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15章 敲詐勒索

章節目錄 第15章 敲詐勒索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你這是在質疑我麼?我怎麼知道他怎麼向我下毒的,至于他下的什麼毒,你該問你兒子的,問我問得著麼?本少爺就知道本少爺乃是千杯不醉的酒量,那天兩三杯就倒了。”葉笑怒道︰“回去後居然睡了整整一夜,這不是被下毒又是什麼!?”

    “呃……”王大年兀自不敢相信,道︰“既然您說您是被下了毒、中了毒,那實在不該這麼簡單就沒事了吧,既然沒事,那就是沒下毒、沒中毒才對吧,您看是不是這個道理。”

    王小年本見父親回來,還以為救星來了,卻見父親舉止失常,辯解之詞軟弱無力,全無平素的氣勢,不禁大失所望。

    他卻哪里知道此刻王大年心中的莫名震撼。

    王大年嘴上辯解,心中卻自嘀咕︰到底是誰給他解了毒?是誰給他解了毒?那不是無藥可解的劇毒啊?怎麼能被解掉?又有誰能解得了如此奇毒,這件事真是奇怪至極……

    “反正我就是中毒了!我幾杯酒醉,乃是物證,蘭浪浪同在現場,乃是人證,此際人證物證齊備,容得你抵賴麼?”葉笑蠻不講理︰“本少爺被人下毒,怎麼也要有個說法!要不然,咱們就找人來鑒定一下,等下本少爺就找一名御醫來仔細查查看,看你還怎麼打馬虎眼,哼……”

    “這個大可不必。”王大年心中頓時嚇了一跳,心道,雖然不知道這混蛋的毒是誰解的,但,那種無藥可救的毒,未必就會沒有殘留,萬一真被檢測出來,那才是真的完蛋了……葉南天非得把我家血洗了不可。

    這個紈褲現在找上門來,不過只是打打秋風,那麼我破財免災打發他走也就是了。

    “哈哈哈……”王大年主意打定一聲朗笑︰“原來如此,葉公子乃是酒多了……”

    “誰說我酒多了?”葉笑大怒︰“我那分明就是中毒了!”

    “好好好……就算是中毒了。”王大年似笑非笑︰“那,不知葉公子想要個什麼說法?”

    葉笑聞言一怔,轉頭問蘭浪浪︰“什麼說法?”

    蘭浪浪也是一怔,他也一時無語,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眨著眼一陣懵,咽了口唾沫,暗中踢了左無忌一腳。

    左無忌眼珠亂轉,真想要勒索點什麼卻又一時想不起來。葉笑突兀的一皺眉,貌似一臉我想起來的樣子,低聲道︰“那啥……六百年的什麼來著……”

    “血參!”左無忌頓時想起之前提到的稀罕物,神氣活現的大叫一聲︰“除非你們家將那血參賠償給葉笑,否則這事兒沒完!”

    “對!沒完!葉少被下毒之後,元氣大傷,沒有大補之物,難以復原!”蘭浪浪聞言醒覺,同樣精氣神十足大叫一聲。

    “你們欺人太甚!”王小年一張小臉氣得通紅,一蹦多高的跳腳大罵︰“就你們這三個混蛋,居然也想要訛詐我們家的血參!想瘋了你的頭!想錯了你們仨的心!小心大爺我一個一個的……”

    話沒說完就被他爹捂住了嘴巴。

    “就把我們三個人怎樣?”葉笑冷笑︰“下毒害人不成,被捉個正著,不但不認罰,難道還想將我們三個人一並宰了以掩飾罪行麼!?王小年,你當真好大的膽子,居然想要謀害我們三個!你想要造反嗎?”

    蘭浪浪和左無忌頓時一起起哄︰“王小年,你想造反不成麼!我們就是人證!”

    王小年呼哧呼哧喘氣︰“你……你們……”氣得話也說不利索了。

    “血參就血參!”王大年當機立斷,道︰“既然三位公子說到,那血參給你們也無妨,不過,三位公子卻要給個承諾……”

    他一臉的悲憤委屈,顫聲道︰“我王大年位卑官小,不敢與三位公子強辯……但,從今以後,卻莫要再拿著什麼中毒的事情來為難我……這一次我忍了也就罷了嗎,破災免災,但,以後……須知泥人也有土性,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

    “爹!”王小年震驚萬分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當真是打死也想不到,一向強勢的父親,這一次為何會對這三個紈褲服軟。

    “閉嘴!”王大年喝了一聲。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兔子……哈哈哈……”蘭浪浪撫著瘌痢頭一陣嘎嘎大笑,對面,王大年父子滿臉通紅,目光如欲吃人。

    “當然。”葉笑急忙將蘭浪浪一腳踹到一邊,哼哼道︰“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做人留一線,日後才好相見;我們也不是那等沒品的人……”

    說到這里,面前眾人同時心中干嘔一聲,包括蘭浪浪和左無忌這兩個幫凶,也是嘴歪眼斜,一副我好想吐的膩歪感覺。

    無中生有、強詞奪理的事你都能勒索到一株六百年的血參出來……你還不是沒品的人……真不知道什麼才能叫做沒品了……

    “……這個你放心,若不是你兒子到處吹噓,說什麼血參能夠提升修為、一步登天來打我們……恩,最主要的是,居然給我下毒,讓我睡覺……像我這麼高風亮節、俠骨柔腸、劍膽琴心的高尚之人怎麼會來找他的麻煩?這等小蝦米,我平常都不看一眼的,我們仨,就沒人中意兔子……”葉笑高談闊論,姿態甚高……

    “原來如此。”王大年聞言心中不禁更加放寬了一層,轉頭喝道︰“孽障!這就是你炫耀的後果!你這個敗家子!究竟什麼時候才能讓為父省省心……”

    “……”王小年張了張嘴,憋屈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覺得一口血已經沖到了喉頭,幾乎就要逆喉而出。

    “還不趕快將血參拿出來,給了葉少爺。”王大年嘆了口氣,目光中有濃重的心痛不舍。卻還是轉頭吩咐。

    “爹!”王小年悲憤萬狀地打叫一聲,但看到王大年鐵青的臉色,終于還是耷拉著頭往房間里走去,整個人,似乎全然沒有了精氣神。

    “葉公子!”王大年深深吸了一口氣︰“此事,就此作罷?”

    葉笑嘿嘿一笑︰“作罷作罷,我大人大量,不跟你犬子一般計較!”

    王大年松口氣,道︰“葉公子,人無信不立,你可要遵守承諾……下官可是經不起你們的折騰。”

    “哈哈,當然,承諾是要遵守的,咱是什麼人,信譽剛剛的。”葉笑打著哈哈,心道︰跟你們遵守承諾?呸……

    看著那邊兀自磨磨蹭蹭、期待奇跡出現,抱著盒子走出門的王小年,葉笑大聲道︰“快些,將我的血參拿過來!別磨蹭,你再磨蹭,那也是我的了!”

    既然已經定局,那就不妨再為這兩父子添點堵,就當是利息了。

    “爹,我真沒有對他下毒啊……”王小年目光如火,在做最後的努力,希望父親能夠收回成命。這株血參可是關乎到自己一生的成就啊!

    王小年到現在仍舊全部明了,自己父親為何就會真的服軟,委曲求全地交出這一株珍貴的血參,但,卻知道事情已經不可挽回。

    王大年心中一聲長嘆;這個傻兒子。若不是爹爹有所顧忌,豈能讓他們這般無中生有勒索了血參去?

    “趕緊交給葉公子吧,咱們這次認命了。”王大年揮揮手,心灰意冷的說道。現在反而連半句狠話都不敢說;因為,那毒……自己知道,縱然是解掉了,但一年半載之內,體內殘毒也去不清的;葉笑既然現在還能活蹦亂跳的活著,那就證明在他身邊,有一位解毒聖手存在。或者葉笑本人還是稀里糊涂的,但,那個解毒的人卻一定知道內情。

    若是自己再不知好歹,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乃至王家滿門。

    就讓這紈褲自己以為佔了個大便宜吧……

    能夠破財消災,了解此事,未必不是好事!

    葉笑上前一步,一把搶過血參,哈哈一笑︰“我們走!”

    意氣風發,就要出門。

    “葉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王小年錐心泣血的在身後叫。

    “哈哈哈……我們來日方長,慢慢玩!我不怕兔子的,就算是咬人的兔子,我也不怕!”葉笑的聲音已經從門外傳來。人已經去得遠了。

    “爹,葉笑他分明就沒中毒!他們仨來咱家擺明就是訛詐!就是盯上了我的血參!”王小年悲憤的問自己父親︰“您為什麼……?”

    “閉嘴!”王大年臉上肌肉一陣抽搐,目光陰狠,重重的喘了口氣,想說什麼,卻終究沒說,只是道︰“你給我呆在家里面不要亂跑,我出去一趟。”

    轉身匆匆而去。

    另一邊,葉笑一手捧著血參,一邊大手一揮︰“走,去我家喝酒去!”

    左無忌和蘭浪浪佩服得五體投地︰“葉少,你咋地就真的將血參要了過來?我們倆真沒想到王大年今天怎麼這麼慫……”

    葉笑嘴角抽了抽,心道,這可不是王大年慫,而是……葉笑公子的一條命換來的,只不過便宜了我這個葉笑而已……

    …………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