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十八章;再遇柳洛

第十八章;再遇柳洛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天之後處理完妻子的後事,並把自己女兒的是通報了楚風公國方面的關之後,易寒帶著小天行和妻子的骨灰便踏上了回家的路。(((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

    山間的小路之上,兩匹風磷馬慢慢的行進著。此刻易寒端坐在自己的那匹風磷馬之上,而在他懷里的小天行則好奇的,用自己的小撫摸著風磷馬脖子之上的鬃毛。

    在他們旁邊的風磷馬之上,坐著的則是清明山的那位老人。由于擔心小天行他們在路上會再次遭受到截殺,所以老人這次決定護送他們一直到達安全的地方為止。在路途之上,老人詳細的把小天行的情況全都告訴了易寒。而在了解到自己剛剛收養的這個兒子的詳細情況之後,就連易寒也不禁感嘆起了他的離奇身世。

    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小天行,易寒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臨走時的那件事情。

    “前輩,晚輩有一個問題,不知可否請教前輩指點。”

    “但講無妨。”

    得到了老人的同意,易寒便對著他詢問到“前輩,天前內人臨走時的情況是怎麼回事?前輩也知道,內人生前並未修習過源氣。可是為什麼,她的靈魂會顯現出來呢?”

    听到易寒的問題,老人依舊是面色平靜的說到“這個世界上,所有有生命的東西都有靈魂。不過相對于普通人來說,修源者的靈魂要更加凝實一些。至于尊夫人的情況,應該是受到了‘念’的影響。還有一點的話,就應該是那顆龍血晶石的原因了。”

    “念?那是什麼?晚輩不明,還請前輩明示。”

    扭過頭看了一眼易寒懷的小天行,老人意味深長的說到“所謂的念,其實是由心而生的產物。死者的執念,生者的思念。這些就是構成念的根本,至于更深層次的東西,老頭子勸你還是等實力足夠強了,再去自己理解吧!”

    听完老人的回答,易寒若有所思的說到“原來如此,晚輩受教了。”

    就在易寒和老人聊著天的時候,在他們前面遠方的大路之上來了一支大隊人馬。看到這支隊伍的時候易寒先是一陣緊張,不過看清了隊伍前面騎在馬上,為首之人的樣貌之後,易寒的心也放了下來。此刻易寒知道了這支隊伍就是收到自己的求援,前來接應的人馬。而隊伍為首的那個年輕人,就是自己的親生弟弟易水。

    看到面前的隊伍之後,易寒對著老人一抱拳說到“前輩,前面的人馬是來接我們的。你看,那為首之人正是晚輩的胞弟。”

    抬起頭看著快速接近的隊伍,老人伸一抹自己的容空石戒指取出了一串容空石吊墜。

    “好了。既然接你們的人來了,那老頭子就送到這里為止吧!希望你以後可以好好的照顧天行。這里面是我留給天行的東西,其有一些我設了禁止。有禁止的地方,等他變強之後自然可以自己解開。另外還有一些東西是留給給你的,詳細的你看里面的紙條就知道了。”說著老人把的吊墜交給了身邊的易寒。

    伸出雙接過老人遞來的吊墜,易寒十分感激的說到“多謝前輩饋贈,我一定會照顧好天行的。前輩不如和晚輩一起回家吧!這樣也好讓晚輩,略盡一點感謝之心。”

    听到易寒的話,老人一擺說到“不必了。老頭子在山里呆習慣了。今天就此分吧!若是日後遇到什麼事不可解的麻煩,就捏碎這塊玉佩,到時自會化險為夷的。”說著老人又取出了一塊玉佩交給了面前的易寒。

    接過老人遞來的玉佩,易寒當時就愣住了。對于這種玉佩易寒還是听人提起過的,而像這種傳信玉佩除了一些實力超絕的高人之外,普通的修源者是根本無法制作的。通過這塊傳信玉佩,易寒更加肯定了面前的老人絕對是一位了不起的世外高人。想到這些之後,易寒迅速抬頭想對著老人表達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不過等他抬起頭的時候,在他的面前就只剩下了一匹無人騎乘的風磷馬。看著懷里朝著遠處不停揮的小天行,易寒知道老人已經走了。

    “神龍見首不見尾,真乃高人也。”就在易寒感嘆著的時候,他的弟弟易水也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他和小天行的身邊。

    遠遠地站立在一棵樹的樹梢之上,看著易寒懷里的小天行,老人喃喃自語到“等你再回晴明山,不知會是什麼時候啊?”

    再次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小天行之後,樹梢的樹葉輕輕一動老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離開了小天行之後,老人便直接朝著清明山的地方飛掠而去。不過就在老人飛出了百里之後,突然覺察到東南方一百五十里外的山林之有一股激烈的源氣踫撞的波動。對于這種事情,老人一向是不想多管的。不過就在老人想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在踫撞的源氣之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略作遲疑之後,老人最終還是向著東南方的事發地趕了過去。

    來到事發之地之後,老人並未急著路面,而是隱匿氣息落在了一顆大樹的樹杈之上觀察起了現場的情況,

    此刻在樹林的空地之上大約有十幾人,而在他們的周圍還有十幾具鮮血淋灕的尸體。此刻這十幾人團團圍住了一個抱著嬰兒的年男子,而這個年男子正是不久之前和老人分的柳洛。

    經過老人仔細的觀察,樹林之的十幾人除了圍住了柳洛父女二人之外,還抓住了兩個嬰兒。而現在的情況似乎是,這些人正在用這兩個嬰兒威脅著柳洛束就擒。

    柳洛之所以會在這里被圍困,這一切的原因全都發生在他和老人分後不久。就在幾天之前柳洛辭別了老人,準備帶著女兒前往楚風公國東南方的一個小國,想在那里借助熟人的關系暫時安頓下來。

    在最初的幾天趕路之,一切都還算順利。不過在經過一個小鎮子的時候,由于下雨柳洛就和女兒在這個小鎮子的一戶人家暫住了一晚,第二天的一大早兩人就繼續上路了。不過就在走出鎮子四五里之後,柳洛發現自己被人跟上了。

    發現這個情況之後,柳洛立刻就加快了腳步。不過由于懷里小柳的原因,導致柳洛的趕路速度大大下降,所以在又向前跑出了十里之後,柳洛父女二人還是被追上了。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追擊自己的人群,柳洛發現一共是四十幾個瞬回境以及之上的高。看到居然有如此之多的高追趕自己,柳洛用自己長大的袍袖把小柳裹好綁在在胸前,隨後一抹自己的容空石戒指,一桿尺長的銀月戟便出現在了他的。

    此刻由于懷里小柳的原因,柳洛不敢往天上飛。應為那樣的話,會被地上的人當成活靶子一樣攻擊,到時小柳的情況就危險了。

    在這一追一逃的過程之,柳洛漸漸的被後面的人追上了。就在柳洛考慮著該如何應戰的時候,一道攻擊直接就朝著他的背後襲來。

    察覺到身後的攻擊,柳洛身形=微動向旁邊一閃。隨後銀月戟上源氣翻涌,緊接著他把的銀月戟向後一甩,銀月戟的戟頭一下就和身後的攻擊撞在了一起。

    “叮!”的一聲脆響,身後的攻擊被擋了下來。借助著攻擊所產生的這股推力,柳洛的身形立刻就向前沖出了一段距離。而這時柳洛分心觀察才發現,剛才被當下的攻擊居然是一支箭矢。

    化解了身後的攻擊之後,柳洛腳下加緊立刻就向前面沖了出去。不過就在此時,一點寒光直接就從柳洛的面前沖向了他,而這次的攻擊同樣是一支監視。看到這次的攻擊柳洛不敢大意,隨後他右持戟左護住懷的小柳,源氣迅速聚集在右之的銀月戟上。

    看著瞬息而至的攻擊,柳洛腳下用力的一蹬地面,收的銀月戟筆直的就朝著面前射來的箭矢刺了出去。

    “叮!”又是一聲脆響,柳洛銀月戟的戟尖正好點在了箭尖之上,隨後一股源氣踫撞的波動,也瞬間在樹林之散發了開來。與此同時受到這股波動踫撞的影響,柳洛周圍的樹木也慢慢的斷裂開來,隨後轟然倒在了地上。而就因為這次攻擊的阻擋,柳洛的身形也徹底的停了下來。

    看著周圍追上來圍住自己的人群,柳洛伸出拍了拍懷的小柳,隨後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樹林之。

    “沒想到我這麼個小人物,居然還驚動了夕月帝國的精英軍隊和狂風巨浪四大將軍的慕容浪啊!”

    听到柳洛的這句話,樹林之立刻就傳出了一個略顯陰柔的笑聲。

    “呵呵!小人物?當年東明帝國,波瀾壯闊四大將軍的柳闊將軍。如果你是小人物的話,那誰又是大人物呢?”隨著這句話,一個略顯消瘦的身影也從樹林之走了出來。

    來到當場之後,這個拿弓箭的的人對著柳闊一笑說到“柳兄,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小弟慕容浪有禮了。”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