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25章 紫氣極寒

章節目錄 第25章 紫氣極寒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這事情……反正我是不信的。但是……為啥又傳出來呢?”

    “你懂個毛!這就是傳說中的帝王心術啊……”

    “哦哦呃……這位葉公子真倒霉,平素只怕連只雞都不敢殺,居然今天居然被誣陷殺了一個絕世高手……嘖嘖……這等栽贓的手段,也只能嘖嘖了……”

    “你懂個屁,所需要的,就只是個名目……”

    “說的也是……”

    “不過咱們太子爺這麼做,有點過了啊……”搖頭,嘆息。

    “是啊……”搖頭,嘆息。

    ……

    “你放什麼屁!就憑他葉笑,也能殺了慕城白?真真是滑稽!”

    “傳言就是這麼說的……”

    “傳言傳言,你腦袋長在了屁股上啦?若是相信傳言的話,還要事實這兩個字干鳥?……真是豬!”

    ……

    “這等荒謬的事情……居然會發生?葉笑殺了慕城白?哈哈哈哈……”

    ……

    這股傳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卷了辰星城,而且,還在陸續向著周邊迅猛的擴散!

    一時間,在整個京城內外,被引為笑談。

    另一邊,太子府方面本來已經打算展開行動,卻被這突如其來、鋪天蓋地的流言給直接造蒙了!

    “現在這件事已經在京城形成了相當大的動靜……我們若是仍堅持在這個節骨眼上針對葉笑做什麼,當真是有些不大好下手了,顧忌實在太多了。”一個中年文士坐在太子對面,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而且,據說陛下對這件事,也表示了關注。”

    中年文士的話語之中,露出一絲恰到好處的意味深長。

    “父皇也在關注……”太子的嘴角露出一絲那種同等意味深長的笑,輕聲道︰“看來……葉將軍的家里,另有高人啊。這樣的以進為退,挑起輿論造勢,讓我們顧忌重重……有意思,呵呵……”

    “所以,現在我們有兩條路可以走。”中年文士輕聲道。

    “選第二條。”太子沒有問是哪兩條路,直接就決斷的說道︰“就按照正常的程序走,讓刑部方面入手調查……盡量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起碼在官方層面上要如此……畢竟葉將軍那邊的態度,也要考慮;而第一條路那種采用最直接的強硬手段,不行!”

    中年文士點了點頭︰“好,屬下明白了。”

    是的,太子只說了官方層面,而沒有說世家層面,也沒有說,江湖層面。

    但那些層面,現在用不著自己去考慮。

    中年文士已經走了出去好久,太子坐在那邊卻半晌沒有動作。

    他的目光竟在不斷地閃爍著的,喃喃的說道︰“世俗?世俗界?……”

    隨即全無由來的冷笑一聲,輕聲道︰“世俗界的榮華富貴,又豈能是那些天天只知道追求虛幻的所謂大道的無聊家伙可以領略的?縱然是過眼雲煙始終也曾是親身經歷體驗,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居然妄言我等乃是螻蟻……”

    冷冷一笑,長身而起,龍行虎步地走了出去。

    ……

    葉笑盤膝坐著,感覺到紫氣東來神功在體內悄然運行,那種隨時隨地每時每刻都暢快淋灕的美妙感覺,讓他當真有些流連忘返不想醒來。

    一道道無形的紫氣,從當空烈陽之中悄然進入他的身體。

    想到這一次擊殺慕城白,葉笑不禁有些感慨。

    他心中明白,按照現在的局勢,以及自己身處的環境,擊殺慕城白當真乃是一件極為不明智的事情;因為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與他的沖突,親眼見證,親耳听聞,親身在場,這些人證決計無從抹殺;明知不可為而強為,等于是把自己陷入了極端危險的境況之中。

    但,葉笑卻必須這麼做,就算明知不可為,仍然要為!

    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從自己重生附身到這具身體之後,這具身體的頑固習性,與這具身體的本能思想,還是多少有一些,能影響到自己。

    那是一種瞻前顧後,一種懦弱,一種退縮。

    沒有銳氣和擔當!——紈褲子弟的共性。

    葉笑甚至感覺到,現在的自己,距離前世那個殺伐果決的笑君主,相差很遠。

    甚至有一種︰這不是一個人——這樣的感覺。

    葉笑自知不能放任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所以干脆就利用這一次,將自己陷入莫大的危機之中,激發自己的本能以應對。

    徹底屏絕前任的所有一切!

    所以,縱然明知道擊殺慕城白對自己絕對不利,葉笑還是毅然決然的那麼干了。

    覓活路于死境之中,尋轉機自逆境之內!

    正在想著,體內的元氣全無征兆地沸騰了起來,隨即便逐漸向著經脈展開沖擊,葉笑不敢怠慢,沉下心來,徐徐化解元氣的沖擊,可是元氣的數量實在太龐大了,根本無法悉數化消,慢慢地感覺到了難受,葉笑仍舊竭盡全力的運行著神功心法,但越是運行,就越是難受,全無緩解。

    深諳修行的葉笑對于這種情況並不陌生,這種元氣沸騰現象是險阻,卻也是際遇,如果現在就立即停下紫氣東來神功心法的運轉,元氣沸騰就會得到緩解,漸次消去,化解危機,但若是仍舊勉強支撐下去,最終無法化解元氣沸騰,卻極大可能會造成自身經脈的損傷。

    若是依照葉笑所知的修行原理,此刻停止心法運轉才是完全之策,但此刻的他,不知怎地,心底泛起了一點明悟,又或者說是一點直覺——若是現在停止,將是一次巨大的損失!

    經驗與直覺的選擇,笑君主選擇了直覺!

    他咬著牙,苦苦的支撐著,持續運轉心法運行。

    然而情況仍舊全無好轉,反而感覺到丹田竟自鼓脹到即將要爆炸的程度,似乎只需要再來一點力量,就要立即爆開一般!

    縱然以葉笑的沉穩,仍舊泛起了一股惶恐的念頭。

    因為現在的狀況已經超出了葉笑的認知,前路茫然!

    難道這個直覺竟是錯的?!

    正在考慮思量,是不是要停止的時候,丹田中澎湃到極點的元氣突然間詭異的停止了!

    完完全全的一動不動了!

    下一刻,靜止不動的元氣展開一陣劇烈的翻騰,與此同時,一股刀割一般的痛苦即時襲來,葉笑眼前一黑,一張口,“噗”地一聲一口血箭噴了出來!

    剎那間身前一片血紅。

    再下一刻,丹田中翻騰的元氣詭異至極的猛地分開,一半呈紅色,一半呈藍色!

    葉笑敏銳的感覺到了那是兩種不同屬性的元氣。

    紅色的元氣帶著一股灼熱的力量,那是一種可以焚燒一切的感覺,而藍色的元氣內中卻蘊含著一種冰寒的力量,似乎能夠將一切冰凍。

    這是兩條路?任選其一?

    一生一滅?

    又或者是兩者可以同時存在,開闢陰陽兩極?

    葉笑皺著眉,這是一個選擇。

    灼熱焚燒的力量,自然有它的好處,而冰寒的力量,也有它的優勢。

    對于這兩者,葉笑都不想放棄。

    又再沉思了一下,還是決定暫時還是以修煉冰寒力量為主。

    因為,這始終是同一個世界。自己前世就是以霸道灼熱的元氣聞名,而且名字又沒有換。

    若是因此引起三大宗門的懷疑,憑現在的自己,可是絕對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那才是真正的末日來臨。在自己沒有壯大,具備一定實力的之前,絕對不能讓他們將自己與以前的笑君主聯系起來。

    舉凡修行中人,縱然自身功體根基盡廢,不得不重修,卻也只會選擇自己熟悉的功法、屬性,斷斷不會選擇與自己原本心法截然相反的屬性,

    而眼前這股冰寒屬性的力量無疑可以很完美地掩飾這一點。

    其實讓葉笑選擇寒冰屬性力量還有另一個原因,

    紫氣東來,顧名思義乃是純陽屬性,而此刻卻突然衍生出來與字面含義完全相對的冰寒屬性,有鑒于紫氣東來神功的神異,相信這股衍生出來冰寒屬性力量定然是非同小可的。

    主意把定,葉笑試著將冰寒的力量調動起來,只是心念一動,那股冰寒屬性的力量就充滿了整個丹田!

    而那股紅色的灼熱力量,在一瞬間便即消失無蹤,竟似全無抗拒之能,就此蕩然無存。

    隨即一道冰涼的絲線,從丹田極速沖出,一瞬間就已經在全身經脈之中繞行一周,所過之處,所有的原本的中正平和的元氣,全數消失不見,悉數變成了冰寒之氣!

    元氣屬性轉換的瞬間,葉笑竟自感覺到,自己的頭腦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渾身上下盡都充溢著這種細水長流一般的清明力量,無有遺漏。

    心念電轉之間,葉笑試著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在身邊的椅子上點了一下。

    一股寒氣即時蓬勃而出,“啪”的一聲,椅子被點中的那一個點,瞬時寒霜密布,隨即就是裂開了!

    那一點寒氣竟直接將椅子給凍裂了!

    那一指之力尤自未盡,一股極度深寒猛地散發出來。

    下一刻,整個房間,竟如同冰窟一般。

    但這種極度深寒,對于葉笑來說,卻是一種極度的舒適快慰,非但完全沒有感覺到寒冷,反而一種無限愜意縈繞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