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八荒斗神 > 第3230章 我不服!

第3230章 我不服!

作品:八荒斗神 作者:龐飛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OM,精彩免費!    “最後一位︰沈家,沈非!”

    魂醫聖山大長老龍彌的聲音響徹聖魂城廣場的天際,讓得廣場內外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這個名字也仿佛有著某種魔力一般,讓得場驟然一靜,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聞。(((完本耽美小說 www.yq520.org )))

    听得念到自己的名字,沈非也是大大松了口氣,這個魂醫聖山,果然還是沒有做出什麼卑鄙無恥之事來,只要能晉級第二輪,那他這次的計劃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是沈非師弟,果然是他!”

    場短暫的安靜之後,從某處突然傳出一道興奮到極致的歡呼之聲,眾人轉頭看去,卻見說話之人正是沈家原來的第一天才︰沈擎!

    沈擎本身也是一名低級魂醫聖巔峰,他固然是沒有資格參加這樣的魂醫榜大會,可是以他和沈非的交情,後者能夠晉級第二輪,他是由衷地為其感到高興。

    這樣一來,沈家兩人參加魂醫榜大會,卻有著兩人雙雙晉入第二輪,這是何等的榮耀,這是何等地臉上有光?

    隨著沈擎的這一道歡呼之聲,沈家諸人才如夢初醒,大長老沈森撫須笑道︰“族長,你可真是有一個好外孫啊!”

    話落之後,沈森一眼瞥到旁邊的沈月,當下又道︰“小月,也恭喜你生了個好兒子!”

    “當然,我就知道小非一定會成功的!”沈月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自豪,全然沒有了之前一臉擔憂的模樣。

    說實話,剛才在龍彌宣布最後一個名額之前,沈月的手掌都快要握出水來了,此時她只覺得一口氣松將下來,後心已是被冷汗打濕。

    自己那個二十多年未見的兒子,終究還是沒有讓自己失望,而沈月心清楚,這些都是靠沈非一步步努力得來的,有著今天的成就,自己那個兒子,經歷了常人所沒有經歷的痛苦和磨難。

    世人只看到了沈非明面上的風光,卻不知道沈非這一路走來是多麼的艱辛,凡域界的斷臂,人靈界的尋玉,地通界的受壓,還有天玄界葉家的追殺,這要是放在一個普通修煉者身上,恐怕任何一件都能將之壓得抬不起身吧?

    偏偏沈非將這些所有的種種,全都扛過來了,這是風雨過後的彩虹,這是黑暗之後的黎明,這是暴風雨肆虐後的晴空,在這一刻,沈月想了很多很多,她的眼眶,不由都有些濕潤了。

    就在沈月心生感慨的同時,她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手掌被一只略有些冰冷的玉手握住,側頭看去,竟然是血陌。

    “相信他,他一定會成功的!”血陌輕聲說了一句,這一段時間以來,她和沈月的關系越來越好,甚至都有些像是母女了。

    相對于沈月,血陌或許更加清楚沈非到底是怎麼達到今天這個高度的,要知道那時候沈非可是親身面對過血魔王御天的啊,而且血陌第一次見到沈非,還是御天派去追殺的呢。

    往事如煙,這一路走來,血陌見過了沈非所做到的太多奇跡,所以相對來說,她對沈非的信心還要足上一些,她相信沈非能做到其想做的任何事,哪怕是在魂醫之術上戰勝號稱大陸第一魂醫師的暗衍。

    相對于沈家的興奮,其他圍觀之人就是純粹的驚嘆了,那個沈家甚至整個天玄界最為耀眼的天才,這一次不會又要做出什麼驚爆眼球的事吧?

    但不管怎麼說,這終究只是魂醫榜大會的第一輪而已,而且以名次而論的話,沈非只是搭上了晉級第二輪的末班車,他的魂醫之術,真的比得上子通無稽他們嗎?

    “我不服!”

    在眾人議論紛紛之下,一道蘊含著不甘,又蘊含著憤怒的聲音陡然從聖魂城廣場之響起,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而這一看之下,眾人盡都恍然,因為那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質疑過魂醫聖山素清的奇烈,一個魂醫之術強橫,心胸卻略嫌不夠寬廣的頂尖魂醫強者。

    如果說之前對素清的晉級能勉強接受的話,那此時的奇烈,那胸膛都快要炸裂開來,因為他認為是沈非奪走了原本“屬于”他的最後一個名額,將他心的最後一絲希望給打落在地,這是他無論如何接受不了的。

    素清那奇魂擾也就罷了,一來素清身屬魂醫聖山,奇烈有些得罪不起,二來他認為自己對那最後一個晉級名額唾手可得,所以也就沒有太過糾結。

    可偏偏這最後一個晉級名額落在了沈非的頭上,雖然沈非也份屬天玄界五大家族之一的沈家,而且名頭比素清響亮了一百倍,但此時的他,終于還是忍不住爆發了。

    奇烈可也是好不容易花了三日時間,這才治好了那個原本他都沒有把握的病人,他自問在這一百零八名高級魂醫聖之,就算不能排進前十,擠進前二十拿到晉級名額絕對是輕松之極的。

    哪知道最後的結果竟然是這樣,二十個名額之,並沒有他奇烈的名字,一朝從自信的雲端跌落,他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了。

    見得這奇烈一而再再而三地搗亂,又一再質疑魂醫聖山的判斷,饒是以聖山大長老龍彌的好脾氣,也不由沉下了臉來。

    “奇烈,你為何又不服?”

    龍彌著重咬了這一個“又”字,很明顯是在譏諷奇烈心胸狹隘,在這樣的大庭廣眾之下,丟一次人還不夠嗎?還要來丟第二次?

    在龍彌的心,沈非這個晉級名額實至名歸,這可不僅僅是因為聖山七長老和他關系好的原因,那是因為沈非治好了連他自己都看不出來的病癥。

    要知道這位魂醫聖山大長老,那可是大陸之上最為頂尖的幾位高級魂醫聖之一,一身魂醫之術,恐怕也僅僅比山主暗衍低一些罷了。

    只是龍彌好勝心不強,行事一直低調,當初參加了一屆魂醫榜大會奪冠之後,就從來沒有再參加過魂醫榜大會,而他的魂醫之術,也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敢小覷。

    如果龍彌參加這一屆魂醫榜大會的話,至少那前二十晉級第二輪的名額肯定會有他的一席之地。

    而就是這樣一名頂而尖之的高級魂醫聖,都對聖山七長老夜流的病癥束手無策,甚至是連病因都找不出來,可想而知夜流的病癥是有多難治。

    不僅如此,龍彌還知道夜流的病癥,是號稱大陸第一魂醫師的山主大人都治不了的,這樣的一個病癥,竟然讓沈非給治好了,要說沈非是這第一輪的第一名,恐怕龍彌也不會有任何異議吧?

    偏偏這麼一個魂醫之術妖孽甚至是連龍彌自己和山主暗衍都及不上的青年,竟然引來那奇烈的質疑,龍彌怒意升騰之際,竟然覺得有些隱隱的好笑。

    就在所有人目光都轉將過來的時候,奇烈伸手一指不遠處的沈非,說道︰“請龍彌長老告知,沈非那小子究竟治好的是什麼病癥,我等就算是輸,也想輸一個心服口服!”

    看來這奇烈也並不是個傻貨,他這番話是想激起其他那些未曾晉級之人的同仇敵愾之意,畢竟如此將沈非給拉下馬來,他們這些人無疑都會再次得到一個晉級的機會。

    說實話奇烈一直都在感應那聖山七長老夜流的病癥,只是無論他怎麼感應,都不得其法,偏偏沈非如此詭異地便將夜流給治好了,這讓他不得不懷疑。

    奇烈甚至惡意地想著,是不是沈家和魂醫聖山暗達成了什麼協議,讓得一個聖山七長老在那里裝病,而後沈非裝模作樣地熬過了三日,這才假裝被其治好。

    “是啊,龍彌長老,其實我也很好奇貴山七長老到底是什麼病癥?不如說出來給大家伙兒解解惑?”奇烈話落之後,那獨孤家的族長獨孤寅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麼,竟然在此刻出聲附和了起來。

    要知道獨孤寅可是已經晉級第二輪了,這件事原本和他沒有什麼關系,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橫插一腳。

    只是獨孤寅這話出口之後,卻是沒有發現某處座椅之的山主暗衍,那一雙凌厲的目光直接是在他身上一掃,似乎是看出了他心底深處的某些東西。

    之前暗衍是吩咐過獨孤寅要暗相助沈非一把,讓其奪得這一屆魂醫榜大會冠軍的,這樣他才有機會和沈非正面比試魂醫之術,

    可是由于獨孤寅心的傲氣和忿恨作祟,他固然是不敢明目張膽對付沈非,可是將沈非給擋在第二輪的門外,卻是他極想看到的,那樣一來,暗衍就不能說他不守承諾了。

    兩大魂醫強者的心思沒有人知道,而听得奇烈和獨孤寅接連出聲之後,聖山大長老龍彌正要開口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愣。

    因為龍彌突然想到,七長老夜流的病癥,自己好像並不清楚啊,又怎麼能為奇烈和獨孤寅解惑?

    所以在這一刻,這個一向能說會道的聖山大長老龍彌,竟然僵在了當場,其表現出來的東西,很是讓人想入非非啊。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