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域蒼穹 > 章節目錄 第46章 天上之秀、我為丹狂

章節目錄 第46章 天上之秀、我為丹狂

作品:天域蒼穹 作者:風凌天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慕子河現在滿心都是惶恐,有心想要解釋幾句什麼,卻愕然感覺自己居然都說不出話來。

    前後不過轉瞬之間,滿腔的怒火都變成了恐懼,徹頭徹尾的恐懼!

    又或者說是恐慌!

    全無征兆的一身大汗就潮水般冒了出來,頃刻之間濕透了衣衫,以慕子河這等高手的敏銳觸覺,竟全不知情。

    此刻縈繞在他心頭的就只有一件事——

    若是翻雲覆雨樓當真要對慕氏家族出手的話……

    那麼,慕氏家族可真的要完蛋了。

    甚至,都不必翻雲覆雨樓親自動手,只要將這個意願流露得清晰一些,自然有許多有心人樂意效勞,所謂八大世家,在世俗界或者已經是最頂尖的家族,但在修行界,不說是不入流的勢力卻也差不多,彈指灰飛煙滅,絕非太難的事情!

    慕子河的兒子急忙站了起來,焦急萬狀的叫道︰“秀兒姑娘……”

    秀兒冷笑一聲︰“秀兒這個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一側兩個黑衣人眼中露出刀鋒一般的光,手按刀柄,只要秀兒姑娘一聲令下,不管這是在什麼地方,定然立即拔刀,將這兩個人劈成四瓣!

    慕子河的兒子一臉惶恐,道︰“是,是,在下如此冒昧稱呼姑娘尊諱確屬不該,不過這幾天里,慕氏家族事情頗多,家父操心勞累,脾氣也是稍微大了一些,剛才一時心智迷蒙,口出妄言……”

    秀兒姑娘哼了一聲,淡淡道︰“慕氏家族……還沒死絕吧?”

    轉身坐下,再也不說一句話。

    慕子河父子兩人兀自呆呆的站著,只感覺面前盡是一片昏暗,身子不停顫抖,仿佛隨時都要摔倒一般。

    秀兒身邊那黑衣人刀鋒一般銳利的目光定定的盯著慕子河,一字字道︰“黑衣狂刀,隨時候教!”

    轉身大踏步而去。

    這一輪的丹雲神丹,當然是秀兒拿了下來。

    只是,這個當口,大家早已經不再關心這顆神丹的歸屬,在秀兒道破了自身來歷之時,神丹歸屬便已注定,若是再有人與之競價,那就是擺明找翻雲覆雨樓的麻煩,卻又與找死何異。

    而是轉向同情慕氏家族起來︰真真是倒霉催的,來這次拍賣會都派出一些個什麼貨色,年輕的沒個沉穩勁,三步兩跌,丟丑人前,年老的更是不堪,不但沒有沉穩勁,連眼力勁都欠奉,竟生生給自己家族招惹了一個頂尖的殺神仇敵回去!

    估計慕子河父子回去之後,定然要被慕氏家族高層給直接扒了皮吧?——所有人心中都在幸災樂禍。

    當關萬山說出來‘三千萬兩,第三次’隨即“砰”地一聲‘成交!’的聲音說了出來;慕子河身軀猛地顫抖了一下。

    這三千萬兩的高價,可是被自己給生生抬上去的。

    自己不僅把價格抬上去了,讓白公子多花了許多銀子,而且還大大地得罪了天上之秀!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看關萬山,現在瞬時明白,關萬山剛才制止自己說話,竟當真是為了自己考慮啊。可惜,自己將人家的好心當做了驢肝肺……

    祈求的目光看著關萬山,吶吶道︰“關兄……”

    關萬山冷著臉擺擺手,淡淡道︰“老朽只不過是一個拍賣行的區區掌櫃,別人的奴才,行將就木,如何當得起慕氏家族中人道一聲關兄,根本是沒有資格的,不敢當,當不起……”

    慕子河苦著臉說道︰“關兄,您這說的是哪里話,剛才我實在氣頭上,我向你賠不是了……萬望關兄美言一二……”

    大庭廣眾之下,慕子河可說是丟盡了臉面,極盡低聲下氣之能事,眼前的關萬山已經是他能找到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

    還沒說完,就听見秀兒冷著臉說道︰“接下來的拍賣會還不繼續,還在等什麼!莫非這靈寶閣拍賣行也不想開下去了麼!”

    關萬山頓時噤若寒蟬,再不敢多出一聲。

    這位天上之秀分明也有些氣急敗壞了……

    這等當口,誰敢伸手?那不是向其挑釁,就是活得不耐煩找死的征兆?

    慕子河目光再看向其他人的時候,其他人就都很默契的將目光轉走,連接觸都不敢接觸,仿佛是在躲避致命的瘟疫……

    這麼一圈看下去,慕子河終于徹底絕望。

    這一刻,他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整個人似乎都老了好幾歲。

    他兒子悄悄走過來,低聲道︰“父親?”

    這才回過神來的慕子河黯然地嘆了口氣,無力的擺擺手,道︰“不用說了……”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踉踉蹌蹌地向外走了出去。這一刻的慕子河,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隨即,他兒子也跟著走了出去。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人阻攔,更加沒有人相送,連靈寶閣的招待人員盡都如此,

    所有人知道他們得罪了天上之秀,若是不趁此刻走,等拍賣會結束了,只怕就連走的機會都沒有了。

    大家看著這兩個人走出去,就像是看到了兩個死人,充滿了死氣。

    秀兒冷漠的看著這兩人的背影,只是冷笑一聲,再也不加以理會。

    眾人心中盡都理解︰天上之秀想要對付的人,哪怕是天之涯地之角,想要殺,那也是毫不困難的事情!更何況慕氏家族這等龐然大物,縱然暫時跑得了和尚,卻又能跑得了廟嗎?

    “第五顆丹雲神丹……”

    關萬山的聲音再度響起,算是將眾人注意力都給拉了回來。

    然而——

    “兩千萬!”秀兒清冷的聲音再度響起,口氣之中不帶任何的情緒。

    所有人噤若寒蟬;再也沒有人敢站出來爭奪。

    關萬山輕輕嘆了口氣︰“成交!”

    咚!

    定音錘落下。連一二三都不數了。

    所有人反而因此松了一口氣。

    “第六顆丹雲神丹……”關萬山繼續喊。

    “兩千萬!”秀兒再次出口。

    人群中頓時一陣輕微騷動。

    秀兒大小姐的再次開口,貌似就有些過分,

    丫的,咱們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讓你一次也就罷了。但你還沒完了?難道你還打算把所有神丹都給包圓了麼?翻雲覆雨樓是神秘,勢力也確實夠大,但總不至于能夠把我們在場所有勢力都給滅了吧!

    秀兒站了起來,仍是淡淡道︰“請諸位見諒,剛才讓無為之人壞了心情,卻跟諸位沒有關系。只是這一次神丹拍賣,公子爺曾經有過嚴令,一定要拍三顆回去。任務在身,不敢不拍;諸位成全之德,秀兒定銘記于心。假以時日,定有補報。”

    秀兒大小姐這麼一解釋,大家心里頓時就舒服了好多,心氣登時平了,即時便有人親切的回應起來︰“秀兒姑娘這是哪里話,既然是白公子要的,秀兒姑娘拿走是應該的。就算是我拍下來,也是要給白公子送過去的……”

    眾人口中在紛紛附和,心中都在罵這個當先說話的人太無恥了!這貨怎麼能這麼無恥?

    但心中人人都在後悔︰第一個站出來說這句話的,為什麼不是我呢?這可是能搭上白公子的關系的一條捷徑啊,無恥一點算什麼,我怎麼就不能更無恥一點呢……

    卻不知此刻葉笑心中可是恨得牙癢癢的。

    他能明顯的感覺出來,這個秀兒並沒有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或者說,區區一個慕氏家族還沒放在她心上的資格;但卻借助那股故作憤怒的姿態,一舉拍下了兩顆神丹。

    用最小的代價,拿了下來。隨即,又以言詞緩和眾人,瞬間平反局勢,如此心計手腕,卻是當真驚人。

    更可氣的是,葉笑雖然洞悉了此女的手段,卻對此完全無計可施。

    畢竟人家也是付出代價,沒有當真白拿。這個成交價格,也還算是公允的……

    葉笑雖然心中不舒服,卻也毫無辦法。

    一念及此,心中不禁又增加了幾分警惕︰不過一個侍女,便已如此。更何況她上面的那位白公子本人?

    只是……這翻雲覆雨樓,究竟是一個什麼所在?

    居然能夠讓天下所有人都如此忌憚?

    接下來,從第七顆神丹開始,競爭的竟是越來越激烈,甚至要用慘烈來形容,才比較恰當!

    人人都清楚,一共只有十顆,已經沒了六顆!

    剩下的四顆,卻還有數十家在虎視眈眈,只要有余力就決計不會放棄!

    第七顆,成交價格已經飆到了兩千九百萬!

    第八顆,直接突破之前的最高成交價三千萬,達到了三千兩百萬!

    到了第九顆,更形瘋狂,竟然去到了三千五百萬的更高成交價!

    葉笑總算是一吐胸中悶氣,樂得喜笑顏開,似乎看到了大筆大筆的金銀財富,嘩啦啦長江大河一般流進了自己的腰包……

    “最後一顆!”

    關萬山終于也激動了起來,聲嘶力竭︰“這是本次拍賣會競拍的最後一顆丹雲神丹!起拍價不變,加價原則不變……”

    話還沒說完,就已經听到有人叫道︰“三千五百萬!”

    下一刻,好幾個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叫了出來。

    “三千六百萬!”

    “三千七百萬!”

    “四千萬!”

    四千萬這個歷史新高競拍數字出來之後,現場為之靜默了一瞬,突然有人弱弱的叫道︰“肆仟伍佰萬……”

    凌雲閣首席丹師石越坐立不安,再到後來,看著掌門蕭莫言的眼神已經接近哀求!

    …………

    今天媳婦換了件新衣服,問我好看麼?我說,難看的一比……

    于是,香煙全部被沒收;私房錢全部被沒收……分文全無。

    一整天呵欠連天,眼淚直流,活像個大煙鬼……

    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