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仙界歸來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慘烈

第八百五十一章 慘烈

作品:仙界歸來 作者:靜夜寄思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青城山群峰環繞,四季常青,諸峰環峙,狀若城廊,林木蔥蘢幽翠,享有“青城天下幽”美譽。(((更新+最快+卡提諾小說 www.ck101.tw )))

    山間行走,道路坎坷。

    再加上兩位普通人,因此眾人行走的速度更慢。當夜幕降臨時分,周圍時不時傳出野獸的嘶吼聲。王韜曾經多次進山前往青城派,倒是對著山里夜間的情況不怎麼擔憂,但自幼生活在大都市,更是沒有在深山老林中留宿過的張馨月,則心驚肉跳,擔憂萬分。

    “你……能不能別總跟著我?”

    唐修從一條狹小的山林小道上斜插出去,而張馨月卻緊跟其後,仿佛是生怕唐修丟下她自己離開。

    張馨月快走幾步,借著天上淡淡的月色,伸手抓住唐修的手臂,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四周,便緊張說道︰“你要去哪?別……別丟下我。”

    唐修苦笑道︰“拜托,我去方便一下。你先和大家待在一起,我稍後就回來。”

    “啊……”

    張馨月面露羞紅,幸虧這是晚上,沒有被人發現。急匆匆跑回到莫阿武幾人身邊後,順手從地上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緊緊握在手心里。

    片刻後。

    唐修返回到眾人面前,眺望著前方漆黑的蜿蜒小道,沉聲說道︰“繼續趕路,爭取早點趕到目的地。”

    王韜苦笑道︰“唐大哥,咱們是不是先休息一會?連續走山路,實在是太累了。”

    唐修沉默片刻,忽然轉頭看向張馨月,沉聲說道︰“答應我一件事情。”

    張馨月迷惑道︰“什麼事?”

    唐修說道︰“這次咱們進山,你不管看到什麼,離開青城山後你都必須忘記,更不能對任何人提起在青城山里發生的事情。”

    張馨月疑惑道︰“還需要保密?對了,你只說要到青城山里的青城派去辦事,到底是辦什麼事啊?還有那青城派,難道像古時候的幫派一樣?”

    唐修說道︰“這些你暫時不需要知道。如果你能答應我的保密,我便帶你繼續趕路,如果你不能答應,我可以讓金獅現在就把你送回去。”

    張馨月猶豫了下,無奈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唐修點了點頭,快速對著莫阿武做了個手勢,隨著莫阿武伸手抓住王韜的肩膀,朝著前面快速奔跑,他的手也快速摟住張馨月縴細的腰肢,朝著前面快速趕路。

    “啊……”

    張馨月被唐修摟住,那股男性氣息令她心跳速度加快,在兩側景物倒退時刻,更是忍不住驚呼一聲。

    “別大驚小怪,抓緊我。”

    唐修腳步不停,速度再次加快。

    張馨月短暫的驚駭之後,夜幕中那張絕色容顏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兩側刷刷倒退的景物,還有耳畔呼呼的風聲,令她心中充滿震撼。

    超人?

    武林高手?

    張馨月通過視力判斷,可以察覺到此時眾人趕路的速度極快。她發現,就算是國家田徑運動員的急速沖刺速度,都不如唐修和莫阿武這幾人的速度快。

    四個小時後。

    當唐修等人在一座山峰上停下的時刻,前方沖天的火光,把半邊天都映紅。遠處的山林中,更是有無數聲野獸咆哮,飛禽嘶鳴。

    “王韜,前面是什麼地方?”

    唐修皺眉凝視,他那敏銳的目光已經看到熊熊烈火之中的一些建築物。甚至,他心里隱隱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王韜暈頭轉向的被莫阿武放下,干嘔了好幾聲才緩緩抬頭,當他看清楚前方沖天火光後,失聲驚呼道︰“天啊!前面就是青城派的外圍道館。該死,這大半夜的怎麼失火了?”

    “什麼人?”

    忽然,莫阿武暴喝一聲,龐大的身軀猛然間朝著左側灌木叢中撲去,隨著匕首在月光透過枝葉縫隙的照耀中,一道寒光閃過,刺穿一名潛伏者的左肩。

    “敵襲。”

    那名潛伏者大喝一聲,在周圍灌木叢閃出幾道鬼魅般的身影後,莫阿武鐵鉗般的大手已經掐住對那名潛伏者的喉嚨。

    咻!

    剎那間,莫阿武退回到唐修身邊,看著被他掐住喉嚨的黑衣男子,沉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咯咯……”

    黑衣男子喉嚨里傳出幾聲怪異的聲音,隨後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在周圍又出現三位黑衣男子後,他的嘴角流出鮮血,呼吸快速減弱,最終死在莫阿武手中。

    “服毒自殺?”

    唐修眼底一寒,他實在是難以想象,在當今社會是誰有那麼厲害的能耐,竟然能培養出一批死士。

    “混蛋,你們是什麼人?”

    站在唐修對面的黑衣男子,手里拿著一把長刀沉聲喝問道。

    唐修眯起雙眼,冷哼道︰“我倒是想要問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前面青城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黑衣男子打量了唐修一眼,森然說道︰“閣下既然不是青城派的人,就別多管閑事。今日我們首領血洗青城派,任何膽敢參與進來的人,都要給青城派陪葬。”

    血洗……

    青城派?

    唐修面色一變,身影一晃便出現在那名黑衣男子面前,隨著他的手掐住對方的面頰,那把長劍瞬間釋放,洞穿其它兩人的胸口。

    “阿武,取下他口中的毒囊。”

    “是!”

    莫阿武快速按照唐修的吩咐,從黑衣男子最里側牙齒內拉出一條縴細的絲線,一個只有米粒大小的墨綠色毒囊,被絲線拉扯出來。

    唐修隨手封住這名黑衣男子的穴位,冷酷說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你們的身份,還有為何要血洗青城派?”

    黑衣男子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對身體失去了控制,盡管他想要發力,卻連彈動手指的能力都已經喪失。不過,他臉上的畏懼神色只是一閃而逝,隨即便森然說道︰“想要從我嘴里知道答案,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我們首領是什麼人,稍後你們便能知曉,只不過,到時候便是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刻。”

    唐修翻手把一股氣流打入黑衣男子體內,更是掐動法決同時送入,這才說道︰“那我先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黑衣男子口中傳出。他失去控制能力的身體,都在那份做夢都不敢想象的疼痛中顫抖起來。

    唐修冷笑道︰“我精懂煉藥,哪怕是一個將死之人,我都能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曾經我算過,在這種痛苦中讓一個人死去,最起碼需要七天時間。而我煉制的藥物,還能再讓你多活三天,加起來就是十天。所以,只要你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接下來十天便是你最難熬的時候。”

    十天?

    黑衣男子連一秒鐘都不願意承受,因為這份仿佛來自靈魂的巨大痛苦,讓他的意識都差點崩潰。

    什麼叫痛苦?

    什麼叫生不如死?

    黑衣男子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

    唐修下意識的摸出香煙,想了想又把那根煙彈射到金獅手里,這才說道︰“如果你想通了,願意告訴我答案,就眨幾下眼楮。喲……你這眼楮眨得挺快,看來意志不怎麼強啊!”

    說著。

    他伸手在黑衣男子身上敲打了幾下,在對方身軀顫抖幅度減退,臉上痛苦神色減輕的時刻,淡然說道︰“說吧!否則下次給你機會的時間,便是半個小時之後。”

    黑衣男子急促說道︰“如果我告訴你,你能不能立即殺了我?”

    唐修點頭說道︰“一心求死的死士?真是有趣。好,我答應給你個痛快。”

    黑衣男子精神一松,快速說道︰“我們首領是修道者,師承何處我不清楚,但擅長用毒。他們這次帶著我們來到青城山,是找青城派報仇的。听說青城派的人曾經殺死了我們兩位首領的四個兄弟。”

    報仇?

    唐修皺起眉頭,他沒想到為了一朵花紅,先是在金樽帝羅別墅區開盤午宴上遇到下毒事件,現在竟然又遇到青城派被人尋仇的事情

    “得保青城派,最重要的是要保住王韜的大伯。否則,花紅萬一落在別的修道者手里,自己想要在近期突破修為,恐怕就很困難了。”

    唐修深吸一口氣,一掌把黑衣男子擊斃,隨即沉聲說道︰“血鯊,黑熊,你們留在這里保護他們兩個的安全,我們趕過去看看情況。”

    “我不要留下,我要跟著你。”

    張馨月面色一變,立即大聲叫道。

    王韜也急促說道︰“唐大哥,我大伯和我堂哥都在青城派,我也要跟著過去。”

    唐修搖頭說道︰“你們都是普通人,不適合摻和進這種危險之中。剛剛你們也看到了,這四個人就被我們輕易殺死,所以在這種危險中,死個人比死只雞都要正常。”

    張馨月駭然叫到︰“你說什麼?你……你把他們都殺了?”

    夜色太黑,張馨月這是看到四人倒下,卻不知道他們都已經死了。

    唐修說道︰“別忘了你之前對我的許諾,在青城山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在離開後都必須忘記,而且要守口如瓶。”

    說完。

    他帶著莫阿武,金獅,血鯊三人風馳電逝般朝著青城派沖去,在離開張馨月和王韜的視線後,四人更是騰空而起,短短一分鐘後,便距離熊熊燃燒的青城派外圍道館不足百米。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