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沉戟 > 第13章

第13章



作品:沉戟 作者:酥油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流︰“廚房也什麼東西,講究著吃點吧,吃完了再回去休息一會兒,晚上是一場硬仗。(((繁體小說網 www.ftxs.org )))”

    慕枕流拿著勺子的手頓住,抬眼看了眼外面的天。

    黑沉沉的天,與郁郁蔥蔥的樹林連成一片,猶如一道接天的城牆,看不到空隙和光亮。

    今晚,他們就要闖進這堵城牆里去。

    里面有難以計數的陷阱和刺客,而自己將會是最大的累贅。

    吃在嘴里的饅頭突然干澀地咽不下去,慕枕流放下勺子道︰“我吃飽了。”

    一直注意他一舉一動的夙沙不錯皺眉道︰“你才吃了一口。”搶過他的勺子,舀了一大勺子,送到慕枕流的嘴邊。

    慕枕流道︰“我不餓,你多吃點。”

    夙沙不錯道︰“不餓也給我吃!”勺子往前遞了遞,塞入他的雙唇之間。

    慕枕流無奈地推開︰“你今晚不是要帶我走嗎?”

    “當然。”夙沙不錯怕他又鬧別扭,惡狠狠地說,“由不得你說不。”

    慕枕流搖頭道︰“我少吃一點,身體便輕一點。你多吃一點,身體更有力氣一點。如此我們才更有把握安全突圍啊。”

    夙沙不錯突然笑出來。

    慕枕流錯愕道︰“我哪里說錯了?”

    “不,你說得很對。”夙沙不錯好心情地一勺子接著一勺子地往自己的嘴巴里送,眼楮卻始終盯著慕枕流。

    慕枕流含笑地垂下眼眸,很快又不舍地抬起來,溫柔地回望著他。

    被完全忽略的俞夫人拿著筷子,愣愣地看了他們一會兒,低下頭,放下筷子,輕輕地吸了吸鼻子。

    “俞夫人?”慕枕流擔憂地看著她。

    俞夫人擺手道︰“你們打算如何處置那個家伙?”

    慕枕流被她這麼一提,才想起小唐將軍還被他們關著。他原本是個人質,可惜沒有價值,就成了累贅,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夙沙不錯道︰“隨你處置。”

    俞夫人道︰“打斷他的腿,任他自生自滅吧。”

    夙沙不錯嗤笑一聲道︰“你倒是慈悲。”

    俞夫人道︰“一會兒要闖生死關,積點德吧。”

    夙沙不錯道︰“既要大戰,不如拿來祭旗!”

    俞夫人道︰“哦,那你先做一面旗。”

    夙沙不錯︰“……”

    吃完飯,夙沙不錯拉著慕枕流去外面消食。

    沉靜的夜,連風都靜下來。

    木樓的光亮如滄海一粟,很快淹沒在廣袤的黑暗之中。

    夙沙不錯看了看前後,突然摟住慕枕流的腰,足下一轉,將人抵在身邊的樹干上。慕枕流張了張嘴,還沒出聲,就被一通狂吻親得渾身發熱,不分南北。

    過了會兒,慕枕流掙扎起來。

    夙沙不錯停下來,滿足地抱著他。

    慕枕流長舒了一口氣。

    夙沙不錯貼著他耳朵道︰“不會半途溜走吧。”

    慕枕流心頭一震,用耳朵蹭了蹭他的腦袋,低聲道︰“不會。”視死如歸,不過因為一無所有,但有所得,便畏首畏尾,貪生怕死起來。他也不例外。

    在這個人懷里的感覺那樣美好,美好好似在醉生夢死,幾乎讓人忘了再過一會兒,他們即將出生入死,讓他情不自禁地想要沉湎一會兒再沉湎一會兒。

    只是,如果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

    他的右腳不安地挪了小半步。

    藏在那里的匕首會做出決定。

    40第四十章 突圍

    夜風颯颯,與黑暗融為一體的樹枝輕輕搖擺,樹葉發出細微的摩擦聲。

    忽地,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從樹梢極塊地掠過,若不凝神細看,定以為是眼花之故。不過,樹林里本就藏著一群時時刻刻凝神細看的人。

    隨著一聲長嘯,沉寂的樹林突然亮起來,密密麻麻的箭矢在光亮中鋪天蓋地地射來。

    那兩道身影完全曝露在箭矢之下!

    俞夫人一個空翻越到背著慕枕流的夙沙不錯前方,雙手捏碎地上撿來的石塊,大把撒了出去!石塊去勢甚疾,與來勢洶洶的箭矢對個正著,發出不絕于耳的對撞聲。

    箭矢來了一撥又是一撥。

    夙沙不錯足下一點,又越過俞夫人,掄起寶戟在空中轉了數圈,將箭矢又擋了開去。

    下一撥箭矢來時,又是俞夫人擋在前頭。

    這是俞夫人提出來的戰術。兩人走一條直線,輪番上陣,互相支援,既可以獲得喘息的機會,又能彌補彼此的不足。憑借這個方法,兩人竟視漫天的箭雨如無物,挺進數丈。

    箭雨又一次被夙沙不錯擋開之後,突然停了。

    但是,風還在吹。

    樹還在搖。

    他們感受到的不是平靜,而是窒悶。

    山雨欲來的窒悶。

    夙沙不錯還在走,速度卻放緩了,然後停下,深沉地望著前方。

    俞夫人立刻貼上來。

    “嗡嗡嗡……”

    “嗡嗡……”

    “嗡……”

    飛蟲振翅聲由遠而近。

    夙沙不錯微微蹙眉,猛然喝道︰“沖!”手中寶戟仿佛暴長數尺,成了一條兩丈余長的棍子,往前方掃去!“長棍”所到處,竟發出了奇怪的“吱吱”聲。

    慕枕流與俞夫人的瞳孔同時一縮。他們都看到長棍掃過之處,數以百計的飛蟲落了下來,然而,更有數以萬計的飛蟲撲了過來!

    俞夫人生平最討厭這些飛蟲螻蟻,立時撒出手中的碎石!

    “不要浪費氣力。”夙沙不錯一邊用寶戟殺出一條路往前沖,一邊小心提醒。

    俞夫人跟在他身後,努力不去看被打退又聚攏的飛蟲,一鼓作氣沖了過去。

    即使沖出了五六丈,嗡嗡聲依舊如影隨形。

    俞夫人發怒,右腳在草叢撩過,兩枚石頭入手,被她捏成齏粉,轉身撒了出去。

    最前排的飛蟲被擊退,後面的飛蟲立刻跟上。

    夙沙不錯手中寶戟朝天一揮,發出鏘鳴,飛蟲竟倒退了半尺!

    俞夫人趁機跑到最前頭。

    忽地,大片短箭從前方落下,來勢竟比先前的箭雨迅猛數倍!

    俞夫人不敢托大,身體一縮,如球一般朝旁邊滾了開去。夙沙不錯將寶戟舞得密不透風,短箭擊在寶戟上,叮當聲不絕于耳,片刻之後,短箭方停。

    睜眼看四周,數百個火把熊熊燃燒,將夙沙不錯等人圍在中央。

    在夙沙不錯的正前方,兩個壯漢並肩而立,長相竟一般無二。

    俞夫人退到夙沙不錯的身側,低聲道︰“你可知江湖上有什麼高手是孿生兄弟嗎?”

    夙沙不錯眼神閃了閃道︰“江湖上的高手?不曾听說。”

    俞夫人皺眉。

    “請放人。”孿生兄弟異口同聲地說。

    夙沙不錯道︰“唐勁川還在木樓里。”

    孿生兄弟道︰“你背上的人。”

    夙沙不錯握著寶戟的手微微一緊,眼里透出森冷的殺意,逼得俞夫人都忍不住往旁邊讓了兩步。

    孿生兄弟道︰“我們不相遇你為敵,還請放人!”

    慕枕流摟著夙沙不錯脖子的手松了松,卻很快被抓了回去。

    夙沙不錯抓著他的手,低聲道︰“就知道你會這樣,才把你綁起來。”他手指輕輕地撫過身上的繩子,這是臨行前他特意將自己和慕枕流一起捆上的,嘴上說是怕跑起來顧不及慕枕流,將人拋下,其實是怕慕枕流太顧及他,把他拋下。

    慕枕流附在他的耳邊問道︰“你有幾分把握?”

    夙沙不錯道︰“有你在,自然是全力以赴。”

    孿生兄弟道︰“縱然只有你一人,也很難孤身闖出我們的千變萬毒陣。何況你還帶著兩個人。”

    夙沙不錯道︰“你們不說話,沒人當你們是啞巴。”

    孿生兄弟道︰“如今放手還來得及。”

    “來不及了。”夙沙不錯揮舞寶戟,朝兩人所在攻去。周圍的火把突然動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法輪,頃刻淹沒了孿生兄弟,取而代之的是數把劈來的鋼刀。

    夙沙不錯用寶戟格擋開,退到俞夫人身邊道︰“我知道怎麼破陣!跟我走,小心毒!不要踫他們的身體。”

    慕枕流和俞夫人依言屏住呼吸。

    夙沙不錯帶著俞夫人朝西北方沖去。

    法輪又轉動起來,夙沙不錯手中寶戟眨眼攻出五招,將陣殺出一個小坑,凹了進去,然而不多時,法輪快速地轉了兩圈,坑就被抹平了。

    夙沙不錯閉了閉眼道︰“我守住這里,你朝東北方向殺出去。”

    俞夫人二話不說反身殺向東北。

    夙沙不錯用寶戟將面前的幾個人死死地定住,他們一動就打回去!整個圈子因為他這邊釘死,便轉不起來,陣法自然也就破了。但是俞夫人那里卻啃上了硬骨頭,孿生兄弟直接朝她下手,她一時被打得沒有回手之力,不得不退回來。

    夙沙不錯微微皺眉,一個錯身,與她交換了對手。

    俞夫人反應極快,照他先前做的那樣,想要定住對方,奈何她最擅長的是暗器,平時不用武器,一直是什麼趁手撿什麼用,此時赤手空拳,十分吃虧,圈子仍能緩緩地挪動。

    慕枕流趴在夙沙不錯的背後看得十分焦急,猛然想起自己藏在右靴里的匕首,立刻伸手去摸,只是夙沙不錯動得厲害,摸了幾次都沒有摸到。

    夙沙不錯感到身後的人在動,不知他做什麼,卻配合地放緩了身法,盡量站在原地不動。

    慕枕流拔出匕首,剛松了口氣,就被夙沙不錯反手用寶戟一挑,挑飛了起來。

    “啊!”慕枕流驚呼一聲,看著匕首在空中轉了一圈,落入夙沙不錯另一只手里。

    “你做什麼?”夙沙不錯又驚又怒,手中的寶戟用力擋開孿生兄弟的鋼刀,一腳踢飛了其中一個,又用寶戟硬生生地砸得另一個半跪在地,才回頭瞪他。

    慕枕流十分無辜︰“給俞夫人送兵器。”

    夙沙不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反手將匕首送了出去。

    匕首的刀柄砸在俞夫人右側一人的臉上,彈了下,正好落在俞夫人手里。俞夫人接過來反手將割了一人的脖子,沖慕枕流笑了笑道︰“多謝!”有了匕首,她有如神助,終于將圈子定了下來。

    她這邊一定,夙沙不錯立刻突破包圍,沖出了圈子。

    慕枕流看著即將被火把淹沒的俞夫人,心中一顫,摟著夙沙不錯脖子的手微微一緊。

    夙沙不錯低咒一聲,又折了回去,一路殺到俞夫人的身後,寶戟一勾,一挑,一錯身,已經將她的對手替了下來,沉聲道︰“再試試!”

    俞夫人也不含糊,轉身朝著孿生兄弟沖去。

    孿生兄弟剛剛被夙沙不錯打了一輪,氣力不比之前,可是俞夫人剛剛打了這麼久,力氣也耗損得厲害,雙方對陣,竟又是個半斤八兩。

    夙沙不錯見她久攻不下,面色一沉,寶戟一揮,當暗器砸了出去,從這邊突破了一個口子,暫時定住了陣法,右手一摸腰帶,抽出一把透明如蟬翼的軟劍來。

    軟劍一出,寒光綻放!

    夙沙不錯仿佛變了一個人,像出匣的寶劍,銳不可當!

    他的劍從容地游走于攔阻的人之間,將人一一拍了開去,直取孿生兄弟的面門。

    孿生兄弟面色發白。他們之前面對夙沙不錯面不改色是因為沒有感覺到殺氣,而如今,殺氣滿盈,直撲其面,叫人無處可躲,亦無處敢躲!

    這邊是當世超一流高手的殺意嗎?

    兩人心下一片冰冷。

    正在此時,陣法重新動了起來,轉動的法輪將兩人重新掩藏起來,軟劍所到之處,只殺出了一個窟窿。

    夙沙不錯挽出數朵劍花,想要強行突破,然後劍花如入大海,僅僅是掀起了幾個海浪。

    “再來!”俞夫人突然高喊一聲。

    慕枕流回頭,見俞夫人又回到了西北方向,匕首舞得如靈蛇一般,鎖住陣法的西北角。

    夙沙不錯趁機殺出去,孿生兄弟知道了他的厲害,躲在眾人後頭不敢出來。

    俞夫人見夙沙不錯殺出重圍,高喊道︰“走!”

    慕枕流連忙回頭看她。

    她笑了笑。

    慕枕流猛然想起臨行前她特意向他交代的話

    “你們不死,我尚有生機。”

    “我若死了,讓他娶個听話些的填房。這輩子,他听我一個就夠了。”

    夙沙不錯身法極快,破陣後,很快穿過剩下幾個散兵的埋伏,一路下山,朝著平波城的方向趕去。

    41第四十一章 禮物

    沿途依稀有幾個人影掠過,慕枕流看不清,直到夙沙不錯停下來,才發現兩人竟已經到了平波城外,此時,天蒙蒙亮。

    夙沙不錯盤膝坐在樹下調息,綁在一起的繩子已經被解開,慕枕流站在邊上,警惕地看著四周,連夙沙不錯睜開眼楮盯著自己也沒有發現。

    “我們既然逃了出來,唐馳洲未免與俞東海撕破臉,不會傷害俞夫人的。”夙沙不錯輕聲安慰。

    慕枕流扭頭︰“你怎麼樣?”

    夙沙不錯站起身來,動了動手腳︰“剛才有點累,現在休息好了。走吧。”

    慕枕流與他並肩往平波城的方向走。這個時候,城門還沒有開,早一刻到晚一刻到也沒有區別。

    慕枕流道︰“城中會不會還有埋伏?俞大人會不會出事?”

    夙沙不錯道︰“目前還不會。”

    慕枕流看了他一眼。

    夙沙不錯不安,拉住了他的手。

    慕枕流側頭笑了笑,任由他拉著。

    “你……為何不問我的來歷?”他低聲道。

    慕枕流輕聲道︰“只要為國為民,殊途亦能同歸。”

    夙沙不錯猛然停下腳步,將人用力一拽,摟到胸前緊緊地抱住,嘴唇在他的發頂、耳朵各處不停地親著。

    慕枕流羞得想找個地方鑽下去,不停地躲閃。

    夙沙不錯見他力氣越來越大,顯然動了真怒,才松了手。

    慕枕流慌忙整理衣冠。

    夙沙不錯幫著整理了一下,牽起他的手,繼續往城門的方向走去。

    城門近在眼前,但離開啟尚有一段時間,夙沙不錯看著城門的高度,打算抱起慕枕流從上門走,門毫無預警地開了。俞東海在幾個守門兵丁的簇擁下,緩緩走了出來,看到慕枕流和夙沙不錯,眼楮一亮,又很快黯淡下來,踉踉蹌蹌地往前走了兩步,像是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很快停住,拱手道︰“慕大人,別來無恙。”說罷,不等他回答,又道,“我家夫人呢?”

    慕枕流正要開口,夙沙不錯已經飛快地一巴掌甩了過去,俞東海被打飛了兩三丈,一下子昏了過去。

    “……”

    慕枕流看著夙沙不錯發泄般地揍著沖上來門衛,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住手!”

    這話說與不說也沒多大區別,夙沙不錯已經解決完畢,施施然地回來了。

    慕枕流道︰“你怎的如此沖動?俞大人好歹也是一方大員,你這,這等于是公然藐視朝廷。”與夙沙不錯親近之後,忍耐多時的話終于可以說出口了。

    夙沙不錯撇了撇嘴,走到俞東海身邊,用腳踢了踢,立刻被慕枕流推開。慕枕流將俞東海扶起,俞東海緩緩醒過來,人還有些回不過神,半晌才道︰“啊,夫……夫人……”話音剛落,領子已經被夙沙不錯提起來。

    夙沙不錯滿身戾氣,怒道︰“你沖誰喊夫人呢?”

    俞東海眼珠子動了動,終于看清楚來人,激動地抓住他的胳膊道︰“我夫人呢?我夫人在哪里?她為什麼沒有跟你們一道回來?啊?我夫人呢?!”

    俞東海被夙沙不錯重重地丟了出去。

    夙沙不錯上前兩步,踩著他的胸骨,冷笑道︰“這般惺惺作態給誰看?俞夫人不是你親手送上路的嗎?”

    俞東海一邊掙扎,一邊在身邊抓了半天,抓了一把土,往夙沙不錯的身上扔去︰“胡說!我沒有!我只是請她保護慕大人,我知道,她在江湖已經是一流高手,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傷到她!”

    夙沙不錯道︰“可她遇到的卻不是一般人。難道你沒想過嗎?”

    俞東海停止掙扎,雙手頹然地放了下來。

    慕枕流于心不忍,在他身邊蹲下來,低聲道︰“俞夫人尚有一線生機。”

    俞東海猛然抬頭。

    慕枕流道︰“我們在火雲山遇到埋伏,極可能是唐總兵所為。如今,我和不錯突破重圍,他們投鼠忌器,應當會善待夫人。”

    俞東海推開夙沙不錯的腳,連滾帶爬地起來,一溜煙地往城里跑。

    夙沙不錯拉起慕枕流跟在他身後追。

    俞東海徒步跑了十幾丈,被坐著知府衙門馬車的慕枕流攔住︰“大人,請上車。”

    俞東海如夢初醒,這才手忙腳亂地上了車,車拉著三人急速朝總兵府行駛。

    總兵府大門緊閉。

    俞東海起先還在門口好聲好氣地叫門,後來敲打砸踹,什麼都用上了,形態癲狂仿若瘋子。他咒罵道︰“唐馳洲你個狗娘養的!給我滾出來!滾出來!你把我夫人怎麼樣了!”

    慕枕流瞠目結舌之余,心里不免有些觸動。俞夫人與俞大人對彼此並非無情,卻是陰差陽錯,生了齬齟,直到分開也不明對方的心意。

    俞東海破口大罵到最後,人漸漸地軟了下去,癱坐在地,頭靠著大門流淚︰“把我夫人還給我……還給我啊,嗚嗚。夫人啊夫人……”平日里那樣莊雅的一個人,此時哭得像個孩子,全然沒有形象可言。

    門“咿呀”一聲打開,夙沙不錯從里面走出來,看也不看門口的人,徑自走到慕枕流面前︰“唐馳洲不在,家里只有僕役,什麼都不知道。”

    慕枕流道︰“他們沒有……”

    夙沙不錯道︰“放心,我沒有動手。”頓了頓,又道,“我的脾氣也不是那麼差。”

    慕枕流含蓄地說︰“……可以更好一點。”

    俞東海突然擦著眼淚,跌跌撞撞地沖過來︰“夙沙公子,只要能救回我的夫人,不管要我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夙沙不錯道︰“你夫人不是我抓走的。”

    俞東海雙眼通紅的看著他,看著看著,淚珠子就一串串地掉了出來。

    夙沙不錯眼角抽了一下,別開臉去。

    慕枕流輕輕地晃了晃夙沙不錯的胳膊,對俞東海溫聲道︰“俞大人放心。俞夫人被困,我亦心急如焚,一定竭力營救!”

    俞東海哽咽道︰“那就拜托慕大人了。”車夫見他站不穩,慌忙下來扶他,他擺擺手,將人推開了,讓他送慕枕流回去,自己要獨自走走。

    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背影,慕枕流突然不敢將俞夫人交代的那兩句話說出來。對此時的俞大人來說,那兩句何等誅心。

    他打發車夫跟著俞東海,自己與夙沙不錯慢慢地走回軍器局。

    未免像上次那樣,慕枕流回來時自己不在,廚娘這幾日都待在官邸,見他們回來,很快燒了一桶熱水。

    慕枕流見夙沙不錯笑眯眯地盯著自己,渾身一熱,連忙將人推進了屋子。

    廚娘正在蒸饅頭,突然想起一件事道︰“大人,昨日有人送了一個木箱子給你,就放在屋里頭呢。”

    “誰送來的?”慕枕流一邊問一邊朝屋里走,心里暗道︰莫不是恩師或廣甫兄送來的?

    屋里頭,夙沙不錯才脫了一件外衣,見他進來,立刻脫了中衣,露出胸膛,笑眯眯地敞開雙臂道︰“來的正是時候。”

    慕枕流挪開視線,在桌子附近轉了轉︰“你有沒有看到一個木箱子?”

    夙沙不錯目光閃了閃,笑容微斂,收起胳膊。

    慕枕流見狀立刻伸出手道︰“東西呢?”

    “什麼箱子?”他一臉無辜地反問。

    慕枕流見狀,越發肯定與高邈有關,手又往前伸了伸。

    夙沙不錯猶豫了下,從床底下拉出個箱子來,放在桌上,手按著箱蓋︰“你確定要看?”

    慕枕流看他的表情有些凝重,心中已有了不好的預感,道︰“是什麼?”

    夙沙不錯沉聲道︰“人頭。”

    慕枕流心頭一震,第一個想到的便是俞夫人,隨後又否決了。箱子是昨天來的,那時候俞夫人還和他們在一起。

    夙沙不錯慢慢地打開箱子。

    慕枕流深吸一口氣,走到箱子邊,看清楚人頭的模樣時,眼前頓時一黑,幸好夙沙不錯早有準備,將他撈到懷里。夙沙不錯嘀咕道︰“你真是……與她非親非故的,你傷心什麼?”

    慕枕流靠在他懷里,慢慢地定了定神,才道︰“沒有留言?”

    夙沙不錯看了他一眼,去角落里撿了個揉成一團的紙給他。

    慕枕流無語地接過來,展開。

    龍飛鳳舞的十六個字︰

    君既有意,成人之美。贈頭訴情,留身報恩。

    雖無落款,寫信之人不問可知。

    慕枕流拿著信,雙手微微發抖,猛然一掌拍在桌上。

    夙沙不錯忙捧起他的手掌,見掌心通紅,心疼道︰“為了個丟下你逃命的廚娘郡主,何至于此?”

    慕枕流單手撐著桌子,低下頭,強忍著胸口澎湃的怒火,恨聲道︰“在他們眼中,人命連草芥亦不如。”

    他雖然沒說他們是誰,但不言自明。

    千歲爺。

    唐馳洲。

    或許,還有他。

    夙沙不錯臉被無影掌打得生疼,眼珠子轉了轉,將他摟入懷中,半晌才道︰“那個青蘅郡主手上的血債也不比別人少。世道如此,怪不得人。”

    慕枕流靠了會兒,心情慢慢地平復下來,呢喃道︰“是啊,是啊。錯的是世道。”

    夙沙不錯摟著他的肩膀,親了親他的頭發︰“但是我會保護你。”

    慕枕流閉上眼楮,無聲地嘆了口氣。

    42第四十二章 養病

    青蘅郡主在平波城無親無故,唯一扯得上關系的只有俞東海,慕枕流便派人知會了一聲,俞東海很快派了師爺過來一道料理後事。兩人略作商議,便決定將她葬在城外青山上。

    師爺過來幫了兩天忙,對俞夫人只字不提,反倒是慕枕流主動提起夙沙不錯外出探听消息。

    青蘅郡主葬得倉促,送行的只有慕枕流一人。

    慕枕流從山上下來,身後跟著曾被夙沙不錯打了一頓又被俞東海派來保護他的兩個衙役。

    “你們家大人最近可好?”慕枕流知道他們每日離開之後,都會去知府衙門匯報。

    衙役們對視了一眼。

    其中一個大著膽子道︰“听說昨日有人送了一具棺材來,大人就守著棺材,我們晚上都沒有見到大人。”

    慕枕流此時最听不得的就是棺材二字,心里咯 了一下,道︰“先不回府,先去見你們家大人!”

    衙役不敢怠慢,一甩韁繩,催馬疾行。

    慕枕流到了知府衙門,卻吃了閉門羹。好在俞東海對他還算客氣,讓師爺出來謝客。

    師爺道︰“大人身體不適,慕大人改日再來吧。”

    慕枕流道︰“听說大人昨日收到了一具棺材?”

    師爺恨鐵不成鋼地瞪向兩個衙役。明明是派去保護兼監視的人,卻成了對方的耳目。“這,是大人的家事,我也不便多說。”

    慕枕流道︰“我與夫人相識一場,師爺若是有任何關于夫人的消息,還請不吝告知。”

    師爺見慕枕流面露悲戚,不似作偽,終于長嘆一口氣道︰“若是當初我不曾向大人進言,興許今日就不會如此……唉!悔之晚矣!怪我,怪我啊!慕大人。”他動情地抓住慕枕流的雙手道,“日後,我家大人還要靠慕大人多多幫扶了!我,我怕是……”他搖搖頭,轉身慢慢地朝里走去,那背影,仿佛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氣。

    慕枕流回到府中,倒頭躺下。紛亂的思緒如漿糊一般攪在一起,有俞夫人、俞大人的,也有青蘅郡主、唐馳洲的,還有藏在背後深不可測的千歲爺、方橫斜……一個個人,一樁樁事都在飛快地旋轉,轉得他頭暈眼花,頭重得抬不起來。直到有人附在自己耳邊喊了半天,才稍稍清醒幾分。

    “你回來了?”一開口,就是沙啞的嗓音。

    夙沙不錯親了親他的額頭,皺眉道︰“額頭這麼燙?我去請大夫。”

    慕枕流拉住他,搖搖頭道︰“不必了,我只是累了,睡一覺就好。”

    夙沙不錯道︰“青蘅郡主下葬了?”發現慕枕流對青蘅郡主之死耿耿于懷之後,他就不再叫她廚娘郡主了。

    慕枕流點點頭。

    夙沙不錯道︰“謀逆之後,還能死得如此清淨,也算是造化。”

    慕枕流頭昏昏沉沉的,一時也想不出什麼道理來反駁他,慢吞吞地說︰“若在太平盛世,她那樣的身份,本該富貴榮華,顯赫一世。”

    夙沙不錯道︰“憑她爹謀逆這一條,換幾百個太平盛世也沒有好下場。”

    慕枕流道︰“若是太平盛世,哪里還容得信王造反!”

    夙沙不錯看他有點動肝火,立刻鳴金收兵︰“說的也是。你躺躺,我讓廚娘……我們府里的廚娘給你煮點粥,你喝了再睡。”

    慕枕流點點頭,任由他脫了自己的鞋子和外袍,塞到被窩里。

    夙沙不錯出去沒多久,就請了個大夫回來。他怕慕枕流鬧別扭,就讓大夫進去,自己留在外面,等大夫把完脈,才端粥進去。

    慕枕流知道他關心自己,心里甜絲絲的,自然沒有半分不悅,由著他一勺一勺地喂自己喝完了一碗粥。

    夙沙不錯用拇指擦了擦他的唇角,拍拍他的臉道︰“好好休息。”

    慕枕流抓住他的手道︰“有沒有什麼消息?”

    夙沙不錯身體一僵,避開他的目光。

    慕枕流心中了然,哀傷道︰“俞夫人真的……”

    夙沙不錯道︰“我們突圍之後,那對孿生兄弟本打算生擒她,用來要挾俞東海,誰知她卻說,與其活著當擺設,遭人白眼,不如死了當靈位,還有人上香祭拜!她是戰死,不愧是巾幗女英!”要入他眼,已是難得,能得贊譽,實屬稀罕。可這份贊譽,夙沙不錯卻不是看著慕枕流的面子給的。

    慕枕流閉了閉眼。俞夫人從容就義的樣子仿佛就在眼前。

    他第一次認同了夙沙不錯的話。

    這樣的人,竟嫁給了俞東海,竟死在火雲山。

    若說青蘅郡主的死讓慕枕流憤慨,那麼俞夫人的死讓他在憤慨之外,又感到了心痛和惋惜。

    慕枕流原本就發了燒,被這件事刺激之後,人燒得更厲害,吃藥也不管用,夙沙不錯不眠不休地照顧了他一天兩夜,第三天溫度才退下去,精神卻一下子差了許多,只是嘴里每天還要關心一遍知府衙門的動向。

    夙沙不錯心中不喜,卻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他較真,只能事事順著他,希望他早日康復。

    到第四天傍晚,慕枕流精神總算好了些,就收到俞東海到訪的消息。夙沙不錯恨不得提著掃把將人趕走,慕枕流卻眼巴巴地沖出去迎接。

    幾日不見,恍若隔世。

    俞東海雙鬢花白,眼角生出幾條細紋,看著竟是老了十幾歲。

    慕枕流心中大吃一驚,面上卻不露分毫,拱手道︰“俞大人。”

    俞東海笑了笑,卻比哭還難看︰“慕大人,不知你此刻方不方便隨我到府里坐坐?”

    夙沙不錯從里面趕出來,聞言立刻道︰“你家椅子瓖金嵌玉的特別尊貴?要坐哪里不能坐,非要去你府里坐?”

    俞東海不理他,徑自對慕枕流道︰“我府里有很多慕大人感興趣的東西。”他壓低聲音道,“我已經找到殺廖府滿門的凶手了。”

    夙沙不錯猛然插入兩人之間,瞪著俞東海道︰“這還用找嗎?不是你就是唐馳洲。”

    俞東海道︰“我有證據,證據總是要找的吧?何況,慕大人難道不想知道軍器局隱藏的秘密嗎?”

    不得不說,俞東海的這番話結結實實地擊中了慕枕流的心坎。

    慕枕流沉吟道︰“好。不過,我希望不錯與我同行。”防人之心不可無。經歷兩次生死,他也不得不謹慎起來。

    俞東海點頭道︰“好。”

    夙沙不錯這才同意。

    三人上了俞東海派來的馬車,一路無語地進了知府衙門。慕枕流本想問棺材的事,但看著俞大人了無生趣的眼楮,卻一個字都問不出來了。

    馬車徑?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