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美食供應商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烤豬肉配歐芹醬的味道

第三百五十三章 烤豬肉配歐芹醬的味道

作品: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袁老板最近很勤快啊,又出新菜了。(((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天籟『小說WwW.』 ”烏海一進門就摸著小胡子調侃道。

    “可不是,最近出新菜的頻率有所增加。”一旁許久沒來的殷雅也點頭附和。

    “好久不見。”袁州直接忽略烏海,對著殷雅淡淡的說道。

    “嗯,回老家了。”殷雅點頭,秀美的臉上露出一絲歡喜。

    “嘖,大男人果然不討喜。”烏海自顧自

    “今天吃什麼?”袁州並不理會烏海的酸言酸語,徑直對著殷雅說道。

    “听說有新菜,是什麼?”殷雅捂嘴笑了笑,這才問道。

    “是丹麥名菜,烤豬肉配歐芹醬。”袁州伸手示意菜單。

    “這個好像很油膩吧。”殷雅皺眉,有些猶豫。

    保持身材可是每個女人的理想,就算再美味的食物都需要猶豫一下。

    “不會。”袁州認真的說道。

    “那我就來一份?”殷雅還是很信任袁州的,就是有些不信任自己的脂肪。

    “好的,請稍等。”袁州點頭應下。

    這邊殷雅有些糾結的坐下,那邊趙英俊帶著一個穿著長袖和休閑褲的的男人坐下。

    “白闢,這家店里很好吃,還有瑞典肉丸,就是你前面去的那個國家。”趙英俊帶著這人坐下。

    習慣性的把手里的排號紙放進專用的盒子里,只是嘴上也沒閑著,絮絮叨叨的就開始介紹起來。<>

    “那是挪威,和瑞典不是一個地方。”被叫白闢的男人沒好氣的翻個白眼,強調的說道。

    “知道,比你的名字好記。”趙英俊也是不甘示弱的,這不就調侃起名字了。

    “我想吃的不是肉丸,有沒有旗魚,香煮旗魚。”白闢對于瑞典肉丸並不感興趣。

    “這肯定沒有。”趙英俊肯定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白闢不滿的說道。

    “呵呵,這里的菜單我都會背。”趙英俊用一種你太不了解我所擁有的力量的眼神看了白闢一眼,這才說道。

    “吃個飯,你還背人人家菜單,毛病!”白闢毫不客氣的說道。

    “沒事,你會明白的。”趙英俊大度的說道。

    “那我換一家。”白闢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可不換,今天袁老板出新菜,要不我們問問。”趙英俊可是很期待在這里吃的。

    “行,問問。”白闢本來也就是逗逗趙英俊,好歹剛剛排隊那麼久,怎麼會吃都不吃就離開。

    “周佳,來來來,今天的新菜是什麼。”趙英俊直接召喚周佳。

    “今天的是丹麥國菜,烤豬肉配歐芹醬。”周佳溫和的回答道。

    “有香煮旗魚嗎?”白闢皺眉問道。

    “不好意思,店里暫時沒有。<>”周佳歉意的說道。

    “能做一份嗎?畢竟你老板都會瑞典肉丸和烤豬肉,隔的並不遠不是嗎。”白闢想了想這樣說道。

    在他看來,這幾個地方都不遠,只是他突然想吃外國菜,想吃那邊的菜,但卻不想吃這些。

    而且挪威都有丸子和烤豬肉,是白闢才會這麼問。

    “不好意思,我們只提供菜單上的菜色。”周佳語氣溫和卻肯定。

    “行了,就要兩份烤豬肉那個。”趙英俊見白闢一直皺眉,就直接說道。

    “我不是太期待。”白闢也是直接。

    “听兄弟的,我還會坑你不成。”趙英俊拍著胸脯說道。

    “不予置評。”白闢呵呵一笑道。

    兩人雖然這樣互相調侃,但白闢心里很是遺憾,雖然不是一定要吃,但就是有些遺憾。

    而袁州那邊則是端出烤盤,里面的豬五花滋滋冒著油花,還有美妙的油爆聲伴隨。

    這道菜很簡單,主食是小土豆,菜色就是三片烤五花,每一片都足有小手指厚。

    “你的餐點,慢用。”袁州親自端到殷雅面前。

    “看起來挺不錯的,大塊吃肉對吧?”殷雅還是很有興趣的。

    “嗯,不會胖。”袁州點頭,然後默默補充了一句。

    “我可是不胖的體質。<>”殷雅自傲的說道。

    但漂亮的眼里還是有些擔心。

    棕色盤子里的五花肉被烤的金黃,一旁自然的散落著小土豆,上面撒著綠綠的歐芹葉子。

    這樣子看起來簡單明快,卻又帶著讓人無法拒絕的香味,當然還有歐芹獨特的清香也在刺激著味蕾。

    “嗯,請慢用。”袁州示意,然後回到廚房繼續準備餐點。

    因為這次選用的是西餐,大塊的五花肉經過特殊處理腌制,直接進行烤制的,雖然只有三塊,但分量也很足。

    是以吃的時候需要切成小塊,袁州自然也就準備的是刀叉。

    “管他呢,吃了再說。”殷雅做好心里建設,拿起刀叉直接準備開吃。

    在國內大家都不太喜歡使用刀叉,覺得切起來麻煩,有時候還容易藕斷絲連。

    但袁州提供的卻不是這樣,刀口看起來鈍鈍的,一刀下去確是很容易就切下一塊。

    左手插起一塊肉,殷雅蘸上白醬,這才“啊嗚”一口,直接塞進嘴里。

    外國菜多使用黃油、奶油之類的,若是吃不慣,肯定會覺得又甜又咸,在嘴里混成一團,糟糕無比。

    想要做出原汁原味的菜色,袁州自然也會使用這些。

    但當殷雅蘸上白醬吞下五花肉的時候卻現,以前是誤會西餐了。

    不是西餐不好吃,而是那些廚師太垃圾。

    因為五花肉是帶皮的,一口就咬到了焦脆的外皮,然後是軟糯的肥肉和帶著焦香的瘦肉。

    “吧唧吧唧”吃起來很有嚼勁,因為是五花肉的關系,吃起來又有軟軟糯糯的口感,非常奇妙。

    白醬里面帶著一點點咸味,奶油的濃香,混著黃油特有的清香味,瞬間讓口感變的豐富多彩。

    這里面的咸味不但不會讓人覺得古怪,反而和甜甜的奶油融合的相得益彰。

    正是這樣的咸味激了肉本身的香味,還沒覺得膩味的時候,五花肉經過鹽巴的激,在咀嚼的過程中突然迸出水果的清香味。

    “這是西瓜嗎?居然有西瓜味。”殷雅很是疑惑。

    是的這個五花肉自帶西瓜清爽的香味,好似夏天吃冰鎮西瓜的感覺,嘴里沒有甜味,只有直達心里的舒爽。

    奇怪了!

    ……

    ps:菜貓遲到的更新,申明一下,菜貓真的不是球,不胖的。。。。求相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