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26章 如此查案

章節目錄 第26章 如此查案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緩緩收回手指,葉笑盯著那被凍裂的地方看了好久,竟是頗有幾分難以置信的意思。

    這樣的破壞,竟是自己剛才那一指之力造成的?!

    我只是隨意的聚集了一下冰寒力量,而已!

    沉默了一下,才輕輕的吸了一口氣。

    “有這冰寒之力,也算是多了一張護身符。”葉笑舒了一口氣,目中露出思索之色︰“但,這一步要怎麼走出去……”

    正在這時候,突然听到大門外一陣騷亂隱隱傳來。

    隨即就看到管家匆匆而來︰“公子,辰星城府衙派人前來,說是要請公子前去配合調查一個案子,估計應該就是慕城白被殺一案。”

    葉笑神色不動,道︰“請他們進來吧,前廳候茶。”

    管家點點頭,匆匆而去。

    葉笑稍稍整理了一下,便即往前廳而去,及至跨入前廳的時候,就看到三個公差打扮的人,正坐在那里喝茶,但,無可否認的,這三個人在神色形態上,全都有些拘束,甚至有些惶恐。

    這里,畢竟是鎮北大將軍的府上,而且還將要針對將軍府的公子調查案件……

    四周伺候的,全是一些身經百戰的老兵士,知道了三個人的來意,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自然而然的泛出來那種彪悍,眼神中那種百死余生的殺氣不斷地在三個人臉上身上瞄來瞄去。

    眼神充滿了……反正肯定說不上善意的光彩。

    一種落入了群虎環視之中的感覺無由滋生,這種不舒服到極點的感覺讓三個人毛骨悚然,幾乎都要顫抖起來。此刻還能夠硬著頭皮坐著,沒有落荒而逃,已經是極為不容易。

    不知不覺中,三個人的額頭上都冒出來一層細細的冷汗。莫名的感覺到下半身前後俱急,險些要噴薄而出了。

    所幸終于看到葉笑公子施施然走了過來,三個人幾乎就如同時看到了親爹!

    “葉少!”當先一人“呼”的一聲站了起來。卻是感覺到膝蓋一軟,幾乎在同時又坐了下去,卻是剛才在不知不覺之中與各位百戰老兵的氣勢對抗,早已經將一身力量消耗得七七八八,此刻一股腦站起,竟是力有未逮。

    “什麼事?”葉笑仿佛腳跟不著地一般,輕飄飄的走過來,身子瞬時往椅子上一塌,就像是沒有骨頭一樣癱在了上面,一條腿“刷”的一聲撩起,眾人都以為他要架起二郎腿,卻沒想到這貨直接將腿架在了椅子扶手上,兩腿大張,晃來晃去。

    簡直就是十足十的惡形惡狀,完完全全沒有半點風度的德行,一雙眼楮有氣無力,無神,盡是一副酒色過度的衰樣。

    捕快頭兒心中嘆了口氣︰看這貨的這個德行……真真是無力吐槽。葉將軍家里能夠有這麼一個兒子,也真是家門不幸。

    “是這樣的,葉公子,卑職也是奉命辦差,萬沒有對公子不敬的意思。”捕快頭兒硬著頭皮道︰“有件事,需要問詢一下葉公子。”

    “恩,說吧。”葉笑懶洋洋的歪歪頭,整理自己的手指甲,滿臉的漫不經心。

    “這個……慕城白……慕公子死了,這件事,想必葉少也是知道的……”

    “慕城白?那是誰啊?我認識這人麼?”葉笑茫然的抬起頭來,一臉的疑問。

    慕城白是誰……

    所有人都有一種滑稽至極的感覺︰你不認識慕城白?你說你不認識慕城白?

    “咳咳咳……”捕快頭兒干瘦的臉上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愕然,隨即嗆咳了幾聲,道︰“好叫葉少得知,慕城白正是前幾日與葉少在大路上起了爭執的那個人……據說,葉少當時大發神威,還將這慕城白打了一頓,真真了得……”

    葉笑聞言之下似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那個王八蛋啊,那小子跟本少爺搶東西,那不就是找死呢……嗯?怎麼地?他死了?死得好,誰下的手啊,本少爺要打賞他……”

    隨即一臉的興致勃勃︰“嗯,你們這會跑過來問我……哈哈,難道是我把他打死了嗎?難道說那天我打了他之後,他回去就內傷加重,一命嗚呼了?就是說,是我打死的他?哈哈哈哈,本少爺的功力又有精進,真是太強了……”

    語氣中充滿了幸災樂禍之意,絲毫不見緊張惶恐。

    捕快頭兒無語的又咳嗽了幾聲,道︰“您誤會了……乃是那天下午,有人發現慕公子被殺死在密林之中……”

    “嗯?不是我打死的?”葉笑大是失望地嘆了口氣,隨即怒發沖冠︰“他麼的!怎麼不是我打死的?那混蛋如此找我的麻煩,我本想回來後立即調動人手,前去宰了他!哼,他也不看看,在這辰星城,乃是誰說了算!也不想想,我葉笑,乃是何等他惹不起的人物,敢找我的麻煩,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老虎嘴里拔牙!這麼痛快的死了,倒真是便宜了他!”

    捕快頭兒滿心的糾結,目光幾乎發直。

    您可真敢說話!

    那可是慕氏家族的嫡系子弟,太子爺的大舅子!

    到底誰惹不起誰啊?

    居然如此大言不慚……若是他不死,才真的輪到你倒霉。現在從你嘴里說出來,居然是……人家死了居然還便宜了……

    舔舔嘴唇,正要說話,只听葉笑興致勃勃而又余怒未息的說道︰“死得好!知道是誰殺的不?你們找到那人沒?本少爺要打賞他,怎麼說也是幫了本少爺的忙!省了本少爺的事,怎能不打賞一二。”

    三個公差同時嘴角抽搐。

    我們要是找到了凶手,還到這里來問你做什麼?

    “請葉公子將當日的情況詳細地說上一遍,我們也好往上面交代。”捕快頭兒苦笑著,終于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交代?交代什麼?你們幾個不會是懷疑我殺了人吧?”葉笑斜著眼︰“我倒是真想殺他,只不過被人搶了先……哼,若是這家伙沒有死,我定要再殺他一次!”

    捕快頭兒一臉無語。

    好說歹說,外加管家幫忙規勸的情況下,葉公子才不情不願的將當日的情景復述了一遍,說起痛打慕城白,葉笑眉飛色舞,站了起來,比比劃劃,怎麼出拳,怎麼出腳,怎麼鷂子翻身,如何大鵬展翅,將其打倒在地,然後生死鏖戰搏殺……

    直說的如同是巔峰高手對峙一般精彩到了無與倫比的地步。

    總而言之,乃是葉公子頑強戰斗,不屈不撓,實力高強,英俊瀟灑,風度嫻雅,乃是一等一的絕世高手……將慕城白打成了落水狗一般狼狽萬狀,最後葉公子寬宏大量,饒了這混蛋的小命雲雲……

    眾人听得大汗淋灕!

    誰不知道您是逃走的?

    虧您還能口沫紛飛的說得自己這麼高大上……真真鄙視!

    “明白了……小人等明白了,這就回去稟報。”捕快頭兒嘴歪眼斜,狼狽告退。

    “等下,著什麼急,我還沒說完呢……”葉公子說的口沫翻飛,正在上癮,哪里容他走掉?

    “下官已經很清楚事件的整個過程了……公子事務繁忙,還是早早休息……”三個公差幾乎是逃命一般的離開了葉府︰“改日再來拜訪……”

    “呃……那,不送了。”葉笑癱在椅子上壓根沒有動,眾人目送著三個公差走出去。

    其他人也都一哄而散;就只留下了管家一個人。

    “這事情透著詭異啊。”管家皺著眉頭︰“我本以為,他們怎麼也要將公子帶走盤問一番,沒有想到就在府中問了這麼幾句話,這有什麼用……”

    葉笑哼了一聲,淡淡道︰“不外權力制衡罷了,現在幾位皇子都已經成長起來,每個人都瞄上了那張椅子……一個個虎視眈眈,甚至有兩個已經是勢力逐漸龐大,不管朝廷還有江湖世家都有後台依仗……太子的地位現在岌岌可危,豈能為了一個死掉的大舅子,一下子得罪軍方這麼一股龐大的力量?”

    “更何況,還有那麼強大的流言輿論相助。”管家微笑。

    葉笑點點頭︰“不錯;對于太子這種人來說……活著的慕城白是大舅子,但死掉的大舅子,就只是慕城白的尸體,如此而已……嘿嘿,嘿嘿……”

    冷笑一聲,再無贅言,徑自回去後院接著練功去了。

    “但這件事也透著詭異啊……”管家臉上的笑容收斂,喃喃道︰“太子不可能就這麼輕輕放下……難道說,還有後手?”

    背負雙手,沉吟著,滿臉愁容︰“給將軍的消息現在應該出了黃龍關,到了黃沙一片,距離將軍收到,還有兩天時間,回信的話,則最少還要六天……這段時間里,若是出了什麼問題……”

    他嘆了口氣,快步走了出去。一連串的吩咐︰這段時間里,加強警戒;尤其是晚上,更加不準有半點懈怠……

    “來自官方的或者有所牽制有所顧忌,但來自江湖的……卻是真正的防不勝防啊……”管家兩眼的憂慮。

    “最近這幾個月,絕對是風起雲涌。”

    一向鎮定自若的管家,此刻竟然只是感覺兩手冷汗,對于能否保住少爺的安全,沒有半點把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