

    原本只是因為需要錢,所以他也就順手扔出去了。

    無意間制造了這一場江湖大動蕩之余,葉笑到現在還是懵然不知,還在京城優哉游哉中……

    ……

    此刻的葉笑,正在那位王小年家里大肆搗亂。

    三大紈褲一道聯袂到來,給王小年公子的壓力是非常大的;三人上來就是一陣胡攪蠻纏,讓王小年王大少應接不暇、招架不住,倍感壓力的王大少已經暗中派人去找父親回來了。

    “王小年,你老實說,那晚上在散花樓,是不是你這混蛋給我下的毒?”葉笑狠狠盯著王小年,一臉的訛詐。

    “對!就是你這混蛋給葉笑下毒!我作證明!”蘭浪浪向來唯恐天下不亂,一听到葉笑居然能扯了這麼一個“強大”的理由出來,哪里還管什麼真假,反正今天就是來搗亂的……

    “你小子居然敢下毒,真真是好大的狗膽!”左無忌大叫一聲,一派興高采烈。

    在兩大紈褲心里,‘葉笑中毒’絕對是葉笑編出來的幌子,哪里會想到居然是真的。但此刻不管如何,都是要先將事情鬧將起來,至少要讓王小年服了軟再說。

    而葉笑也是一臉的‘我根本沒中毒,擺明就是故意勒索你’的架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王小年一張小臉兒變得煞白︰“葉笑……你你你……你不要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對你下毒?你你……你不要血口噴人~!”

    “我當時就在現場,分明就是你下的毒!你那點齷齪手段豈能瞞過我的利眼!”蘭浪浪瞪著眼︰“要不然葉笑怎麼會醉得那麼快……”

    王小年一口鮮血幾乎要噴了出來︰“醉得快……就是下毒?”

    “就是就是!就是中毒了,怎麼地!”

    “王小年你必須得拿出個說法!”

    “要不然咱們仨今天就把你家房子拆了……”

    三個人凶神惡煞一般。胡攪蠻纏,胡說八道,信口雌黃,擺明了就是在雞蛋里挑骨頭的找麻煩。對面王小年又急又氣又是委屈,幾乎都要哭了出來。

    面對著京城中最不講理的三個人,他又能有什麼應對辦法?

    葉笑中毒,確實就是在散花樓之中。

    而當晚的與會之人中,也真的有王小年在內;還有王小年的父親王大年,也的確與散花樓有著淵源……

    這是背景與關聯。

    但現在的問題卻是……王小年雖然紈褲不成器,但他卻真的不知道葉笑中毒的真相……

    而葉笑三個人以真作假,無理攪三分,卻讓王小年根本無法招架,我們就是擺明了勒索你,你能咋地吧?

    論官職來說,左無忌家里有左相,葉笑家里有鎮北將軍;蘭浪浪家里乃是鎮南將軍;這三個人的官職,都不是王小年的父親王大年能惹得起的。

    說句不好听,這三家的大人,隨便歪歪嘴,動動手,就算王大年背後有太子,也不頂事……若是這三家真的聯手為難王家的話,太子怎麼會為了一個區區侍衛總管的王大年同時得罪軍政雙方三位大員?

    “你狼心狗肺!居然對我下毒!”葉笑呲牙咧嘴。

    “你喪盡天良,居然對葉笑下毒!我是證人,我親眼目睹!”蘭浪浪興高采烈的大吼一聲。

    “你倒行逆施,居然下毒!”左無忌陰冷冷的加上一句。

    “你欺師滅祖!禽獸不如!天人共憤!令人發指!居然對葉笑下毒!”蘭浪浪說得順嘴,居然說出來帶著很高的文化造詣的話。要知道這樣的成語排比句,蘭浪浪一般情況下是想都想不到的……只是,連欺師滅祖都出來了,貌似真正有點太那啥了吧……

    “我我…我沒有對你下毒…我真沒有啊……我哪里知道什麼是毒啊……”就在王小年已經被逼得快要哭出來的時候,王小年的父親王大年終于急匆匆地回家了。

    一眼看到葉笑就在自己家院子里,頓時臉色一變。

    接著听到‘居然對葉笑下毒’,王大年的腳下居然莫名的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一張臉,也頓時變得有些煞白。

    這些舉動,對于一個大內侍衛總管而言,絕對是不該出現,也是不能出現的失誤!

    王大年定了定神,才走上前來,滿臉堆笑︰“呀,三位公子到來,真是稀客,蓬蓽生輝,真是蓬蓽生輝。孽障!三位公子到來,怎地不奉茶?這就是我教你的待客之道?”

    後面那一句話,卻是對兒子說的。

    但葉笑早就有注意門口的動靜,他剛才臉色的變化、舉止失常,盡都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更添幾分明悟,以及一聲冷笑。

    “爹……”王小年一臉的憋屈相,此刻終于見到了救星︰“之前那晚,分明是葉笑酒量不行喝醉了,今個卻非得說我給他下毒,要是真中毒不早就死人了,哪里還能這般活生生的耀武揚威……這這……這不是純粹是欺負人麼?”

    “酒量不行喝醉了?”王大年聞言不禁怔了怔。

    這一刻,他的臉色真真是奇怪至極,又或者說是古怪至極。

    葉笑上前一步,搖晃著身子厄斜著眼楮,大聲道︰“那天晚上你兒子請客,給我下了奇毒!這件事,總要有個說法!”

    蘭浪浪湊趣一般的跟著上前一步,怪聲道︰“不錯不錯,我親眼看到的,我就是人證,就是你兒子給葉笑下的毒!此際證據確鑿,還想抵賴不認麼?”

    王大年小心翼翼的說道︰“下了毒?敢問葉公子,不知犬子是如何向您下毒,又是下的什麼毒?!”

    …………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