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沉戟 > 第11章

第11章



作品:沉戟 作者:酥油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個個一言不發,氣氛凝重。(((--完本言情請訪問 www.ck101.org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下首左座之人抱拳道,“何況,他的武功足以橫行于千軍萬馬之中,必不會受到傷害。”

    右座忙道︰“天將所言甚是,請王爺三思。”

    景遲起身,緩緩地走到窗邊。

    對面池心亭上,一襲白衣怡然自得地靠著亭角,居高臨下地看著池中游魚,時不時地撒一把碎米,似是感應到他的凝視。白衣人轉過頭來,與他四目相對,偏頭一笑,日月失輝。

    景遲心頭一震,別開頭道︰“便依照你們的意思吧。”

    “是!”

    兩人退出書房。

    景遲雙手一按窗台,身體猛然躍出,在池中的荷葉上輕輕一點,如鴻雁一般掠過水面,躍到亭檐上,笑道︰“登高望遠。此處看王府,果然是另一番景象。”

    白衣人道︰“王爺只看到王府麼?”

    景遲道︰“你看到了什麼?”

    白衣人道︰“大莊山河。”

    景遲忍不住大笑起來。

    白衣人看著笑得不可自抑制的他,緩緩道︰“你是不是正要做一件我不會答應,你卻一定要做的事?”

    景遲的笑聲漸止。

    白衣人站起身,淡然道︰“既然不想讓我知道,就千萬不要被我發現。”說罷,翩然下亭檐。

    自唐馳洲外出剿匪,俞東海整日里守著知府衙門,甚少出現在軍器局,平波城突然就安靜下來。

    老掌局的線索到了古塘鎮就追查不下去了,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他送給沈正和的那封信到底是什麼意思。慕枕流眼下能做的,也只有靜下心來整頓軍器局。軍器局事務龐雜,好在從唐馳洲和俞東海處借用的兩個室令還能幫上手,一時間倒也有條有理。

    十天後,唐馳洲大勝歸來。

    俞東海出城相迎,兩人把臂言歡,一路進了總兵府。

    慕枕流得到消息,一笑置之。

    至傍晚,俞東海在曾經保護過慕枕流的兩個衙役的引領下,從後門進了官邸。慕枕流正端著青菜往客堂里走,見到他,愣了愣道︰“俞大人?”

    俞東海沉下臉來︰“怎的又是俞大人?”

    慕枕流笑道︰“你一身官袍,不怒自威,叫我不自覺地便拘謹起來。”

    俞東海哈哈一笑道︰“慕老弟也會調侃愚兄啦!”他跟著慕枕流進屋,見到夙沙不錯,笑容倏然收起,不咸不淡地說,“夙沙公子。”

    夙沙不錯抓著筷子,似笑非笑道︰“你來得倒巧。”

    慕枕流招呼俞東海一道用膳。

    俞東海婉拒道︰“我已用過啦。”

    慕枕流拿來碗筷,眼楮盯著夙沙不錯的酒壺。

    夙沙不錯笑容一僵,把著酒壺往自己的身邊攏了攏。

    慕枕流收回目光,對俞東海道︰“我去打一壺酒。”

    夙沙不錯拿著酒壺的手一頓,慢慢地又推了回去。

    慕枕流看著他,忍不住笑出來,被回以一聲冷哼。“俞兄請坐。請恕粗茶淡飯,招待不周。”

    俞東海又推辭了一番,實在推辭不過,才坐下來。他從總兵府出來,粒米未進,不看食物尚不察覺,聞著菜香,勾起了饞蟲,頓覺饑腸轆轆,見慕枕流動筷,也跟著動起來,等吃了個七八分飽,才放下筷子。

    慕枕流見他放下,也跟著放下,道︰“俞兄可是從總兵府來?不知那火雲山的山賊可層捉拿歸案?”

    俞東海苦笑一聲道︰“談何容易。自我上任以來,唐總兵剿擊火雲山就不下四次,前兩回還能逮到幾個人,到了後來,山賊越來越精,只要有個風吹草動,就躲入深山,叫人看不見,摸不著,找不到。”

    慕枕流道︰“這些山賊到底從何而來?”

    俞東海道︰“起初是附近城鎮游手好閑的混混,後來,陸陸續續地加入了綠林大盜、朝廷欽犯等凶惡之徒,成立了個火雲寨,專門與平波城對著干。唐大人雖然又一次地驅走了他們,卻也是治標不治本。不過,”他突然壓低聲音道,“這次剿匪,也不是全然沒有收獲。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慕老弟這回可要好好謝謝唐大人。”

    慕枕流一臉茫然。

    俞東海道︰“唐大人在火雲寨繳獲了一匹兵器,上面都刻著‘平波城軍器局’。”

    慕枕流心里風雲變幻,臉上亦是大驚失色︰“怎會如此?”

    “慕老弟稍安勿躁,”俞東海拍拍他的手道,“即便真的是平波城軍器局的,也是多年前的事,與你有何關系?當務之急,是將它們運回來,不要再落回那些山賊的手中。”

    慕枕流道︰“難道唐大人未曾帶回?”

    俞東海道︰“唐大人希望由軍器局出面,收歸這批物資,再撥給總兵府,以免以後扯不清楚。不過,根據我朝律法,軍器局不可私下運送兵器與地方軍隊。我以為,唐大人的想法不甚妥當。最好是由軍器局出面將兵器運回來,交由朝廷處置。”

    換而言之,若是軍器局不出面,其他人不好處置這批兵器。

    慕枕流道︰“俞兄所言甚是。”

    俞大人道︰“唐大人雖然在火雲山派駐了幾千人馬,但火雲山與平波城尚有一段距離,終不能久留。慕老弟若是準備妥當,就早日將兵器運回來,以免那些山賊卷土重來。”

    悶聲喝酒的夙沙不錯突然一瞪眼,道︰“你讓他單槍匹馬地跑去賊窟?”

    34第三十四章 夫人

    俞東海道︰“火雲山的賊人都已逃入深山之中。”

    夙沙不錯道︰“你怎知他們不會殺個回馬槍?”

    俞東海道︰“有唐大人在,定能保慕老弟安全無虞。”

    夙沙不錯道︰“慷他人之慨倒是臉不紅,氣不喘。”

    俞東海被噎得臉紅。

    慕枕流道︰“不知從這里去火雲山要幾日?”

    “騎馬至多三日。”俞東海見慕枕流口氣松動,忙道,“若是路上沒什麼耽擱,兩日便到。”

    夙沙不錯瞪著慕枕流道︰“你真的要去?”

    慕枕流道︰“既是分內之事,自是義不容辭。”

    夙沙不錯冷笑道︰“不就是不想讓唐馳洲吞下這塊肥肉,自己又師出無名,才慫恿你涉險!可憐唐馳洲剛剛替他打完了一場仗,半點好處沒落下,還要被算計。”

    俞東海拍案而起道︰“火雲山賊寇手中因何有刻有我平波城軍器局的兵器,難道不該徹查清楚嗎?慕大人是軍器局掌局,自然是責無旁貸!”

    夙沙不錯面色一冷。

    俞東海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尷尬地看向慕枕流道︰“慕老弟,我是說,你既然執掌軍器局,免不了受累,收拾前人留下的爛攤子。”

    慕枕流微笑道︰“俞大人說的不錯。”

    他越是平靜,俞東海越是不安,道︰“但是,夙沙公子所言不無道理,火雲山畢竟是賊寇所在地,萬一他們留個後手,後果不堪設想。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盡管俞東海說從長計議,但慕枕流將這件事上了心,第二天便著手安排外出事宜,中午回屋收拾衣服時,夙沙不錯一臉陰沉︰“你非去不可?”

    慕枕流道︰“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夙沙不錯道︰“你是否忘了古塘鎮的遭遇?”

    慕枕流道︰“火雲山不是古塘鎮?”

    “更為凶險。”

    慕枕流道︰“火雲山賊寇已經逃入深山。”

    夙沙不錯道︰“也可能趁人不備殺回來。”

    慕枕流道︰“有唐大人的將士在。”

    夙沙不錯沉默了會兒道︰“說不定,這也是一重凶險。”

    慕枕流收拾行李的手微微一頓,轉頭看他。

    夙沙不錯避開他的目光道︰“以唐馳洲的為人,別人家的肉還要百般眼紅,想方設法地割一塊下來,何況送上門的肉。他不取,定然有他不取的道理,絕不是因為律法。”

    慕枕流道︰“他既有他的道理,我也有我的職責。大家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夙沙不錯怒道︰“你怎麼冥頑不靈?”

    慕枕流苦笑道︰“這怎麼算冥頑不靈?至多是盡忠職守。”

    夙沙不錯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惡狠狠地說︰“休想我與你同行!若是遭遇險境,你自求多福吧。”

    慕枕流道︰“多謝關心。”

    夙沙不錯瞪了他一會兒,見他自顧自地繼續收拾,半點沒有遺憾難過的意思,越發氣憤,一腳踹飛了桌子,摔門就走。

    慕枕流看著被桌子砸得裂開的牆,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

    當夜,俞東海再度上門,同來的還有師爺和一位女眷。

    慕枕流忙將他們引至客堂。

    俞東海介紹道︰“這位是內子。”

    慕枕流忙見禮道︰“俞夫人。”

    俞夫人神色淡漠地回禮。

    俞東海看看夫人,又看看慕枕流,目光最後落在師爺臉上。師爺笑道︰“慕大人一心為公,克盡厥職,往往與大人不謀而合。大人對慕大人又有什麼不好言說的?”

    慕枕流微笑道︰“正是如此。”

    俞東海嘆氣道︰“不瞞老弟,哥哥我回去之後,將昨日之事翻來覆去地思量,夙沙公子說的不無道理啊。那些賊寇一向是望風而遁,乘隙而入,難保不會殺個回馬槍。慕老弟單簽匹馬前往,哥哥心里也很是不安,為了保護慕老弟,也為了順利完成朝廷的差事,收回兵器,唯有勞煩夫人了。”他說著,手覆在俞夫人的手背上。

    俞夫人懶懶地縮回手道︰“夫君所求,妾身敢不從命。”

    俞東海柔聲道︰“我一定日日在城門口等夫人回來。”

    俞夫人道︰“這倒不必,只在府里給我留一扇容人進出的門就是了。”

    俞東海面色僵了僵,尷尬地別過頭,對慕枕流道︰“我夫人乃是長生子的師佷,武功奇高,西南罕逢敵手,有她在,可保慕老弟安全無虞。”

    客堂隔著門板傳來一聲嗤笑。

    俞東海見怪不怪。若是一整晚听不到這一聲嗤笑,怕是他還要睡不著。

    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夙沙不錯道︰“我剛才听到了一個笑話,有個男人說自己老婆在西南罕逢敵手。”

    慕枕流皺眉,剛要開口,就听俞夫人冷冷地說︰“不錯,的確是個很好笑的笑話。”

    夙沙不錯仿佛這才看到她在屋里,正眼打量了一番,才笑道︰“你這樣的人竟然嫁給了他這樣的人。”

    “他本不是這樣的人。”俞夫人嘆了口氣道,“至少,剛認識的時候不是。”

    夙沙不錯輕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不過是識人不清。”

    俞東海臉色鐵青︰“夙沙公子,你莫要欺人太甚!”

    夙沙不錯瞟都不瞟他一眼,徑自走到慕枕流面前道︰“你鐵了心要去?”

    慕枕流道︰“職責所在,不敢懈怠。”

    夙沙不錯這才狠狠地瞪了俞東海一眼,道︰“既然如此,今晚早點睡,明早早點出發。”

    慕枕流一怔道︰“你也去?”

    夙沙不錯翻了下眼皮︰“我看俞夫人順眼。”

    慕枕流皺眉道︰“我卻希望你能留在府中,若局中有事,你也好照應。”

    “那就誰都別去。”夙沙不錯一副我去不了就大家都去不了的樣子。

    俞東海干咳一聲,起身道︰“慕老弟,我們先告辭了。”

    “明日卯時,我派人來接你。”俞夫人等慕枕流點頭答應了,直接起身離開。俞東海沖慕枕流苦笑一聲,與師爺一道跟在後面。

    他們走後,夙沙不錯冷笑道︰“俞東海是個什麼東西,你如今該看清楚了吧?俞夫人與他也算患難夫妻。長生子生前,他對俞夫人千依百順,言听計從,沒想到長生子尸骨未寒,他就千方百計地將自己的夫人推入險境。”

    慕枕流原想說他多心,但聯想到俞夫人的態度,夙沙不錯所言未必沒有道理。他道︰“長生子雖然辭世,但是他的同門和弟子還在,俞東海怎敢如此?”

    夙沙不錯道︰“這自然是有原因的。沈正和……沈相離開朝堂之後,朝中能與方橫斜一較長短的只有瞿康雲。可惜,方橫斜崛起太快,瞿康雲很快兵敗如山倒。在不甘心的驅使下,他出了一個昏招。”

    慕枕流道︰“昏招?”

    “他請自己多年的知交好友長生子去行刺方橫斜。”

    慕枕流大吃一驚。

    夙沙不錯冷笑一聲道︰“長生子大敗。盡管這件事一直秘而不宣,民間卻開始傳聞方橫斜師從東海逍遙島,是當代頂尖高手。”

    慕枕流想了想道︰“阿裘挑戰方橫斜時,長生子和謝非是先後出戰,莫非,這其中有所關聯?”

    夙沙不錯揉了揉鼻子道︰“為何這麼想?”

    慕枕流道︰“我只是猜測。長生子既然敗于方橫斜,還全身而退,一定另有原因?”

    夙沙不錯點頭道︰“不錯,方橫斜放走長生子的條件便是,讓他迎戰阿裘。”

    慕枕流嘆道︰“卻沒想到阿裘武功之高,竟在長生子和謝非是之上。”

    夙沙不錯冷哼道︰“比武勝負,不一定是武功,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依我看,那個阿裘輕易被霍決打敗,武功未必如傳說中的這般高明。”

    慕枕流道︰“莫非是瞿相知道了長生子為方橫斜效力,心生不悅,才令俞大人和俞夫人心生嫌隙?”

    夙沙不錯道︰“瞿相哪里是這麼斤斤計較的人,他大氣得很!知道長生子刺殺失敗之後,他為了撇清關系,直接遺棄了這顆棋。長生子過世後,方橫斜暗中打壓長生子的門人,他亦不聞不問。斷得干淨又利落!”

    慕枕流啞然。

    夙沙不錯道︰“我猜,要不是俞大人不是俞夫人的對手,只怕早就將她休棄。哪里還像現在這般,拐彎抹角地將她送入險地,然後夜夜在府中求神拜佛地祈求她有去無回。”

    慕枕流道︰“這也不過是你的猜測。”

    夙沙不錯道︰“不然這世上有哪個男子會讓自己的妻子護送別的男人去外地,還一去數日?你以為人人都知你是斷袖嗎?”

    慕枕流又啞然。

    夙沙不錯道︰“此次出行,唐馳洲和俞東海都十分可疑,我們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早些睡吧。”

    慕枕流突然拉住他。

    夙沙不錯不耐煩地看他︰“嗯?”

    慕枕流疑惑道︰“你為何對長生子的事這樣清楚?”

    35第三十五章 上山

    “我是江湖人,自然會關注江湖中的事,這有何稀奇?長生子既被成為江湖第一人,我自然會多關注一些。你以為不拘一格莊只是擺著好看的嗎?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不等于我做不到,我想要知道的事情自然就能夠知道。”

    夙沙不錯一口氣說了一長串。

    慕枕流看著他躲閃的目光,低下頭笑了笑道︰“我只是隨口一問。”

    夙沙不錯道︰“還不去休息?”他率先回臥室,看到牆上的裂縫時,倒茶的手僵了僵。

    慕枕流道︰“等回來再找人修補。”

    夙沙不錯突然回身,瞪著他道︰“以後不許與我唱對台戲!”

    慕枕流揚眉。

    “省的浪費銀子。”

    “……”

    翌日,天蒙蒙亮,俞夫人派來的車駕就到了門口。

    慕枕流推著半睡半醒的夙沙不錯出門。

    上馬車時,夙沙不錯滿臉不悅。

    慕枕流嘆氣道︰“你不如留下來……”

    夙沙不錯重重地哼了一聲,掀簾入內,慕枕流隨後上車,手里捧著一個長匣子。

    夙沙不錯來了興致,伸手接過來︰“這是什麼?”

    慕枕流示意他打開看看。

    夙沙不錯打開匣子,冷厲之氣迎面撲來。他一把握住匣中物,提了出來。頓時,車廂中冷光四溢,縱然穿著薄棉衣,依舊能感到陣陣寒意滲透進來,慕枕流忍不住縮了縮身體。

    “不愧是王陽林大師的心血之作,鈍光的兄弟!”夙沙不錯手指在鋒刃上抹過,輕輕一敲,听它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才滿意一笑,將寶戟收回匣中,笑看著慕枕流,“這不是軍器局的鎮局之寶嗎?你怎舍得拿出來?”

    慕枕流道︰“既是鎮局之寶,自然要隨身攜帶。”

    夙沙不錯笑得有些曖昧︰“慕大人何時變得如此不誠懇?”

    “哪里不誠懇?”

    夙沙不錯撇嘴道︰“口是心非。”

    慕枕流低聲道︰“你不是說此行凶險,我想,有寶戟傍身好過赤手空拳。古塘鎮那次,那人不是說過,他練的是掌爪功夫,你卻是空手,是他佔了便宜。由此可知,有個趁手的兵器方能將你的武功發揮出來。”

    夙沙不錯臉色一變︰“你都听見了?”

    慕枕流微愕,隨即道︰“你若是不想我知,我會裝作沒有听到。”哪怕,明知他與行刺之人的關系不同尋常。哪怕,他的口吻行為疑點重重。哪怕……他留在他身邊的用意不清不楚。

    “你倒是體貼!”夙沙不錯本不想他尋根究底,但是听他主動放棄,又十分郁悶。

    慕枕流沉默了會兒道︰“你救我一命,這份恩情,我銘記于心。”

    夙沙不錯道︰“你以為我救你是施恩圖報?”

    慕枕流道︰“不然是為何?”

    夙沙不錯雙眼瞪著他,就是不說話。

    慕枕流嘆氣道︰“整日里對著一個……”很看不慣的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吧?

    “一個什麼?”夙沙不錯沒打算輕易地放過他。

    慕枕流笑了笑道︰“迂腐的人,很辛苦吧。”

    夙沙不錯想到他對俞東海、高邈等人種種的推崇和示好,心里一把火就燒起來,冷哼道︰“何止迂腐,簡直好壞不分!”說罷,見慕枕流對著自己笑,覺得他笑得極傻,一掌罩在他的臉上。

    到了知府衙門,門口兩列士兵,隊列齊整。俞夫人的馬車被夾在中間,等慕枕流的馬車到了,立刻上路。

    慕枕流連忙差人去問,俞夫人差人回道︰“趕路要緊,那些繁文縟節等他們回來,自個兒和俞東海對個痛快罷!”

    慕枕流掀窗簾,俞東海站在門口石階上,遙望俞夫人的車駕,見慕枕流看過來,忙揮了揮手。慕枕流正要回禮,臉被夙沙不錯推了回來。夙沙不錯冷哼道︰“這種人看多了傷眼!”

    慕枕流無奈地笑笑。

    衛隊是唐馳洲從自己貼身近衛中抽調二十人,俞東海調二十人,湊起來的雜牌軍,兩隊人馬各有一個領頭,一個請示慕枕流,一個求問俞夫人。好在慕枕流性情溫和,俞夫人不理瑣事,直到火雲山,兩幫人都相安無事。

    到了山腳下,便看到一片綠化花的營地。

    馬車被送到營地門口,二十名總兵府近衛就地歸隊,進了營地,剩下知府衙門的人護衛著兩輛馬車在門口等。等了近一炷香,才看到一個身穿銀色鎖子甲的青年騎著黃驃馬,怡然自得地從里面晃悠出來。

    慕枕流下車見禮。

    青年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道︰“火雲山山路險阻,車馬難行。你們在營地住一晚,明天再上山吧。”說罷,也不管慕枕流答不答應,調轉馬頭就走。

    慕枕流頭也不回地攔住從車廂里出來,準備沖上去的夙沙不錯。

    夙沙不錯道︰“你不覺得他看上去很不順眼嗎?”

    慕枕流無奈道︰“你看誰順眼過?”

    夙沙不錯眉毛一挑道︰“你不知道我看誰順眼?”

    慕枕流正要說話,俞夫人走了過來︰“我贊同夙沙公子。武功平平還趾高氣揚,的確讓人很不順眼。”

    夙沙不錯道︰“俞夫人真是客氣,何止是武功平平,簡直是花拳繡腿。”

    俞夫人道︰“還是夙沙公子說得實在。”

    慕枕流︰“……”他現在知道夙沙不錯看誰順眼了。

    慕枕流和俞夫人各分到一個小帳篷,夙沙不錯和二十個衙役及車夫一起分到一個搭帳篷。慕枕流見夙沙不錯臉色發黑,怕他盛怒之下找那青年的茬,將他拉入自己的帳篷。

    夙沙不錯這才消停。

    第二天收繳兵器以慕枕流及他帶來的二十個衙役為主,那青年只派了一個小兵帶路。

    正要出發,俞夫人突然搶到小兵身前,飛快地抽出刀子,用刀背在他胸前一敲,小兵應聲而倒。營地士兵見狀聚攏,將慕枕流、俞夫人、夙沙不錯及二十個衙役都圍在中央。

    俞夫人高聲道︰“如此不堪一擊,如何抵得住火雲山的山賊!他這是帶我們去收繳兵器呢,還是帶我們尋找閻王殿呢?”

    營地士兵群情憤慨,紛紛上前請戰,俱被制止,未幾,身穿鎖子甲的青年排眾而出,低頭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士兵,道︰“你要如何?”

    俞夫人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在他被看得翻臉之前,冷漠地說︰“這里,就你勉強入眼。”

    青年面不改色道︰“好,我來領路。”

    “小唐將軍!”他身邊的將士忙阻止。

    俞夫人道︰“哦,原來你就是唐馳洲塞進軍營的小堂弟。”

    小唐將軍伸手推開身邊的人,兀自向外走︰“跟上。”

    “小唐將軍!”後面傳來幾聲疾呼,都被他忽視了。

    夙沙不錯笑嘻嘻地湊過去︰“毛還沒有長齊的小子,現在跑還來得及。”

    小唐將軍道︰“我知道我現在跑還來得及,但我看有些人已經成了別人的跟屁蟲,腿都邁不動……”話音未落,臉上已經“啪”的挨了一巴掌。

    夙沙不錯手背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慢條斯理地說︰“你哥哥沒教你的,我不介意教你。”

    小唐將軍臉漲得通紅,惡狠狠地瞪著他,放在身側的拳頭握得死緊。

    夙沙不錯低頭看了看他的拳頭,笑了笑道︰“你想打我?”

    慕枕流上前拉開他。

    夙沙不錯任他拉著,還時不時地回頭沖小唐將軍咧嘴笑。

    小唐將軍眯著眼楮盯著兩人的背影看了一會兒,才重新邁開腳步。

    火雲山極大,山寨設在半山腰上,從山腳到山寨,即使不停不休,也要大半天,何況慕枕流和衙役們氣力不繼,在路上休息了三次,到後來,要不是慕枕流執意不肯,夙沙不錯幾乎要背著他上去了。倒是夙沙不錯,背著個裝寶戟的匣子,依舊上躥下跳,身輕如燕。

    好不容易到了山寨門口,天色已然全黑。

    衙役們點燃山寨門口的兩個燈籠,留了一個,提著一個進寨。進寨後,還有一百二十二個台階,拾階而上,便看到一座簡單粗獷的木樓。木樓下方用石頭壘砌,挖了個坑洞,慕枕流派衙役進去探了探,發現是個地窖,刻著“平波城軍器局”字樣的兵器正藏在里頭。

    衙役們把兵器一箱一箱地往外抬,足有一百二十余箱,箱子有大有小,里頭有弓有箭,有甲有盾,細算下來,竟能裝備一支一千人左右的隊伍。

    帶來的二十名衙役顯然不夠。想來俞東海一開始就想借用駐扎在營地里的士兵。

    小唐將軍倒也爽氣,道︰“明日一早,我就下山叫人上來。”

    俞夫人道︰“小唐將軍的記性一定不太好,到了地方看到東西才記起我們人手不夠。”

    小唐將軍道︰“若是我記性太好,一開始就帶了幾百人上來,只怕俞夫人的心情就要不大好了。”

    俞夫人道︰“幾千人在山腳底下候著,我的心情也未見得有多好。”

    小唐將軍道︰“有我這個人質在,俞夫人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俞夫人道︰“怕你不夠分量。”

    說到此處,小唐將軍終于變了臉色。

    36第三十六章 遇襲

    俞夫人躍上木樓,徑自推開門,施施然地走了進去。

    慕枕流沖小唐將軍微微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小唐將軍冷哼一聲,正甩袖要走,就看到站在慕枕流身後的夙沙不錯冷冷地看過來,抬到一半的手硬生生地停住,僵硬地做了個回請的動作。

    慕枕流仿佛沒看到兩人之間洶涌的暗潮我,面色自若地抬步上樓。

    木樓建得不甚講究,除了一樓大堂,其余都是七八尺見方的小房間,里面放著一床一凳,別無他物。慕枕流跟著俞夫人將木樓走了個遍,確認此地沒有山寨余孽後,俞夫人選了最高的三樓居住,慕枕流住在她樓下,小唐將軍不甘不願地住在他隔壁,剩下的衙役們分住在一二樓。夙沙不錯……

    慕枕流無奈地看著出現在自己房中的男子︰“你若是喜歡這間房,我讓給你便是。”

    夙沙不錯伸手一攔,唯一的出口便被牢牢地堵住了。

    慕枕流道︰“床太小,容不下兩個人。”

    夙沙不錯道︰“擠擠總能擠下的。”

    慕枕流道︰“近來天氣轉暖。”

    “夜間總有些涼。”

    “屋子還有很多。”

    “走過去太遠。”

    慕枕流靜靜地望著他。

    夙沙不錯道︰“你隔壁住著小唐將軍,誰知他會不會起夜的時候順便跑來捅你一刀。”

    慕枕流︰“……”

    夙沙不錯道︰“我是在保護你。”他的眼神仿佛在說,若是你不領情,就是太無情無義無理取鬧了!

    慕枕流︰“……”其實,吵了這麼多次,他早已習慣,不管有理沒理,最終總是夙沙不錯佔理。

    一夜無話。

    次日凌晨,慕枕流朦朦朧朧甦醒,已听到窗外呼呼喝喝聲不絕。他推窗俯看,小唐將軍與夙沙不錯正在樓前切磋,幾個衙役在不遠處圍觀。他上方,俞夫人的窗戶半開半闔,開的方向正對著比武的二人。

    小唐將軍突地一聲呼喝,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威,光華迫人,直逼夙沙不錯面門,看得慕枕流不由自主地傾斜上半身,向外探出頭。

    夙沙不錯雙足劃出幾個圓弧,看似漫不經心,實則速度奇快地從對方的劍勢中閃了開去。

    小唐將軍劍未竭力,借勢回揮,直取夙沙不錯後頸。

    夙沙不錯大笑一聲,身影又晃了兩晃,脫出劍招範圍。他見慕枕流醒來,躍到窗下,沖他招手,佯苦著臉道︰“這廝卑鄙得很!竟拿刀砍我一個赤手空拳的人!慕大人為人俠義,最愛扶助弱小,快快幫我尋把趁手的兵器來!”

    他的手邊除了寶戟哪里還有其他兵器。

    明知夙沙不錯是裝模作樣,但看他被提著大刀的小唐將軍追得上躥下跳,仍是憂心不已,慕枕流只好回身去拿裝著寶戟的匣子,更打算送下樓,就听夙沙不錯在窗外喊道︰“丟下來,丟下來!”

    慕枕流從窗外探了探頭。

    夙沙不錯一掌拍開逼近的小唐將軍,朝窗戶的方向跑來。

    慕枕流將匣子丟了下去。

    夙沙不錯凌空躍起,半空開匣提戟,落地時,將寶戟當胸一橫,沖小唐將軍道︰“來來來!再大戰三百回合!”

    小唐將軍嗤笑道︰“這可真是兔兒頭,老鼠尾,不倫不類。”

    夙沙不錯道︰“廢話少說,來打!”

    小唐將軍搖搖頭,扭頭就走。

    夙沙不錯慌忙追上去,拿著寶戟朝他的腦袋砍去,小唐將軍只好拿刀格擋,兩人打打鬧鬧,跑遠了。

    慕枕流艷羨地看著兩人漸漸消失的背影。若不是夙沙不錯一開始就看穿了他有斷袖之癖,興許,自己也能如小唐將軍一般,與他相處得如此自在吧。

    山寨的糧食不是被山賊帶走,就是被唐馳洲帶人搜刮到山腳下去了,留給他們的只有空灶、空鍋、空碗。

    慕枕流等人只好繼續啃身邊的干糧。

    用過早膳,俞夫人向夙沙不錯使了個眼色,自己帶著慕枕流走到一邊,低聲道︰“決不能讓他單獨行動。”他自然是指小唐將軍。

    慕枕流道︰“依夫人的意思?”

    她道︰“兩個辦法,一是我們一起下山,讓他派人將箱子抬下去。數目我們都已經清點過了,有什麼貓膩在我們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做了。二是我們都留在這里,派幾個衙役帶著他的親筆信下去調人上來。”

    慕枕流道︰“僅憑一紙書信調用軍中兵士怕是不妥,不如按照第一計行事。”

    俞夫人點頭道︰“若能順利下山,這個辦法自然是再好不過。”

    慕枕流知道她擔心為何,與夙沙不錯擔心的一般,都是怕唐馳洲留了什麼暗手。他們連想法都這般相近,無怪乎看誰都不?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