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擇天記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七章 戰前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七章 戰前

作品:擇天記 作者:貓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國教學院里非常冷清,幽靜的仿佛像是一座墳墓。(((--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所有的教習與學生還有雜役都已經離開,甦墨虞與唐三十六也最後走出了院門。

    甦墨虞轉身看著被青藤遮掩的院牆,憂心說道︰“他究竟準備怎麼打?”

    唐三十六的視線落在國教學院深處,沉默不語。

    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

    天書陵神道之前。

    無數道視線落在陳長生的身上。

    輕柔的腳步聲響起,徐有容走到陳長生身旁。

    她沒有站到更前的位置,也沒有刻意落後一步。

    剛好與他並肩。

    看到這幕畫面,沒有人覺得詫異,也不覺得驚奇,神情反而變得輕松了很多

    從陳長生提出要與商行舟進行對戰的那一刻開始,很多人便已經提前預料到了這個畫面。

    無論是輩份還是境界實力,陳長生都遠遠不如商行舟,沒有任何正面挑戰的道理。

    那種生硬的公平才是真正的不公平,哪怕是他的敵人也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他與徐有容聯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整個大陸知道,他們的雙劍合壁擁有難以想象的威力,甚至能夠突破神聖領域的限制。

    但即便如此,也沒有人看好他們能夠戰勝商行舟。

    他們的雙劍合壁曾經在聖女峰上擊退過無窮碧,在白帝城里硬撼過來自異大陸的聖光天使。

    但今天他們的對手是商行舟,當今大陸毫無爭議的最強者。

    商行舟的境界實力遠遠勝過無窮碧,曾在天空里生撕過一位聖光天使的翅膀。

    哪怕如徐有容推算的那樣,商行舟一直有隱傷,面對陳長生與她依然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陳長生說了一句非常出人意料的話。

    “這是我們師徒之間的事情,我希望我們能自己解決。”

    他是看著徐有容說的,也是對王破和離山劍宗還有國教里的那些強者們說的。

    听著這話,滿場嘩然,心想這怎麼打?

    徐有容也很意外,不解地看著他,神情有些微惘。

    相反,商行舟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淡然說道︰“好。”

    王之策也隱約猜到了陳長生的安排,微微挑眉說道︰“我無異議。”

    這時有京都里的最新消息傳了過來,國教學院已經清場。

    听到這個消息,人們以為想明白了什麼。

    國教學院確實是今天這場戰斗最合適的地點。

    但下一刻人們才發現還是不知道陳長生準備怎麼打。

    ……

    ……

    去國教學院之前,商行舟去了皇宮。

    兩地相隔不遠,中間只有一堵斑駁而陳舊的宮牆。

    異常的天象正在逐漸消失,天空里還有微雪飄落。

    商行舟站在廣場上,靜靜看著那座巍峨壯觀的大殿。

    雪花飄落在他的鬢間、衣上,沒有融化,而是就那樣粘著,仿佛變成了某種非真實的存在。

    十余名太監宮女跪在廊下或是側門外的石階旁,低著頭不敢言語,渾身顫抖,恐懼到了極點。

    皇帝陛下在殿里。

    商行舟靜靜看著那邊,看了很長時間,最終沒有進殿,轉身離開。

    沒有人知道這一刻他的神情有沒有什麼變化。

    听完林老公公的低聲回報,余人握著書卷的手指微微用力,指節變得蒼白了幾分。

    當商行舟站在殿外的時候,他一直在看書。

    他看的非常專注,所以頭很低。

    沒有人知道他有沒有把書上的內容看進去。

    也沒有人能看到他的神情有沒有什麼變化。

    守殿的陣法早就已經關閉,微寒的風從窗戶縫里吹進來,拂動書頁,發出嘩嘩的響聲。

    皇宮非常幽靜,就像是雲霧里那座孤峰還沒醒來的時候。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殿里有水聲響起。

    緊接著響起的是林老公公因為心疼而微顫的聲音。

    “陛下,用熱毛巾燙燙眼楮吧。”

    ……

    ……

    國教學院外都是人。

    以前這種情形出現過很多次。

    青藤宴後,滿京都的閑漢圍攻國教學院那次。

    司源道人與凌海之王強行通過諸院演武,無數強者不停挑戰國教學院。

    天書陵之變後,國教學院被朝廷騎兵圍困三天。

    但今天與前面幾次很不一樣,因為國教學院外面非常安靜。

    不要說吵鬧與喝罵聲,就連議論聲都听不到。

    整座京都,現在也是這般安靜。

    從王公貴族到修道強者再到普通百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即將到來的那場師徒對戰上。

    這場對戰還沒有開始,但已經被寫在了史書上。

    甚至可以說,這會是繼當年周獨|夫與魔君之戰後,最重要的一場對戰。

    往年會吸引住整個大陸注意力的大朝試,早就已經沒有人在意。

    那些考生與教樞處的教士還在青葉世界里,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到異樣。

    那盆青葉被擱在國教學院外某座酒樓的某個房間里。

    唐三十六看都沒有看一眼。

    他在看著酒樓外。

    皇宮四周的所有街道都已經戒嚴。

    百花巷里有很多人。

    他看到了王破,看到了相王,看到了中山王,看到了不知何時重新出現的木柘家老太君,看到了從天道院趕過來的凌海之王,看到了從太平道趕過來的司源道人,卻沒有看到徐有容。

    ……

    ……

    徐有容去了桔園。

    婁陽王臉色蒼白,不停地在屋子里踱著步,嘴里還碎碎念著︰“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莫雨也很擔憂,看著他這副模樣,心情更是糟糕,問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徐有容輕聲說道︰“我不知道。”

    莫雨有些惱火說道︰“那你就應該在那邊看著,來我這里做什麼!”

    徐有容看著她說道︰“我是來提醒你,按照我與陛下的約定,你應該做些什麼。”

    莫雨微微皺眉說道︰“哪怕你明知道他極有可能會輸?”

    徐有容平靜說道︰“如果他輸了,就直接動手。”

    莫雨怔住了,心想果然只有你才有資格做娘娘的傳人。

    ……

    ……

    小樓里沒有春夏秋。

    房間里的溫度非常低,就像是來到了嚴寒的隆冬。

    陳長生坐在窗前,閉著眼楮。

    桌上擱著一只竹蜻蜓,還有神杖。

    小黑龍站在他身後,不停散發著龍息。

    地板上沒有結出冰霜,因為所有的寒意都精確無比地落在陳長生的身上。

    ——低溫可以修復最細微的傷勢,可以讓身軀保持強度,可以讓識海更加平靜。

    在離宮那間石室里,他清心悟劍多日,已經做了非常多的準備。

    但他知道,想要戰勝師父這樣的人,再多的準備也不足夠。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睜開眼楮,拿起神杖走出門外,去了一樓的某個房間。

    他把神袍收好,打開衣櫃取出那件單衣換上。

    那個房間是折袖的,這件衣服也是折袖的。

    這件衣服前襟很短,袖子更短,非常適合戰斗,更適合拼命。

    做完這些事情,他走出小樓。

    商行舟已經站在湖畔。

    王之策在不遠的地方。

    陳長生伸手把一個東西扔了過去。

    王之策伸手接住,看了一眼,然後嘆了口氣。

    果然是那塊黑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