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16章 紈褲夢想

章節目錄 第16章 紈褲夢想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葉笑家里。

    三個紈褲正在喝酒。

    滿桌酒菜,山珍海味,應有盡有,以將軍府的權勢,這樣的宴席當然是流水一般毫不費力。葉笑高談闊論,興致高昂,至于那血參,其實早在盒子里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干癟的蘿卜干;最精華的藥力,都已經進入了神秘的珠子空間,在進行消化。

    管家靜悄悄走了進來,一站。

    “什麼事?”葉笑從善如流的問道。

    “是這樣的,公子……在您離開王家之後,王大年就即刻離開了家中。”管家字斟字酌,道︰“去了太子東宮。”

    “恩?”葉笑微微蹙起眉頭,抬起了頭,看著管家。

    王大年的後續行蹤動向,本就在他意料之中;這其實就是他設下的引蛇出洞之計;所以並不詫異;真正令他驚訝的反而是這位管家。

    居然連這些事情都想到了,而且還都提前準備好了……

    這卻不是一般人就能想到、做到的事情。

    這個管家……不是一般人啊!

    葉笑心中如是想著。

    管家面對葉笑的目光,神色始終不變,一派平靜的道︰“小人告退。”轉身而出,一如既往的謙卑,一如既往的老實本分。

    但此刻,葉笑卻不再有原本的認知了。

    葉南天常年在外征戰,能夠讓他放心留在家里看管家業、主理事物之人,又豈能是尋常人物?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借著酒勁,葉笑問道︰“對了,你說咱們三個人,就這麼天天的混吃等死……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對將來有沒有什麼打算?”

    “未來?打算?”左無忌嘿嘿一笑,有些淒慘,道︰“我這輩子,那還有什麼未來?還能有什麼打算?我他麼的自幼天閹,這等殘疾,本就難以啟齒之隱私,遭人看不起;卻又被有心人給爆了出去,弄得整個京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左相家的二公子乃是一位不能人道之徒!我那里還能抬得起頭?還能有什麼打算?似我這樣的貨色,還有未來可言麼?得過且過吧!”

    一邊說一邊喝酒,轉眼間就是三杯下肚。

    左無忌喝得很急,俊秀的臉上隱現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淒慘︰“知道麼,現在在青樓,那些號稱賣藝不賣身的,對我最是歡迎,因為連她們都知道,就算是她們脫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做不了什麼……葉笑,像我這樣的人,你說我還能有什麼打算?”

    葉笑輕輕地嘆了口氣,說實話,他真的有點可憐這位左二公子了,同為男人,如何不明白男人不行的痛苦。

    心念電轉之間,瞬時想起天域之中流傳著一種靈丹,叫做鎖陽回春丹,之所以用“流傳”這個修辭,除了因為這種靈丹本身層次不高,就只得五品而已,再者此丹的效用也是相對單一,並無助長修為,還魂續命之功,只有增長元陽,添補精元之效,再說得直白點,就是一種高級的滋補聖藥。

    此種丹藥固然不入笑君主眼中,但對于尋常修者,尤其是那些喜好美色之人,卻是絕世好藥。

    尤其是對于左無忌這種天閹病況,更是手到擒來,治愈頂多只需一顆而已。

    甚至不止是治愈,以左少爺的本身素質而言,若是當真能服用一顆鎖陽回春丹,非但頑疾瞬愈,還能對身體形成莫大助益,一洗頹風!

    畢竟,天域的五品丹藥,對于這個世俗界而言,直接就是傳說中的,天上有地下無的絕品神藥!

    沉吟片刻之後,葉笑目光閃動︰“倒也不用那麼絕望,左少你這種癥狀,未必就不是沒有辦法可想……若是當真能夠治好的話,你想要做些什麼?”

    左無忌深深吸了一口氣,落寞的說道︰“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這種天閹癥狀,斷斷無法可解、無藥可醫。不過,不妨當做一種奢望……若是我的病能夠治好,那我希望……”

    他的目光中突然閃動著光芒,道︰“我希望我自己能夠做到一代名臣;輔佐君王,蕩平天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青史留名,萬代流芳!而且,還要將天下吏治,徹底整頓。”

    “我沒日沒夜苦苦的研習治國平天下之道,苦苦的汲取每一分能夠看得到的,能夠吸取的經驗;然後自己再去想,如何改變,如何統一,如何治理,如何才能將之做到最好……”

    他淒慘的笑笑︰“或者很諷刺吧,每一天,跟你們在一起胡鬧,看上去沒心沒肺,但你們摟著美人睡覺的時候,無能為力的我都會選擇偷偷溜回去……自己去做這些事,讓自己的心,能夠平靜下來,因為,一旦沒事做了,我擔心我自己隨時都會自殺,求個了斷……”

    葉笑和蘭浪浪一時間盡都為之沉默。

    兩人都沒有想到,作為京城第一敗家子的左無忌,心地竟然有這樣的抱負,這樣的氣魄!

    “只是,我自己也知道,再怎麼研究,也不過是枉然……因為我天閹的名頭,早已傳揚在外……不管才華是否出眾,能力是否過人,在君王眼中,至多不過就是一個收進後宮做太監的人選;決計不是放在朝堂上丟人現眼、貽笑大方!”

    左無忌又是連續三杯酒下肚,自嘲的嘻嘻一笑︰“你看,除了還能撒尿之外,這玩意兒是啥也干不了的……”

    對這句玩笑話,葉笑和蘭浪浪卻只感到了心情沉重。

    “七娘,我錯了。”蘭浪浪愧疚的說道︰“我以後,再也不叫你七娘了……”

    “你!”左無忌眼楮一瞪,顯然有心要發火;隨即卻又頹然嘆了一口氣,道︰“我常常幻想,我若是有一天竟然好了,一定要三妻四妾,一定要身邊美女如雲,做一個最風流的名臣,然後,還要做一代忠臣良相!哈哈,怎麼樣,我的理想是不是很滑稽?太敢想,也太奢望了一些!”

    葉笑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難道你都沒想過,修煉玄功,長生不老;縱橫天下,無人能敵?”

    搖搖頭,左無忌很沒有精神的道︰“我對那些,真的沒有半點興趣!武者再強,也只是生死搏殺,一時一地的利益;而文人,則可以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整個天下,無數百姓,都會因為他一句話,或者一個決定,同時受益!”

    “人生百年,足夠了。”左無忌如是說道。

    葉笑不禁為之楞然,他在剛才的那番交流中,赫然發現了左無忌的另一個優點,那就是韌性,其實左無忌的這個優點,早已表露,只不過沒有人曾經正視過罷了。

    一個天閹之人,竟能自我正視自身缺陷,每日承受無數嘲弄的目光、譏諷的言詞,尤能屹立不倒,心志不衰,葉笑自問,若是換位處之,自己當真就未必能比左無忌做得更好,正如左無忌所說的那樣,也許早就自殺以求了斷!

    “世間事,從來只有想不到,決計沒有做不到,只要敢想,就未必沒有成功的可能。”葉笑點了點頭,聲音凝重︰“青史之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最風流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風流瀟灑金槍不倒清正廉潔剛直不阿左大人!”

    左無忌下意識就要發火,但抬眼看到葉笑滿臉鄭重的神色,不由愕然︰“你是認真的?”

    “我確實有辦法,能治你的宿疾。”葉笑一字字道。

    人的韌性縱然強大,總有極限,他現在不得不現在就給左無忌吃一顆定心丸,因為,若是按照左無忌現在的心理狀態,恐怕真的撐不到丹成的那一天,自己就先一步崩潰了。

    “你?”左無忌的兩眼猛地爆出來刺目的光彩,呼吸也在一瞬間,突然變得沉重,如拉風箱。

    “我可以治你的病,真的。”葉笑認真的說道︰“不過……現在的我還做不到,你之頑疾,非等閑之藥可救,此藥煉制需時。左無忌,你若是信我,就等我一年!最遲一年,我可以擔保,讓你恢復男兒雄風!”

    左無忌認真地看著他,輕輕笑了起來︰“好!一言為定,我就等你一年;我十八年都等過來了,還在乎多這一年?”

    蘭浪浪怪笑︰“十八年……你丫的挺行啊,從娘胎里出來就想著那事兒啊?了不得了不得啊。”

    三人一起大笑。

    “二浪你呢?”左無忌或許是因為將心中積壓了許久的痛苦一下子傾瀉出來,心情輕松了許多我,連蘭浪浪最反感的外號也叫了出來開他玩笑。

    “左無忌!”蘭浪浪果然爆炸了︰“我今天再次鄭重地警告你一遍,不要再叫我二浪!要不你叫我蘭兄;要不你就叫我浪!我這輩子,雖然全是浪了,但卻沒有二!我討厭這個二!”

    “浪!”葉笑和左無忌頓時東倒西歪。

    “趕緊的,浪!你說說,你想要做什麼呢?”左無忌從善如流,果然從此開始就叫‘浪’了。

    蘭浪浪撓撓頭,感覺就這一個字被加重了口氣叫出來,反而更加的不好听了,但這卻是自己提出來的,只好捏著鼻子認了。

    “我有十個願望。”

    蘭浪浪這一開口,就直接把葉笑和左無忌嚇了一大蹦。

    “第一個願望,治好我的瘌痢頭。”蘭浪浪撓著頭。

    “噗!”葉笑首先一口酒噴了出來。左無忌也是笑口大開。

    “第二個願望,就是沒人管我,自由自在的。”蘭浪浪根本不顧及兩人感受,滔滔不絕的說了下去︰“第三個願望,我要賺大錢,很多很多很多的錢!第四個願望,不當官,也不願意學文更不願意習武,但卻希望不管文武,都管不了我!第五個願望,找個漂亮媳婦,也不需要三妻四妾那麼多,一個貼心就好;第六個願望,家人平平安安的,都長命百歲;第七個願望……‘

    蘭浪浪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的願望,居然真的湊夠了十個。不過最後一個願望卻是︰“……第十個願望,就是,咱們兄弟們好好處,最好是……等咱們七老八十了,還能在一起玩,最後一頓飯,有要好的兄弟一起吃,吃完了一起蹬腿咽氣……”

    說完,蘭浪浪咂咂嘴,有些神往︰“如此美好未來,真是想想就覺得爽啊……”

    葉笑和左無忌一臉的無語。

    雖然明知道這貨是看重兄弟感情之人;但什麼話從他嘴里說出來,怎地就立馬變味兒了呢!什麼叫做‘吃完了一起蹬腿咽氣’?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