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27章 神秘白衣

章節目錄 第27章 神秘白衣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就在京城流言四起的時候。

    京城之中,一座異常幽靜的院落里。

    這里可是京城最中心的地段,說是寸土寸金也絕不為過。

    但,就是這處地段,卻有一片綿延的小土山,三面小土山里面,卻是,蔓延如海的竹林,竹林之中,坐落著一個小小的院落。

    將京城最繁華的地段買下來這麼一大片土地,非有極大權勢與極大的財力不可,而買下這里的人,卻要將買下來的土地的十分之二,化作了土山,十分之七,變成了竹林。就只有最里面,只得土地面積十分之一的區域,蓋了一座小小的幽靜院落。

    這院落主人的豪奢程度,簡直就是駭人听聞!

    然而豪奢的付出,總有不菲的回報!

    院落之中,微風徐來,竹林沙沙的響起,流溢了一種難言的詩情畫意的謐靜。

    此刻,在微風中,在竹林里,正有一段若隱若現若有若無的琴音飄飄渺渺的響起;似乎是九天之上傳下來的琴音。

    此曲只該天上有,今朝凡塵竟得聞!

    院落中,一具琴架,一個渾身白衣的青年人,正坐在一張輪椅上,十指靈活而優雅地在琴弦上跳動,而悠揚的琴聲,如同流水一般靜悄悄地流瀉而出。

    一枝香,在琴架前方點燃著,青色的煙霧裊裊升起,在空中盤旋,消散,如是往復。

    另有兩名白衣少女,在那青年身後靜靜地站立。

    以三個人的風采,縱然只是一動不動,卻也是足以構成一幅極美好的畫境。

    似乎縱然是千軍萬馬的敵人一起前來,也能讓他們產生一種不忍破壞這種意境的感覺。

    輕柔的衣袂飄風的聲音響起。

    此刻,黑藍相間色的光芒一閃,突然有一條黑影如一陣風一般,穿過竹林,飄然落地,雖然來者身法輕盈,不帶絲毫的煙火氣息,但就從來的移動快速來看,定然是有急事。然而當這個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卻是一言不發,靜靜地站在了一側,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

    竟是大氣也沒有喘一口,唯恐一不小心打擾了眼前的這片寧靜。

    雖有不速之客到來,那白衣青年臉色仍自不動,如白玉一般的臉上,依然是一片沉浸在音樂中的迷醉,十根手指從容不迫卻又快速之極的在琴弦上跳躍著,兩眼微微的眯起,兩道好看的長眉入鬢,自然舒展著,似乎全然沒有發現眼前的變故。

    終于,在‘錚’的一聲之後,琴聲乍然停止,悠揚余音仍舊在空中縈繞不絕。

    那白衣青年緩緩收回自己的手,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仰起頭,閉上眼楮,一頭黑發就這麼自然而然滴披落了下來。

    那道黑影上前一步,正要開口說話,白衣青年靜靜地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搖了搖。

    黑衣人默默地又退了回去。

    良久良久,白衣青年再一次的睜開眼楮,淡淡的笑道︰“萬物,皆有魂魄;一曲既終,也是我彈奏的這一曲魂魄的離去。感應琴音琴魂,與自身的神魂交融……這乃是一件對生命尊重的好事,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莫大尊重。”

    “在這個時候,尤其不能打攪。”白衣青年淡笑著,下了結論︰“所以,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要等一等。”

    “是,公子。”黑衣人恭敬的低頭,滿臉盡是謙恭受教之色。

    這名黑衣人的修為恐怕已經是到了地元境高峰的層次,除去一些個超級門派,在這世俗界可說已經是頂級高手,但在這白衣青年人面前,卻像是奴僕尊敬自己的主人一般。

    表現得是那樣的卑賤,但他自己的表情顯然是甘之如飴,發自心底,甚至是非常榮耀的!

    似乎能夠為這個白衣青年當奴才,便已經是人生之中的最高興的事情,一生的莫大成就!

    “現在可以說了。”白衣青年端坐在輪椅上,微笑著伸手,一邊,一位明眸皓齒的白衣少女就遞上來一塊雪白的絲巾,白衣青年隨意的接過來,隨意的在自己手上擦了擦,隨意的又遞了回去。

    一連串的動作完成,卻連頭都沒回,但那白衣少女卻是雙手恭敬萬分地接過。

    “是慕氏家族的慕城白,死在了京城;而據說,下手的乃是鎮北將軍府的葉笑。此事至今依然引起了軒然大波;慕氏家族方面連夜派出高手,趕赴辰星城,調查事件始末緣由。”黑衣人低著頭說道。

    “嗯?”白衣青年雙手放在小腹前,緩緩點頭。

    “慕城白的死,疑點很多,但,目前能夠確定的是,絕不是葉笑所殺!所以……慕氏家族這一次恐怕是中了別人驅虎吞狼之計。按說,慕氏家族不應該如此盲目……”黑衣人恭敬的匯報︰“疑點一,葉笑本身乃是一紈褲子弟,絕沒有殺死慕城白的能力,更何況慕城白身邊還帶著兩個高手護衛,一舉擊殺三名人元武者,豈是易事……疑點二……”

    他林林總總地說了七八條疑點,每一點,都是有理有據,條理分明。

    由始至終,白衣青年平靜的听著,並不曾插言,直到听完黑衣人的分析後,這才道︰“听起來似乎有些道理……”

    黑衣人臉上掠過一抹幾不可查的興奮,甚至黑臉都激動地紅了一下,大聲道︰“謝公子夸獎。”

    “但……”白衣青年嘴角牽動,微笑了一下,道︰“你所有的疑點,分析,都是建立在第一條的基礎上,就是……絕對不是葉笑殺的。其他的才能成立。”

    “但,若是這第一條就是錯誤的,那麼,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全盤反轉,甚至,因為這個錯誤,我們會掉進無窮無盡的陷阱……因為,那葉笑既然沒有嫌疑,那麼定然是其他人下的手,若是一直查不到這個其他人……怎麼辦?只能徒然的樹立一個又一個強大的敵人,而我們自以為有道理,這些敵人卻全部是冤屈無辜……那就是無數的……不死不休的血仇!”

    白衣青年冷靜的看著黑衣人。

    “但……”黑衣人臉上冒出汗來︰“但這個葉笑,卻實在是沒有這個實力……這一點有目共睹,人所共知……”

    “嗯?人所共知?”白衣青年又是微笑起來︰“人所共知的事情就是事實麼?你真的知道葉笑沒有這個實力麼?你從小看著葉笑長大的?還是親身試驗過他的實力?”

    “我……不曾。”黑衣人愕然。

    “那麼,慕城白死的時候,你就在現場,見到了凶手另有其人?”白衣青年繼續微笑。

    “這個……也沒有……”黑衣人又是愕然。

    “那麼,葉笑殺不殺得了慕城白,又有沒有殺慕城白,你是從何處下的定論?”白衣青年兩道眉毛輕輕皺了一下。

    “……”黑衣人啞口無言。

    “世間事,從來只有想不到的,卻沒有做不到的,你有這麼多的事情根本想不通,沒證據,卻自己就先給自己定下來了方向……”白衣青年淡淡道︰“不智。”

    “是。”黑衣人大汗淋灕︰“公子教訓的是。”

    “葉笑為什麼殺不了慕城白?為何不能殺慕城白?慕城白為何不會是死在葉笑手里?”白衣青年輕輕抬起眼皮,淡淡道︰“世事無絕對,縱然葉笑只有百分之一,甚至更小的可能殺死慕城白,那麼……就真的有可能是他殺死慕城白!”

    這段話真的很繞。

    但在場眾人卻都听懂了。

    “那麼這件事情……究竟該如何做,還請公子示下。”黑衣人低下頭。

    “推波助瀾。”白衣青年溫和的笑了笑,輕聲道︰“死的人越多越好。慕氏家族來的人,太子的人,官府的人……死多少都沒關系。不過,那個葉笑不能死。”

    “這個……為什麼?”黑衣人徹底糊涂了。

    公子爺剛才不是還說得那葉笑頗有嫌疑?怎麼卻又不能死?

    “葉笑一死,這段恩怨就斷了,就淡了,就消失了,就沒事了。”白衣青年臉上有一種奇異的冷笑,道︰“風平浪靜了可不是好事呀。”

    “是的。”黑衣人尊敬的說道。

    “所以,慕氏家族方面不管這一次來的是誰,我要他們全死!”白衣青年溫和的笑著,道︰“死了……可以是其他的家族下的手,也可以是葉家下的手,還可以是其他幾位皇子下的手,也可以是江湖門派下的手……黑九,你明白麼?”

    “屬下明白!”黑衣人心悅誠服的抱拳行禮。

    “還有……各大家族的消息,還有另外兩國和草原的事情,如今進展得怎麼樣了?”白衣青年溫和的笑著問道︰“我已經多等了一天,還要讓我等下去麼!?”

    …………

    <猜這白衣人是誰,猜對了有獎>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